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诡医神婿

更新时间:2021-04-20 11:18:37

诡医神婿 连载中

诡医神婿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异能 主角:陈三, 叶泠泠

精彩试读:“香!”林大少吃的直秃噜嘴。王乾没什么好气:“小师叔请你吃饭还那么多话,真没礼貌。”不等我再问,王乾就已经端着一只盛满饭菜的小碗走了出去,到了很远的地方,还点了几根香插在地上。等他回来之后,我才跟远处的青禾姐使了个眼色,让她随意享用。“姓刘的那个二少爷有问题,我暗中盯他有一段时间了,他旗下有一家酒吧,消费水平很高,专门为他那样的富家子弟开的,不太干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0-活不过二十三

“你不想活了?”

我想要下车赶紧把珠子捡回来,叶泠泠掩嘴笑着:“骗你的,刚才那颗是假的,我知道自己能活着全靠你爷爷给我的珠子,怎么可能随便拿出来给别人看呢?”

这小丫头太能折腾人了,不过我对她提不起任何一丝怒火。

“没错,你还是小心为妙,王乾说那是我爷爷大半辈子的心血,被有心之人看见了,说不定会生出觊觎之心。”

叶泠泠停止了笑容,又认真了起来:“果然,你跟我小时候见到的那个傻小子一样,是个老实人。如果以后我哪天玩够了,可以考虑找你当接盘侠。”

我倍感无奈,心道我可是诡医,你一个未经人事的小丫头,跟我装什么社会小太妹?

跟叶泠泠之间的相处融洽了不少,就在我再次端详她的时候,车门被敲响了。

林大少探着脑袋说话:“泠妹子,你真跟那个绑架饭食一伙的吗?我刚听他说让人给他又送叉子又送刀的,他不会是个喜欢吃人的变态杀人犯吧?”

我和叶泠泠下了车,王乾还在远处打电话,大声吵吵着。

“不给你说了吗?就下了公路第一个桥洞底下,我就在今晚最亮的那颗星星底下站着。你等会看到最帅的那个就是我!”

我们三个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不该走上去说点儿什么,等了几分钟,一个骑电动车的外卖小哥,拎着几大包宵夜过来了,还有一个配送的小型火锅。

“麻烦给个好评啊亲,你们有钱人真会玩,大半夜的跑这荒郊野外的来聚餐,可让我这一通好找。”

外卖小哥走的时候一直盯着林大少的越野车,羡慕的不行。

我扯了扯林大少的衣服:“你觉得,他是想把你给切片儿涮了吗?”

林大少一脸尴尬的笑着:“那不能够,这小帅哥挺人道的,对肉票都这么好,还给点外卖。”

这家伙的脑子比王乾正常不了多少,屁颠屁颠儿的跑过去蹭吃蹭喝了。

我和叶泠泠也跟着过去,半小时后,我在近郊的一个桥洞底下,吃着火锅吹着夜风,一时之间心绪万千。

“王乾,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怎么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我感觉一切都那么不真实,王乾白了我一眼:“火锅不香吗?”

“香!”林大少吃的直秃噜嘴。

王乾没什么好气:“小师叔请你吃饭还那么多话,真没礼貌。”

不等我再问,王乾就已经端着一只盛满饭菜的小碗走了出去,到了很远的地方,还点了几根香插在地上。

等他回来之后,我才跟远处的青禾姐使了个眼色,让她随意享用。

“姓刘的那个二少爷有问题,我暗中盯他有一段时间了,他旗下有一家酒吧,消费水平很高,专门为他那样的富家子弟开的,不太干净。”

王乾一边把鲜肉片倒进锅里,突然又严肃起来。

林大少端着个碗吃的满嘴是油:“他那地方我常去,挺干净的啊,而且在他那儿上班的妞儿,一个比一个水平。那长得诶,嘿。”

我们三个同时对这个吧唧嘴的家伙投以厌恶的眼神,不过我也终于明白了王乾的意图。

“刘鸿远的地盘,藏着阴气很重的东西,所以之前在宴会上,很多富家少爷身上都沾染了阴气,因为经常去他的酒吧消遣!”

王乾点了点头,指了指林大少:“所以我把这个家伙捎带手带出来了,不过现在看来,我当时随便抓另一个出来,都比他强!”

林大少不明所以,还问了句‘为啥’,王乾用鼻子哼了口气。

“你不是富二代吗?怎么跟饿死鬼 托生似的?这么能吃!”

林大少不以为意,又在火锅里捞了几下:“我老子从小就教我,能吃上饭的时候就的多吃,屯点儿膘,抗饿。他也是穷过来的,我们家没那么多规矩。”

我对林大少的家世没兴趣,继续询问王乾。

“刘鸿远也不是普通人吧,他曾经在我眼皮子地下露了馅儿,身上阴气重的像个邪门歪道。既然他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想骗婚的事,也不是单纯的想和叶小姐结婚吧?”

“别叫我叶小姐。”叶泠泠撇了撇嘴:“怎么说我也是你未婚妻,显得太生分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叫我‘大姐’或者‘姐姐’吧。”

我点了点头,重复了一遍:“刘鸿远绝对不是喜欢泠泠才想跟她结婚的,而是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叶泠泠开始和我打闹,王乾沉思片刻,又转向了林大少。

“我们已经在刘鸿远面前暴露了,想去酒吧调查的话会被认出来。你先带我们去你家住几天,然后你帮我们去调查。”

林大少此时也回过味儿来了,知道我们不是绑架犯之后,胆子也大了。

“凭什么要我去?我跟刘老二也不对付,要不是他那里的妹子确实漂亮,我才不会偷偷过去玩呢。”

王乾目光深沉的看着他:“你虽然是个富二代,但你的命数不好。如果没有我这样的高人替你破解一下的话,你活不过二十三岁。”

我差点人一口水喷出来,想要提醒已经来不及了。

林大少嘿嘿干笑着:“又忽悠我是不是?老子半年前就过完二十三岁生日了。”

我搭过他的脉象,早就知道他的实际年龄。

王乾挠了挠头,又冲我努嘴:“交给你了,我去看会星星。”

我盯着他的背影:“什么叫交给我了?我也没答应说帮你去查什么刘鸿远的底细啊?”

“你媳妇儿都差点儿被他抢走了,就一点儿事儿都不愿意管?而且我可是你小师叔,你连长辈的忙都不愿意帮吗?”

我无视了他的后半句话,回头看了看叶泠泠水汪汪的大眼睛,一把拉住了林大少的手腕。

“他水平不够,但我看得出来,你是个短命相。如果我不救你的话,你活不过半年!”

林大少胸口起伏不定:“你们真把我当傻子了?忽悠人之前能不能先背着我把话商量好再说?”

“我说的是真的!”

我正色起来:“在宴会上我就已经提醒过你了,你本身就纵欲过度不知保养,本来以你的体格也能活个三十多岁。但身上沾染的阴气,加剧了你体虚的病症,不治疗的话,最多也就半年了!”

11-花云酒吧

林大少还是将信将疑的,我在他手腕上微微用力,他就开始吃痛咬牙。

“你的病,不是我一个人能治。但那些前辈高人,不见得会愿意为你出手,你半年内也不一定能找得到他们!”

林大少竭力把手抽了回去:“你真不是忽悠我?”

我重重点头,王乾跟着添油加醋:“不行就换一个,你们诡医救人也挺麻烦的,要不我再去抓一个身强力壮的过来,这个就别管他死活了。”

林大少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走,我带你们再去吃顿好的,一个小火锅还不够我自己塞牙缝的呢。我爹开了好几家海鲜店,我这就打电话把厨子叫起来,一会咱到家就能吃上热乎的。”

说完之后,林大少迈着坚定的步伐去开车了。

回到车上之后,叶泠泠把林大少这个醉鬼和王乾这个随时会睡着的都赶去了后座,我坐上了副驾驶。

一路上林大少都在问我,该怎么给他治病,我没理他,王乾和他聊得倒是很投机,一会给他看手相一会给他算命的。

我虽然也不太懂这套,但听得出来王乾的水平确实不咋地,也不知道是王爷爷没教好,还是他们这一派真正擅长的并不是算命。

林大少给我们指着路,一个多小时后就来到了一栋别墅,虽然远比不上叶家的豪宅,但也已经很夸张了。

“咱们就先在这儿住下吧,我平时也住这儿,跟我爹各玩各的。”

叶泠泠好奇:“什么叫各玩各的?”

林大少尴尬的挠着头:“怎么说呢?我妈死了之后,就再没人管我们爷俩的。有回我偷偷带了个妹子回家,恰巧被我爹撞见了。更尴尬的是,那个妹子跟我爹还有点那啥,然后我就从家搬出来了,大家各自安好,避免尴尬。”

再次被我们鄙视之后,林大少拼命辩解,但我们没人再信他的鬼话。

没多大会,林大少叫的海鲜也送来了,我们开始第二餐。

被他纠缠了半夜,我才给他开了个药方,让他先吃着。

林大少连夜就打发人去给他抓药了,他出去打电话的时候,叶泠泠小声问我:“你是骗他的吧?”

“也不全是。”我如实回答:“虽然不至于半年之内就死,但如果他多去刘鸿远的地盘,肯定会大大的折损寿命。”

叶泠泠狡黠一笑:“你是因为担心我,才同意给杂毛帮忙的吧?”

王乾恶狠狠的瞪过来一眼,叶泠泠分毫不让的瞪了回去。

这种相处模式,让我既头疼又觉得有些温馨。从小到大,尤其是爷爷去世之后,我就再没感受过家的氛围了。

第二天一早,林大少又跑来纠缠我,我让他服了汤药,又给他用了一套针灸。

林大少假模假样的耍了套功夫,虽然连街头卖艺的都比不上,但身体素质确实好了不少。

“还真是一身轻松啊,想不到你的药还真行。”

林大少挤眉弄眼的笑着,王乾出现在我房间门口:“病好了就赶紧去干活,我看今晚就挺合适的。”

“今晚?会不会快了点儿?我昨天晚上才被你们给绑架了,今晚就过去,刘老二不得抓着我盘根问底儿的?”

王乾态度很强硬:“拖得越久越不好,现在他还不知道我们住到你家了,你见了他就说我们出了叶家就帮你放了,他也不会怀疑你什么。”

林大少想了想:“也是这个理儿,晚上我再交几个经常一块喝酒的,大家伙一起去。”

人类的劣根性一展无遗,很多人在被一件事拖下水之后,第一反应并不是自救,而是先把熟悉的人一起拉下去,然后大家一块在水里扑腾。

我们昨晚熬了大半宿,白天都在补觉,刚到傍晚,林大少就被王乾打发出去了。

在他走后,王乾捧着一把车钥匙,把我拉到了车库。

“挑一辆没那么显眼的,咱们也去。”

我不明所以:“不是已经让林大少去打探消息了吗?”

王乾白了我一眼:“你真以为那个草包能办成事儿啊?而且他早被盯上了,唯一的价值就是给咱们当个诱饵。”

“你在算计林大少?”我心里多少有些愧疚,说起来林大少和我们并不是一路人,走到这一步全是王乾给拖累的。

王乾找了辆宝马,硬拉着我上车:“咱们早点儿去,还能暗中保护一手。你没听出来姓林的在吹牛吗?一个暴发户的儿子,拿什么跟刘氏重工这种传了好几代的豪门去碰?”

出门的时候,我跟叶泠泠打了个招呼,让她在家等我们。

王乾也嘱咐了她几句:“别因为好玩就偷跟着我们出门,你现在上热搜了,全城的人都在帮你爹找你。”

叶泠泠失落的叹了口气,这小丫头居然还真有跟着我们出门的想法。

我没有在大城市生活的经验,拿出我那只不到一千块钱的智能手机,忍痛花流量搜索了一下,果然现在同城的几个热搜标题都和叶泠泠有关。

《叶家择婿事件,以叶家千金离家出走告终》

《宴会上叶家大小姐被两神秘男子带走,难道两个都是他的情郎?》

《刘氏重工已经发表声明,欲和刘鸿远断绝关系,竟是因为屈身叶家为婿,还被叶家拒绝》

我看了几条就没了兴趣,一个个写的跟天花乱坠的,不是把叶泠泠吹嘘成 一笑倾城引来无数情敌的绝色美人,就是把她写成善于玩弄感情的红颜祸水,跟事实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唉!我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早知道有那么多记者混进了叶家,我应该好好捯饬捯饬的,说不定还能以小鲜肉的身份出道。”

我懒得搭理他了,一直到抵达花云酒吧门口。不仅仅是装修豪华的门面,光是门口停满的各色超跑,已经足以让路人不敢靠近了。

“咱们就这么进去吗?”

我看到了门口的摄像头,王乾变戏法一样从身上摸出来一顶鸭舌帽,盖住他那头扎眼的白毛。

“各凭本事吧,有机会的话就在里面会和。万一我暴露了,记得来救我。当然,你要是被抓了,我也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王乾递过来一张会员卡,我对他的话不怎么相信:“我要是被抓了,你一定会第一时间跑路吧?”

小说《诡医神婿》 第10章 活不过二十三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