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禹少娇妻美又飒

更新时间:2021-04-19 19:10:18

禹少娇妻美又飒 连载中

禹少娇妻美又飒

来源:微阅云 作者:浮生三千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银针没入,额头层层热汗。 冷颜屏息凝神,见傻子脸色泛白,身子有些抽搐,又从包里掏出一粒药塞入嘴中,很快傻子的面相与脉象都平和下来。 过去了大概十五分钟,冷颜收针,从头到尾,面色不改。 “可以进来了。” 得到冷颜的准许,贾仁甫夫妇才进来,见儿子被捆在椅子上,贾夫人心疼的抱住:“儿啊,哪有你这样治病的,我儿子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拼命,哪里来的庸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禹少娇妻美又飒:敢动她儿子,找死

  冷颜先将禹司寒这事放在一边,戴上面纱,去完成今天的单子。

  这是一个星期之前接的单子。

  海城一位叫贾仁甫的富商,三年前他的独生子突然痴傻,找了许多医生都没有看好。

  冷颜到了贾家,按了门铃。

  贾仁甫早早就在家等着了,听到门铃声,亲自去开门。

  他只听道上传言有位女神医,什么病都能治,当亲眼看到冷颜,还是很意外。

  哪怕戴着面纱,也能看出对方很年轻。

  这么年轻的女人,能行吗?

  冷颜一眼看穿贾仁甫眼中的质疑,笑着说:“如若救不了,分文不取。”

  若不是她当时心情好,又逢冷老爷子大寿,她得回海城,她也不会接这个单子。

  心思被拆穿,贾仁甫干笑一声,十分恭敬地请冷颜进门:“神医,快救救我儿子,我贾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苗啊。”

  贾仁甫的儿子三十岁了,智商却如三岁孩童,对着谁都痴痴呆呆的傻笑。

  冷颜瞧了一眼,又把脉,然后对贾仁甫说:“我治病的时候不希望有人在场。”

  她学的针灸术,并非一般普通的针灸术,有点铤而走险,家属在场,恐怕这病就治不下去了

  贾夫人不太放心:“神医,你真能救好我儿子?我们就在这看着,我们不出声打扰你。”

  冷颜不悦的皱眉,贾仁甫见势不妙,他从道上知道,这位女神医性情古怪,救人全凭心情,如果得罪了,那可就完了。

  “我们立马出去,神医有什么需要的,随时吩咐。”

  冷颜冷冷道:“不管待会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进来。”

  “好。”

  贾仁甫将妻子拉走。

  门外,贾夫人不放心的守着:“老贾,你说这人行吗?这么年轻的医生,救人也不去医院,连个急救箱都没拿,这怎么救人?莫不是骗子吧?”

  “别乱说话。”贾仁甫盯着门口:“死马当活马医吧,咱儿子都傻了三年了,看了那么多医生,就算救不好,也就认命了。”

  话音刚落,房间内传来一道道惨叫声。

  贾夫人急了:“儿子,儿子。”

  贾夫人想开门进去,贾仁甫想到神医的叮嘱,拉住了贾夫人。

  屋内。

  冷颜用绳子捆住傻子,然后用银针插入傻子的大脑,一共十二根银针,扎的像个刺猬。

  银针没入,额头层层热汗。

  冷颜屏息凝神,见傻子脸色泛白,身子有些抽搐,又从包里掏出一粒药塞入嘴中,很快傻子的面相与脉象都平和下来。

  过去了大概十五分钟,冷颜收针,从头到尾,面色不改。

  “可以进来了。”

  得到冷颜的准许,贾仁甫夫妇才进来,见儿子被捆在椅子上,贾夫人心疼的抱住:“儿啊,哪有你这样治病的,我儿子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拼命,哪里来的庸医。”

  冷颜眸中的光一寸寸冷下去:“你儿子只是暂时昏迷,半个小时后就会醒了。”

  看在都是为人母的份上,冷颜耐着性子解释了一句。

  要搁在平时,不想让她救就算了,她才不会受那份气。

  什么行医治病救人是天职,她可不奉行。

  贾仁甫问:“神医,那我儿子是不是就好了?”

  “哪那么快,我给你开张药方,以一定剂量的水烧开,给你儿子泡个半个月,差不多就好了。”

  冷颜也不废话,放下药方就走了,刚走出贾家,她就接到徐辰的电话,冷小墨丢了。

  

禹少娇妻美又飒:你不是冷颜

  冷颜急了。

  这刚到海城才一天,冷小墨就丢了,还是在徐辰的眼皮子底下。

  冷颜迅速与徐辰汇合。

  徐辰十分自责:“冷颜,都是我没看管好小墨,我已经报警了,相信很快就会找到小墨。”

  “一般人拐走不了小墨,只有两种可能,小墨自己出去了,或者就是被人给强行带走了。”

  自己的儿子,冷颜还是很了解。

  冷小墨聪明机灵,他把别人拐了,她还信,别人想拐了他,那不可能。

  冷颜试着联系过冷小墨,联系不上,电话手表打不通。

  那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

  冷小墨被人强行带走了。

  冷颜立马想到了冷柔与宁芬兰母女。

  “我去冷家。”

  徐辰也想到了。

  “我跟你一块儿去。”

  “不用。”冷颜拒绝了:“你盯着警方那边,有消息随时通知我。”

  现在还不完全确定小墨的失踪跟冷柔有关,警方这边得继续找。

  冷颜只身一人独闯冷家。

  冷峰不在家,家里就宁芬兰跟冷柔母女。

  一听冷颜来了,两人都很诧异。

  昨晚在冷家老宅闹的不愉快,冷颜怎么会来这?

  冷柔一听冷颜来了,脸上划过一抹阴毒:“这可是她自己找上门的。”

  冷柔亲自去开门,见门口真是冷颜,冷笑道:“大中午的,你来做什么?怎么,是想求饶道歉的?我告诉你,我不会原谅,除非你站着让我打几巴掌解气。”

  以前的冷柔也这样欺负过原主。

  曾经的冷颜懦弱胆怯,可如今的不是。

  冷柔说着抬手就想扇冷颜耳光,不过这手还没打下去,就被冷颜迅速截住,一根银针刺入冷柔的手臂下面,冷柔顿时觉得手又像是断了。

  “冷颜,你这个贱人,你又对我做了什么。”冷柔惊恐的想要使用自己的手,却半点反应都没有。

  冷颜神情冷冽:“把我儿子交出来。”

  “你在说什么,你儿子怎么会在我这。”冷柔气的还想用另一只手去打,冷颜以同样的方法让冷柔另一只手也像断了一样。

  “看来昨天的教训还不够。”

  “啊!”冷柔吓得尖叫。

  宁芬兰听见动静跑出来一看:“柔儿,冷颜,你又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冷颜厉声道:“我儿子失踪了,除了你们母女俩,我还真想不出谁敢动我儿子,不想手真断了,就把小墨交出来。”

  “你个疯子,你儿子失踪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冷柔吼道:“你对我手做了什么,你这个贱人…”

  话还没骂完,冷颜迅速的往冷柔嘴里塞了点东西,冷柔顿时说不出话来,她感觉整个舌头都是麻木的。

  这下她真的吓哭了,急的在原地跺脚,想骂骂不了,想打冷颜,手又动不了。

  冷颜扇了扇鼻前的风:“嘴巴太臭了。”

  宁芬兰也被唬住了,刚才冷颜动作快,她根本来不及阻止,也没看清冷颜对冷柔做了什么,可冷柔却说不出话,像个哑巴了。

  冷颜何止是邪门,简直就是大白天撞鬼了。

  宁芬兰恐惧的喝道:“你不是冷颜,你到底是谁。”

小说《禹少娇妻美又飒》 第15章 敢动她儿子,找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