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医狂妙手

更新时间:2021-04-19 17:20:48

医狂妙手 连载中

医狂妙手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陈阳, 林若菱

精彩试读:站在一边的梁雄看到这一幕,脸上的肉颤抖了一下,心说这可是能用一颗核桃砸碎一面墙的狠人啊,你抬手就打他的脸!?生怕陈阳发怒把他别墅拆了,梁雄一抬手扇在了旁边小弟的后脑勺上,“我让你去把隔壁王寡妇请来,谁让你乱抓人了!?还不赶紧把人给我放了!”挨巴掌的小弟一脸懵逼,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心说你啥时候让我找王寡妇了!?不是你说把汇千集团总裁沈佩茹抓回来给你败败火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都住手,以后叫陈爷!

“啪!”

一声脆响,一道包裹着绿色光芒的紫色物体闪过,不偏不斜,刚好砸在梁雄的枪上,瞬间将那把黑漆漆的铁疙瘩砸成了碎片!

梁雄看着被震得满是鲜血的右手,眼底闪过了一抹恐惧之色!

他看的清楚,刚才飞过来的那个紫色物体,正是自己掉落在地上的紫金核桃!

他,竟然用一颗核桃,砸碎了自己的枪!?

短短一瞬间,梁雄便明白了眼前之人的恐怖!

难怪敢单枪匹马来到自己的地盘,合着人家根本没拿自己当人看!

陈阳看着被自己震得呆愣当场的梁雄,缓缓地朝着他走了过去。

刚才他只是想试试体内的绿色能量有多强的威力,临时起意才用绿色能量包裹核桃砸过去,没想到效果竟然这么好!

一边往前走,一边抛着手里的另一颗核桃,戏谑道:“天王老子来了,还用给你趴下吗!?”

“不,不用...”梁雄脸色惨白,一双眼睛盯着陈阳手里的核桃,充满了恐惧。

“之前我打你小弟,是因为他们砸了我妈的煎饼摊,那二十万权当他们的赔偿了,别再因为这件事来找我的麻烦,要不然...”

陈阳淡然的说着,一抬手,另一枚紫金核桃也化作流光,猛地砸在别墅的院墙上!

“砰!”

一声闷响,整个别墅区都晃动了起来,再看那颗核桃,已然整个嵌进了墙壁!

梁雄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傻了!

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到底惹上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要是这核桃打在自己身上,那...

“轰!”

梁雄还没来得及想象后面的画面,刚才核桃打中的那面院墙便轰然倒塌,这一下,梁雄越发坚定了千万不能得罪陈阳的想法!

“我,我保证不让手下小弟再去找你的麻烦...”梁雄彻底服了,这个人他绝对得罪不起!

“记住你说的话。”

梁雄的表现陈阳很满意,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要抬腿离开。

可就在这时候,大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雄爷,汇千集团的臭娘们儿,我们已经抓来了!”

嗷的一嗓子,外面进来的小弟看都没看院子里的情况,直接把一个黑色麻袋扔在了地上。

陈阳看到这一幕,目光被麻袋吸引了过去,从动作幅度上看,里面应该是个人。

这时候,这些小弟也看清了院子里的情况,眼珠子一瞪就把后腰上别着的弹簧刀抽了出来。

“都住手!这是我请来的贵客,眼睛都放亮点,以后见了叫陈爷!”梁雄一声暴喝,冷汗都下来了,这特码要是惹恼了陈阳,你们这群王八羔子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那帮小弟被梁雄一嗓子吼得哆嗦了两下,急忙点头哈腰,一口一个陈爷的叫着陈阳。

“这里面谁啊!?”陈阳没搭理他们,指着麻袋问道。

梁雄见识过陈阳的本事,知道瞒着他也没用,“陈爷,这是汇千集团的总裁,沈佩茹,受人之托,把她带来办点事...”

汇千集团!?

陈阳努力的回忆着这个名字,终于想起来是沪海一家集合了地产、安保、旅游等等好几个领域的大集团公司。

就凭他们也敢绑架这样一个大集团的女总裁,恐怕也是有人在背后撑腰,估计又是一场畸形的商业竞争。

“行了,把人家放了吧,商业竞争就正当竞争,用些下三滥的手段对付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是是是,陈爷教训的对,我立马就放人!”

说着梁雄就示意几个小弟把麻袋解开,绳子脱落的一瞬间,陈阳一双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他知道里面是个女孩,但却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如此之美的女孩!

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柔顺的铺在脑后,身上的OL职业套装将她的身材包裹的玲珑有致,尤其是一些充满了极致诱惑的部位,不断吸引着陈阳的目光。

女孩还在昏迷状态,梁雄看到这一幕放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等陈阳的命令。

陈阳摸了摸沈佩茹修长的脖颈,从脉搏跳动上知道她是被人迷晕的,索性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的压向她的人中,一缕淡绿色能量便进入了她的身体。

一转眼的时间,沈佩茹醒了过来,看到这一幕的梁雄大感不可思议,越发觉得陈阳神秘了起来。

刚睁开眼的沈佩茹看着近在咫尺的陈阳,一双美眸露出了些许迷茫,可当她看到自己胸前掉落的扣子,立马露出愤怒的神情,抬手就是一个巴掌!

“啪!”

“流氓!”

陈阳一脸懵逼的捂着脸,刚要开口解释,沈佩茹便愤恨的瞪着他说道:“别以为把我绑来就能威胁汇千集团妥协,回去告诉姓方的,我沈家哪怕是鱼死网破,也绝对不会跟他有一丝一毫的合作!”

姓方的!?你恨姓方的打我干嘛!?

陈阳苦笑了一声,心说自己这是背锅了啊。

站在一边的梁雄看到这一幕,脸上的肉颤抖了一下,心说这可是能用一颗核桃砸碎一面墙的狠人啊,你抬手就打他的脸!?

生怕陈阳发怒把他别墅拆了,梁雄一抬手扇在了旁边小弟的后脑勺上,“我让你去把隔壁王寡妇请来,谁让你乱抓人了!?还不赶紧把人给我放了!”

挨巴掌的小弟一脸懵逼,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心说你啥时候让我找王寡妇了!?不是你说把汇千集团总裁沈佩茹抓回来给你败败火吗!?

平白挨了一巴掌的小弟不敢吭声,赶紧客气的把沈佩茹扶起来。

沈佩茹从麻袋里钻出来,两条套着黑丝的笔直大腿再次让陈阳心神一荡,还没看够,沈佩茹就迈着方步离开了别墅。

“陈...陈爷,要不您进屋里歇会!?”

梁雄见陈阳蹲在地上发愣,也不知道该说点啥。

“啊!?哦,不用,你们忙吧,跟你们的事说清了我也得走了。”陈阳回过神,摆摆手朝着门外走去。

出了别墅区,陈阳裤兜里传来一阵震动,掏出手机一看,竟然是林若菱打来的。

“喂,陈阳,你在什么地方!?”

陈阳左右看了看,终于在找到了一处地标建筑,把位置告诉了她。

林若菱听了惊讶的愣了一下,“行,你站着别动,我马上过来。”

陈阳挂断电话,就真的站在路边没动过一步,时间不大,一辆红色宝马三系停在他面前。

陪女朋友相亲

“上车!”林若菱打下车窗,十分利落的一摆头让陈阳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你来这干嘛!?”

陈阳系好安全带,眼睛看向了旁边的林若菱。

一件白色紧身吊带,一条淡蓝色修身长裤,配上一头柔顺的中长发,将她整个人都衬托的诱人了起来!

陈阳一阵口干舌燥,林若菱见他盯着自己发呆,心里也是美得不行。

“看什么呢,问你话呢!”林若菱笑着拍了陈阳一下。

“有个朋友住这,过来联络一下感情。”陈阳随口道。

“你还有朋友住这!?”林若菱闻言,一双美眸立马瞪得溜圆,“大哥,你看清楚没有!?这可是整个沪海最寸土寸金的地方,住在这的非富即贵,你哪来的朋友这么牛逼啊!?”

这可不是林若菱看不起他,实在是有些不敢置信。

陈阳被林若菱问的哑口无言,咧着嘴干笑了两声赶紧转移话题:“这么着急找我什么事啊!?”

“陪我去相亲!”

林若菱无奈的撇了撇嘴,把车掉头朝着另一个方向开去。

陈阳闻言,立马露出了一脸日了狗的表情,“怎么现在相亲都流行带着男朋友一起去了吗!?”

这特码不是传说中的公开戴绿帽吗!?

心情不大好的林若菱一听陈阳自称是她男朋友,眼底的神色立马缓和了几分,“我妈安排的,我不想去,所以让你陪着我,顺便去告诉他们,我有男朋友了...”

这是陈阳和林若菱第一次互相承认彼此的身份,一时间,车厢里荡漾起了丝丝粉色涟漪,好似那抹相亲的忧愁也被冲的淡了几分。

“那行吧,那就提前见见岳父母,顺便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抢我女朋友!”陈阳的嘴角稍稍的勾起了几分,大模大样的靠在座椅上,“去哪相啊!?”

“天邦展览中心,今天在那有一场小型的赌石展销会,我爸妈已经过去了。”林若菱腾出开车的手拨了一下头发,露出一只小巧的耳垂。

陈阳看着林若菱耳后白嫩的肌肤,再次舔了舔嘴唇。

赌石,天底下最不靠谱的东西,有人一夜暴富,也有人倾家荡产,正所谓‘一刀穷,一刀富,一刀让你脱内裤’,说的就是赌石圈的大起大落。

一路上林若菱给陈阳介绍了一下自己家里的情况。

原来,林若菱的老爹是沪海医学院附属医院的院长,林若菱也在毕业后因为成绩优异顺利留校,担任导师,同时进入附属医院成为了一名外科医生,而今天她的相亲对象,便是一名跟附属医院有着长期合作的医药界富二代。

如果是以前,一听自己的对手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陈阳可能立马就怂了,但现在不一样,拥有了强大传承,陈阳有自信不输给任何一个人!

缓缓闭上双眼,脑袋里自然而然的出现了一些关于赌石的技巧和阅历。

天邦展览中心,沪海最著名的几家展览中心之一,所接待的展览要么拥有极大的背景,要么拥有极高的价格,出入全部都是名门,普通人连进来的资格都没有。

陈阳跟着林若菱走进去,所过之处人山人海,普遍都是西装革履,气质斐然。

展台里面摆着形状各异,颜色不一的石头,陈阳扫了一眼下面的价格,不禁有些咋舌。

哪怕是一块普普通通,连点绿都不带的石头,都标上了三万的价格!

当然,‘连点绿都不带’只有陈阳看得出来。

林若菱拉着陈阳的手穿过人群,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尤其是林若菱那一身清凉的打扮,让无数男人为之动容,可当他们看到穿了一身地摊货的陈阳的时候,不禁纷纷感叹‘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感受着周围充满了鄙视色彩的光芒,陈阳无奈的挠了挠脸,只好当做没看见,继续跟着林若菱往前走。

找了很久,林若菱终于人群中找到了她的父母,“爸,妈!”

林忠夫妇正在一个展览台前观赏石头,骤然听见林若菱喊他们,急忙走了过来。

“你这孩子,让你相个亲这么久才来,人家都等着急了!”周彩琴一把拉住林若的胳膊,满脸责备。

“着急可以先走啊,我又没让他等我!”林若菱撇了撇嘴,一脸的不屑。

“你这孩子...”

周彩琴还想说什么,却被旁边的林忠给拦了下来。

“若菱,这位是...”林忠指着陈阳,客气的询问。

“叔叔阿姨好,我叫陈阳,是若菱的男朋友。”陈阳从容而不失礼数的说道。

“哦!?男朋友!?”

林忠和周彩琴互相对视一眼,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对啊,我男朋友,从大学的时候就谈了,只不过没告诉你们而已!”林若菱一把挽住陈阳的胳膊,炫耀般的说道。

“这...”周彩琴已经彻底懵逼了,私下里一捅林忠的胳膊,让他赶紧拿个主意!

要知道,今天跟若菱相亲的可是华宇医药的大少爷,要是能攀上这棵高枝,林忠附属医院院长的身份可就能往前再走一步了!

被周彩琴捅了这一下,林忠立马干咳了一声,“咳,那个...陈阳啊,第一次见面,请原谅叔叔冒昧,请问...你是做什么的啊!?”

要是这陈阳的身份地位比华宇医药的那位高,那他也不介意女儿跟他谈恋爱啊!

“叔叔,我还没找到工作,现在是待业状态。”陈阳回答道。

“待业啊...”

林忠跟周彩琴再次对视了一眼,同时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抹不满的神色。

“那你家里呢!?是从事哪一行业的!?”周彩琴迫不及待的问道。

自己没工作没关系,家世好也可以。

“行业吗!?”陈阳思索了一下,准备把自己家的情况跟二老说一遍,毕竟是第一次见家长,坦诚一点好。

可是,就在他刚准备张嘴的时候,林若菱抢先开口了,说道:“餐饮业!陈阳家是从事餐饮业的!”

说完,林若菱一捅陈阳,一双美眸也回头瞪了他一眼,就好似在说‘你要是敢说实话,我就跟你没完’。

陈阳见状,无奈的耸了耸肩,心说也不算林若菱撒谎,卖煎饼也的确是餐饮业。

林忠夫妇不知道女儿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一听陈阳家里是做餐饮业的,立马眼前一亮。

“餐饮业好啊,现在这社会,实体经济不好做了,餐饮业已然成为了城市的龙头产业,有前景,有前景啊!”林忠点着头,十分赞赏的看着陈阳,问道:“不知道沪海哪家餐饮连锁是令尊开的!?地点在哪!?年收入怎么样!?”

“啊!?”林若菱听着林忠一连串问题,脑门子上满是问号,刚才只问行业,也没提连不连锁的事啊。

这一下,林若菱算是绷不住了。

“叔叔,您可能误会了,我们家没有连锁,其实我们家就是卖煎饼的,我妈每天早上推着煎饼车子出去,停在人流量大的十字路口,年收入的话...应该有五万左右吧。”

陈阳淡然的如实回答。

俗话说‘一谎出,百谎遮’,倒不如实话实说来的自在。

林若菱一听陈阳的话,立马捂着脸绝望的埋在了陈阳的胳膊上。

这下全完了,就自己这对势利眼的爹妈,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再和陈阳交往下去了!

小说《医狂妙手》 第10章 都住手,以后叫陈爷!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