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天品圣医

更新时间:2021-04-20 14:07:14

天品圣医 连载中

天品圣医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凌封, 郑妙伊

精彩试读:“没问题,送你就送你!”郑光辉脸色愤愤直接同意。话语一出,店老板喜笑颜开的去开了发票。将两幅字画包起来,送给了郑光辉。“老板,发票上面我打了这一幅八十万,另外一幅二十万。”“也算是您慧眼识珠。”郑光辉闻言,面色阴晴不定。八十万是字画本来的价格,一百万只是后来中年男子喊价老板临时改的。如这店老板遵守规矩,那肯定也是用百十万卖给自己。拿着发票,郑光辉手有点颤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古董街

等到王姨走近,表情忽然一变。

“这不是奔驰那款,价值超贵的型号,叫什么奔驰A什么。”

郑妙伊微微得意,抬起头说道:“王姨,是奔驰AMG。”

王姨啧啧几声,说道起来。

“这车可一点也不便宜,还是最新款。”

“要是我能坐上这车,做梦都要笑醒。”

葛怡月听到夸奖后,顿时也放弃了思考。

露出满脸笑意,故意说道。

“是吗?这辆车很贵吗?”

王姨缓缓点头,阴阳怪气地说道:“不过,这又是妙伊的哪位追求者送的啊?”

王姨住在隔壁,对郑光辉家里的事情也知道几分。

郑妙伊正了正嗓子,说道:“王姨,这车是凌封送给我的。”

一听到这话,王姨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双眼看向凌封,毫不掩饰的透露着一股鄙视之情。

“那你可得小心了,指不定是哪儿来的不干净的钱。”

这话一说出来,葛怡月和郑光辉脸色忽然一遍。

王姨看见众人脸色,沾沾自喜,继续说道:“现在很多年轻人,为了一时的爽快,去做一些违法的事情。”

“最后却把自己送进去,这样的例子我见的太多了!”

一听这话,郑妙伊也有些感觉不对劲。

“凌封,这钱是从哪里来的?”

“王姨啊,这不干净的钱,我敢拿出来用么?”

凌封将后车门关上,拍了拍手,没好气的说道:“有些人别自己不干不净,就往别人身上泼脏水!”

王姨一听,瞬间暴怒起来,露出泼妇模样。

“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你是说我咯?我活了一辈子什么不干净的事情都没做过。”

“反倒是你,年纪轻轻的有手有脚,天天废物在家。”

“现在突然有辆车,还这么害怕让人知道,我看你就是心里有鬼!”

王姨恼羞成怒,见羞辱凌封不成,便直接大骂起来。

顿时间,郑光辉一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他们在家里可以骂凌封。

可别人当着他们的面也骂,这不也等于是在骂他们吗?

刚想说两句时,一声叫喊声从旁边传来。

“是哪个不长眼睛的东西,真是气死我了!”

正是门卫大叔,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

脸色满是不爽。

郑光辉开口询问。

“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急急燥燥的!”

这话一说,门卫大叔立马回答。

“今天不知道是哪个东西,他娘的把我车给刮花了!”

“人还不见了,等我找到监控,一定要好好的搞他一顿!”

这话音刚落,一旁的王姨脸色瞬间变黑。

“你们聊,我先走了!”

说完,王姨赶忙跑上楼去。

门卫大叔看着王姨的身影,露出一丝疑惑。

接着脸色一变,大声喊道。

“好像就是这个婆娘!”

说罢,径直追了上去。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郑妙伊面露惊意。

“凌封,你怎么知道她做了不干不净的事?”

凌封冷哼一声,微微一笑。

“脸红、心跳加速、语调升高,肯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郑妙伊一听,仔细寻思,发现还真是那样。

同时,双眼看向凌封。

她没想到,凌封竟然这么心细。

刚才的王姨话,并不能影响一家四口出游的心。

这件事情告一段落,众人驾驶车往外面开去。

岳父郑光辉想要去古玩街。

岳母葛怡月却嫌弃这边太过于无聊。

“你们去吧,我跟我姐妹们遛狗去了!”

只能到了地方后,将葛怡月给放下来。

其他三人便踏入了古玩市场。

整个古玩市场里面人群拥挤,郑妙伊也双眼放光。

想来看看有什么新鲜、感兴趣的玩意可以收下来。

两人跟在郑光辉后面,走走挺硬,看看。

要知道,整个古玩市场,拼的就是一个眼光。

有人在这里淘到好东西,一夜暴富。

更多的是在这里被骗,鱼龙混杂。

普通人,在这里就如同鱼肉一般。

被那些不干净的人肆意的宰割。

这也就是为什么凌封会跟在后面的原因。

要是郑妙伊在这里吃亏,那可不行。

兜兜转转,看过数个摊子,最终还是略过。

三人走到一家古玩店内。

古玩店内。

装修古雅,雅观大方。

给人一种独特的享受感。

郑光辉一进来便露出满足的笑容。

“妙伊啊,这种感觉就是那些古玩摊子怎么都比不了的。”

“好好看,好好学!”

郑妙伊连忙点头。

凌封心中苦笑,这不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吗?

不过,郑光辉可不管这么多。

店老板见人进来,笑呵呵的接待着。

“欢迎各位光临,请问有什么需要的吗?”

郑光辉很享受,这种服务。

这店内处处都是物件。

来来往往的服务员,看官众多。

郑光辉已经是个老手,没有答话。

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郑妙伊和凌封跟在后面,扫视着周围的物件。

郑光辉走过一处转角后,脚步忽然停留下来。

双眼直瞪瞪地看着面前的字画。

“老板,这个多少钱?”

这是一幅水墨字画,看上去倒是有独特的意境。

郑妙伊在后面看的也是懵懵懂懂,不知其所然。

老板却是激动了起来。

“老板,识货啊!”

“这幅字画是新到货的,我大致看得出来,绝对的好东西。”

“还好这位老板你来得早,否则就被别人抢先了。”

郑光辉有些飘飘然,心中暗爽不已。

没想到一猜就中。

这就是自己的实力。

“那就买这一幅了!”

可这话刚出口,凌封便在后面断然阻止。

“爸,先慢着,不着急买!”

凌封表情严肃,真心劝解。

店老板脸色微微变化,暗道不好。

郑妙伊也疑惑的看了过来,莫非凌封对字画也有所研究?

可根据自己所知道的,凌封平时根本就没接触过啊!

而在这时,郑光辉却是毫不留情面的怒道:“放肆,这里轮得到你说话了吗?”

郑光辉刚刚还有些飘飘然,这个时候却被凌封给打击。

要是自己认怂了,岂不是说明自己的眼光有问题。

更重要的是,凌封一个废物女婿。

能懂字画?

好言难劝该死鬼

店老板见状,又面露喜色,笑着说道:“这位老板真是识货啊!”

“这字画精美无比,是精雕细琢之绝品!”

“而且还是“乾隆”年间的物件儿,即便是在那个年代,这字画也是佳品。”

“更加别说现在,收藏价值、年份价值。”

“能看到这些的价值的,那就只有行家!”

店老板的言语之外,带着浓浓的吹捧气息。

郑光辉却依旧是乐在其中,心情又变得好了起来。

“这画确实不错,我那女婿胡言乱语罢了!”

说完,就准备掏钱!

“这是假的!买回去价值不过二块钱!”

可在这时,凌封还是站了出来:“倒不如看看旁边那一幅!”

这下,可算是彻底惹怒了郑光辉。

郑妙伊拉扯着凌封,示意让其别再说话。

“你懂个什么,字画是什么你能明白吗?”

郑光辉再也忍耐不住,开口奚落:“你也就卖卖骗小孩的玩具,别再继续丢人了好么?”

更何况,凌封还让他看旁边那个破破烂烂的字画。

这很显然,是在羞辱他!

越想越气,郑光辉指着凌封鼻子骂道:“你再多说一句,今天回去就给我滚出去!”

气势十足,店老板看到这一幕笑的满脸褶子。

凌封很是无奈,也不再多说些什么。

“有些年轻人,现在就喜欢不懂装懂,真是笑死个人!”

“这位老板,我这货好不好您也是看的出来。”

“将来升值个十倍百倍,不跟好玩似的么?”

“真要心动,就感觉下手,如果晚了那就被别人抢了。”

说这话时候,店老板眼珠子一转,心里揣着主意。

郑光辉点了点头,还想再仔细看看。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走过来一名中年男人。

脚步迅捷,沉声说道:“老板,这幅画我要了,帮我打包起来。”

这话刚刚开口,郑光辉顿时就急了:“你干什么,懂不懂个先来后到。”

眼见两方就要争吵,凌封却是露出一丝无奈的笑。

往后一退,没有开口。

“你没付钱,那就是我也能买!”

中年男子胸有成竹,故作淡定的说道:“那我还说我眼睛先看上了呢!”

旁边的郑光辉眼中冷光一闪,快速询问:“老板,这字画多少,我要了!”

“不!我要了!”

店老板见状,故作为难。

“这字画价值各位都看得到,我也不喊价,一百万!”

一百万?

“我要了!”

中年男子直接开口说道:“我刷卡!”

这大喊大叫声,迅速引来了周围不少的顾客围观。

郑妙伊看见情况有些不利,立马站了出来。

“先来后到,我爸都在这问了这么久,大家都看得到的!”

“是我爸先来的!做生意,讲的就是规矩。”

郑光辉连忙跟上,怒气冲冲:“就是,没有规矩,你这店铺怎么开的下去?”

说这话时,店老板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猾。

旁边的中年男子一脸不忿。

“老板你怎么说,我可以立马付钱!”

郑光辉却是立马跟道:“说的好像谁不能似的!”

店老板故作为难一会儿,便咳嗽几声。

“大家安静一下,做生意肯定要讲规矩。”

“所以,大兄弟你后来的就下次吧!”

后面这句话,是对中年男子说的。

中年男子依旧依依不饶,继续说道:“我就不信,他能拿出一百万付款!”

郑光辉早被逼急,已经掏出了银行卡。

而在这时,凌封站了出来。

“老板,一百万买可以,但是能不能把旁边的破烂字画也一起送我们?”

店老板随意瞥了一眼,这破字画没年份没观赏价值。

直接同意。

“没问题,送你就送你!”

郑光辉脸色愤愤直接同意。

话语一出,店老板喜笑颜开的去开了发票。

将两幅字画包起来,送给了郑光辉。

“老板,发票上面我打了这一幅八十万,另外一幅二十万。”

“也算是您慧眼识珠。”

郑光辉闻言,面色阴晴不定。

八十万是字画本来的价格,一百万只是后来中年男子喊价老板临时改的。

如这店老板遵守规矩,那肯定也是用百十万卖给自己。

拿着发票,郑光辉手有点颤抖。

这就相当于这幅破烂的字画,他花了二十万买回来!

想着想着,越想越气。

郑光辉忍耐不住,直接开口:“老板,这不对吧。”

“我只要这一幅字画,那副破烂的我是不要的!”

转而对着凌封大骂:“这破烂的是他要的,为什么也要我付钱?”

这话锋一转,全到凌封身上去。

周围群众也发出哄笑,更是让郑光辉难看无比。

郑妙伊责怪道:“凌封,你瞎插什么嘴。”

“自作主张,多花了二十万!”

“你是爽快了,可是花钱的是我爸啊!”

凌封表情淡然,似乎听不见似的。

“就买这幅破烂字画!”

话语一出,店老板也急了:“这位老板一看不像是没钱的人啊。”

“八十万都出了,还差这二十万吗?”

“万一,这破烂字画是一幅绝迹真品呢?”

这句话,在郑光辉听来就跟放屁似的。

但是周围的目光都看着这边,脸色发烫。

“凌封你个败家子,回去之后你们立马离婚!”

“谁,都阻拦不了!”

“唉,你还要不要啊?我出一百五十万买那副精美字画!”

在群众当中,又有人大喊。

听到这话,郑光辉一阵哆嗦,急忙说道。

“我付款!”

因为他是真喜欢这幅字画。

若是继续拖拉,得罪店老板。

不卖给自己,那可就亏大了。

起码郑光辉是这么想的,便立马付钱。

钱已到账,店老板笑容都快裂到耳后根。

“多谢多谢,欢迎下次光临!”

可实际上,即便是拿到了字画,郑光辉现在也是一阵肉痛。

他心中,已经将凌封给恨死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人群骚动。

一个身影从人群当中走了出来。

“周大师来了!大家让让!”

“这可是古玩教授啊,真正的古玩大家!”

周围人对此人很是尊敬,周江涛在这古玩界早就是声名显赫的大师。

然而,当他一到现场,双眼便盯上郑光辉手上的字画。

“这位先生,你能不能把你手上的字画给我瞧瞧!”

小说《天品圣医》 第14章 古董街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