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天北狂神

更新时间:2021-04-20 11:37:46

天北狂神 连载中

天北狂神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王传世, 李清玲

精彩试读:后悔!绝望!李坤鹏当即领命,拨通给军刑部电话,字字清晰:“记住,抽光他的血而死,要让他感受被抽血的滋味!”什么?老子还要遭受这种极刑?地上的吴成岳,绝望无比,恐惧至极!很快,军刑部来人,带走吴成岳。李坤鹏再次前来汇报:“大哥,我刚得到消息。”“吴家一个女儿,嫁进了帝都一等财阀之中。”“儿子也在龙涛国就学。”“吴家余孽,个个势力不容小视,要不要斩草除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北狂神:你有遗言吗?

更致命的是,他还说我是卖国贼?

老子怎么就成了卖国贼了?

吴成岳越想越气,口里一咸,喷出一口血。

秘书也吓哭,呜咽道:“老板,我们彻底完了,下去伏法吧!”

伏法?

“老子绝不伏法!”

吴成岳已经狗急跳墙,突然低吼一声:“去把保安队长给我找来,跟我去拼命!”

“我就算死,也要带着王传世一起下地狱!”

秘书哆哆嗦嗦的离去。

片刻后,保安头子吴义,带着一群手下,已经来到办公室。

吴成岳的保安,都申请了持枪资格。

此时,保安们个个持枪,全副武装。

三十多把枪,干不过黑压压的军队。

但,弄死王传世足够用了!

吴成岳狰狞一笑,当即下令:“来得好!你们立刻下去,假装伏法!”

“看到王传世,立刻乱枪打死!”

随后,吴成岳怕众保安认错人,还刻意拿出一张王传世的照片给保安们看。

吴义一听,彻底吓傻了。

这种时候,还要杀人。

就算杀得了王传世,他们也死定了!

这分明就是拿他们去当炮灰。

刹那间,吴成岳感觉脑门一凉。

他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吴义用枪顶着他的脑门。

吴成岳面色大怒:“吴义,反了你!竟然敢拿枪顶老子的头!”

“老子以前,对你可不薄!”

吴义冷笑一声:“这不怪我!”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在出馊主意,让我们去送死!”

“你不把我的命当回事,我们为什么要跟你一起死?”

其他保安,个个义愤填膺,一起将吴成岳绑了。

吴义这才收起枪,冷声道:“兄弟们,带着这狗东西,我们下去伏法!”

“到时候,将功补过,判得可能轻一点!”

众人纷纷点头,推搡着吴成岳就走。

吴成真没想到绝望之际,还偏偏栽在自己人手里,已经绝望到麻木。

与此同时,整个南湖城,都在实况转播。

吴家通敌,是卖国贼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南湖。

南湖子民个个唾沫吴家,恨不得找到吴家人,亲自在吴家人脸上吐一口唾沫。

吴家的名声,顷刻间,一落千丈!

而刘嘉诚正对着摄像机,信誓旦旦的承诺:“父老乡亲们,你们请放心,我一定要通缉吴家的余党,绝不放走一个!”

而李坤鹏,来到王传世身边,恭敬汇报。

说他又得到新消息。

吴家,除去吴成岳,在外还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

大女儿嫁到了帝都。

二女儿和小儿子都在国外。

王传世听完,略微一点头:“知道了!”

“既然都不在南湖,暂时不处理他们,以后再解决!”

片刻后,吴家保安们,推着早就捆绑好的吴成岳,已经来到楼下。

保安们纷纷丢掉枪械,才敢朝着王传世等人靠近。

将吴成岳丢在地上之后,吴义带着兄弟们,纷纷跪地投降。

见状,众人大喜。

王传世面露赏识之色,轻笑道:“你们还算懂事,可以从轻处罚的!”

保安们个个狂喜,不停磕头谢恩。

而王传世,径直走进公司。

李坤鹏很有默契的为王传世搬来一把椅子,然后护立身后。

王传世坐在椅子上,森寒从牙缝说出一句话:“将吴家老大,给我带进来!”

很快,吴成岳被带了进来,丢在地上。

王传世冷冰冰开口:“还有遗言吗?”

吴成岳满脸颓废,心如死灰。

好半响,他才缓缓抬起,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吴家?”

“我们吴家,不过是抓了个普通女孩儿。”

“普通女孩?!放你娘的屁!”

王传世闻言,眼中怒火升腾,低吼道:“那是老子的女儿!”

“把他拉下去,送到军刑部处刑!”

此时,吴成岳才搞清楚,吴家遭遇灭顶之宰的原因。

更可怕的是,小女孩的父亲,竟然能调动那么多大军。

此时,居然还能直接使唤军刑部!

后悔!绝望!

李坤鹏当即领命,拨通给军刑部电话,字字清晰:“记住,抽光他的血而死,要让他感受被抽血的滋味!”

什么?

老子还要遭受这种极刑?

地上的吴成岳,绝望无比,恐惧至极!

很快,军刑部来人,带走吴成岳。

李坤鹏再次前来汇报:“大哥,我刚得到消息。”

“吴家一个女儿,嫁进了帝都一等财阀之中。”

“儿子也在龙涛国就学。”

“吴家余孽,个个势力不容小视,要不要斩草除根?”

王传世眼神闪烁,摇摇头:“祸不及家人,我们又不是土匪。”

“这样惩罚就够了,暂且不动他们。”

“但是!如果他们敢有动作,就干掉!斩草除根!”

走出城王集团,王传世立刻接到老婆打来的电话,说女儿醒了。

王传世大喜,准备赶紧回医院。

一出门,又遇到市律、总军等等人。

而那些记者,倒是被勒令驱走了。

刘嘉诚瞪着郑家宏,使了一个眼色:“还不给王先生道歉?”

郑家宏会意,“噗通”一声,再次给王传世跪下,不停的求饶道歉。

郑家宏一脸漠然,什么都没说。

刘嘉诚看不出王传世的心思,只得硬着头皮,试探性询问:

“王先生,具体怎么处置郑家宏,还是您说了算!”

“对了,副军长萧子安,已经入狱!”

王传世这才森然开口:“将他开除军籍,永不录用!”

刘嘉诚赶紧照办,折身宣布:“郑家宏,你被我开排了!”

而王传世又指着刘明,淡淡道:“那个叫刘明的不错,可以把他提上来当市防军总军。”

刘嘉诚完全同意,赶紧宣布:“刘明,从现在起,你就是新一届总军!”

“任命书,待会回去给你补上!”

刘明大喜过望,暗道:天啊,跟着王先生,果然前途无量!

郑家宏丢了职位,但保住了小命。

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一时间,郑家宏朝着王传世,千恩万谢。

刘明更是拍着胸脯,发誓:“王先生,以后都听你的,十分感谢!”

十多分钟之后,王传世回到医院。

一眼看到女儿果然醒了,王传世露出少有的微笑,几步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

帝都,一座奢华豪宅之中。

吴成岳的大女儿吴娇淑,正抹着眼泪,跟弟弟打电话:“弟弟,我们家,遭遇了灭顶之灾!”

“爸爸和其他人,都死了!”

对面,传来一个青年的愤怒大吼声和痛哭声。

吴娇淑赶紧安抚弟弟:“弟弟,我会报仇的,你先好好上学,不用管了。”

挂断电话后,她双眼充血,面色大怒,疾步走向另一间奢华大厅。

大厅之中,坐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富态男子。

“老公,我爸爸的事情,你该知道了吧?你要为我做主!”

男子从沙发上站起,擦擦老婆的眼泪,不屑一笑:“老婆你别哭,我可心疼。”

“小城的事儿,我一根手指头就能办妥!”

“那群人,死定了!”

吴娇淑一听,果然不再哭泣。

她老公,可是帝都朱家的长子,朱长虹!

以老公的势力,对付几个地方的事儿,确实易如反掌。

朱长虹在老婆脸上吻了一口,突然眼露杀意:“我现在就去找人,为你报仇!”

天北狂神:立刻道歉!

而此时,王传世全然不知,已经来到医院。

他站在病床边,高兴的看着刚醒来的女儿。

王倾城瓷娃娃一样的脸,大大的黑眼睛,十分可爱!

而小倾城,眼中略显生疏,好奇地打量王传世。

他是爸爸,在很冷很冷的黑屋里,救了我!

突然间,小倾城想起来了,小心翼翼问道:“您真是我爸爸吗?”

“那是当然。”

王传世被叫得幸福感爆棚,伸手捏捏女儿的脸蛋,笑道;“爸爸回来了,以后没人再敢欺负你。”

此时,军医急匆匆跑进来,一脸恭敬的汇报:“王先生,令千金已经没有大碍。”

“但是需要静养,得休息两天。”

王传世和李清玲,同时舒了一口气。

一医院每天的病人,络绎不绝。

病房紧张的时候,过道上都摆满病床。

这种环境,不利于静养!

“立刻替我办理出院手续!”

军医恭敬的点头,三分钟后,便送来出院手续。

王传世带着女儿,跟李清玲一同离开医院。

他一边走,一边对老婆道:“我们带女儿,去吃点好的!”

“吃完,再去买点东西!”

李清玲没有意见,幸福的点头。

王传世又扭头看着女儿,询问起来:“倾城,你喜欢吃什么?尽管说!”

“爸爸都能带你去吃!”

就算女儿要吃米其林大餐,王传世也绝不食言。

哪知,王倾城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脱口道:“爸爸,我要吃肯德堡!”

“以前我看小朋友的爸爸,都带他们去吃肯德堡。”

“妈妈没有钱,只能等爸爸带我去吃。”

童言无忌。

可王传世和李清玲的眼中,都带上一抹愧疚之色。

“对不起,传世,我没能……”

李清玲还想说什么,可王传世一把搂住她,温柔道:“不是你的错,你不用愧疚。”

“今后我错过的那些,都会给女儿千倍补回来!”

随后,他转过头,抱起王倾城,喊道:“好,爸爸这就带你去吃肯德堡!”

“出发!”

王倾城咯咯直笑,紧紧抱住了王传世。

一家人满脸洋溢幸福,向肯德堡走去。

他们走到医院外,李坤鹏带着一群亲卫军,立刻迎了上来。

李坤鹏恭敬问道:“大哥,你要去哪?”

王传世随意挥挥手:“我要带女儿去吃点东西,你们不必跟着!”

一众人,连连应允,纷纷退去。

半个小时后,王传世一家三口,已经出现在,南湖最好的肯德堡大厅之中。

他们选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

“我去拿肯德堡,你们先等着!”

李清玲说着,就要起身。

王传世点头,生怕饿着女儿。

不料,小倾城主动道:“倾城要帮妈妈做事情!”

“爸爸妈妈,我自己去拿!”

小小年纪,就显得很懂事。

能自己动手,绝不劳累父母。

王传世夫妇,相视一笑,叮嘱女儿走路小心点。

小倾城点着头,晃着两条小羊角辫离去。

“一份给爸爸,一份给妈妈……”

小倾城嘟囔着,一口气要了三份肯德堡,满脸笑容往回走。

见到这一幕,王传世眉头一扬:“我女儿真懂事!”

李清玲也赞叹起来:“长大了一样!”

就在此时,一个皮衣小青年,急急忙忙跑过去。

他身形一晃,正好撞到了小倾城。

三份肯德堡,全被撞落到地上,滴溜溜的四处滚动。

小倾城,也被撞得坐倒在地。

见状,王传世面容骤变,面色大怒:“你这人怎么回事,不看路吗?”

“你要是撞伤我女儿,老子毙了你!”

说话间,王传世已经来到女儿身边。

他将女儿扶起来,仔细检查。

庆幸的是并无大碍,只是膝盖破了一点。

王传世眉头紧皱,问道:“疼吗?”

王倾城摇摇头,懂事道:“我没事,就是那些肯德堡……”

王传世抱起他,笑道:“没事,爸爸再给你买。”

随后,他转过头,冷冷盯着那小青年:“立刻给我女儿道歉!”

不料,小青年没有丝毫的愧疚之色,反而倒打一耙:“明明是你女儿撞了老子,你还叫我道歉?”

“该道歉的,是你和这个小兔崽!”

王传世冷声不语,眼里怒火升腾。

小青年却压根儿没把王传世当回事,嚣张跋扈道:“附近几条街,都归老子管!”

大厅里的无数食客,还有一些工作人员,已经被惊动。

众人,齐刷刷朝着这里看来。

“彪哥好!”

不少人认出彪哥,赶紧恭敬的打招呼。

彪哥象征性的四处一挥手,算是跟众人打了招呼。

下一刻,他满脸得意,恐吓道:“你和你女儿,都给老子跪下道歉!”

“否则,老子打断你们父女两的狗腿!”

嘶嘶!

大厅中的人,吓得冷抽凉气。

“呜呜!”

王倾城见小青年太凶,已经被吓哭。

“倾城别哭,妈妈在这里!”

李清玲赶紧过来,抱走了女儿。

王传世心中怒火滔天,已有几分杀意:“狗东西,竟敢吓哭我女儿,你完蛋了!”

彪哥笑得直摇头,正要继续恐吓王传世。

呼!

不料,王传世的巴掌,已经招呼在阿彪脸上。

啪的一声,彪哥摔了个趔趄,倒在地上。

“他妈的,你敢打我?”

连彪哥这种人物都敢打?!

静!

全场,落针可闻。

“打你还是轻的!”

而王传世面色冷若冰霜,一步步走向彪哥。

“要不是女儿在这里,我今天就宰了你!”

一股冰冷杀意,弥漫大厅。

全场更加死寂,连空气都近乎窒息。

王传世来到彪哥身边,单手将彪哥拎在手里,一步步走出门外。

透过玻璃门,众人能看到,彪哥被王传世重重摔在门外的地上,久久没能爬起来!

众人,个个吓得心生寒意。

王传世没有停下,猛一抬脚,大力踏下。

咔擦!

彪哥一条腿,当即被踩断。

他惨叫不断,在地上不停翻滚。

好可怕的人!

众人又惊又吓,连正视王传世的勇气都没有。

彪哥痛得汗水如雨,却还在愤怒叫嚣:“你敢打断我的腿,你完蛋了!”

“附近整个片区,都归我大哥管!”

“你等着,我这就找我大哥来!”

王传世笑了笑,连正眼都没瞧彪哥,径直回到肯德堡。

他重新来到桌子边。

已经有服务员,胆颤心惊的送来三份肯德堡,生怕惹怒王传世。

服务生小心翼翼赔笑道:“先生,您不要生气。”

“这是我们店里,赔给你们的餐饮。”

王传世, 李清玲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