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绝色大小姐她很温柔

更新时间:2021-04-19 16:23:25

绝色大小姐她很温柔 已完结

绝色大小姐她很温柔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王熙, 叶轻雪

精彩试读:不过这丝猥琐很快被他压下,经过中午陈兰和叶山他们一闹后,他心里对叶轻雪的火气已经淡了很多。“肿得像个小馒头似的,还说没事!”王熙嗔怪的看着叶轻雪。“以前不习惯穿高跟鞋,也扭过几次,我晚上冰敷一下就好了。”叶轻雪说。“我现在去给你找冰。”王熙站起来要出门。“别了,你眼睛不方便,还是别太麻烦了,而且我找你也是有点事。”叶轻雪说。“什么事?”王熙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绝色大小姐她很温柔:登门谢罪

“你要干什么?”叶轻雪刚刚放松了点,心里再次紧张了。

刘峰把他们送回家就走了,此时家里静悄悄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叶轻雪今天穿的是西装和套裙,她有着一米七三的身高,比王熙矮半头,被王熙紧紧抱在怀里,心跳的厉害。

王熙感受着她极品的身材,心里也是跳的厉害,他的身体已经火热了,脸也很红,“我要干什么,你应该懂。”

“我不懂。”叶轻雪试着挣扎。

她和王熙还没什么感情,倒不嫌弃王熙是个瞎子,只是太突然了,她有点接受不了。虽然她知道,她已经是王熙的老婆,和王熙发生什么,是早晚的事,但她还想着试着拖延拖延。

“我会对你很好的,用我最大的努力,把这世界最好的都送给你。”王熙说。

“可是,我长得很丑,你的眼睛看不见我,如果你看见了我,你一定会恶心得吃不下饭。”叶轻雪扭动着身子。

“你骗我,我认为你很美。”王熙说。

“真的很丑,谁家女孩儿好端端的,会被嫁给你?我肯定是有缺陷的,不如你想象的那样美好。”叶轻雪说。

“如果我不嫌弃你的长相呢?”王熙脸上露出坏笑。

“………”叶轻雪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大概是真爱吧。

叶轻雪不认为自己是什么顶级美女,从来没想过靠自己的长相为自己争取什么,她心里清楚,她自然不会像自己形容的那么难看,如果王熙这都不嫌弃她的话,她还真没法拒绝王熙什么了。

毕竟两个人已经是夫妻了,如果王熙的眼睛真不好,难道他们一辈子什么都不做?

“试试我吧,我真的会对你很好的。虽然我们还没有感情,但我相信我们会培养出感情的。”王熙亲了亲叶轻雪的脸蛋,接着就要对叶轻雪做什么了。

“太不像话了!”突然,陈兰和叶山推开门回来了。

与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叶煜寒、沈佳瑶。

叶煜寒开着一辆崭新的宝马五系车子,沈佳瑶开着一辆干净的奔驰小迷你,都暂时停在叶轻雪家的门口。

“好端端的,轻雪怎么突然摔倒了呢?搞得副市长都很重视,不让我们开会了,让我们陪着一起去看看。陈家人送我们出来时,还想显摆显摆老爷子给我们配的新车呢,竟然让王熙给弄走了。倒好,为了这次商会准备了好几天,一点都没长上脸。”

陈兰一边说着,一边惊讶的看着搂抱在一起的王熙和叶轻雪,“你们两个干什么呢?以为我们都不会回家吗?这家现在还有我们住呢,可不是你们两个人的天下。大白天的竟然就想做那种事,真不嫌羞耻。”

“妈,我没有……”叶轻雪赶紧推开王熙,娇嫩的脸羞得通红。

“王熙这小子,还挺关心轻雪的,看见轻雪的脚扭伤了,赶紧就跑过来了,还要送轻雪去医院,眼睛都好得跟正常人一样了。”叶山看看这夫妻俩说。

“是啊,真看不出他眼睛有一点毛病,坐在主席台上那威风的样子,跑下来关心轻雪时那矫情的样子,要是咱们不知道底细,都把他当正常人对待呢。”陈兰说。

沈佳瑶看一眼王熙坏笑着捂住了嘴巴。

她心想何止是表姐伤了,王熙好得跟正常人一样,他还自己一个人去了明海一品,把韩大少和所有有钱人都骗了呢。

“呵呵,居然还敢吼我。”叶煜寒冷笑一声。

“王熙吼你怎么了,不是你故意绊的我吗?”叶轻雪气不打一处来,在家里质问起叶煜寒。

“煜寒,是你故意绊的你妹妹?你是不是人,居然这么对你妹妹?轻雪虽然不是你亲妹妹,但也和你流着一样的血,和你一样都是姓叶的吧?难道你是看见我家轻雪要作为代表上台演讲了,你心里嫉妒我们家,诚心拆我们的台?”陈兰可不是好惹的,她立刻抢白起叶煜寒。

“三婶,你少听轻雪乱说。我绊她什么了我绊她?明明是陈子轩看不起我们,想着坐在后几排的都是不重要的人物,没铺好后面的地毯。当时那地毯什么样你也不是没看见,褶褶皱皱的,你看我的皮鞋都是新的,要是我绊了轻雪,上面总会留下印迹吧?”叶煜寒说着,抬起皮鞋给陈兰看。

叶轻雪本来就不喜欢说话,更不爱与人争吵,能反驳一句已经说明她十分生气了,她用冰冷的瞪着叶煜寒,再也没说什么。

“如果不是做贼心虚,你说这么多干什么?我岳母才一句话,立刻从你那引出来那么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提前编好了。”王熙发出一声冷笑。

“臭小子,你居然敢说我?别以为你比我大一岁就了不起,论身份你可是我的妹夫。还有我故意绊轻雪怎么了?我可是她哥。就算真是我绊的,那也不是我故意使坏,是我这个当哥的对妹妹的爱。你只是个外人,你懂得我们叶家的亲情吗?我们这些兄弟姐妹,都是从小一直打闹到大,关系不知道多亲切。”叶煜寒立刻叫了起来。

“我们可不想要你这种哥哥的爱。”沈佳瑶撇撇嘴巴。

“臭丫头,你欠教训了吧?”叶煜寒扬起了拳头。

“好了,别吵了,不管咱们样,我们叶家始终是个家族,我们之所以有今天,还是因为我们团结,今天的事翻篇,以后我不想看见这种事了。”叶山感觉头疼的厉害。

“兔崽子,今天是你绊的我家轻雪对吧?你等着,下次家族聚会,我把火锅泼你脸上。”陈兰死死盯着叶煜寒。

“三婶,我感觉韩大少有点喜欢轻雪啊。”叶煜寒知道陈兰的人品,他故意岔开话题,不敢得罪自己这强悍的三婶。

“我也看出来了。”陈兰立刻眉开眼笑。

“早知道韩大少也喜欢轻雪,当初不如把轻雪嫁给韩大少好了。明海市韩家虽然比京城王家差了不少,但也比王熙现在这样好。就是韩大少脾气不好,把轻雪嫁给他我不太放心。王熙,还算本分吧,这样也很好。”叶山想了一下得失。

“他本分什么呀?我看他也不太本分。”叶煜寒冷冷看王熙一眼,立刻挑拨起来。

“他怎么了?”叶轻雪问。

“没看见吗?今天的商会,王熙可是出尽了风头。京城曾经的大少爷,有身份有地位,搞得陈子枫大少都要退避三舍呢。不过呀,我觉得是人家陈大少不愿意与他见识,都三十岁的人了,人家可比王熙成熟稳重的多。至于王熙今天抢人家的座位,故意让人家下不来台的事,指不定人家背后怎么恨他呢。”叶煜寒一边说,一边用侧眼观察王熙。

“陈家如今已经是二流家族了,身家过亿,今天又大办商会在市里建立了地位,确实不是我们能招惹的了。”叶山轻轻点头。

“你不就以前有点身份吗?现在没落了,低调点不行?面子是我们争的,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喜欢我们家轻雪,想故意表现自己,让轻雪对你感兴趣?”陈兰用食指狠狠戳了王熙胸口一下。

“…………”王熙惊讶的看陈兰一眼。

我忍!

“座位都已经先安排好了,在主席台上,和轻雪坐在最后一排末等座位,座位被人抢了就抢了,反正你都有主席台上的位置了,还非要和陈家争个一二三,让陈子轩和陈子枫两位大少下不来台,这不是有病吗?我告诉你,人家陈子枫父亲是官方人物,人家成熟稳重,有教养,不会和你一般见识,那陈子轩可就是个小人了,向来睚眦必报,要是他回头找你麻烦,可别指望我们叶家帮你挡着。”陈兰又恶狠狠的看着王熙说。

王熙想着叶轻雪这层关系,依然在心里忍着怒火没有发作。

“我们陈家可是做大生意的人,没有时间玩这些勾心斗角的把戏,陈子轩那小子,可是明海市出了名的坏啊…………”陈兰又说。

突然,叶轻雪家的门被人推开了,是陈子枫从外面走了进来。

眼看着陈子枫不请自来,他们陈家今天大办商会出尽了风头,陈子枫现在已经是二流家族的大少了,陈兰以为他是来报复的,脸色顿时变了,“陈子枫,你突然来我们家干什么?别以为你们家现在中兴了,你们陈家就了不起,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少董,今天陈子轩有眼无珠,冲撞了你。老爷子已经让我教训了他,狠狠抽了二十几个巴掌,现在正在门外跪着呢,请你发落。”陈子枫没理陈兰,面无表情的向王熙微微一揖。

“哦…”王熙说。

绝色大小姐她很温柔:两件事

听了陈子枫的话,陈兰、叶山、沈佳瑶和叶煜寒脸色快速大变,就连叶轻雪也惊讶的看王熙一眼。

几个人赶紧走出门,看见陈子轩果然在门外花园的小道上跪着,顶着中午炎炎的烈日。此时他眼中写满了愤怒,两边的脸明显被人打过,肿得不像样子。他心中充满了怨恨,却是老爷子亲自要陈子枫惩罚他,他一家能进得了今天的商会,享受现在的荣华富贵,全凭陈家老爷子主脉。

老爷子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没有老爷子,他永远都穿不上这身西装。

“王熙都已经没落了,还有这么大的能量,竟然让陈家登门过来道歉了。”叶山感觉心里有点震撼,想了想问,“商会还没结束吧?这个时间,你们家的老爷子正和市里的大人物们吃饭呢吧?”

“我家老爷子说了,挨打要站好,道歉要趁早,子轩不懂规矩,冲撞了盛世集团的少董,没法得到少董的原谅,我们陈家吃饭都不会心安。所以他命令我赶紧过来,看看有哪里做得不够的地方,请少董再多多指点。”陈子枫看向王熙。

此时王熙看着陈子轩的表情漠然。

其实他是个很大度的人,瞎眼这三年,看他笑话的人多了,就算他以前正红的时候,也有人不知道他的身份,无意中招惹了他。

尤其是北方这一片的城市,有时候在街上多看人一眼,便会引来那人目不转睛的看着,不看到他移开眼神决不罢休。

难道他要把有名的,没名的,全都乱踩一通?

他也太霸道了点。

惩罚陈子轩,还是陈子轩做事欠思考,竟然让骚扰他老婆的男人坐在他的位置上了。他可以不与陈子轩见识,也可以不与秦书豪见识,但是坐在主席台上时,他没法看着秦书豪继续骚扰他老婆。

也幸好陈家懂事,知道道歉要趁早的道理,不然他回头再看见陈子轩嚣张,可能真会做出连累陈家的事来。

陈子枫也是有野心的人,他怎么可能不做王熙的功课,不了解这豪门大少的性格,何止是王熙不好惹,整个京城王家的人都不好惹。

“少董,我刚刚重重扇了他二十几个巴掌,我觉得还不足以平息你的怒气,你看看再做点什么?”陈子枫询问。

“他是你们陈家的人,虽然不懂规矩了点,我一个外人哪有资格发落,就由你们自己发落吧。”王熙笑了。

“那好,就让他一直跪着,跪到太阳下山再走。”陈子枫说。

“跪什么?差不多少就行了。”陈兰皱着眉头看王熙一眼,接着走向陈子轩,搀扶陈子轩起来,“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子轩啊,我这女婿不懂事,以前当纨绔子弟习惯了,现在即使眼睛不好了,还有点以前的狂妄,这性子不好。”

“咱们陈、叶两家虽然对立,那只是两家老爷子意见不和,私底下关系还是不错的,这些孩子做事还是欠考虑,怎么能这么对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赶紧起来吧,大热的天,中暑了我们叶家还得带你看病。”

当陈兰将陈子轩扶起来时,陈子轩用怨毒的眼神瞟了王熙一眼,他不知道王熙的眼睛已经好了,他根本不可能服这个瞎子。

“让他跪到太阳落山,是老爷子的意思。只要少董不松嘴,谁也没法让他站起来。而且不但要在这里跪着,回去以后还要回陈家的武堂继续跪着。”陈子枫大声说。

“什么?我说话都不好使?”陈兰大惊。

“跪着吧,人品不行就多跪跪,跪到人品行了为止。”王熙见陈子轩还是有点不服的意思,笑了笑背起手,缓缓向楼上走去。

“不知道天高地厚!”陈兰看着王熙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齿。

“陈子轩,王熙的话你已经听见了,今天你便在这跪着,跪到什么时候懂事了,什么时候回家。倘若我知道你离开的早了,或者再敢胡言乱语连累到我们陈家,你的一切都是我们陈家给你的,收拾好你的东西,从此离开陈家。”陈子枫大声说。

“枫哥,我不敢。”陈子轩死死咬着牙齿,身体跪的比直。

“今天商会我们陈家办的不错,不少集团现在还在酒店,研究怎么和我们陈家合作,你好好思过吧,我回去帮老爷子忙了。”陈子枫说。

“枫哥,可别忘记我。”陈子轩说。

陈子轩的大学是陈家供的,陈子轩的工作是陈家安排的,今天这一波陈家收获不少,最近几个月都有忙不完的生意,如果不是陈家,陈子轩现在在哪还不知道,吃人家的嘴软,也吃惯了,陈家能给他带来的利益也太大,让他心甘情愿的接受陈家惩罚。

“这些孩子,一点小事而已,闹得这么大,你别听你枫哥的,进来呆会儿吧。”陈兰想了想说。

“兰姨,我就不进去了,是我做错了事,我愿意接受惩罚。”陈子轩显得十分阳刚。

“叶家和陈家斗了几十年了,两家的嘴巴一直不饶人,做的事有时候也失分寸,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陈家这么庄重的低头。”陈兰转过身走回屋子,又由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

“王熙还是有点面子的。”叶山说。

“估计也不全看王熙,还是怕我撒泼,对了,你今天注意到韩少杰对轻雪的态度了吧?”陈兰思考了两秒,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难道是韩少杰对轻雪感兴趣,陈家未雨绸缪,怕我们未来和韩家挂上钩,先博得我们的好感?”叶山问。

“肯定是韩少杰,王熙始终是个废人,哪有那么大的面子?韩少杰虽然是个疯少,我不太喜欢,但如果我们真能和韩家联系上,受益肯定不小啊。只是轻雪已经和王熙结婚了,没办法做那种事的,万一韩少杰看不起轻雪,只是和她玩玩怎么办?”陈兰说。

“到时候我们叶家丢的人更多,咱们都没法在明海市呆下去了。”叶山说。

“有机会试探试探少杰,看看他是不是真有诚意。”陈兰眼中闪过精明。

“………”叶煜寒和沈佳瑶呆呆的看着他们俩不说话。

晚上时,王熙在房里躺着发呆,叶轻雪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的脚怎么样了?”王熙赶紧坐了起来。

“没事。”叶轻雪的脸色有点苍白。

“快坐下来我看看。”王熙赶紧扶着叶轻雪进房间坐好,搀扶叶轻雪细嫩的手臂时,他心里泛起一丝猥琐。

不过这丝猥琐很快被他压下,经过中午陈兰和叶山他们一闹后,他心里对叶轻雪的火气已经淡了很多。

“肿得像个小馒头似的,还说没事!”王熙嗔怪的看着叶轻雪。

“以前不习惯穿高跟鞋,也扭过几次,我晚上冰敷一下就好了。”叶轻雪说。

“我现在去给你找冰。”王熙站起来要出门。

“别了,你眼睛不方便,还是别太麻烦了,而且我找你也是有点事。”叶轻雪说。

“什么事?”王熙问。

“一共两件事,第一件事,中午时陈子枫来咱们家道歉,我妈说是韩少杰相中了我,我要跟你解释一下。不管韩少杰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我妈再喜欢韩家的财势,既然我已经嫁给了你,我一定不会接触韩少杰的。”叶轻雪说。

“她还真能遐想。”王熙没好气的笑了。

“第二件事,你在家时,你听过家里有什么声音吗?或者,你有听见有什么人进我的房间吗?”叶轻雪问。

“怎么了?”王熙问。

“我的演讲稿被人偷换了,我知道不应该怀疑谁,但是确实是被偷换了,而且那篇演讲稿写的很烂,可能是谁故意想让我在商会时出丑吧。”叶轻雪认真的说。

王熙, 叶轻雪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