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凤锦九重

更新时间:2021-04-20 12:09:52

凤锦九重 已完结

凤锦九重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宋有芷, 九重

精彩试读:“好了好了,谢字仅说一遍我就接受了,不必在谢了,还有,我翅膀受伤了,需要治疗。”羽翼是她致命的弱点,更是她最强的武器,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从小接受了各种实验,被人拿去当培育种,正因为是植入她体内的实验品基因复杂多变,导致她身体上变异,这双羽翼是最好的证明。她曾试图砍去这双令人发憷的羽翼,但每次下手,险些丧命,后来渐渐发觉,这双羽翼,已连接了她整个人命脉,但正是因为那些人植入实验品,让她拥有这个异能,能随时使出羽翼,收住羽翼,她才有机会逃出那暗无天日的囚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凤锦九重:我那么相信你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逃出生天的两人,喘息的看着身后的一片火海,宋有芷惊心的擦了擦额头的汗,转身而去。

男子抹了一把脸上的灰渍,抬脚就跟了上去,“姐姐,你等等我,我要跟你走。”

“站住!”厉色的话将他脚步遏住。

“别在跟着我了!”宋有芷回眸,满眼杀气,口吻冰冷:“我救你,只是看不惯以大欺小罢了,谢谢的话我就收下了,你要跟我走?我告诉你,绝不可能!”

她起初不是心硬之人,说这话时她还残留着一丝善意,因为她要走的路,会很坎坷,会很血雨腥风,她不想牵连无辜的人进来,这仇恨,由她亲自解决。

“姐姐…”男子凤眸充满忧郁,被这狠话屏得两眼水汪汪的,“姐姐难道忍心留我一个人吗?我相信姐姐是个好人,我那么相信姐姐…”

我那么相信你…

闻言此话,宋有芷眸色一怔,倥偬的闪着瞳仁,脑海里又浮现出上一世她被掩埋进城垛砂砾中的情景,相同的话,竟然会在一次又出现了。

想起过往的事,她渐渐垂下了眼,却听见身后有嗒嗒抽噎的声音,她心一软,叹了口气,转身道:“好,我让你跟着我。”

话未落完,男子惊喜出声:“太好了姐姐,谢谢姐姐!”

宋有芷轻咳打断,继续道:“但是,前提是,不准给我闯祸,不准做我不让你做的事,不准…”

她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倾身靠近,在她脸颊下落下一个吻,让她脸红得有些猝不及防。

“我知道啦,谢谢姐姐,我一切都听姐姐的话!”

她抬头正看到他笑容璀璨,那妖孽般的五官简直是有毒,再加上他比自己高了一截头,总觉得自己是脆弱的一只鸟,而他才是自己的保护伞。

这个奇葩的念头,缠了上来,宋有芷暗自甩了甩头,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个人会是她的保护伞?不拖她后腿就不错了,这念头简直就是荒谬。

“好了好了,谢字仅说一遍我就接受了,不必在谢了,还有,我翅膀受伤了,需要治疗。”羽翼是她致命的弱点,更是她最强的武器,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从小接受了各种实验,被人拿去当培育种,正因为是植入她体内的实验品基因复杂多变,导致她身体上变异,这双羽翼是最好的证明。

她曾试图砍去这双令人发憷的羽翼,但每次下手,险些丧命,后来渐渐发觉,这双羽翼,已连接了她整个人命脉,但正是因为那些人植入实验品,让她拥有这个异能,能随时使出羽翼,收住羽翼,她才有机会逃出那暗无天日的囚牢。

仅限的自由,让她了解了这个世间的美好,这个世间恩怨,但好景不长,她被袭击了…

联想到这里时,有一处温暖包住了她,让她心田忽然充满生机,“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我叫九重。”

九重?真是个奇怪的名字。

“我叫宋有芷。”本能的脱口而出。

宋有芷隐隐记得,这片大陆叫灵溪,是这个空间唯一的大陆,这里的世界千奇百怪,在前世,她记得自己修炼了奇怪的功法,然后遇见了各种兽类,奇遇丹药,又炼化丹药,总之,这个世界,令人如此复杂,而她不是宋有兰,是宋有芷,想要在这片大陆活下去,得慢慢成长。

“去找一些能治疗的薄荷草,姐姐的伤势就可以恢复了。”

他遥望远处茂密的山中,指示又道:“汴萤山是个好地方,这里灵气充足,很多草药都可以在这里采摘,但是有些危险,不过没关系,为了姐姐,我不怕死。”

宋有芷稍微垂下身子,一道玄色从背脊焕发,忽的一瞬间,羽翼消失了,只有身后那褴褛布条中的黑色图案,有一摊血迹在一角旁。

“走吧。”她清楚,目前只有治好自己的伤,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当她想起那人使用摧魂火时说的“灵帝”那番话,倒是让她好奇。

“方才那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打你?”

提到此处,九重并没有想要泪点,反而笑容低低的,“我天生命不好,修炼又提不升,很多年了,都被人的当做是废物,听说云河坞举办比武招亲,赢的人可以娶宗主的嫡长女,还能获得提升修为的卢丹,我甚是惊喜,所以去参加了,然后屠苏青极仗势欺人,到处欺负人。”

“云河坞…”她碎碎念的,反复提到这个门派,脑海中浮现出前一世,打伤她的人面孔,掌骨愕然缩紧了。

最先下手的,原来是云河坞的宗主!

好一个老匹夫,最先下手的是他,后来怂恿众人的还是他,说起来,一步步推向她走向死亡的,还有此人一份,这仇,就先从云河坞下手!

“你放心,这口气,我会帮你还回去的!”她拍了拍他的肩,语气却是坚毅的说着。

由于身高问题,她只能惦着脚尖,才能拍到他,九重内心一暖,感激道:“真的吗?那太谢谢姐姐了。”

又是一声辞谢,烦死了!

“说了,不要说那么多遍谢谢,听都听烦了!”

九重太兴奋了,蹦跳的走到她前面,反剪着手笑嘻嘻的。

“我知道了,姐姐的话,我会重视的。”

见他幼稚的动作,宋有芷嘴角抽畜,怎么觉得这个人像是失忆了一样,明明感觉比自己岁数大,智商怎么跟三岁小孩似的。

抚额无奈:“像个小孩一样…”

凤锦九重:把它抢过来

宋有芷揩着汗,身形攀附在岩石上,附身仰望底下的无尽深渊,她狠狠咬了咬牙关。

如果不是羽翼受伤了,她怎么会费这么大力气爬。

需要治疗羽翼的薄荷草在汴萤山山顶,而她竟然要一步一步爬上去。

许是被关在实验室里多年,她的体质很弱,爬到一半,体力已经快支透了,踩到岩石的脚一滑,她暗叫一声不好。

整个身躯向下坠落,在宋有芷惊心之际,一只手就拖住了她的腰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间,身体就被那只手凌空翻转,她就落入了九重的怀中。

“姐姐,你要小心,这里山岩危险。”

宋有芷汗涔,目光变得锐利起来,点了点颔,“嗯。”

终于爬上山顶后,九重一探头,五官都扭曲了,宋有芷伸手想要抓住悬顶,却怎么也勾不到,扯了扯他的手,焦虑道:“愣着干什么,快上去拉我,我快不行了!”

嚷嚷了几句,九重还是没有反应,她青筋一涨,“喂,发什么愣,我说的话没听到吗?”

九重惊见悬崖顶上窸窸窣窣的草丛中走出来几个蓝条服饰的男子,他们使着剑鞘,在草丛中扫来扫去,不知在寻找着什么。

他抓住悬定的手一紧,一颗石子从悬顶上落下,有人瞥听到有声,开始警惕起来。

“有人!”

几个云河坞的弟子横着剑端在胸脯前,谨慎的环顾四周,四周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难道是多心了?

他们收了剑鞘,转身又离去,躲在悬崖下的两人,有些惊悚,宋有芷捂住九重的嘴巴,表情有些难看,指甲攥得他衣襟更紧了。

“知道有人,还不早点告诉我,害得我一直撑在这里。”

“他们是云河坞的弟子,云河坞比武招亲大会,受伤的人不计其数,他们来此,定然也是为治疗的草药而来的。”不知是不是因为被宋有芷手覆着的缘故,他的声音瓷瓷的。

宋有芷手心被他吐的热气弄得濡濡的,连忙收回手,闻言到这句话,阴下眼帘道:“哦?也是为了薄荷草,那可真是好机会,你快点跳上去,把我拉上来。”

九重乖巧的点了点头,她拍了拍肩上的灰屑,轻藐着远处的影子,一个恶趣味的点头浮上心头。

“我想到一个好主意。”

九重听得云里雾里的,还没张口问是什么主意,宋有芷就走到了他面前。

“让我好好替你改造一下。”

话落,她扯过树枝,踮起脚尖,在九重头发上扫了几圈,抓起灰尘在他脸上抹了抹,把他弄得蓬头垢面的。

改造一番后,宋有芷很是满意的点头,“不错不错,真是个‘帅气’的公子。”

九重低头看了自己一圈,脏兮兮的,有些懵圈。

几个云河坞的弟子,用剑鞘剥开草丛,为首带头的是云敛,身后跟随的是云棋、云保。

“师兄,宗主让我们来这里找草药去救那些比武招亲受伤的人,这明摆的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云棋有些不乐意的甩动剑鞘穗线。

“是啊,师兄,明明这个时候,我们在厢房中吃香喝辣的,现在竟然要跑到汴萤山这里找什么破草药,薄荷草在云河坞大把是,为什么还要来这里找。”云保不屑出声,他身为云河坞的弟子,本应该做的正经事,却要跑来干这种低等的下事,简直是有辱名声。

听到两人的埋怨,云敛攥紧剑鞘,徒然转身,“你们不妨换位思考一下,汴萤山灵气充足,是个修炼好地方,咱们不会白跑一趟的。”

“可是…汴萤山灵气才是一级,以我们现在的等级,在这里待上三个月都还不可能进阶。”

“是啊,师兄,没跟我们开玩笑吧,宗主要是这样想就…”两人愁眉苦绽。

云敛见两人还不醒悟,双手环胸,高深道:“难道你们没发现,比武招亲擂台下有那么多云河坞的弟子,为什么宗主偏偏找我们来汴萤山寻薄荷草,这不明摆着是有什么机密吗?”

云棋云保两人面面相觑时眼神一亮,异口同声,“对啊,刚才看宗主的眼神意味深长,这话有道理,还是师兄聪明!”

云敛被夸得高傲挺起鼻梁,显然这话他很受用,就在他鼻梁抬得高高时,眼神瞥到草丛中一株蓝冥色的

惊喜:“薄荷草!”

躲在树梢中观察一切的宋有芷,横刀手在额间缦视,瞥见到云敛手中的蓝冥色的草,当即揪了揪九重。

“你快看看,那是不是薄荷草?”

九重探头去仔细瞧,惊道:“对,那个是薄荷草,看它的大小,应该是二十年的薄荷草。”

这话刚说完,他有些可惜,“可是,它现在是云河坞的了…”

“这还不简单,抢过来,不然,我把你打扮这么丑干嘛?”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好奇的眨巴着眼睛。

宋有芷邪恶一笑,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靠近,“我告诉你,等会你从这里下去,立马冲到他面前,抱住他的大腿,死缠烂打的让他把薄荷草给你,如果他不给你,你就哭,最好把鼻涕流出来,越多越好,口水也是。”

“可是…姐姐,他们要是打我怎么办?”九重有些悻悻的摸了摸脸颊上还未好的伤,想起六盘门的欺负,他就发憷。

“呵,你放心,他绝对不会打你,你听我的,按照我的话来做。”宋有芷拍了拍他的肩,竖起拇指划过鼻息下,做了一个豪爽的姿势,“我绝对不会让你受欺负的,你相信我。”

见她坚定的眼神,九重咽了咽唾液,郑重点了点头,“好,姐姐,我相信你。”

宋有芷看着远处惊喜的三人,目光紧紧盯在了云敛身上,她倒是了解这个人,前世,她修炼魔道前,这个云敛还是一个未满八岁的孩子,那时候她家族覆灭的当晚,这个孩子到处闯祸,让她家族陷入危机之时雪上加霜,她不知道,这个人是刻意这样做,还是背后有人?

蓝麟堂,曾是灵溪最繁华的家族,而她,是蓝麟堂的嫡女…

世事无常,天意难测,如今她回想起来,真是令人一阵唏嘘。

“哇呜呜。”这道声音打破了她的思路,她当即回神。

“你…你是谁?想干什么?”云敛神色慌张,这人突然从草丛中跳出来,直接抓住他的腿是怎么回事?

而此人一头黑发从后脑勺翻了过来,遮住了容颜,蓬头垢面的,怎么看都觉得辣眼,还有些吓人。

“你…鬼,鬼啊!”云保胆子比较小,虽然平时说话有些嚣张,但平生最怕怪异的事。

云棋汗流浃背,攥紧剑鞘,脚僵在原地不知所措。

宋有芷, 九重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