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浮生难断尽相思

更新时间:2021-04-20 16:14:14

浮生难断尽相思 已完结

浮生难断尽相思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丢了一只龙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这句话,他竟是说的这般顺口? 难道在他心里,早就承认了她是他妻子的身份?! 楚瀚景神色晦暗难明,洛祁渊看着他,脸上的嘲弄之情显然。 这些年,他缠绵病榻不能外出,没有办法探望洛竹君过的如何。 可即使如此,洛竹君与楚瀚景貌合神离的事情他还是知晓的。 如今,洛竹君被他逼得自刎战场,他竟是有脸面说她是他的妻?! 真真可笑至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0-以命相搏

  笔刚抬起,堂外便传来了一声叫喊,惹得三人尽数望去。

  “小侯爷!”

  那人走到楚瀚景身侧,也不知那人同他耳语了什么,只见他扫了眼洛竹君,眸色微沉。

  “可是结束了?”楚瀚景听完后,看向府尹出声问道。

  “是,只要小侯爷和公主在两份和离书上写下名字,便算是将这婚事彻底除了。”府尹回答着。

  楚瀚景闻言后,转身拿起笔,毫不犹豫的在和离书上签下了名字,转身便走。

  洛竹君看着他没有半分迟疑的动作,本就绝望的心泛起丝丝的疼痛,还真是利落的半分不舍都没有啊!

  她长舒一口气,走上前拿过和离书。

  白纸黑字,生生的刺痛着她的双目。

  拿起一旁架上的毛笔,洛竹君紧攥着手,竟是有些下不去笔。

  “公主可是要反悔?”不知何故又回来的楚瀚景看着洛竹君的动作,出声讽刺道。

  洛竹君闻言一颗心霎时沉寂。

  “小侯爷想多了。”

  话落,洛竹君再无半分犹豫的下笔。

  拿起和离书,洛竹君再未看楚瀚景一眼,转身走出京都府衙。

  既然同楚瀚景的婚事了了,那这楚国,也没有再待下去的意义。

  刚进侯府,留在府内的熏儿便跑了过来。

  “公主,不好了!不知何故,楚国林威将军一口咬定洛国背弃盟约之事不伪,如今正是兴兵攻打洛国!”

  洛竹君闻言心内一惊。

  楚国林威将军统领楚国数十万士兵驻守边界,当初对于洛国与楚国和亲之事便持着反对态度!

  可他怎么会知晓京城内的流言呢?

  洛竹君不解,却也知现在不是磨蹭的时候,带着熏儿转身便离开了侯府,朝着洛楚两国交界而去。

  而当她到了战场,瞧到林威将军身侧之人的面容时,洛竹君才深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

  “楚瀚景,你明知那些传言都是假的!”洛竹君看着他凛冽的面容,高声喝问着。

  楚瀚景抿唇不语,回话的是林威将军身边的小卒:“竹君公主,洛国背弃盟约一事,我们将军也甚是痛心,可我们身负楚国安危,还希望你能明白!”

  话落,林威将军他看向楚瀚景,神情肃杀道:“小侯爷还不动手?!”

  楚瀚景扫了眼林威,握着长剑的手微微一紧。

  “小侯爷!”

  林威将军再次催促,楚瀚景猛然抽出利剑,载着铮铮啸响。

  洛竹君看着一幕,看着林威将军嘴角满意的笑意与楚瀚景冷漠的面容,忽的好像明白了。

  什么洛国背弃盟约,原不过是楚国的一场计谋!

  为的便是除去战力强大的洛国,以巩固楚国强兵之国的位置!

  而楚瀚景,她曾深爱的人,当着她的面,对着她的国土,她仅剩的一方心安,兴兵攻之!

  洛竹君孤身站在两军间,身后是万数的洛国士兵。

  “楚瀚景,直到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何为错的离谱,今日结局是我咎由自取,我认!”洛竹君的话,顺着风传进楚瀚景的耳中,清晰至极,“可这洛国——!”

  “是我父皇和表哥拿命换来的,便是今日我以命相付,洛国也决不能任由你们污蔑!”洛竹君近乎绝望的嚣喊着。

  随着话音的落下,她猛然抽出一旁士兵腰间的长剑,直指楚国。

  与之响起的,是洛国众兵将的怒喊,“洛国将士誓死追随公主殿下,宁战死,不苟生——!”

  一传百,百传千响彻整个战场,震耳欲聋,气势逼人!

  洛竹君看着身后众兵,心内悲痛,更是决绝!

  自洛国同郦国大战之后,本就兵力不济,此番对战上楚国,虽有志,却力不逮!

  她虽为洛国公主,奈何根本不通战场之事,也无力带着洛国兵将迎战楚国。

  洛竹君低头看着手中的长剑,迈着步子,一步一步走向楚瀚景。

  “公主,你要做什么?!”熏儿站在几步外,惊声喊道。

  洛竹君没有回答,只身一人走到楚瀚景面前。

  “楚瀚景,你想得到洛国?”

  楚瀚景没有说话,但沉默已经代表了所有。

  她忽然笑出了声,那笑却悲伤至极,满溢泪水。

  转过身面对着洛国为数不多的将士,似是要将眼前的一切刻入脑海中。

  洛竹君明白,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舍去自己的性命,换取表哥的痊愈!

  手拂过胸口,她突然有些想笑。

  她体内何止一道蛊?除却生死蛊,还有一道子母蛊!

  两命相连,子生母生,子死母死。

  而她身上的,是母蛊!

  “公主,你别做傻事啊……”熏儿似乎读懂了她眼底的绝望,站在几步外,泣声阻止着。

  “洛竹君!你还要发什么疯!”楚瀚景瞧见这一幕,高声冷喝道。

  “我啊,只是想赎罪罢了。”下一瞬,剑光闪烁。

  “洛竹君——!”楚瀚景看着她的动作,神情陡然僵硬!

  林威将军眼中也闪过抹惊慌,高声喊道:“她用过生死蛊,只要她不死,洛祁渊就永无痊愈之日!快阻止她!”

  可是晚了!

  掩在她衣袖中的利刃早已刺穿脖颈,无尽的鲜血喷洒而出。

  虚弱侵蚀,她终是无力的倒了下去。

  躺在地上,她依旧望着洛国——她的故乡。

  触及那个从城墙一跃而出的高大身影,洛竹君嘴角弯起抹浅淡的笑。

  表哥,竹君没用,洛国终究只能交给你了!

  只是可惜,竹君看不到那日了……

11-我只要她

  “竹君——!”

  洛祁渊飞身而来,双手发颤的自血泊之中将洛竹君抱在怀中。

  鲜血染透他的衣衫,他却分毫不在意。

  而楚瀚景只是怔怔的看着洛竹君,满眼恐慌。

  她……真的死了?!

  快步上前,楚瀚景俯视着洛竹君沉寂的面容,冷声道:“洛竹君,别装死!”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

  一阵大风刮过,吹起无尽的血腥气息。

  楚瀚景满身寒凉,只觉得冰冷彻骨。

  楚国的士兵围成圈,警惕的看着其中的洛祁渊,满心恐惧。

  可他只是横抱着洛竹君,声音低柔:“竹君别怕,表哥这便带你回家!”

  站起身,他冷眼扫过楚瀚景,眼中尽是杀意。

  “今日之仇,改日祁渊必定尽数讨回!”

  话落,洛祁渊抬步朝着洛国而去。

  楚瀚景看着他怀中的洛竹君,眼底闪过抹什么,忽然出声道:“你走可以,将她留下!”

  洛祁渊脚步一顿,转头望着楚瀚景,寒声道:“她是我洛国公主。”

  “她也是本侯的妻!”楚瀚景下意识的反驳道。

  可话刚出口,他便意识到了什么。

  这句话,他竟是说的这般顺口?

  难道在他心里,早就承认了她是他妻子的身份?!

  楚瀚景神色晦暗难明,洛祁渊看着他,脸上的嘲弄之情显然。

  这些年,他缠绵病榻不能外出,没有办法探望洛竹君过的如何。

  可即使如此,洛竹君与楚瀚景貌合神离的事情他还是知晓的。

  如今,洛竹君被他逼得自刎战场,他竟是有脸面说她是他的妻?!

  真真可笑至极!

  “洛将军别信他的话,早在离开楚国之前,公主便与他和离!”

  洛竹君自刎后,熏儿便冲了过来。

  此时她站在不远处,高声戳破了楚瀚景的话,一张秀白的脸上满是憎恨!

  洛祁渊闻言扫了眼楚瀚景,负抬步往出走。

  “将人拦下,他和洛竹君,一个都不能放过!”林威将军见楚瀚景不再说话,猛然拔出腰间的长剑直指洛祁渊。

  随着他一声令下,楚国士兵将洛祁渊三人团团围住。

  可洛祁渊的脸上不见半分惧意,他看了眼怀中的洛竹君,小心的将她交给熏儿道:“护好竹君,跟紧我。”

  而后俯身捡起脚边不知是那个已亡士兵的刀,转了转手腕,眯着眼看向楚瀚景。

  “你也要拦着我?”

  楚瀚景看着他,神色不明,脚下步子却没有丝毫动作之意。

  洛祁渊嘴角闪过抹讥讽,手中长刀横于胸前,猛然一个跨步,直接取了身前士兵的性命。

  这一幕,不过眨眼。

  楚国士兵见状,握着刀的手有些发抖。

  楚瀚景眼睛微眯,手中的剑攥的有些紧。

  洛祁渊此人是所有国家的噩梦,上战场不过数年,却已参加了无数场战争,场场捷胜。

  三年前与郦国一战,若不是郦国行宵小之计使他重伤临死,郦国根本没有赢的可能!

  而如今,他完好无损的回来了,那无论是郦国还是楚国,怕是都难有安宁之日!

  楚瀚景心中谋算着,目光触及熏儿怀中没有丝毫气息的洛竹君,眼中闪过抹刺痛。

  “我只要她。”

小说《浮生难断尽相思》 第10章 以命相搏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