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将军太缠人

更新时间:2021-04-20 13:09:53

穿越之将军太缠人 已完结

穿越之将军太缠人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秋解语, 上官云霆

精彩试读:“......”刀疤脸呆滞了一瞬间,随即邪恶的笑了,“那就不做到尽,但是你要负责替我灭火。”“啊?我不会,放开我。”秋解语没想到他这么变态,连忙剧烈挣扎起来,可是没两下就被人摁倒了。“老实点!不然我杀你全家!”刀疤脸很不满的一手摁住“他”,一手去撕扯“他”的衣服。秋解语慌了,来不及去找袖子里藏好的银针,直接将发簪拔下来就刺向刀疤脸的后背,可惜没中死穴,但是把人给激怒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穿越之将军太缠人第18章试读

“见机行事。”

上官云霆“憨厚”的说道。

秋解语没想到他除了能打仗还能演戏,突然觉得自己很不了解他嘛,白和他睡了这么久,咳咳,不是,是睡同一个屋子……

来到黑风山里的黑风寨,中年妇女一脸紧张的看着拦路的大汉,嘴唇哆嗦了几下之后推了推身旁的小伙子,“儿啊,娘还是不去了吧?”

“大哥,求求你收留我们吧,朝廷不管我们的死活,我们也不想再做良民了,我叫丰收,这是我娘,那是来投奔我们的表亲。”

小伙子就差没给大汉跪下了,说得那叫一个凄凉。

上官云霆和秋解语连忙给大汉行礼,表示他们也想上黑风山,更想进黑风寨当土匪。

大汉一看两个结实的小伙子,很满意,再看看那个细皮嫩肉的小生,更满意,就是那大娘,总感觉没什么用,但是人家一口一个“侠士”的,让他有些不好意思拒绝了,只能全部带去给老大看。

秋解语总觉得大汉看自己的目光有些奇怪,还以为他嫌自己太瘦弱呢,后来才知道不是。

“老大,这四个人想来投奔黑风寨,您看?”

大汉一脸谄媚的看着刀疤脸老大,还用眼神示意他看自己身后,几人中可是有老大喜欢的那种文弱书生。

“你!会什么?”

刀疤脸指了指秋解语。

“小的会洗衣做饭,还能挑水劈柴。”

秋解语心里一咯噔,看吧,果然被嫌弃了。

“你留下,其他几人带下去找个地方住下。”

刀疤脸笑了,果然有点意思,还会做饭,真是个“娘们”,最重要的是细皮嫩肉的,他喜欢。

秋解语懵了,还以为自己形迹可疑被人给盯上了,甚至不敢去看上官云霆,怕连累大家。

大汉很识趣的把三人带走了,秋解语则被人一鞭子卷了上去,吓得她一哆嗦。

“你很怕?”

刀疤脸乐了,将小小的人儿抱在腿上,恨不得马上把他带到屋子里亲热亲热。

“大哥,我是男人,这样不太好吧。”

秋解语一边推搡刀疤脸一边苦着小脸提醒他。

“男人怎么了?你又没试过,怎么知道不行?”

刀疤脸看她吓得快哭了,就大笑三声,在她耳边说了句“别怕,我会疼你的。”

“不要,我不行的,我……”

“老大,要不小的先带他去洗洗?”

一个猴精脸猥琐的笑了笑,谄媚道。

“不急,别把人吓坏了,先带他去房里。”

刀疤脸突然这么“善解人意”让秋解语松了一口气,暗自腹诽:没想到这里好男风的人还不少呢,无语!

好不容易见到上官云霆,秋解语差点就扑上去咬他了,居然都不管自己会不会被人给那啥……

上官云霆看到坐在一旁生闷气的秋解语,想了想,走到她旁边,说了句:“你不是懂医术吗?”

“阉了他?呃……我哪敢!”

秋解语扶额,突然眼前一亮,“有办法了,虽然不知道行不行。”

“放心,晚上就能解决了。”

上官云霆本来想说的是一根银针就能废了他,但是又想起秋解语还没那么厉害,心里也有些后悔带她来了,只能寄希望于在那人兽性大发前解决掉。

“嗯嗯,我会坚持住。”

秋解语也知道现在后悔也晚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大不了最后被发现是女人,根本不合他胃口,再让上官云霆杀了那个大色狼就是。

话是这么说,真正到了晚上,秋解语还是很紧张,特别是被人带到刀疤脸的房间时,突然觉得自己要完蛋了。

“过来。”

刀疤脸拍拍自己的大床,一脸邪气的看着面前可怜又可爱的小白脸。

秋解语看他故意将上衣扯得歪歪扭扭的,一副浪荡子的模样,估计他自以为很帅吧,可惜她完全没有被勾引到,虽然人不丑,可却是个想要非礼自己的土匪啊!秋解语不肯动作,结果再次被鞭子给卷了过去。

“喜欢爷来硬的?”

刀疤脸笑了,那从额头一直斜到眼角的刀疤看起来无比狰狞。

“老大,我今天不行。”

秋解语哆哆嗦嗦的红了脸。

“哦?哪里不行?”

刀疤脸越来越喜欢怀里这个羞涩的小男人了,挑着“他”的小下巴问道。

“我......长痔疮了,没钱买药,已经恶化了。”

秋解语恶寒,但是为了自保,不得不出此下策。

“......”

刀疤脸呆滞了一瞬间,随即邪恶的笑了,“那就不做到尽,但是你要负责替我灭火。”

“啊?我不会,放开我。”

秋解语没想到他这么变态,连忙剧烈挣扎起来,可是没两下就被人摁倒了。

“老实点!不然我杀你全家!”

刀疤脸很不满的一手摁住“他”,一手去撕扯“他”的衣服。

秋解语慌了,来不及去找袖子里藏好的银针,直接将发簪拔下来就刺向刀疤脸的后背,可惜没中死穴,但是把人给激怒了!

刀疤脸气坏了,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发簪丢了出去,再狠狠的赏了秋解语一耳光,也不管什么痔疮了就一边撕扯一边乱啃一气。

那一巴掌太过用力,使得秋解语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屈辱不已狠狠用膝盖一顶,刀疤脸疼得直抽气,秋解语趁机爬起来就想跑,却被人揪住了散乱的头发。

“啊......不要,我是女人!”

秋解语没办法了,只能大吼一声。

刀疤脸闻言一愣,有些不敢置信,但是只要扒光就知道了,可是还来不及动作就被人扎了一针,疼得他再次松了手,骂了一声“贱人!”

秋解语赶紧往外跑,但是再次悲剧了,只听刀疤脸大吼一声,门被锁上了,吓得她转过身看着一脸愤怒的土匪头子,心里一阵哀嚎:吾命休矣。

刀疤脸突然不想急着杀死猎物了,而是冷笑着说了句:“把衣服脱了。”

秋解语内心在痛苦挣扎,她不想死,也不想被糟蹋,该怎么办呢?

“别指望他们来救你了。”

刀疤脸看她还在意图拖延时间,冷笑一声,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些人根本不是什么良民。

秋解语一愣,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假的,但是她不相信上官云霆会打不过这些人,会不来救她,于是她想通了,她不能死。

穿越之将军太缠人第19章试读

看着那亦男亦女的小人儿一副丧失了斗志的模样,刀疤脸乐了,开始欣赏美人脱衣,动作虽然慢点,但是反而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而且......他还没试过不男不女的怪物呢,有喉结,可是浑身的皮肤又白又嫩,身材也像女子的。

秋解语脱掉破破烂烂的外衣,中衣,直到只剩下最后一层遮挡时,停下了动作,心里在滴血:他还是没来,怎么办?

刀疤脸耐心用尽了,直接将她扔到床上,绑住了双手,正想将她胸前的布条撕扯开来,门被踢开了。

秋解语回头一看来人,再也忍不住,哭了。

上官云霆看到眼前的场景,怒了,不到三招就控制住了刀疤脸,然后脱下外衣将秋解语包裹起来,打横抱起。

外面的人也都解决了,黑风寨的旗子倒了,没死的土匪也全部抓了起来。

秋解语缓过劲来就觉得自己很悲剧,上官云霆根本不在乎她的清白她的死活,否则就不会这么晚才来,他根本没受伤,看起来好得很,应该是想要顾全大局,去找土匪们的藏身之处了,而她,就是被牺牲的那一个。

“麻烦将军让人给奴婢送热水来行吗?”

上官云霆将人放下后,发现秋解语的自称变了,之前总是“我我我”的,现在居然自称奴婢了,而且声音还冷冷的,他知道,她这是在怪自己来迟了,但也没解释,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处理。

秋解语看到他头也不回的走了,把自己丢在客栈房间里,突然觉得心都凉了,在这样的时代,女人根本没地位,更别说她这样的身份了,她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呢?人家从头到尾都没把她当一回事不是吗?

很快,小二就送来了热水,秋解语一想到自己身上都是那土匪头子的口水就恶心,恨不得把自己从头到脚洗个三十遍,直到皮肤搓得发红,她还是觉得不够干净,换了几次水,折腾累了,竟然在浴桶里睡着了。

上官云霆回来时,看到的就是满地的水迹和一动不动的小女人,突然傻眼了,一把将她从水里捞出来,才发现她身上根本没有伤痕,还瞪大眼睛看着自己。

“你没事吧?”

“你干嘛?”

两个人同时出声,然后上官云霆手忙脚乱的将她放回床上,眼睁睁的看着她躲进被子里,还有些呆愣。

“将军误会了,像奴婢这样的人命贱得很,轻易是不会寻死的,除非别人不想我活,否则我就不会去死。”

秋解语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才知道他误会自己想寻短见了,可惜了,她不是忠贞烈女,让他失望了吧?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上官云霆微微皱眉,突然发现自己不喜欢她这样话里有话、阴阳怪气的口气,虽然之前也嫌她话多,可是比起现在,他宁可她那样没心没肺的唠唠叨叨的。

“将军是做大事的人,成大事不拘小节,死个人而已,没什么的。”

秋解语冷冷的看着他,他这样的人也会同自己这样的小人物解释吗?那只能说明他心中有愧,自己没冤枉他。

“女人,不要得寸进尺!”

上官云霆脾气本来就不怎么好,还被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直接将她扯了起来,气得都忘了她没穿衣服这件事。

“你要杀了我吗?因为我给你戴绿帽子了?我又不是你的女人,你凭什么?”

秋解语也气糊涂了,一边打他一边骂他。

上官云霆本来没听懂什么是“戴绿帽子”的,但是从她后面的话听出了什么,突然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一把捉住了她的手,不让她再发疯。

被他猩红的眸子盯着,秋解语才吓到了,忍不住可怜巴巴的喊了一声“痛。”下一秒就被人给扑倒了,承受着他如暴风雨般的吻,秋解语茫然了,甚至忘了反抗,他这是......爱上她了吗?她不知道,但是她发现自己对他好像有点不同。

无论如何秋解语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被人那啥,但又推不动他,嘴还被人堵住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哼哼声。

上官云霆最烦的就是女人的叫声,于是下意识的就点了她的哑穴,秋解语突然有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而且根本叫不出来了。

秋解语在心里骂着:“混蛋!流氓!粗鲁鬼!”直到疼得浑身颤抖为止,才停下心里的哀嚎,一边抓他,一边找机会咬他。

上官云霆被小女人咬了一口才冷静了一些,但是没有停下动作,只是温柔了一些。

圆喜本来想来汇报军情的,突然听到一些不可描述的动静,只好红着脸退下了,反正也不是很大的事,去找副将坐镇也行。

折腾到最后,秋解语连反抗的力气都没了,只能哭兮兮的等着那个混蛋放过自己。

“很疼吗?”

上官云霆有些尴尬,她哭了,是自己太粗鲁了还是她不喜欢自己,所以很难过?

秋解语无语凝噎,某人才后知后觉的解开她的穴道。

“你说呢?”

秋解语气呼呼的问了一句。

“......”

上官云霆想说还好,刚开始有点.....但是说不出口,突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缓和气氛。

秋解语实在是累坏了,很快就昏睡过去了。

上官云霆突然想到有人来过,就穿起衣服出去看看有什么情况,结果看到几个人围在一起低声说自己的坏话,然后看到自己又吓得立刻行礼。

圆喜收起笑容,上前汇报了一下情况,和土匪勾结的地方官员已经被擒住了,后面来劫狱的人也被抓住,现在的问题是,几时返程回京。

上官云霆本来想说即可返程的,突然想到小女人的身体吃不消,就叫大家先休息,明日一早再出发,并且命人严加看守朝廷重犯和土匪们。

秋解语朦朦胧胧中醒来,发现那人不在旁边,天快亮了,刚想起身,疼得又倒回床上,心里一个劲的骂着那个不负责任的野蛮人。

上官云霆进来时,递给小女人一盒膏药,想到他去拿药时,老大夫那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就知道秋解语的女儿身瞒不住了,不过说起来小女人天天和老大夫学医,应该早就被发现了,但也无妨,老大夫是爷爷身边的老人了,信得过。

秋解语, 上官云霆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