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从此无故人

更新时间:2021-04-23 15:46:39

从此无故人 已完结

从此无故人

来源:微阅云 作者:瑞雪兆丰年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苏一昂沉了声,“那你便恨吧!” 到了最后,顾相离只记得自己是被苏一昂抱回房间的,而后她便是昏沉的睡,身体一阵冷一阵热,蜗牛般的窝在温暖的棉被里,与外面的世界彻底隔绝开,她模糊的想似乎就这样死了,也没什么遗憾的。 只是那人无论何时都不愿意让她好过。 “阿离,我已经给景文打过电话了,一会儿他就会过来,你先吃些东西,不然直接输液的话身体受不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满意了-瑞雪兆丰年

  在这一段名存实亡的婚姻里,他们太久没有亲热过,苏一昂如野兽一般的掠夺,似乎要将她逼死在这个狭窄的车里。

  顾相离的意识一时清醒一时糊涂,疼的极处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她模糊的眸子对着苏一昂的脸,嘴里一直喃喃的叫着他的名字。

  苏一昂看着她的眼睛,竟然有些怕了,他明明记得这双眼睛曾经是那么清纯美好,如今却黑漆漆一片映着他的影子,她的话像是在求饶。

  而唯一的救世主竟然是他。

  苏一昂停了动作,大手小心翼翼的摸上的她的脸。

  “阿离……”

  顾相离眸子对上焦距,她在痛苦之中分辨他的温柔,而后笑了一声,声音虚弱而缓慢。

  “苏一昂我恨你……”

  苏一昂沉了声,“那你便恨吧!”

  到了最后,顾相离只记得自己是被苏一昂抱回房间的,而后她便是昏沉的睡,身体一阵冷一阵热,蜗牛般的窝在温暖的棉被里,与外面的世界彻底隔绝开,她模糊的想似乎就这样死了,也没什么遗憾的。

  只是那人无论何时都不愿意让她好过。

  “阿离,我已经给景文打过电话了,一会儿他就会过来,你先吃些东西,不然直接输液的话身体受不了。”

  顾相离一时之间分不清这究竟是现实还是梦,苏一昂何时对她有过这般耐心。

  “吃吧。”

  粥的香气飘了上来,顾相离只觉得恶心,她下意识将粥给推开,苏一昂却以为她在耍性子。

  “别任性。”

  他难得软了脾气,不过在顾相离看来,他突然的温柔就和这碗里的白粥一样,都让她消化不了。

  顾相离现在只想裹着被子好好的睡一觉,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疲惫已经将她折磨的苦不堪言,她下意识向被子里缩了缩,没想到却碰翻了他手里的粥碗。

  一碗白粥尽数撒在了苏一昂的手上,听到声音顾相离吓了一跳,强撑起身体看他的情况,询问的话还未说出口,苏一昂便受不住了。

  “顾相离,你别不知道好歹!你今天吃也得给我吃,不吃也得给我吃!”

  看吧,这才是她认识的苏一昂。

  顾相离见他去了厨房,又端了一碗粥上来,苏一昂坐在她的对面,用勺子舀了一口。

  “吃!”

  顾相离皱了皱眉头,将头转了过去,却被苏一昂用手扳了过来。

  “唔……”

  苏一昂将白粥渡到嘴里,而后满意的看着她,“你喜欢我用这种方式喂你?”

  他总有方式让自己妥协。

  顾相离将勺子接过来,“我自己吃。”

  “你早这么听话多好。”

  顾相离一口一口吃的费力,等到一碗粥吃完,已经过了二十分钟。

  苏一昂不厌其烦的等,见粥剩了些低,这才微微露出笑容,“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免得你输液的时候受苦。”

  顾相离胃里翻江倒海,已经顾不得他说什么。

  “呕……”

  还未来的及下床,顾相离便吐在了床边。

  苏一昂回头看去,被这情景惊的瞪大了眼睛。

  一地的秽物里夹杂着大片的鲜血!

  “阿离,你……”

  顾相离躲开他的搀扶,冲着他讽刺的笑,“这回你满意了?”

  话音刚落,顾相离便陷入了黑暗里……

未尝不可-瑞雪兆丰年

  难得一个晴朗的天气,顾相离却是在医院里醒来的,苏一昂憔悴的站在床边,衣服也皱皱巴巴,看起来像是在这里看守了一夜。

  苏一昂见顾相离醒了,声音暗哑道。“你胃不舒服为什么不和我说?”

  “我烧的糊涂,也分辨不清哪里不舒服。”

  顾相离说得是真话,但苏一昂的表情明显不信。

  她顾不得他相不相信,现在是在医院,顾相离怕夜长梦多,恐怕他早晚都要知道自己得了白血病的事。

  “我想回家。”

  “不行,医生说你身体还未恢复……”

  她这副身体回恢不恢复还有什么意思呢?顾相离还是那句话。

  “我想回家。”

  苏一昂想要阻止,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医生说的话。

  “顾小姐这病一大半是因为心里压力,平时注意要让她心情舒畅。”

  他话锋一转,“我去问问医生,如果他同意我就带你回去。”

  苏一昂安排好了一切还是让顾相离出了院。

  收拾好东西,顾相离带着不安的情绪和他走出医院。

  “顾相离?”

  苏一昂听到有人叫顾相离的名字,停下脚步回头看过去,没想到叫她的竟然是一个男人,他瞬间瞳孔紧缩,话语里多了几分压迫。

  “你认识?”

  顾相离看到杜佑彦心里一紧,立刻将话接过来,“这是当初给我治疗感冒的医生。”

  杜佑彦从没见过她的家里人,想到顾相离病成那样还一个人来医院的场景,他对苏一昂不由得生出了几分不满。

  可顾相离明显不愿让别人知道她的病情,身为医生杜佑彦也只能帮她保密。

  “你和过来一下,我有些是想和你说。”

  顾相离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不自觉的抬头看了一眼苏一昂。

  苏一昂自然是不想让顾相离过去的,不过面上他依旧装作大度,轻声对她说。

  “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他能看到他们两个的身影,却听不到他们说的话。

  不过顾相离的兴奋显而易见,苏一昂隔了那么远,依旧能看到她眼中的明亮,挂在脸上的笑容,是那他许久不曾见过的明朗。

  男人的占有欲在作祟,苏一昂恨不得直接将杜佑彦撕个粉碎。

  “谢谢你,我们改日再见。”

  苏一昂看着顾相离朝着自己走过来,瞬间将愤怒的情绪隐藏,装作无事的样子和她一起上了车。

  车上的气氛沉闷至极,苏一昂想到他和那个医生两人聊天那么开心,心里的不满又开始涌了上来。

  他咳了一声,问她,“你和他聊了什么?聊的那么开心,我很久没见过你那么开心了。”

  顾相离认真的想了想他的话,近几年的生活如同死水,她确实从未这样高兴过。

  “下个星期我要出去一次,可能过一段时间再回来。”

  “和谁?那个医生?”

  苏一昂郁结的愤怒终于隐藏不住。

  “顾相离我告诉你,没有我的允许你别想离开我的视线!”

  顾相离淡然的看着他,“怎么?你想囚禁我?”

  苏一昂语气带了几分警告。

  “也未尝不可!”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