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以我深情祭岁月

更新时间:2021-04-20 15:13:50

以我深情祭岁月 已完结

以我深情祭岁月

来源:微阅云 作者:鱼十七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眼前这个女人对自己从来都是乖顺热情,如今却说着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爱上自己,沈哲楠心中的恼火逐渐放大…… 瞥眼还看到茶几上的那份写着“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的文件时,心中的那股烦躁更是强烈。 “许安然,你想死的话,别拉上玥清,你要死就自己去死,绝不会有人半点阻拦!” 沈哲楠倏地松开了许安然的手,愤恨的眼睛逐渐变得冰冷:“像你这种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还水性杨花,不知检点的女人,死不足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天我们做个了结

  曾经两小无猜,如今刀剑相向。

  血海深仇埋葬了太多爱恨情仇。

  许安然因为她那自以为是的爱情,失去的太多,连累的人太多……

  最终以沈氏夫人的名义,将欢嫂的骨灰从殡仪馆抱走安葬后,便带着满满恨意离开了墓园,径直回到沈宅。

  手机铃声一直在响,安亦辰不断在给自己打电话。

  许安然将手机关机,内心及其平静的走进沈宅。

  此时,她脑袋里面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和童玥清同归于尽!

  偌大的沈宅出奇的空无一人,除了仍旧坐在沙发上的童玥清以外。

  她看着进门的许安然,悠闲的翘着二郎腿,一脸早就预料到许安然会回来的样子:“怎么样,欢嫂死了,很伤心吗?”

  许安然没有说话,径直走向厨房,丝毫没有半秒的犹豫,将煤气打开。

  许安然从厨房回到大厅后,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童玥清,清冷的眼中夹杂着一股浓烈的怒恨:“童玥清,从你跟着你妈妈嫁进我们许家的那一天起,你就开始欺负我,任何时候我都忍着你,让着你,可是好心当做驴肝肺,你不但害我和我爸,还杀死我的孩子,如今欢嫂也被你……”

  许安然一字一顿,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变得哽咽:“今天,我们做个了结!”

  “正好和我想的一样,许安然,我们就来做个了结!”眼底满是阴狠的童玥清倏地咧嘴诡异的笑了起来:“我今天就送你和你那死掉的孩子,还有……你的爸爸团聚!!”

  爸爸?

  许安然惊愕的脸,面色一沉,瞬间变得煞白。

  “还不知道吧,其实你爸在上次你怀着孩子逃跑的时候,就在监狱就被沈哲楠派人给活活打死了,只不过他一直在瞒着你罢了!”

  “你说什么?”许安然一脸的不可置信。

  今天她和沈哲楠签离婚协议书里唯一的条件就是必须把她爸爸放了……

  童玥清刻意挑衅着许安然,脸上仍旧是那副让人恨不得立马将她撕成碎片的笑意:“很早之前就死了,最后一面也没让你见,真是好可怜……”

  上辈子她许安然到底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以至于他们要这样对自己?

  爱她的人,为她而死。

  她爱的人,一心想要她死。

  如今许安然什么都不求,什么都不要,为什么他们一个个还要将她逼入绝境,如今再也回不来头……

  恨意在这一刻无可遏止的,彻底爆发。

  许安然等不了煤气填满整个偌大的沈家大宅,她现在就想立马和童玥清一起去死,她再也控制不住的朝着童玥清扑去……

  童玥清还没来得及闪躲,脖子就被已经疯狂的许安然狠狠的掐住,呼吸停滞般的难受。

  “这是你逼我,童玥清,今我要带着你一起死,为欢嫂,为我爸,为我的孩子报仇!”

  童玥清面色逐渐泛紫,无力挣扎,她从未见过卑微好欺负的许安然此刻脸上的神情。

  童玥清这次,是真的怕了……

  

烈火的永生

  许安然的恨意已经麻痹了神经,正当她手上更加用力的时候,倏地,耳边一声咆哮:“许安然,你在做什么!”

  而后,许安然便被一脚踹开,摔倒在地。

  回眸,是沈哲楠将童玥清护在身后,一脸涨红,心急如焚的样子。

  许安然额头被鞋底擦破,溢出鲜血,她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我今天要杀了她,谁也拦不住!”

  “你又在发什么神经?!只要我在,你休想动玥清一根汗毛!”

  正当许安然和沈哲楠在争论的时候,身后的童玥清被今天格外不同的许安然吓到,神情慌忙的逃走,离开了宅子。

  许安然推开沈哲楠准备去追,却被他狠狠拽住。

  “放开我,我今天一定要杀了她!”许安然猩红的眼中,愤恨半点没少,甚至变得更深,她奋力的挣脱着沈哲楠的手。

  “许安然,我忍你好久了,你再这样一次一次伤害玥清,我绝不会让你好过!”

  沈哲楠死死拽住许安然,浸满怒火的眸子,当看到许安然额头溢出的鲜血时,神情有一丝闪躲。

  “不会让我好过?沈哲楠,我和你结婚三年,你有一刻让我好过吗?”

  许安然眼角挂满泪水,脸上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决绝,看着他一字一顿:“欢嫂在沈家照顾你有二十几年,如今她死了,你却还在包庇童玥清那个杀人凶手。沈哲楠,你简直不是个人!”

  “你胡说八道什么,欢嫂是自杀,和玥清没有关系!”沈哲楠脸色徒然闪过一丝低落,欢嫂的死,他也难以接受,可是已经鉴定过,欢嫂是自杀。

  “童玥清亲口承认她就是杀人凶手!沈哲楠你再这样维护她,你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当初怎么会爱上你这样的男人!”

  当许安然说完这句,沈哲楠的身子不禁一颤。

  眼前这个女人对自己从来都是乖顺热情,如今却说着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爱上自己,沈哲楠心中的恼火逐渐放大……

  瞥眼还看到茶几上的那份写着“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的文件时,心中的那股烦躁更是强烈。

  “许安然,你想死的话,别拉上玥清,你要死就自己去死,绝不会有人半点阻拦!”

  沈哲楠倏地松开了许安然的手,愤恨的眼睛逐渐变得冰冷:“像你这种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还水性杨花,不知检点的女人,死不足惜!”

  沈哲楠说完这一句如同噩梦般的话,迈着步子,转身就走。

  “沈哲楠,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我死吗?”

  身后响起了许安然的这句话,声音很小,苍白无力,却好似抱着最后一丝不可闻的期望。

  沈哲楠顿了顿,心头不自觉的一颤,他偏头,脸上故作镇定:“是,我巴不得你立马去死。”

  话音落下,沈哲楠心口倏然泛起的涩痛,转身不再看那双目空洞无神,面如死灰,绝望的女人。

  像是再多看一眼,那颗坚硬的心便会软下来。

  ……

  摔门径直开车离开了沈宅。

  傍晚时分,黄昏的金黄的斜阳透过车窗投射在沈哲楠的侧脸上。

  沈哲楠手握着方向盘,漫无目的的开着车。

  心中涌上一股突如其来的不安,这股不安不是来自慌忙跑掉不知去哪的童玥清,而是来自刚刚一脸绝望的许安然……

  沈哲楠回想着刚刚所有发生的一切,今天许安然的行为举过于奇怪,那个女人想干什么……

  沈哲楠越想越不对劲,还有,刚才自己回到沈宅的时候,似乎闻到了一股及其奇怪的味道,那个味道很熟悉,那是……

  倏然像是当头一棒,沈哲楠的心疙瘩一下,而后剧烈跳动。

  那是煤气的味道……

  车子在此刻,倏然一个急转弯,沈哲楠急踩油门,以飞快的速度调头往沈宅开去。

  沈哲楠慌乱的将车子停在沈宅外面,刚迈开腿下车。

  “砰!!!”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回荡在耳边,随即传来噼里啪啦的破碎声。

  一股强烈灼热的气浪朝着沈哲楠扑来,以至于他都没站稳,身子往后一仰,翻滚在地上,身体各处被尖锐的物体刺伤,不断流出鲜血。

  沈哲楠忍着身体传来的刺痛,满脸是血放入从地上爬起,抬头一看,只见整个沈宅爆炸,一片废墟中熊熊烈火正在燃烧,黑色的浓烟滚滚的升腾着……

  “许安然!!”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