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全能医妃美又飒

更新时间:2021-04-20 18:15:29

全能医妃美又飒 连载中

全能医妃美又飒

来源:追书云 作者:一只蝉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但她眼中没有震惊。人走茶凉,她如今是得罪了六王爷的弃妇,是连财产都要被没收的潦倒女人,这种场景……早就该想到。只是不该付出那么多感情。不该对他们,抱有期待。“你还敢用这种眼神看我!”陈霜被她眼中的失望惹怒,她想到自己以前跟着她做低伏小的日子就生气,“再看我就把你眼睛挖出来!”“住嘴!”陈掌柜眼底划过一抹算计,瞪了陈霜一眼,“回你的闺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是第一个-一只蝉

可看着看着,他就脸色一变。

“爹爹……”

-----------

帝尘回头,“怎么?”

“那个女人居然想割断你的绳子!”

顾昭禾身下已经被磨破了一层皮,所到之处,皆有血渍留下。

但她好像不知道疼一样,眼中的惊恐也消散无虞,只是用力地,用力地朝顾家夫妇那边望。

他们还活着。

她就不能死!

她抬头,和正趴在马车窗边的小恶魔眼神对上,然后快速把头上的喜钗拔了下来,这是顾一堂很久之前就让专人定做的头钗,看似是钗,实则夹了刀片暗藏玄机。

当初顾昭禾还笑他弄这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如今却实打实派上了用场。

横竖都是死,她不再心存侥幸。

但她必须,死在阿爹阿娘身边!

她已经很不孝了,不能更加不孝!

她嘴角扬起一抹释然的浅笑,然后快速把喜钗划到绳子上,砰一声,绳断人留!

帝尘手中一空,眼中有震惊划过。

“不要杀她!”

帝玄邈主动说道,拦住了帝尘预备下一步动作的手。

“她很有趣。”帝尘像看到了一个新奇的玩具一样,指指她的大红嫁衣,“她是六乖孙儿那个蠢货的新娘?”

帝琛:“……嗯”。

“啧啧。”帝玄邈吧唧吧唧嘴,摸了一块糕点填到嘴里。

他向来不喜欢让嘴巴空着。

想了想,“爹爹,你说她会不会很好吃?”

“胡闹!”他再纵容这个儿子,也不会真的纵容到让他吃人,当下脸色便不好看了。

帝玄邈自知失言,撇撇嘴道,“她身上好臭的,我才不吃。”

但他的眼睛却始终看着顾昭禾的方向。

帝尘心中略惊。

帝玄邈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对除了他之外的人保持这么长时间的兴趣。

马车疾驰,不一会儿就钻进了太上皇府。

而帝玄邈却不下车。

他拉着帝尘,“爹爹,我还想见她。”

“不许!”

都说那女人容貌倾城,手腕了得,今日这事未发生之前,不论男女老少都颇讨人喜欢,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虚传。

就连帝玄邈都能被她吸引住。

帝尘心生不悦,见他撇嘴又要作势哭,耐心地蹲下身将他抱进了屋。

……

顾昭禾大松一口气。

太上皇父子走远了。

没再回来。

刚刚为难她的人也不见了,除了那根坏了的绳子,还有她身上多出的伤口,仿佛刚刚发生的只是一场梦境。

“陈伯!”她一鼓作气,心怀侥幸地再次敲上了陈家医馆的大门。

“陈伯!现在没人了,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救治外伤的药!只需要够我爹娘多撑一段时间的就好。”她看着气息越来越微弱的顾家夫妇,心中乱做一团,“求求你了……”

“不知廉耻!”

陈霜举着一盆凉水,开门后对着她的头当头浇下!

“看看你的仪容,不要在我们陈家面前!省的有人把你当成我们陈家女儿不守规矩地披头散发,误了我的好姻缘!”

顾昭禾失望地看着她。

如今一而再再而三给她带来羞辱的居然是这个平日里天天跟在她身后姐姐长姐姐短的陈家小妹。

但她眼中没有震惊。

人走茶凉,她如今是得罪了六王爷的弃妇,是连财产都要被没收的潦倒女人,这种场景……早就该想到。

只是不该付出那么多感情。

不该对他们,抱有期待。

“你还敢用这种眼神看我!”陈霜被她眼中的失望惹怒,她想到自己以前跟着她做低伏小的日子就生气,“再看我就把你眼睛挖出来!”

“住嘴!”陈掌柜眼底划过一抹算计,瞪了陈霜一眼,“回你的闺房!”

“爹!”

“回去!”

陈霜见他发火,只好称是。

他拿了一条毛巾递给顾昭禾,“别和她一般见识。”他轻轻叹了口气,看向躺在地上的顾氏夫妇,“陈伯不是不想帮,实在是不敢,毕竟那六王爷下了令,全京城的人谁都不能对你们顾家施以援手,他是真的想逼死你们……”

“然后吞并顾家的财产,对吗?”顾昭禾接上,看向陈伯。

陈伯不敢点头,只道,“将你父母收容进药铺我是万万不敢,但我可以按时按点喂他们一些治疗外伤的药,至于你……”他看了她一眼,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他这个侄女也依旧美的惊心动魄。

顾昭禾微微愣了一下,瞬而惊喜地跪下,“叩谢陈伯愿意出手相救!阿禾和双亲永记您的恩德!”

她看着陈伯,激动道,“您可是还有什么要指点一二?”

“果然聪慧。”他点点头,指着太上皇马车离去的方向,“能从他们父子手中活下来的女人,你是第一个。”

和太上皇有染-一只蝉

顾昭禾被那根绳子勒住脖子的窒息感还历历在目。

虽然活了下来,但她心中仍然心有余悸。

她摸摸脖子上的伤痕,“您的意思是?”

“现在能救你们顾家的……只有他。”

全京都,比当今圣上更高的存在。

能让六王爷的手伸不到的存在。

陈伯说完,偷偷扔了一个药瓶出来,顾昭禾惊慌地捡起来,快速喂父母吞服,不一会儿,他们的神色便好了很多。

她知道,陈伯已经尽力了。

接下来,能靠的,只有她自己。

但是,她真的要主动踏进那个狼窝吗?

想到帝尘那张似天使又似魔鬼的小脸,还有那个淡漠却出手狠绝的男人,她猛地打了个寒颤。

躲在暗处的油三儿见她又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登时又带着一帮家丁冒了出来。

“顾昭禾!你今日从也要从,不从也要从!你踢老子那一脚,老子一定会在床上好好让你还债!”

这次……

真的不会有人再帮她了。

她的生机……

是否真的就只在那对父子身上?

想到这里,顾昭禾神色一凛,“大胆!”

油三儿等人不由得嗤笑出声,“呦呵,都什么时候了,还想拿出首富千金,六王爷未婚妻的姿态?搞笑呢?!”

“六王爷?!”顾昭禾冷冷一笑,尽管褴褛蝼衣,却生出无限光华,面带嘲讽,“他算个什么东西。”

油三儿有一瞬间被她的神态弄的一愣,心中居然生出了几分畏意。

但想到自己当街被她踹了重要部位的耻辱,便什么都不顾了,“你都被退婚了,还敢辱骂皇族?!”

顾昭禾摇头,“我是退婚了,但不是我被退婚。”

“这……这是什么意思?”

“六王爷杀我全家,如此报复性手段你都看不出来,是我顾昭禾不要他了!”

“说什么鬼话!”油三儿也笑,“你当我是傻子?”

“不然呢?”顾昭禾说的模棱两可,“不然萧铎为什么不敢杀我?只敢杀我家下人泄愤?!就连我的父母他都留了活口!这还不能说明,他只是为了泄愤?为了我主动抛弃他而不甘心?!”

油三儿见她说的坚定,心中已经有所动摇。

她把手中的断绳晃的嗤嗤作响,趁热打铁道,“这绳子,你们不认识?”

“公子!这是太上皇的绳子!”家丁中有一人认出,连忙道。

众人这才想起,小恶魔从这里经过,挡了他路的顾昭禾居然活了下来?!

手中还拿着太上皇的绳子!

从未有过的事儿就这么发生了,众人如梦初醒,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这是他留给我的定情信物。”顾昭禾撒谎不脸红道,“我是为了太上皇才抛弃了六王爷!今日当场拒婚!”

一瞬间死一般的寂静。

“你骗人!”油三儿很快反应过来,“如果你真……”他做出敬上的姿势后才敢继续道,“真和太上皇有染,为什么还这等尊荣地站在这里?何况刚才他的绳子原本是要杀你,我们也看到了!”

“放肆!”顾昭禾怒斥,一双杏眼高贵无比,避重就轻道,“什么叫做有染?你在用什么词汇侮辱太上皇?”

油三儿登时吓得摊倒在地。

天杀的!

他这张嘴,到底说了什么!

顾昭禾没想到太上皇的名头这么好使,看来那对父子真的不是省油的灯。

她心中更坚定了一点。

拿起绳子快步朝太上皇府的方向走去,“我这就去给太上皇送绳子,到时候我是否能活着出来,是否和他有关系,你们一看便知!”

她回头冷声道,“还有我的父母,你们若敢动他们分毫,等我回来,必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她气势强盛,全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虚。

油三儿不由得咽了下口水,有些后怕地退了两步,“行!老子等着!明日子时,你若是不能平安出来,我便直接取了这两个老家伙的命!”

顾昭禾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太上皇府门前的。

这里并非皇宫,但却是圣上亲自监工,为了给太上皇献礼而建。

她看着眼前高耸巍峨的府邸,没有直接去敲门。

而是转身先去了另外一条小巷子。

等再出来的时候,那身破旧的红衣已经不见了。

脸上的血污也弄了干净,露出精致的眉眼,淡黄色的衣裙更将她的容貌衬托的清新脱俗,看人的时候有如往你嘴里塞了一口全京城最好吃的包子馅儿,直叫人回味无穷。

穿戴干净是她对太上皇的礼遇。

也是给自己信心的底气。

人只有能抬头挺胸的时候,才有资格做赢家。

“我要找太上皇。”顾昭禾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拿出以前爹爹教养的礼数站到了门口的侍卫面前。

她没有任何要求人的姿态。

也没有面露焦急。

用的也是肯定的语气,仿佛自己和太上皇早就是旧识。

小说《全能医妃美又飒》 第4章 你是第一个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