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此情何咎知心忧

更新时间:2021-04-21 14:51:46

此情何咎知心忧 已完结

此情何咎知心忧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丢了一只龙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火红的刺青从背上延至肋下,火纹样式如同花瓣般将夏漪瑶包裹在其中,艳丽非常。 “结束了?”夏漪瑶的声音因为痛哼变得嘶哑难当,她起身看向云子桥问道。 “结束了。很美。”云子桥别过眼收拾着东西,转身快步离去。 夏漪瑶面露诧异的看着他有些慌张的背影,慢慢下床走向衣镜。 看着其中映衬出来的景色,夏漪瑶脸上瞧不出半分情绪。 唯有眼中的几许波动透露着她的真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3-教辅之恩

夏漪瑶闻言一愣,轻笑一声道:“长姐,你莫要拿我玩笑了。更何况……”

  她沉默了一瞬,转头望向窗外的森绿树景道:“便是他当真喜欢上我了,也同我无关。”

  最是难过痴心人。

  最是狠情伤心人。

  夏奚娆看着夏漪瑶,规劝的话语哽咽在喉头,再难出口。

  云子桥再至夏府,已是五日后。

  夏漪瑶背上的皮肉已经大好,他站在床榻前,眼前悬挂着的是夏漪瑶挑选的图样。

  那是一大片的火纹,深浅明显,能很好的掩盖她背上的疤络,只是……

  云子桥看着图样的大小,沉声道:“漪瑶,你想好了,你选的大小遮盖了疤络不假,可也覆盖了大半身,你真的决定了?”

  “嗯。云先生,你下针便是。”夏漪瑶说着,拿过一旁的软木咬在口中。

  云子桥瞧着她的样子,暗叹了口气,沉下心,开始下针。

  这一开始便持续了整整一日。

  云子桥收了针,怔怔的看着夏漪瑶的背。

  火红的刺青从背上延至肋下,火纹样式如同花瓣般将夏漪瑶包裹在其中,艳丽非常。

  “结束了?”夏漪瑶的声音因为痛哼变得嘶哑难当,她起身看向云子桥问道。

  “结束了。很美。”云子桥别过眼收拾着东西,转身快步离去。

  夏漪瑶面露诧异的看着他有些慌张的背影,慢慢下床走向衣镜。

  看着其中映衬出来的景色,夏漪瑶脸上瞧不出半分情绪。

  唯有眼中的几许波动透露着她的真心。

  而此时的浔阳城内,有关夏漪瑶同左云霄的流言却是风声四起。

  “说起来,那夏家小姐还真可怜。你是没瞧见那日她从书院被人抱出来时,啧啧!满身的血啊!”一老人叹息的说着,其言语间满是叹惋之意。

  “可怜什么可怜?若不是她粘着左先生不放,也不会将自己弄成那副模样!”一道尖锐声音响起,胡绯衣看了眼刚才说话的老人,而后扫视着整间食府讥嘲道,“咎由自取,有什么好可怜的?!”

  “是没什么好可怜的。”

  夏漪瑶站在堂中,看着眼神讥讽的胡绯衣沉声道,“也用不着你可怜!”

  她身子好了大半,按着府医的话出来走走,不成想刚进这食府,便听见了胡绯衣的一番话。

  而胡绯衣瞧见夏漪瑶的身影讥讽一笑道:“怎么,在府里躲了这些时日,如今敢露面了?!”

  “我有何要躲的?”夏漪瑶走上前坐在椅子上,抬眸瞧着胡绯衣,声色微冷,“我看该躲的是你吧?!”

  胡绯衣闻言心中一愕,下意识后退了一步防备的看着夏漪瑶道:“我又没死皮赖脸的缠着人不放,有何要躲的!”

  “那你今日就记好了,过往三年种种我不同你计较的,但是从今日起,若是我再听见从你口中传出什么有关我的胡言乱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夏漪瑶说着,腰间的软鞭骤然挥出,重重的抽在了胡绯衣脚边,惹得她一声惊叫!

  “夏漪瑶!你这样就不怕左先生知道么?”胡绯衣掩着心中的恐慌威胁道。

  听到左云霄的名字,夏漪瑶眼中闪过抹暗色,而后便消失无踪。

  “他知道又如何?!”夏漪瑶厉声告诫道,“你们都听好了,从今以后,我夏漪瑶做任何事同左云霄都没有半分关系。若是有谁再到我面前嚼舌根,下场如何你们都该清楚!”

  “没有半分关系?!”

  食府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冰冷的男声,夏漪瑶手中动作一顿,未回头便知晓来人是谁。

  她沉静的收起软鞭,转身看向门口的左云霄,神色淡漠。

  “左公子听得没错,没有半分关系。”

  左云霄闻言脸色微沉,看着夏漪瑶的目光晦涩难辨。

  “夏漪瑶,你若是再胡闹下去,日后当真不用再来书院。”左云霄沉声说着。

  夏漪瑶闻言轻笑了声,朗声道:“左公子不必烦忧,漪瑶说话算话。日后书院我不会踏足半步,这些银钱便当做是感谢左公子三年来对漪瑶的教辅之恩。”

  而后扬长而去。

14-万勿纠缠

左云霄凝视着她的背影,无论如何都找不出曾经的情深与笑意。

  心尖蓦然一阵刺痛,失去的恐慌感袭来,引得他眉心微蹙。

  握着银票的手紧钻攥。

  纹络铺子。

  云子桥瞧着走进来的夏漪瑶,愣了片刻,上前道:“今日怎的有空过来?”

  “不过出来透口气,府里呆的久了,有些憋闷。”夏漪瑶坐在椅子上,环顾着屋内悬挂的各式花样,再没有言语。

  铺子还有刺青的客人,云子桥也不好同夏漪瑶说话。

  一时间气氛便沉寂了下来,只有刺青那位时不时响起的闷哼声。

  一个时辰的功夫,云子桥才从帘后出来,看了眼夏漪瑶,打发走了刺青的客人。

  “说吧,你来这儿是想问什么?”

  夏漪瑶闻言敲着桌子的手一顿,抬眸对上云子桥望过来的目光,沉吟了一下道:“长姐身上的刺青出自你的手?”

  “不是。”云子桥摇了摇头,拿过丝帕擦拭着手心,温声道,“刺青这手艺虽难,却也不是只我一家。我知道奚娆小姐身上的刺青也不过是那时她来寻我补色而已。”

  夏漪瑶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而后起身道:“既如此,我便回去了。”

  云子桥看着她的背影,陡然出声道:“漪瑶,你只有这一个问题么?”

  夏漪瑶脚步微顿,没有转身,只是道:“我只想问与我有关之事,其他的,我不想再沾染。”

  云子桥闻言眼中闪过抹黯然,什么都没再说。

  夏漪瑶走在回夏府的路上,梨若跟在她身后。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双鞋,随之而来的,是夏漪瑶熟悉无比的气息。

  她缓缓抬头,视线扫过眼前之人的黑色暗金衣袍,对上他微冷的目光,退后一步拉开距离道:“左公子有事?”

  左云霄看着夏漪瑶,心里的想法便是他自己也说不清。

  夏漪瑶不纠缠他本是他所求的,可偏偏她放手的如此爽快,让他总有一种不悦之感。

  “无事便不能找你?”

  “不是,这是漪瑶以为该说清楚的都已说清楚,同左公子也没有再见的必要。”夏漪瑶嘴角勾起抹笑,疏离至极,“左公子还有何事便今日一次性说清吧,免得日后再多纠缠。”

  夏漪瑶的态度像极了在躲瘟疫,左云霄心中一堵。

  “夏漪瑶,你非要同我这般说话?!”

  “漪瑶虽不知左公子此话何解,毕竟这就是漪瑶对待不熟之人的礼节,若是叫左公子有些不舒服,那漪瑶在此道歉。”夏漪瑶懒懒的行了一礼,恭敬至极。

  左云霄看着她,却只觉得心中更是窒闷。

  他来到浔阳城三载,夏漪瑶纠缠了他三载,何时同他行过一礼?!

  如今她这般所为,当真是要将过往尽数斩断?!

  想到这儿,左云霄心中划过抹酸意。

  凭什么她说来便来,说走便走?!

  “夏漪瑶,今日已过了教书时辰,明日起,你必须来书院。”

  左云霄扔下这句话,也没看夏漪瑶愣住的神色,转身便走。

  而夏漪瑶看着他的背影,愣住的神情渐缓,化成一股苦涩与郁闷。

  左云霄,你究竟还要做什么?

  这场游戏你玩了三载,还不愿结束么?

  还是在你心中,我夏漪瑶就低贱到明知你拿我当长姐的替身,还会甘愿任你摆布?!

  若是如此,这三载岁月,她还当真是一腔真心错付!

  夏漪瑶心想着,露出抹涩苦的笑。

  其实本就错付了不是么?

  夏府门前,夏漪瑶刚刚走近便瞧见夏奚娆站在门口处的身影。

小说《此情何咎知心忧》 第13章 教辅之恩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