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医妃来袭宠上天

更新时间:2021-04-20 14:59:11

医妃来袭宠上天 连载中

医妃来袭宠上天

来源:追书云 作者:妖宝宝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所以,姚鼎不会杀她。“去开门吧,瞧是谁。”姚青梨说。“嗯。”夏儿忐忑不安地跑过去,打开门:“谁……啊,是罗太太?”姚青梨往外一看,只见一个四十出头的矮胖妇人沉着脸,甩着桂香帕子跨进门槛。她怒气冲冲地走到庭院,往那里一站,像一座小山一样。“罗太太,你怎么来了?”夏儿急道。“哼,你们的房租,一两银子可不够,得一个月二两。”罗太太挑着柳眉,张嘴就带着恼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求收养

看到姚青梨,那孩子便怔怔的,又是祈盼又是害怕地瑟缩着。他走到门口,不敢进去,然后端端正正地跪在地上,垂着小脑袋。

姚青梨看着他很理所当然地跪在那里,心中不由一阵痛惜。

“你——竟然躲这里!”秋云惊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接着扑通一声跪在姚青梨面前,自责:“都怪奴婢!都是奴婢的错!当时若非一时心软,留下了他,就不会酿成现在这个后果。现在,奴婢立刻把他送得远远的,再也不叫小姐瞧见。求小姐不要再做傻事……”

秋云说着就跑出去,把那孩子拉起来。

“呜哇——”那孩子惊叫着,挣开秋云,像头小牛犊一般冲到姚青梨脚边,抱着她就哭:“娘……求你不要丢了小宝!小宝做错事,小宝不乖……可小宝以后都会乖的……”

他不是好孩子。

他自小生活在刘婆婆家,但他却不是刘婆婆家的孩子。村里的人都说他是小野种,没人要的娃儿……

他天天盼着自己的爹娘能接他回家,可他盼了一天又一天,还是没人要他。

直到昨天……村子突然来了几个人,给了刘婆婆银子,就抓着他上车,说带他去找娘。

然后,他见到了娘……但娘不喜欢他……

他出来后,人人都骂她,娘还撞得满头血……

他不是乖孩子……害得娘哭了,害得娘受伤……

可是……他真的想要娘……

“呜呜……求娘收留小宝……小宝会做饭!会扫地……会干活儿……”他哭着。

姚青梨心中震动。

便是夏儿也不由心生怜悯。她就说,这屋子为什么突然变干净了,原来是这孩子干的。

算算时间,他也不过三岁而已!有些孩子连路都走不稳,他竟然半个上午就把这小院子打扫得一尘不染,可见以前一定过得很苦。

“小宝什么都会干……”小宝见姚青梨不作声,慌得直哭:“小宝不要再回刘婆婆那里……小宝、小宝想有娘……呜呜,如果娘不开心,娘可以打小宝,打了小宝,娘就会开心点……求娘打小宝……”

说着便拉高自己的衣袖,露出两条小短手儿,但原本白白嫩嫩的小手儿却满是黑紫的伤痕,触目惊心。

姚青梨一惊,眸子闪过厉色:“谁打的?”

“刘婆婆……”小宝抽着小鼻子,“婆婆不开心,就要打小宝……打了小宝,婆婆就会开心……呜呜……小宝害怕婆婆打……但小宝愿意给娘打,只要娘不丢了小宝,小宝给娘打,让娘开心……”

“刘婆婆是谁?”姚青梨回头看着秋云。

“当初……小姐你让奴婢扔了他……可奴婢一时心软,没有扔,把他寄养在京外的石头村刘婆婆家……对不起,小姐。我不该这样做。”秋云一脸悔恨,心惊肉跳地冲到小宝面前,“你、你快过来——”

抓着他满是伤痕的小手,秋云一阵心疼。

她明明给了那刘婆婆每月一两银子的,那刘婆婆竟然还这么不地道,把孩子打成这副模样。秋云同情心疼孩子,但小姐昨天见到他就崩溃得寻死,可不能再让他刺激到小姐了。

秋云揪着那孩子的小手臂,拉扯着,不想,姚青梨却微微一叹,弯低身,一把将他给抱了起来。

“小、小姐……”秋云惊住了。

6-落荒而逃

秋云揪着那孩子的小手臂,拉扯着,不想,姚青梨却微微一叹,弯低身,一把将他给抱了起来。

“小、小姐……”秋云惊住了。

------------

小宝也是怔怔的,受宠若惊地看着近在眼前的姚青梨。

“你叫小宝?”姚青梨淡淡一笑。

“嗯……”小宝抽泣着,“我、我还叫狗娘养的……呜呜……”

姚青梨脚下一滑,险些摔倒。

“你这孩子——”秋云脸色铁青,狗娘养的?岂不是骂小姐?这恐怕是那个刘婆婆平时骂他和叫他的话。

姚青梨抬头,只见太阳极为耀眼灿烂:“以后就叫姚烨吧,小名叫小宝也不错。”

“这……”秋云和夏儿对视一眼,惊得瞪大了双眼,这是打算认回来了?

想着,秋云狠狠松了一口气,以小姐现在的名声,以后再嫁实在太难了,有了孩子到底是有后了。

“娘……不丢小宝了?”小宝抽泣着。

“不丢了。”姚青梨摸着他的头。

“呜……”小宝哭着扑到姚青梨怀里。“娘……”

原主无法接受小宝,丢弃小宝的心情她能理解,但却不能认同。现在她接手了这个身体,自然不能违背自己的原则,不要这孩子。

“砰砰砰砰——”这时,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拍门声。

秋云和夏儿都吓了一大跳,昨天她们就是半夜被一阵拍门声吵醒的,接着姚鼎便带着一群人冲进来,最后她们被赶出家门。一阵拍门声让她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门一响,便让她们心有余悸。

“难道……是老爷他们来了……”夏儿白着脸道。这是后悔放过她们了?要抓小姐回去处死?

“不会的。”姚青梨冷笑一声,“他要杀我,早杀了。”

姚鼎是乔家一点点扶持起来的,若乔氏唯一的女儿突然被处死了,不论她有没有污名,别人都会说死无对证,是姚鼎忘恩负义。但现在她却活着,还背着一身污名。别人都只会骂乔氏生的女儿无耻,而不是骂他姚鼎。

所以,姚鼎不会杀她。

“去开门吧,瞧是谁。”姚青梨说。

“嗯。”夏儿忐忑不安地跑过去,打开门:“谁……啊,是罗太太?”

姚青梨往外一看,只见一个四十出头的矮胖妇人沉着脸,甩着桂香帕子跨进门槛。她怒气冲冲地走到庭院,往那里一站,像一座小山一样。

“罗太太,你怎么来了?”夏儿急道。

“哼,你们的房租,一两银子可不够,得一个月二两。”罗太太挑着柳眉,张嘴就带着恼气。

屋子里的姚青梨和秋云一惊,这就是她们的房东?但现在问题不是这个,而是,她们才入住,房东就要涨房租了!

“这……怎么回事?”夏儿从惊愣到愤怒,“早上明明说好一个月租金一两的,为什么现在突然要涨到二两?”

“就凭她!”罗太太冷哼一声,“早上我还不知道你们就是姚家不知廉耻的一窝!若早知,我的院子才不租给你们。若你们不想多给一两,那就立刻离开,可别脏了我的地儿。”

夏儿小脸发白:“可……我们签了文契的,哪到你想涨价就涨价,想赶就赶?”

“呵呵——”罗太太侧头冷笑,“文契?行,你觉得你有理儿,你们告官去呀!到时就跟官老爷说个明明白白,就说我这房子原本是一两银子租给你们的,现在我要涨到二两,原因是你家小姐不知廉耻,脏!”

“……”夏儿心脏一缩,气得直想哭了。现在她们已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躲着,哪有脸闹上公堂,被人指指点点的。

“怎么不说话了?”罗太太冷笑一声,“你不告,我还要告呢!就告你家小姐脏了我的地儿。她住过,我房子以后都租不出去了!坏我家房子的风水!去呀?不去?那就给钱吧!不给钱,那就滚!”

“你——”

“好啊!”姚青梨冷笑着走出来,“这破地方,我还不稀罕呢!”

罗太太回头,打量着姚青梨:“呵呵,你就是那个——”

“夏儿,秋云,快去收拾。”姚青梨却打断了她的话。

“等等!”罗太太懵了一下,接着便冷盯着姚青梨:“走?你说走就走?”

姚青梨墨眉轻敛:“这不是如你所愿吗?要不加钱,要不就走。那我们走好了。这院子位置差,还又小又破,连门窗都掉漆了,窗纱也破了,凳子还有两个短腿的,我都怀疑下雨屋顶会漏水。就你这院,最多也就五百文钱一个月。一两,已经比市场价高了。你还想加到二两?呵呵,我们拿着二两再租一个更宽敞,更齐全的院子不香吗?”

“你……”罗太太胸口直起伏,怒极反笑,“你有本事就去租呀!就你这烂臭名声,连医馆都扔出来,客栈都不让你住。我瞧有没有人愿意把房子租给你。”

“不租就不租呗。”姚青梨不以为意地摊了摊手,“反正京城也不欢迎我,我们干脆离京得了。到时,花二三百文钱租个乡镇小房子更好。省钱又能远离是非。”

“你——好好好,现在是你们要走,但你们交的一两银子租金,我是不会退给你们的。”

“不退就不退。”姚青梨却嗤笑一声,“继续租住在这里,二两一个月,一年得二十二两银子。离京租个乡镇小院子,一年才二、三两。走了还赚了!”

“你——”罗太太气得直捂胸口。

“夏儿,秋云,我们走。”姚青梨淡淡地转身。

“等等!”罗太太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咱们签了文契,谁租不够一年,就赔五倍租金。”

“行啊,那咱们就不毁约了,按早上签的,一两一个月,一个铜板也别想加。”

“你你你——”罗太太气得只觉得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除了一个“你”字,一句话都说不出。

“娘,你在这干嘛呢?”门外一个急叫声响起。

只见一对二十多岁的男女走进来,却是罗太太的儿子和儿媳,罗太太的儿媳正挺着八个月的孕肚,一步步挪进来。

“娘,咱们快回家去。”罗太太的儿子上前扶着罗太太,又瞥了姚青梨一眼,知道她就是那个不知廉耻的,不由暗暗鄙视,只愿把目光落在夏儿身上:“我们进来时都听到了,既然签了文契,咱们都按着文契来吧!”

夏儿看着姚青梨,姚青梨点头:“好。”

“哼——你们——哎唷……”罗太太实在不想服软,但她也知道,赶走了姚青梨,自己这房子怎么也不可能租出一两银子一个月这个高价。

便顺着儿子铺的台阶下来,由着儿子和儿媳拉着一步步往外走。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