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腹黑傻夫杀手妃

更新时间:2021-04-20 12:42:49

腹黑傻夫杀手妃 已完结

腹黑傻夫杀手妃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林缇雪, 季凌宇

精彩试读:幸运的是有一次偷偷出宫玩季绫宇遇到了一位神医,那位神医不仅把自己医治好了还收自己做了徒弟。神智清楚以后季凌宇并没有表现出来,宫内人心复杂季凌宇只能先继续装傻了。折腾了一夜,等到第二天天朦朦亮的时候,林缇雪困得不行了才闭上眼睛,不过还没睡一会儿房间门就被人狠狠拍着,接着就被人给粗鲁的推开了,林清娴从外面走了进来,在她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就是二小姐林溪鸢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仗义出手

幸运的是有一次偷偷出宫玩季绫宇遇到了一位神医,那位神医不仅把自己医治好了还收自己做了徒弟。

神智清楚以后季凌宇并没有表现出来,宫内人心复杂季凌宇只能先继续装傻了。

折腾了一夜,等到第二天天朦朦亮的时候,林缇雪困得不行了才闭上眼睛,不过还没睡一会儿房间门就被人狠狠拍着,接着就被人给粗鲁的推开了,林清娴从外面走了进来,在她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就是二小姐林溪鸢了。

林清娴狠狠推了床上的人一把,因为是靠着床边睡的林缇雪被这一推滑落在地上,而且林清娴专门朝着林缇雪受伤的手臂下手。

手臂突然传来一阵痛感,林缇雪咬紧了牙关,本来已经包扎好的伤口这会儿有血迹再次浸了出来。

“哎呀,妹妹你干嘛这是,四妹手上还有伤呢,你对四妹这么凶,真是不懂事。”

林溪鸢连忙把林缇雪从地上给扶了起来。

“你看你看,这么多血该有多疼,妹妹你真是的。”

林溪鸢手死死抓着林缇雪受伤的位置不放。

“四妹不要害怕,二姐帮你止血,听说紧紧按压着伤口血就不会流出来了呢。”

林溪鸢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林缇雪自然知道林溪鸢在暗暗的用力。

手臂痛感越来越强,林缇雪用手肘直接把林溪鸢给顶到了柜子边。

林溪鸢吃痛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看到自己姐姐受伤,林清娴当然气不过,她上来指着林缇雪的鼻子就开始骂起来,什么不识好歹什么狗咬吕洞宾之类的。

“妹妹不要这么说四妹,肯定是姐姐把四妹伤口给抓疼了,是姐姐的不好,姐姐就是想帮四妹止血的,姐姐没有别的想法。”

林溪鸢身子随着哭泣一抖一抖的样子甚是可怜,看着眼前两人一唱一和的好不默契,林缇雪直接离开了房间。

真碍眼,林缇雪现在还在迷糊当中没睡醒,不想大早上跟她们两个小贱人动手。

听到有动静,穆珍胭连忙跑了过来。

“雪儿,你手臂伤口是不是又裂开了,娘去给你拿药你等着。”

林清娴一脸的鄙视。

“都这么晚了还不起床,是把自己当成猪吗?”

“妹妹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这四妹好不容易神志清醒了,就应该多多休息才是,万一休息不够了,脑子不够使了,再变成痴傻了可怎么办?”

林溪鸢过来劝着自己的妹妹不要这么说,不过林溪鸢的话,也没有好听到哪里去。

穆珍胭把药箱给搬了过来,在涂药的时候林清娴靠了过来,然后扇子猛地一挑,穆珍胭手上的药瓶掉在了地上摔碎了,瓶子里面的药撒了出来。

林清娴一脸的愧疚但是眼中却是藏不住的笑意。

“实在是不好意思,本小姐不是故意的,本小姐就是看四妹额头上有汗想必是热的了,所以想过来给四妹扇扇扇子,谁知道会变成这样,四妹你可不要怪姐姐。”

林缇雪站了起来准备收拾眼前嚣张的林清娴,但是被穆珍胭挡在了她们两个中间。

“无碍的无碍的,就是一个瓶子掉地上了而已,三小姐也是为了给雪儿扇扇子,不怪三小姐的,是我手抖才掉在地上的。”

穆珍胭拉着自己的女儿眼神示意着自己女儿不要冲动,看在娘的面子上林缇雪没有再计较。

“二姐,我们都来看过四妹了那就回去吧,最近都没有怎么休息好,本小姐还想回去睡个回笼觉呢。”

两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房间,看到她们两个的背影林缇雪眼里都要喷火了,她们姐妹两个是真的是把自己当草包了?

“娘您看她们那张脸,您越是这样,她们只会越来越放肆的,人善被人欺您懂不懂?”

穆珍胭叹了一口气然后蹲下来捏着地上撒掉的止血药,这是最后一瓶了。

自己身上已经没有钱可以给女儿买药了,之前女儿痴傻的时候犯了不少错破坏了很多东西,自己的钱早已经给人家赔完了。

“娘您受委屈了,女儿一定尽快把娘从这里给接出去然后让娘过上好日子的。”

林缇雪把手臂伸了过去,穆珍胭把掺着土沫的药涂在了林缇雪的手臂上。

伤口清理好之后林缇雪院子中找到了一个小背篓,这个装东西正合适。

离开相府,林缇雪朝着城外走去,一般城外山上植物比较多,她应该可以找到一些治疗伤口的草药的,既然没有钱买,那只能自己想办法弄了。

出城没多远前面就是山了,林缇雪回头看了一下了路,才走这么远的路,回去的时候应该不会迷路吧?

上山的时候林缇雪发现了白茅,不过现在已经过了花期了所以只能用根茎了,因为自己一只手受伤了林缇雪只能用另一只手了慢慢挖了,一只手速度比较慢,过了很久才把背篓给装满。

抬头的时候,林缇雪看到山上有侧柏,但是位置比较高她手臂有伤,不能再继续朝上爬了,背篓里面的白茅根应该够自己用一段时间了。

在回来的路上林缇雪遇到了一群强盗在抢前面两个人,双方打的很是激烈。

那个一身黑衣发带缠发的女孩身手还不错,手中拿了剑出手快狠眼神绝决飞身旋转着,只见身边的几个强盗全部倒在了地上,只不过和女子同行的另外一个男子身受重伤,状况就不是很好了。

林缇雪转过身准备离开,她并不打算凑热闹。

“爹,爹你怎么样你坚持一下,等会儿我们进城女儿就给你找郎中治疗,爹您坚持一会。”

女孩带着哭腔的声音敲击着林缇雪的心,小时候爸爸出车祸的时候,自己也是趴在爸爸身边无助的哭喊着。

转过头,林缇雪看到一个强盗趁着父女俩个人没有防备的时候提刀跑到了她们的身后,抬刀砍向两人的同时一个石子飞向的强盗的手背,刀掉落在了地上。

“谁?谁打老子,活的不耐烦了。”

强盗转过身看到了一个背着背篓一脸丑相的女子。

“刚刚是你打老子的?你个臭娘们活的不耐烦了,看老子不砍死你。”

强盗朝着林缇雪跑了过来,靠近的时候林缇雪蹲了一下身用脚扫了一下地面,瞬间尘土飞扬,强盗迷了眼睛,接着一脚过去男子直接飞落在了地上然后吐了一口血。

“你们一群大男人有手有脚的非要当强盗,你们爹妈如果知道你们长大是这种货色,他们真应该在生下你们的时候把你们按在屎尿盆子里闷死,还不赶紧滚,要本姑娘再给你们来一脚么?”

偶遇

林缇雪眼神中透漏出的杀气让那些强盗胆颤,他们从地上爬起来头也不回的跑了。

走到父女两人面前,林缇雪看了一下,女孩身上倒是没有什么伤,不过女孩的爹身上已经被砍了好几刀了,伤势还是蛮严重的。

“你爹受伤很严重,再不医治的话恐有性命之忧,前面就是城门了,赶紧进城去看郎中吧。”

“多谢姑娘仗义相救,我叫冷芯,不知道姑娘尊姓大名,改日一定登门道谢。”

“林缇雪。”

林缇雪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人,这血流这么快,恐怕到了城中也来不及了。

林缇雪蹲下来把背后的背篓取了出来,从里面拿出白茅根枝条递给了冷芯。

“把它咬碎敷在你爹伤口处,不然你爹血再这么流下去,可能没到城中就失血而死了。”

伤口处敷上以后血流速度降下来很多了,冷芯跪在地上连连叩头,林缇雪把冷兮给拉了起来。

“赶紧进城吧,别再耽搁了。”

回到城中的时候,在一个首饰摊位前林缇雪看中了一个簪子,不是什么金玉所制,但是看起来很精美。

如果戴在娘的头上应该会很好看的,可惜自己身上一个子都没有只能看看了,哎,钱在什么时候都是个抢手货。

正准备转身的时候,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林缇雪直接回身朝着那只手拧了过去。

“疼~姐姐,绫宇手疼~”

看清了身后的人林缇雪把季绫宇的手给松开了。

“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怎么是你们?”

季绫宇揉着自己的手腕一脸的委屈。

“姐姐你还是这么凶,绫宇手好疼的。”

林缇雪倒是没有一丝的愧疚。

“谁让你在我背后偷偷摸摸的,我以为是坏人肯定要下狠手了,这不能怪我的。”

季墨倒是一脸的笑意。

“五弟比较顽皮。四小姐别介意,经过四小姐这次的惩罚。相信五弟以后背后拍人的毛病就会改掉了,四小姐在看什么呢,有喜欢的首饰吗?”

季绫宇拿起了那个簪子。

“姐姐喜欢这个?这个簪子好老好丑,跟姐姐一点都不配的。”

林缇雪敲了敲季绫宇的头。

“什么又老又丑,我看挺好的,做工很精致呢,我是准备给我娘买的,可是我身上一文钱都没有,算了,等我有钱了再给娘买好了。”

提起背篓准备离开的时候,季绫宇把背篓给抢了过去。

“姐姐这里面是什么?吃的吗?”

“不是吃的,姐姐上山挖了一点草药用,来止血消肿的。”

“止血消肿?四小姐是哪里受伤了么?”

季墨朝着林缇雪身上看了一下,发现手臂上有血迹。

季墨抬起了林缇雪的手。

“四小姐手臂是怎么回事,被什么给伤了么?”

“之前不留神的时候碰掉了一层皮,没事的过两天就好了,这不我专门采了很多草药就是用来止血的。”

季绫宇看了看背篓中的东西,这些确实可以用来止血消淤,这个丫头怎么知道的?

“姐姐你手臂流血了,三皇兄我们让太医给姐姐看看好不好?”

太医?林缇雪有点无语,只是一个小伤而已,不用劳师动众的。

季绫宇拉着林缇雪不依不饶的非要让太医看,季阮把他给拉开了。

“五弟实在是不放心的话,我们可以去找大夫帮这个四小姐看一下,毕竟伤势不严重,确实不需要请太医看的。”

找到一家医馆大夫给林缇雪清理着手臂上的伤口,伤口处已经有些化脓了。

季绫宇看到大夫给眼前的人伤口消毒的时候,那个丫头只是眉头稍微皱了一下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这丫头还真是能忍。

“四小姐,你身上的伤口好像是箭伤,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我无意间在我房间里发现了一根箭头玩了一会把它放在高处了,可是转头一忙我给忘记了,然后昨天我撞到了柜子,没想到上面的箭就落在了手臂上,我是不是很倒霉?呵呵~”

季墨盯着她受伤的位置,箭落下来力道绝对不是这么大,顶多扎破一点皮而已,这四小姐伤口肉已经外翻了,明显被箭射中的然后硬生生扯出来的,不过人家四小姐既然不想说,那自己也不方便一直问。

“家里如果有这些利器一类的,记得藏好,不然的话很容易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伤的,下次四小姐你要注意了。”

包扎好伤口顺便拿了几包药,几个人离开了医馆,后面有一个人一直盯着前面几人的身影,那个傻子什么时候跟几位皇子关系这么好了?

回到家的时候,在房间桌子上林缇雪看到了一个小瓶子,打开后一股很浓烈的药味,瓶子上什么都没有写。

林缇雪看了看周围,难道是有人进自己房间了吗?

林缇雪观察着瓶子,她没有凑近瓶口闻,而是煽动了瓶口上方的空气,闻了之后发现不是什么毒药,而是让伤口愈合的良药,谁会给自己送药过来?

“娘,娘您在吗?”

穆珍胭正在里面房间里绣着什么,听到声音穆珍胭走了出来。

“雪儿怎么了?”

林缇雪把药瓶给穆珍胭看了一下,但是穆珍胭说自己一直在房间里面根本就没有人进来的,这瓶药怎么出现的穆珍胭也不知道。

“雪儿,这瓶药来历不明我们还是不要用了,万一里面掺了什么毒药该怎么办,娘把它扔了吧。”

“娘,娘先别急,女儿刚刚检查过了,这里面没有什么毒份不用担心,而且这瓶药对女儿伤口恢复很有用处的,就不要扔了吧。”

影箹轩内季绫宇斜靠在太师椅上悠闲的品着茶水,终于把三哥四哥甩开了,现在自己只要一进宫头就大,还是外面的世界好玩。

也不知道那个丫头怎么样了,今天看她手臂的伤口好像是又裂开了,流脓的话估计还要几天才能恢复。

“五爷,属下从相府回来了,药已经放到四小姐的房间了,本来三夫人想要扔了药,怕来路不明但是四小姐把药留下来了,想来应该会用的,那个四小姐好像对药理了解的挺多的,只是淡淡闻了一下,就能确定药里没有毒了。”

“行了下去吧。”

今天在那丫头的背篓里面看到了那些东西,再加上素磊说的,季凌宇确定那丫头对药理这方面确实知道的挺多的,真不知道那个丫头还有多少让自己意外的事情。

正在房间熬药的林缇雪听到了娘有说有笑的声音,林缇雪走了出来,什么事情娘这么开心。

在院子中林缇雪看到娘和一个男子走了过来,那名男子林缇雪并不认识。

“娘 他是谁?”

小说《腹黑傻夫杀手妃》 第11章 仗义出手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