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梨花落落风轻尘

更新时间:2021-04-22 13:38:00

梨花落落风轻尘 已完结

梨花落落风轻尘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万小烟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那三月时间,慕尧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是青禾用尽自己半生修为,剜出世上独有的五彩琉璃心脏巩固了他的神魄。 尽管当初青禾易了容,但他依旧知道她的真身是狐狸,并许诺要娶她为妻。 她放下了狐族的一切荣华富贵,带着一生柔情只身一人来到这天族,为何换来的是他冷至骨髓的漠视? 一夜未眠。 翌日清早,青禾便听到仙娥们在窃窃私语。 “昨日水神殿下大婚,但他却抱着那红狐在惜水宫睡了一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梨花落落风轻尘第1章试读

“碰你,本殿嫌脏。”

  大红喜床前,一袭嫁衣的青禾看着眼前的墨蓝袍子男人,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天族狐族联姻,她以狐族公主身份嫁给天族水神慕尧殿下,本是九天欢喜之事,但欢喜的似乎只有她一人……

  “慕尧,我们百年未见……”青禾涩声道。

  “百年前各族大战,你带领狐族军卫用卑劣手段重伤于我,让我险死于蛮荒谷,像你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做本殿的水神妃?”慕尧面若冰霜。

  青禾心头一窒:“可在蛮荒谷是我……”救的你,也是你亲口承诺要娶我的啊。

  “够了!本殿今夜来此,只是想警告你,除了这听雨阁,硕大的水神殿再无你的容身之处!”

  慕言冷声说着,拂袖踏出新房,徒留一室冷清。

  青禾攥紧手中的喜帕,眼睁睁看着床头一对龙凤囍烛燃成灰烬。

  她为这个男人卸下战袍,披上鲜红嫁衣千里迢迢来嫁给他。

  可他,不要她……

  百年前族难当头,青禾厮杀前阵,和慕尧对战之时差点跌落断崖,被他用水鞭缠腰相救。

  可狐族将领却在这时对慕尧使了阴招,让他重伤被困幽冥噬魂的蛮荒谷。

  青禾不忍,跟着一并跳下去,找到奄奄一息的他,照顾了他整整三个月。

  那三月时间,慕尧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是青禾用尽自己半生修为,剜出世上独有的五彩琉璃心脏巩固了他的神魄。

  尽管当初青禾易了容,但他依旧知道她的真身是狐狸,并许诺要娶她为妻。

  她放下了狐族的一切荣华富贵,带着一生柔情只身一人来到这天族,为何换来的是他冷至骨髓的漠视?

  一夜未眠。

  翌日清早,青禾便听到仙娥们在窃窃私语。

  “昨日水神殿下大婚,但他却抱着那红狐在惜水宫睡了一夜……”

  “据说那狐狸百年前曾在蛮荒谷救过殿下的命,殿下本已发誓娶她为妻,只等她幻化成人形就昭告九天,可半路上被那狐族公主给截胡了……”

  青禾手中的帕子被惊得滑落到地上,当年在蛮荒谷救水神的狐狸明明是她,那红狐是谁?

  她正要去追问那两个仙娥,便看到另一个仙娥匆匆奔了过来。

  “快!惜水宫的红狐狸幻成人形了,是个绝世美人呢……”

  所有人都朝惜水宫跑了过去,青禾惊愕交错也拂袖飞了过去。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冒充了她的身份!

  惜水宫。

  繁花似锦,鸟语花香。

  相比她冷清萧条的听雨阁,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青禾收敛情绪,朝宫中走了进去。

  入眼看到相拥的一男一女,她的感觉自己的血肉被眼前的一幕撕咬啃噬。

  那个男人是她的夫君慕尧,那个女人——

  待看清那个女人的模样,青禾的脑子嗡地一声似炸开一道惊雷!

  怎么是她?!

  慕尧怀中的漫烟看到青禾后,脸色苍白地往他怀中又缩了几分。

  “你来干什么?”慕言顺着漫烟的视线看去,一脸柔情瞬间化为冰霜。

  青禾的视线一直落在漫烟身上,眸中带着震惊和痛意。

  “我来不是找你,是找她……我想问问她,百年前是怎么救的我夫君的性命!”

梨花落落风轻尘第2章试读

百年前,狐族中人为了寻青禾下落,找到蛮荒谷。

  为了保护慕尧,青禾救了一只重伤的貉妖,助她化成人形,让她帮忙照顾自己的心上人,这才离去。

  只是如今,她救过的貉妖顶替了她的救命之恩,受了她心上人百年恩宠!

  漫烟眼神闪烁地缩在慕尧怀中,浑身瑟瑟发抖。

  “殿下,我好害怕……”婉转轻颤的嗓音,楚楚可怜。

  慕尧抱紧了她,转眸看向青禾的眼眸带着锋利:“还不快滚!别逼我动手!”

  “慕尧,百年前在蛮荒谷救你的人……”

  青禾正要将真相说出,漫烟却忽的揪住慕尧的衣襟,痛苦地低喘了起来。

  “痛,头好痛……”

  音落,她变成红狐模样,躲在慕尧怀中瑟瑟发抖。

  “烟儿!”慕尧抱住怀中的狐狸,看向青禾的眼眸燃起熊熊烈火。

  “她好不容易才重新化成人形,却被你毁了!你居心何在!”

  青禾痛心无比:“她根本就不是狐狸,她是只貉妖……”

  “满嘴胡言,你当本殿是瞎吗?!”慕尧彻底怒了,直接以掌幻术挥向青禾。

  猝不及防,青禾被那猛力甩得跌至宫外台阶下,震碎了一地玉石渣。

  “噗——”一口鲜血喷出,她紧捂着胸口,那里似被扎了匕首般难受。

  明明已经没有了心脏,为什么还是这么痛?

  青禾跌跌撞撞回了听雨阁,整个人还是浑浑噩噩。

  贴身照料她的陪嫁宫娥小雀见状,赶紧找来安神丸给她服用。

  “公主,您为水神殿下付出了那么多,他怎可这样对您……”小雀声音哽咽。

  青禾不说话,就那样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外的茫茫仙雾。

  她想不通,漫烟明明是只貉妖,怎么就能幻出狐狸的真身呢?

  “我要去告诉水神殿下,当年救他的人是公主不是那假狐狸!”小雀越想越气不过,抹了把泛红的眼睛就要起身,但被青禾拉住。

  “别冲动,眼下我说他都不信,又何况是你……”青禾不想让小雀为自己惹祸上身。

  小雀眼泪汪汪看着她:“难道您要将所有真相埋在心底吗?蛮荒谷之恩,还有狐族帝姬之位……”

  小雀的话还未说完,被青禾出声打断。

  “那件事不要再提,若慕尧知道,这婚事怕就作废了……”青禾沉声提醒道。

  “您为了嫁给他,舍弃了所有,奴婢怕您后悔……”小雀哽咽道。

  青禾顿了顿,眸色微微变得柔软。

  “一眼万年,大抵便是如此,爱了嫁了,就不存在后悔一说……”

  入夜。

  一阵猛力将门撞开,随即寒凉的冷风吹拂了进来。

  一身墨蓝袍子的慕尧大步走了进来,带着一身寒气。

  小雀行礼退下,青禾则不顾身上的伤支撑着从床上起来。

  “慕尧……”

  她以为他发现了漫烟的假狐身份,可是她错了,大错特错。

  慕尧眸色清冷,少了白日的愠怒,但依旧不带一丝温情。

  “烟儿惊吓过度幻不成人形,神医说需要同族心头血用来巩固,族中只有你们两只狐狸,我来取你心头血。”

  我来取你心头血——

  明明是无理的野蛮索要,他却说得理所应当。

  青禾咽下喉头的涩意,无力地扯了扯唇角。

  “我的心早给了你,又哪里会有心头血……”

  我给不了,因为我没有。

  慕尧没细究她话中的深意,有些不耐烦:“只是要你一滴而已,这就是你公主的风度?况且是你伤的她,现在也只是赔她罢了!”

  他的话字字带刺,扎得青禾无处可避。

  她向前一步,拉住慕尧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胸口。

  那里,没有心跳。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