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逆袭公主很嚣张

更新时间:2021-04-19 16:49:14

逆袭公主很嚣张 连载中

逆袭公主很嚣张

来源:微小宝 作者:阿澄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臣姚寻阳,臣温晟瑞,见过皇上。”两人说着一同拱了拱手。“好了,不必多礼了。”皇上继续道,“姚妃,老六,闭门思过,朕晚些再去看你们,下去吧。”“谢……皇上。”姚妃看了看姚寻阳,而后走了出去。皇上看向了纪潇潇和景晚玉。“老三,也委屈你了,朕会让人给你送些衣服首饰。”“谢父皇。”“好了,下去吧。”“潇潇啊,此事,让你受委屈了。”皇上说着走下了台阶将纪潇潇服了起来,“你想要什么?朕都给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逆袭公主很嚣张第13章试读

直到下午,景晚盈又来了一次,纪潇潇都拒而不见。

这一天很平静,纪潇潇一直坐在殿内裁剪衣裙,缝缝补补。

刺绣的记忆是纪潇潇的;娘亲教她的,说来惭愧,她爹爹是振武大将军,而纪潇潇却武功平平,而纪潇潇的娘亲肖氏是第一才女,也是第一绣师,刺绣的技艺纪潇潇也只会五成而已。

因为走神,绣针刺破了纪潇潇的手指。

“嘶……”

“公主,你怎么了?”

莫妍跑过来问道。

纪潇潇摇了摇头,“我没事,收了吧,早些睡。”

“好的公主。”

直到一切都平静,熄灯之后殿内只剩下了纪潇潇一人。

她躺在了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

“砰!”

有重物落了下来。

纪潇潇连忙坐起了身子,打开了了有声响的那侧窗户。

一个黑衣男子跳进了殿内。

纪潇潇吓了一跳,想大喊,却被男子捂住了嘴巴。

“呜呜……”

“别出声。”

纪潇潇疯狂点头,终于借着夜色看清了男子的眼睛,可是男子戴着面罩,看不清他的全脸。

他的眼睛,很是清澈。

温晟瑞腰间的玉佩发热了。

纪潇潇也感觉到了,她微怔。

“帮我打掩护,我不会伤害你。”温晟瑞开口道。

纪潇潇摸到了黏黏的液体,还带着血腥的味道。

是,血。

纪潇潇点头。

“搜!给我搜!”

外面,侍卫的声音传了过来。

纪潇潇看着男子,指着床。

温晟瑞看着纪潇潇的眼睛,随后抱着他走到了床上,也拿下了捂着纪潇潇嘴巴的手。

纪潇潇打开了暗门开口道,“你,就藏在这。”

她说完下了床将血迹擦干净,将花香油撒在了地上,试图掩盖浓郁的血腥味。

“五公主!五公主醒一醒!”

纪潇潇重新躺在了床上。

“五公主!”

外面的侍卫大力敲门。

莫棋和莫妍也跑了过来,“放肆!这里住的是五公主!”

“姑娘恕罪,我等皇上御令,搜查要犯!”

“离谱!五公主乃是女儿身,你们如此……”

“烦死了,让不让人睡觉了啊!”纪潇潇不耐烦的道。

“五公主恕罪!宫里出现要犯!各宫搜查!”

侍卫拱了拱手道。

“所有宫都搜了?”纪潇潇开口问道。

“是的,五公主!”

纪潇潇敲了敲木板,而后下地披了件衣服,“那好吧,进来吧。”

很快,侍卫们进了殿内。

殿内都是花香的味道,并没有血腥味了。

半晌,侍卫们走了出来。

“回禀公主,打扰了。”

“无碍,左右我也没什么芳名了。”

纪潇潇满不在乎的回了殿内。

侍卫听着纪潇潇的话,低下了头。

搜查到这,几个公主里还是纪潇潇最为痛快的让搜查。

待到一切回归平静,纪潇潇才打开了暗格。

“你……没事吧。”

她话音一落,男子倒了下来。

唇瓣相对。

纪潇潇睁大了眼睛,温晟瑞也是。

“唔……”

纪潇潇连忙推开了温晟瑞,“你!”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温晟瑞说完便落荒而逃。

纪潇潇皱了皱眉,跑到窗边时男子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他就是那个人,可是……他是谁?

纪潇潇只记住了他那惊慌的眼神,其余,便一无所知了。

她看着黑空上那一轮圆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爹,娘。

女儿,是不是很没有用啊。

纪潇潇这个问题,没有人回答她。

第二天一早,满宫传的沸沸扬扬。

五公主的宫殿,是一一群侍卫搜的。

黎贵妃走进了殿内,便听了这事。

她黑下了脸,“放肆。”

满宫嫔妃和公主都跪了下来,姗姗来迟的纪潇潇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跪了下来。

“贵妃息怒!”

“老五,你站起来。”

黎贵妃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纪潇潇有些蒙,但还是顺应黎贵妃的意思站了起来。

“昨夜宫内出现黑衣人,所以到处搜宫,因为人手的问题,本宫的宫殿就是一帮侍卫搜的。”黎贵妃很是生气,“老五也是衣衫整齐之后侍卫才进殿,这就成了你们嚼舌根的理由了吗!”

黎贵妃指着那些宫嫔,“你们!你们成何体统啊!”

“贵妃恕罪!”

“谁!谁带头说的?”黎贵妃问道。

鸦雀无声。

“不说是吧?那这在座除了老五,都罚五个月的月银!”

几个公主很快就跪不住了。

最后,景晚玉站了出来,“贵妃娘娘,儿臣是听老四说的……”

“不是的贵妃,我是听六妹说的!”

“我也是听六妹!”

“是六姐说的!”

“放肆!放肆!”黎贵妃气坏了,将茶杯摔在了地上看向其他嫔妃,“那你们呢!”

“臣妾……臣妾是听姚妃说的啊……”

“臣妾是六公主……”

纪潇潇一脸伤心的看着姚妃和景晚盈。

“母妃!六妹妹!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

景晚盈和姚妃都被问傻了,“不不不,我们是听三公主说的啊!是三公主!”

很快,殿内都炸锅了。

“这,成何体统啊!”黎贵妃说着揉了揉太阳穴。

姚妃抓住了纪潇潇的手道,“潇潇,潇潇你听母妃说,真的不是母妃!不是的啊!”

纪潇潇表现的很无辜,“母妃,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她也一口咬定了是姚妃,“你太让潇潇失望了!……”

“来人,去请皇上。”

黎贵妃无情的道。

“是。”

“不要!不要啊贵妃!”

“真的不是我啊!”

……

大殿之上。

纪潇潇跪在地上哭诉。

皇上看着纪潇潇道,“好了老五,朕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谢谢!谢谢父皇!谢谢贵妃!”

纪潇潇一脸感激。

姚妃和景晚盈在哭。

景晚玉也跪在地上。

黎贵妃站起身道,“我累了,先回了。”

“姚妃,你身为四妃之首,竟然会如此不知规矩。”

“皇上!臣妾真的是听三公主说的啊!”姚妃妆面都哭花了。

“父皇,我们真的冤枉啊。”

“老三,你如何说?”皇上看向了景晚玉。

“回父皇,儿臣是听四妹妹说的,四妹妹是听六妹说的啊!”景晚玉一脸的无辜。

逆袭公主很嚣张第14章试读

“姚妃啊,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皇上也是一脸无奈,没有想到姚妃会这样对待纪潇潇。

纪潇潇眼珠转了转,而后道,“父皇,从前姚妃娘娘待我很好,求父皇……”

“好了,你不必说了。”皇上开口道。

“姚统领,温世子到~”

姚统领,姚寻阳!

纪潇潇捏紧了手里的玉佩。

脚步声越来越近。

热了!玉佩热了!

真的,是他?

“臣姚寻阳,臣温晟瑞,见过皇上。”

两人说着一同拱了拱手。

“好了,不必多礼了。”皇上继续道,“姚妃,老六,闭门思过,朕晚些再去看你们,下去吧。”

“谢……皇上。”

姚妃看了看姚寻阳,而后走了出去。

皇上看向了纪潇潇和景晚玉。

“老三,也委屈你了,朕会让人给你送些衣服首饰。”

“谢父皇。”

“好了,下去吧。”

“潇潇啊,此事,让你受委屈了。”皇上说着走下了台阶将纪潇潇服了起来,“你想要什么?朕都给你!”

“潇潇想出宫!看西湖!”

纪潇潇天真无邪的笑容,让皇帝想起了她的娘亲,肖氏。

皇上笑了笑,“好,好!”

“明日,朕就准你出宫看西湖!好了,别哭了。”

“谢谢父皇!儿臣告退!”

纪潇潇说完便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皇上看着纪潇潇的背影,叹了叹气。

“纪卿和肖妹就留下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朕还是保护不好她。”皇上说着叹了叹气。

姚寻阳皱了皱内,而反观温晟瑞,他微微一笑道,“五公主天真烂漫,皇上养的很好。”

皇上将温晟瑞和姚寻阳的微表情尽数收入眼中。

如此一看,谁更靠谱一目了然。

……

殿内,莫棋和莫妍一脸疑惑,“公主,你什么时候安排了这么一出?简直是比昨日还解气啊!”

“这一出大戏,我可不敢当啊。”纪潇潇吃着香蕉道。

“那是谁啊?”

莫棋问道。

“很显然啊,黎贵妃和三公主呗!”纪潇潇笑着道,“这件事,受益最多的便是三公主景晚玉啦!”

莫妍拄着下巴道,“那黎贵妃为什么掺和呀?这样看来她是趟了浑水啊!”

“这个你们公主我也不太清楚,反正黎贵妃那么聪明是不会做亏本的生意哒!”纪潇潇回答道。

“以前不知道,现在涉及了才知,后宫人心险恶是真的!”

莫棋和莫妍一起道,“我们两个呢,是和公主从小长大的,公主做什么决定我们都支持!就算死我们也……”

“呸呸呸!呸呸呸!”纪潇潇一脸嫌弃的道,“说什么鬼话呐!童言无忌!大风吹去!”

“哈哈哈哈!”

殿内传出欢乐的笑声。

……

这边,温晟瑞放下了茶杯。

“姑母何必趟这浑水呢。”

黎贵妃睁开了眼睛,“还不是为了你啊,我倒是想知道知道,你到底喜欢那个老五哪里!”

“那姑母可知道了?”温晟瑞反问道。

黎贵妃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我知道不是形象,你看那老五今天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我看着都膈应。”她嫌弃的道,“反观你呢?看意犹未尽呢!”

“姑母说笑了。”温晟瑞拿出了玉佩。

“这不是你父亲的吗?”黎贵妃接了过来,看着上面的裂痕。“你,遇到另一块了?发热了吗?”

“发热才会有裂纹。”温晟瑞道,“姑母,我找到她了。”

“是谁?在哪?”

黎贵妃也有一些激动。

“是五公主,纪潇潇。”

黎贵妃陷入沉思。

良久,她恍然大悟。

“这……这一切就说的通了,当年,那对夫妻两自称姓肖,肖,是纪夫人的姓氏啊!所以她们的孩子是……纪潇潇!”

温晟瑞笑了笑,“是,纪潇潇。”他又道,“昨夜我夜闯大殿,出来被侍卫发现了行踪,也是纪潇潇帮我脱险。”

“这,晟瑞,这是天赐的缘分啊!”黎贵妃继续道,“你有所不知,你祖父也是对当年之事万分感激那夫妇俩!现在他们的遗孀就在眼前……”

“不过还有一事,需要姑母帮忙去办。”

“你说!”

黎贵妃答应的很痛快。

“我这几日想起了什么,一个小女孩,肩头处有一红色月牙胎记。”温晟瑞道,“还请姑母确认一下。”

“好!我知道了!”

黎贵妃笑着道。

“时候不早了,为免皇上猜疑,我就先告退了。”

“好,你去吧。”

黎贵妃回答道。

温晟瑞拱了拱手,而后离开了殿内。

……

这边,姚妃看着姚寻阳道,“皇上怎么说?”

“皇上,好似对五公主很上心。”

姚寻阳若有所思的道。

“当然了,不然能把她交给我母妃照顾?”景晚盈会怼道。

“盈儿,你闭嘴!”姚妃制止道。

“哦!”

姚寻阳道,“既然如此,我必然要会一会这个五公主了。”

姚妃脸色一变,“姚寻阳,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忘了谁帮你成为嫡子的吗!”

“姑姑,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姚寻阳开口道,“现在我嫡子地位已稳,且深受皇上宠爱……”

“姚寻阳!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景晚盈急眼了。

“说纪潇潇是蠢货,我觉你更是蠢!先是得罪了七位公主,这下让皇上厌弃你!”姚寻阳脸上清冷,“我看你才是名副其实的蠢货!”

“你!你!”

“你什么你!”姚寻阳看着景晚盈道,“蠢货!”

他说完便离开了殿内。

“好啊!好!”

姚妃将茶杯摔在了地上!“本宫就要看看,鱼儿离了水到底能不能活!”

“姚寻阳,你会后悔的!”

景晚盈也呼喊道。

姚妃气的手指都在哆嗦了,“来!来人!备笔墨!”

“今日之事分明就是黎贵妃和三公主的诡计!”景晚盈哭着道,“还有!还有方帕的事情也是三公主!”

姚妃眯了眯眼。

“一个黄毛丫头,也敢欺负到我的头上!简直是不自量力!”姚妃咬牙切齿的说完,便开始写书信。

“如今之际,只能写信给你哥哥让他打压姚寻阳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