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犹记当时深爱你

更新时间:2021-04-22 14:44:44

犹记当时深爱你 已完结

犹记当时深爱你

来源:微阅云 作者:白桦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杜暖晨顾不得疼,从地上爬起来扑到车门旁,拍打起车窗:“申元洲,我真的没有骗你,我给你看孩子的照片,他很像你!” 杜暖晨边说着边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快速按亮手机,将屏幕贴在了车窗上:“你看这就是我们的儿子,我没有说假话,他是真的生病了……” 车窗忽然缓缓摇了下来,露出了申元洲的脸。 杜暖晨一喜,将手机递到申元洲的面前。 申元洲却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嘴角浮起一抹冷讽:“杜暖晨,没想到你现在竟变得这么无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真的没有骗你

  晚上九点。

  杜暖晨猫着身躲在一辆红色轿车旁,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不远处停着的一辆黑色宾利。

  五分钟后,她看到申元洲从直达电梯走了出来,来到了黑色宾利旁,拉开了车门。

  杜暖晨霍地直起身,一个箭步冲到他身旁,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可是下一秒却见申元洲猛一挥胳膊,接着就听到杜暖晨惨叫一声,整个人被甩出几步远,脚下没站稳,跌坐在了地上。

  申元洲瞥了一眼地上的女人,看清她的脸后,脸上刚露出的戒备之色瞬间转为寒若冰霜的冷色。

  他没有再看地上的人第二眼,弯下身直接坐进了车里。

  杜暖晨见他伸手要关车门,腾地从地上跳起来,冲到车旁,两手抓住了车门:“申元洲,我有话和你说”。

  申元洲根本不看她,而是对驾驶座上的专车司机命令道:“开车!”

  “申元洲,我是真的有事求你,给我两分钟的时间行不行?”杜暖晨猫下身硬挤进到了车里。

  本是担心车子开走的情急之举,钻进了车里才发现申元洲就坐在靠近车门的位置。

  见她进来,他纹丝不动。

  杜暖晨正觉尴尬,忽见申元洲抬起了胳膊,心想他肯定要把她推出车外,来不及细想,她快他一步,猛地张开双臂环抱住了他的脖子。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你就听一听我要说的事情行不行?”

  申元洲盯视着她,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如万里冰封。

  这样近距离,她身上的气息不可阻挡地扑入他的鼻息,清浅里透着一丝幽香。

  这是他曾经异常熟悉的,他身体里的某根神经不受控制地被挑动了一下。

  杜暖晨见他虽沉默着,但却放下了欲抬起的胳膊,心里不由一喜。

  “我这次来找你,不为别的,就是想和你再生一个孩子,救我们的儿子”。

  杜暖晨才说完这句,就看到申元洲冰冷的双眸忽然微眯了起来,她知道他这是欲发怒的前奏,赶紧接着道:

  “五年前我离开之后才发现自己已有了身孕,我把孩子生了下来,他已经四岁了,但三个月前他查出来得了白血病,医生说只有脐带血才能救他……啊!”

  杜暖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申元洲毫不怜惜地狠狠推出了车外。

  她猝不及防,整个人重重地跌倒在了地上。

  右胳膊一阵钻心地疼,她低头一看,胳膊肘处被蹭掉了一大块皮,隐隐有血往外冒。

  “咝”她忍不住发出痛声,余光却瞥到申元洲已关上了车门,同时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

  杜暖晨顾不得疼,从地上爬起来扑到车门旁,拍打起车窗:“申元洲,我真的没有骗你,我给你看孩子的照片,他很像你!”

  杜暖晨边说着边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快速按亮手机,将屏幕贴在了车窗上:“你看这就是我们的儿子,我没有说假话,他是真的生病了……”

  车窗忽然缓缓摇了下来,露出了申元洲的脸。

  杜暖晨一喜,将手机递到申元洲的面前。

  申元洲却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嘴角浮起一抹冷讽:“杜暖晨,没想到你现在竟变得这么无耻!”

3-绝不能放弃

  杜暖晨扬起头,隔着车窗玻璃望向车内的申元洲。

  “申元洲,我知道你恨我,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他身上也流着一半你的血,我求你救救他吧!”她怕申元洲听不清,特意提高了嗓门。

  申元洲冷眼盯着车外的女人。

  这个女人确实是杜暖晨,可是却已不是他曾经认识的那个杜暖晨。

  以前的她高贵优雅,只要出门必然衣着得体,就算是素面依然光艳四射,让人只望一眼便无法移开视线。

  而现在的她因为几番拉扯已是衣衫不整,头发也散乱如杂草,素面的脸上苍白无血色。

  整个人更是毫无形象地扑在车头,简直就像是一个无赖泼妇。

  以前她说话总喜欢高昂着头,语调也习惯用命令式,五年前就算发生了那样的事,她也没说过一句认错的软话。

  而现在她居然这样低三下四地哀求他,在他看来她就是在他面前虚意做戏,这让他只觉得恶心。

  申元洲厌恶地移开了视线,冷声命令司机:“开车!”

  司机没回头也已感觉到申元洲浑身散发而出的寒意,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一脚踩下了油门。

  杜暖晨当然听清了申元洲的命令之言,他的冷漠厌恶甚至愤恨都在她的预料之中,可是亲眼看到他对自己这般绝情,她的心还是微微抽痛了一下。

  一恍神间,车子已缓缓前行,她条件反射地后退,不过整个人仍扑在车前。

  见她如此,司机有些发慌,脚下不由松了油门,车子停了下来。

  “开!”申元洲一声冷喝。

  司机的心猛抖了一下,条件反射地再次踩下油门,力道比刚才重了不少,车速也快了很多。

  杜暖晨只能随着车速急急后退,她看到申元洲脸上的绝然,她明白自己这个以命相逼之策对他完全无效。

  她颓然地后退了一步,面色如灰。

  现在的他一定认为自己是在编造谎言来欺骗他,耍弄伎俩在他面前做戏。

  她知道他并非谦善君子,有人若伤他一分,他必以十倍还之。

  五年前她做了那样伤害他的事,这五年里他竟然没有来“打扰”她,已经算是他对她手下留情了。

  她垂头丧气地捡起了手机,发现屏幕已被摔裂。

  按亮手机,屏幕上那张天真烂漫的稚气笑脸竟变得支离破碎。

  她的心猛地一阵酸痛,眼眶也是一红,眼泪涌了出来,屏幕上的笑脸顿时变得模糊不清。

  她再也控制不住,抱着手机,蹲下身失声痛哭起来。

  绝不能放弃!

  一个念头忽然跳进她的脑海,她猛地抬起头,迅速擦干了眼泪,再次按亮了手机,她翻找出最近常拨的那个号码,打了过去。

  “喂……”

小说《犹记当时深爱你》 第2章 真的没有骗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