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武极修罗

更新时间:2021-04-19 19:10:01

武极修罗 连载中

武极修罗

来源:掌中云 分类:玄幻奇幻 主角:凌宵, 叶青桐

精彩试读:当即一步踏出,不尽豪迈,漫天威压而起。“怎么办?”凌开鼎失声问道。如果大长老依旧要逼迫凌开寿退位,那么真打起来,还不定是谁胜谁输,毕竟众人之中,凌开寿的修为等级是最高的。筑基境九层前期巅峰!而他们之中最强的大长老,也才刚迈入筑基境九层,凌开森凌开鼎都只有筑基境八层。另外,凌宵突然从一个废物变成了炼体九重,他对付凌峰凌月也绰绰有余。形势大变,这让他们踌躇不定,心中方寸大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自量力

凌家内堂。

巨大的雕塑像下,大长老凌开泰突然召来二长老凌开森三长老凌开鼎,以及凌月凌为凌峰凌皓等晚辈弟子一并到场,与家主凌开寿对立而坐。

“怎么着,你不为凌家着想,也得为凌家未来着想啊!”

二长老眯着眼,冷冷的说道。

他竟向凌开寿提出,要凌开泰主动退下凌家家主之位,交由凌开泰!

理由很简单,那就是凌开寿的儿子凌宵,太不成器!

凌开寿眨了眨眼,看着这位,一直视其为弟的凌开森,有些猝不及防。

其实他曾很想让出家主之位,他想卸下一切身份,同凌宵一起找寻爱妻的下落,但是,如果这样,不但是凌家,还有护月城将陷入人心涣散,纷争斗乱之中!

这是他不愿看到的,他更不想让那人失望!

那人就是前城主,也便是他的父亲,凌元康!

护月城的安宁是凌元康以血肉身躯创下,被封为护月城侯,名中赐元字,是整个护月城的精神支柱,是所有人眼中的不朽英雄!

他绝不能辜负!

“凌宵没有天赋,修为低浅,我也是知道的。但我一向禀公,从未循私,未对他有特殊的优待,我也从未想过以后会让他在凌家拥有何种权势!”

凌开寿淡淡的道,委婉的拒绝了凌开泰的提议。

他不会袒护儿子,所以凌宵再不济,根本不关家主之位什么事!

“哈哈,还不袒护?凌宵修为不进反退,简直是开创了庆元国之历史,让我们凌家成为耻辱,遗笑八方!如果家主不循私,就该将这种垃圾给废掉!要是我,早一头撞死!”

凌皓率先说道。

作为一个家族后辈,他完全没有对家主凌开寿半点敬意和尊重!

“凌宵何止没有天赋,他简直就是个废物!换作一头猪修炼,它再不济,也不会修为实力倒退!他连头猪都不如!”

凌月也附应说道。

“放肆!”

一道怒喝,地板震动。

“凌宵十二岁就已现天才之象,他是火属灵根者,论资质他不比你们!你们哪来的脸面来踩他!”

凌开寿怒了!

他再也忍受不了,他的儿子被如此侮辱!

这几名后辈对他无礼他无所谓,但如此说凌宵,已激起他最大的怒火!

他曾劝过凌宵,有时候欲速则不达,不要太过于勤奋了,但凌宵摇头道:“我多迟一分,母亲便多一份可能不在人世!”

他知道儿子的心思,他知道凌宵要将实力早日提升至筑基境,然后外出去找寻母亲!

为此,凌宵没日没夜的苦练,结果却换来,修为不增反降,其内心的痛苦可想而知!

他不想再有人在其伤口撒盐!

“凌开寿啊,此一时彼一时,为什么凌宵都已降至了炼体四重,你还天真的认为他是个天才呢?就像现在,你已成了孤家寡人,为什么还看不清事实!”

大长老凌开泰目光一横,亮出了他的狰狞。

如今几大长老都站在了他这边,凌开寿还要挣扎,简直是太不开眼!

他以为凌开寿是聪明人,聪明人就该知道主动的退开家主之位。

但他既然不让,那就别怪他,他要大打出手!

一个凌开寿可能他还对付不来,但他身边有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

“怎么了,你要硬来?”

凌开寿可不是贪生怕死之徒,这一群背叛小人,想要动手,他甘愿奉陪!

只是家族内斗,兄弟阋墙,凌家倾覆在即,这令他心在滴血!

他一向最信任凌开泰,整个凌家放心交其打理,却没想到凌开泰却借此拉拢了其他几位长老,来逼迫他!

“父亲,大长老他居心不良!”

“他不但是要挖空我们凌家,更是要挖空我们护月城五个家族!”

凌宵赶到。

他一见大堂里剑拨弩张的气势,便明白自己还是来迟了。

大长老比前世更加嚣狂,提前了对父亲的逼宫!

他开始想起一件事来,那就是在那魁魔要覆灭护月城时,父亲孤身与其相战,除了凌家上下,居然护月城其他四大家族也都坐视不理!

这太反常了!

就算他们再对父亲有什么不满,也不应该坐视护月城遭难。

要知覆巢之下,蔫有完卵!

这一切,一定有人搞了鬼!

这个人,极可能就是大长老!

如果是这样的话,大长老不但要夺凌家家主之位,更是要将整个护月城毁灭,可能魅魔就是他引来的。

其内心绝对有不可告人之秘密!

“哟,你小子居然没死啊!”

大长老望向凌宵,眼眸寒透。

凌宵不但没死,更是点破了他阴谋,这让他格外的忌怛!

他目光又转投向凌皓,愈发森冷。

是凌皓向他报告了凌宵必死的消息,才让他认为时机已到,过早亮出了獠牙!

他完全是想拿凌宵的死,来给凌开寿一个致命的重击。

凌皓眼眸躲闪,十分惊恐。

他知道自己向大长老报道了错误消息,回头大长老追究起来,他难逃一劫!

所以他必须戴罪立功,让大长老饶恕!

“哈,你这个废物居然还敢来,是来找死吗?”

他内心意念一动,手一腕,劲气暗提,他决定要对凌宵进行击杀。

在他看来,凌宵才是炼体境四重,他已是炼体境六重,灭凌宵只在转瞬之间。

凌开寿想要阻拦,自有大长老等人制衡。

“哼!”

凌宵冷笑,他岂看不出凌皓的意图。

“你想死的话,我可以成全你!”

他假装毫无知觉,依旧向前踏步,要与父亲站到一起,与大长老一帮人分庭抗制!

嘭。

一道烈火扬起,一双铁拳齐出,一声怒吼,“去死吧!一拳惊世,奔雷狂啸,怒虎啸山决!”

凌皓发起了偷袭。

凌开寿大惊,就要起身来救,被凌宵轻轻一摆手,笑道:“我正想成全你!”

随即手掌轻飘飘一转,化掌为拳,快若闪电。

一拳七重焰火,石破天惊!

凌皓拳头节节粉碎,整个人击飞后退,悲惨嚎叫,倒下。

死!

凌宵竟将凌皓击毙!

“这怎么可能?”

“凌宵不是废物吗,他只是炼体境四重啊!”

“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

惊愕声中,凌宵已站到了父亲身旁,对凌开寿说道:“爸,我与你同在!”

前世的凌宵怯懦,自己无能于力,却将全部希望寄放在父亲身上,纵然父亲对他百般庇护,但他并不领情,反埋怨父亲身为凌家家主护月城城主,徒有虚名,毫不起作用!

最终,他看着父亲孤单而落寞的身影,以一已之力独抗那魁魔,他终于懂了,父亲不是神,他一个人独自撑着凌家又要周全着整个护月城,他身负重任,他也是人,他也步履艰难,独木难支啊!

如今,有他。

父亲再不孤单!

不由分说

“可耻废物!”

“偷袭得手!”

在一番不可思议后,其他人仍不相信凌宵拥有多强的实力,他们认为这只是凌皓太过轻敌,犯了不设防的失误。

“哈哈,还看不清形势么?”

凌宵心中冷笑。

在场凌家后辈之中,凌峰炼体境八重,凌月炼体境七重,都在他之下!

他们也敢称凌宵为废物。

如果凌宵是废物,那他们替废物提鞋都不配!

“宵儿,你这是找回了实力吗?”

凌开寿无比激动,振奋。

“何止,”

“我已是炼体境九重了!”

凌宵淡淡的回道。

炼体九重!

所有人都惊呆,凌开寿更是乐傻了。

“我儿子,你这是不鸣则一,一鸣惊人啊!”

从炼体四重,突然到炼体九重,旷古绝今,谁也不可能想到,也根本没听说过谁能做得到!

“这一定是假的!你是想装样,故弄玄虚,想让我们怕了你!”

凌月不甘大叫,他不相信这会是真的。

如果凌宵是炼体九重,岂不一下子超过他了!

结果,一巴掌就扇在他的脸上。

是凌宵做的。

这一巴掌无声无息,虚空中几乎看不到劲气波动,突然出现在凌月面前,重重的扇下,凌月根本无从还手!

这下,他脸疼是轻事,他的心更疼,因为这证明了凌宵的话绝不是假的,不是炼体九重根本就做不到!

“我儿,出息了!”

凌开寿开心的像个孩子。

“哈哈,今日如果有酒,我当饮千杯!”

凌开寿高兴,畅快!

他不用再为儿子由天才变成废材而苦恼,压抑在心头的万钧块垒一朝化解!

而且他还期望不久之后,凌宵到达筑基境,他便要卸下一切,带着凌宵去找寻爱妻。

当即一步踏出,不尽豪迈,漫天威压而起。

“怎么办?”

凌开鼎失声问道。

如果大长老依旧要逼迫凌开寿退位,那么真打起来,还不定是谁胜谁输,毕竟众人之中,凌开寿的修为等级是最高的。

筑基境九层前期巅峰!

而他们之中最强的大长老,也才刚迈入筑基境九层,凌开森凌开鼎都只有筑基境八层。

另外,凌宵突然从一个废物变成了炼体九重,他对付凌峰凌月也绰绰有余。

形势大变,这让他们踌躇不定,心中方寸大乱!

面对的凌开寿的咄咄气势,他们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

但就在这时,一声怒喝。

苍穹之中,一道威猛霸道身影,奔雷疾至,望见凌开寿,不由分说,便是挥起一根黑漆浑金元钢棍,猛烈向下捶去!

“凌开寿,你生的好儿子!”

“将他的命送上来!”

虚空巨震,地动天摇,传出轰隆隆的晃荡声。

“怎么回事?”

凌开寿皱眉,无穷压力骤降。

刚才他还有信心一对三,与对方拼斗,但突然闯出一个没头脑的便要跟他拼命的叶世奇,他感到内心一荡,极为不妙!

不过,他还是双腿撑开,铁掌上下一扬,便是极招上手,要与对方一拼到底!

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

凌宵先于他动了,竟是抬身而起,迎向了那浑金元钢棍!

“儿子,快回来!”

凌开寿大叫,嘶心裂肺。

对方是谁,那可是叶家家主,叶世奇!

那可是筑基境九层。

而且显然其愤怒滔天,根本就没留手,那根浑金元钢棍夹着浑厚元钢罡气,势压千钧,毁天灭地!

就算是他,也要拼尽全力才能挡下。

为什么凌宵偏偏要逞强而上?

难道是他从炼体四重升至炼体九重,便膨胀起来,不知高低吗?

他心急如焚,倒先不管儿子是哪根筋没搭上,连忙想上前抢救,可一旁的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互相一觑,眼眉对视,顿即昂扬出起,挡在了凌开寿面前。

千载良机,他们岂能错过!

他们只要拦住了凌开寿,就等同置凌宵于死地!

“叶叔,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凌宵昂然而立。

他何尝不知道叶世奇实力强大,已是筑基境九层!

他就算要拼尽全力,也绝不可能挡得下其轻轻一击。

但凌宵之所以要冲上前去,不是太过托大,而是以他对叶世奇的了解,叶世奇断不是不讲道理,不论是非之人!

前世,魁魔为祸之时,叶世奇不在,因为叶青桐的死,他独身前往了离都城,他去找罗家,为死去的女儿叶青桐讨个说法,便再也没有回来!

对于他,凌宵心生敬仰,是条和自己父亲一样的狰狰铁骨汉子,自然也是毫不畏惧。

只要将话说清,将误会解开,一切迎刃而解。

可是,他错了!

“凌宵,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叶世奇见了凌宵,就如见到了血海世仇,一双浓密的剑眉扭曲绞结,怒火更加上冲,双目迸裂如铜铃,射出森森寒光!

他要报复算帐的人,其实是凌宵!

他没有第一时间选择凌宵,是碍于他的身份,不愿以大欺小,落人口实。

但既然是凌宵主动冲上来,那他就绝不会客气了!

“千秋棍,万年弓,一扫天下尽西风!”

叶世奇眼光一转,发生择人而噬的厉芒,陡然浑金元钢棍一转,朝向了凌宵。

他一身庞沛之怒气,竟全数凝聚到了浑金元钢棍上,原本坚硬无比,无坚不摧的浑金元钢棍陡然弯曲变形,在虚空之中,形成一道弯弓弧线!

这一击之下,凌宵蔫能不死!

“爸,不关凌宵的事!”

“是凌宵救了我,要不然,女儿已死!”

一道娇俏的身影飞跃而至,大呼疾喊。

那浑金元钢棍终于陡然慢滞,堪堪停了下来。

叶青桐来了!

“青桐,你来的正好。”

“我正有一件东西要送给你!”

说着,凌宵上前,将那件他亲自炼制的貉猫元晶手链拿出,给到叶青桐。

貉猫元晶与叶青桐,同为风属,让叶青桐戴上,不但能完全激出其貉猫无影七行爪的强大威能,更是能让叶青桐速度更快三分,再适合她不过!

“拿走,我们叶家才不稀罕你这垃圾东西!”

叶世奇冷眸如刀,就要将此抢脱扔弃。

他对凌宵十分仇视,到达了对其的任何东西,都异常憎恨的程度。

叶青桐强撑起一抹微笑,眼光楚楚悲凉,盯向父亲,请求的道:“爸,你能替女儿想想吗?凌宵绝无坏意!”

她欢喜的收起这件元晶项链,轻轻的戴在了手腕。

正在她要向凌宵道一声谢谢时,这只貉猫元晶手链发出了震响,竟是发出七彩光华,更有咻咻的貉猫怪叫!

“这,”

“它竟是一件绝顶上等法器!”

在他们护月城,就算是凌开寿叶世奇这等家族之主,也难见到这种能与人产生共鸣的绝顶法器!

“啊啊,凌宵居然有法器,还将法器送给了叶青桐了!”

所有人都震撼不已!

“凌宵,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叶青桐更是惊愕,她心一抖,眼中更现悲凉,便要摘下元晶手链,给还凌宵。

结果凌宵已看出,她不是真想拒绝,而是心中有事,绝顶的大事!

“说吧,是罗家吗?”

凌宵已猜出了七七八八。

“不,不是。是因为我将青鸾珠赠送给了你,我父亲怪责,要我将其母亲遗物要回,这才造成刚才的情况。”

叶青桐低着头,辩解的道。

可是一声咯咯娇笑,又一人到来。

薛碧凝!

她扭着腰肢,眼波之中万中风情,阴阳怪气的说道。

“哈哈,你为了我送上至尊法器,我为了你甘愿舍身赴死,真是你情我浓,感天泣地的一对小情侣!”

“可惜的是,马上叶青桐就要死了!”

“敢得罪了离都城罗家,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当然了,也许她可以不死,但是得给罗家家主罗傅山做鼎炉了!”

“凌宵,你愿意看到这一幕吗?”

凌宵, 叶青桐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