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相离何必曾相忘

更新时间:2021-04-22 17:10:32

相离何必曾相忘 已完结

相离何必曾相忘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万小烟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医生给颜汐用了很多安胎的药,她卧床躺了三天,胎象才算是平稳住。 看着左手的绷带和右脚的石膏,颜汐苦涩地扯了扯嘴角。 这三天秦翰忱连个人影都没看到,自己的死活他还真是不在意…… 忽然,病房门被人猛地推开,秦翰忱大步走了进来,带着一身烟味。 “跟我走,去做手术。”他看都没看颜汐现在的悲惨模样。 “你要干什么?什么手术?”颜汐以为他是要强行带自己堕胎,条件反射地伸手护住肚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违抗我的命令

  医生点头:“要不是你丈夫及时送你来医院的,你这左手怕只能截肢了……你说你,怀个双胞胎还有对你这么好的丈夫,怎么就有抑郁症呢?”

  医生惋惜地叹了口气,随后将单子放在床头柜上,要她冷静思考便走了出去。

  颜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刚才都听到了些什么?

  没过多久,秦翰忱来了病房。

  “打掉孩子。”他的话利索而又吝啬。

  颜汐攥着被子的右手一紧:“孩子在我肚子里,我自己决定。”

  眼前这个男人将她伤成这样,并且夺走了一个宝宝的生命,现在还要来干涉另一个宝宝的生死吗?

  “颜汐,你居然敢违抗我的命令?!”秦翰忱冷眼看着她,泛着怒光的神情透着危险。

  “结婚这三年来我哪一件事没有听你的话?可到头来你却连一丝信任都不愿给我,居然还对医生说我是自残……秦翰忱,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颜汐含泪问道,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居然是恶魔一样的存在。

  秦翰忱看着颜汐那可怜而又凄楚的模样,一时顿住。

  “昭昭是钢琴家,她没了手指很难在那个圈子里立足,现在茶不思饭不香……她亲口告诉我是你设计的一切,你还要嘴硬到什么时候?”

  想起昭昭哭得泪如梨花的模样,秦翰忱就心疼不已,再看颜汐时透着不耐烦。

  “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是你的妻子,你怎么就不信信我?”颜汐反问。

  秦翰忱拧眉:“你们的为人,我都很清楚,别忘了你当初是怎么爬上我床的!”

  颜汐怔住,当年的事她早解释过千儿八百遍了,可秦翰忱不信。

  秦翰忱和颜昭昭青梅竹马,本该喜结良缘结成一对,可颜昭昭却亲手将亲生妹妹颜汐送上了秦翰忱的床。

  为了稳住两家名声,他们只能结婚,颜昭昭则‘失恋’出国,一走便是三年。

  直到现在,颜汐依旧不清楚,当初颜昭昭为什么要那样做。

  “当年的事你不信我我认了,可伤颜昭昭手指一事,我真的没有做过,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颜汐心底留着最后一丝残念,痛声问道。

  不光是为了自己那卑微的爱,还要为了腹中那可怜的小生命。

  秦翰忱看着她,她眼底那抹透着苦涩的深情让他心烦。

  早在他和颜昭昭交往时,这个女人便一直偷偷用这种眼神看他这个未来姐夫。

  他厌极了这种眼神,也厌极了自己从颜汐姐夫变成丈夫的身份!

  “想让我信你?行啊,你从这里跳下去,我就信你没有对昭昭动手。”秦翰忱冷漠说着,抬手指向窗外。

  颜汐呼吸一滞,有些僵硬地扭头看向窗外。

  这是医院住院部二楼,跳下去不死也残。

  “秦翰忱,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这样跳下去,他必死无疑……”颜汐哑声说道。

  “那又怎样?我本来就没打算要这孽种。”秦翰忱毫不在意,更是主动走去将窗户打开,随后扭头看着颜汐,“我没砍你的手去赔给昭昭,那就用你孩子的命还偿还昭昭那断掉的手指头,这件事就扯平了。”

  颜汐心如死灰,痛到近乎不能呼吸。

  “你怎么可以这样……”

  正在这时,秦翰忱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按了接听键,里面传来一个娇柔的女人声音。

  “阿忱,你怎么还不来陪我……”颜昭昭撒娇埋怨道。

  秦翰忱眉眼间溢出少见的柔情:“等我,马上就来。”

  挂了电话,他冷冷扫了一眼颜汐:“想不想让我相信随你,毕竟你也是个画家,要是左手右手都废了,别怪我无情……”

  颜汐闭了闭眼,将心底最后一丝残念一点点褪散。

  “好。”

  她从病床上坐起来,有些虚弱地朝窗口走去。

  在秦翰忱质疑眼神的审视下,她踩到椅子上,纵身一跃,直接跳下!

  嘭——

3-这么折腾都不死

  秦翰忱脸色一变,快步冲到窗边探头往下看。

  颜汐蜷缩着躺在草丛中,鲜血染红了她的病号服。

  “颜汐!”他大喊一声,但那个女人没有一丝动弹。

  他正要跑下楼,医院的护士已经抬着担架匆匆朝颜汐奔去,带着她进了抢救室。

  秦翰忱莫名有些烦躁,那个女人毫不犹豫直接跳楼的动作深深印在了他脑海里。

  他刚想朝抢救室走去,却猛地想起颜昭昭还在等自己。

  他克制着转身朝停车场走去,那个女人在医院,反正死不了……

  两个小时后,颜汐从抢救室转送到了普通病房。

  她看着天花板上刺目的吊灯,神情空洞木然。

  那一跳,让她轻微脑震荡,右腿骨折。

  但她的孩子,还在。

  许是命不该绝,又许是她在跳下窗户的那一刹,双手都死死护住了小腹。

  医生给颜汐用了很多安胎的药,她卧床躺了三天,胎象才算是平稳住。

  看着左手的绷带和右脚的石膏,颜汐苦涩地扯了扯嘴角。

  这三天秦翰忱连个人影都没看到,自己的死活他还真是不在意……

  忽然,病房门被人猛地推开,秦翰忱大步走了进来,带着一身烟味。

  “跟我走,去做手术。”他看都没看颜汐现在的悲惨模样。

  “你要干什么?什么手术?”颜汐以为他是要强行带自己堕胎,条件反射地伸手护住肚子。

  秦翰忱不说话,直接命人推着轮椅往骨科手术室走去。

  医生看到颜汐,拉着她的右手给小拇指消毒。

  “异体手指移植手术很快,但为了昭昭小姐恢复快,不能打麻药,所以太太需要忍一忍!”医生说着,旁边的护士已经将手术器材准备齐全。

  颜汐呼吸一滞,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翰忱,你居然要把我的手指头给颜昭昭!?凭什么?你不是说只要我跳楼便相信我没有伤她吗!”她嘶声问向秦翰忱。

  “你们是亲姐妹,手指移植不会有排斥反应,你把手指给昭昭,我同意你留下我的种。”秦翰忱淡声说道,嗓音里没有太多情绪。

  颜汐浑身颤抖:“秦翰忱,我就问你一个问题……结婚三年,你对我真的一丝丝喜欢都没有吗?”

  秦翰忱看都不看她,直接对着医生吩咐:“速度快点,昭昭还在隔壁手术室等她手指!”

  两个保镖按住轮椅上的颜汐,医生挑选了合适的刀。

  “啊!”惨叫声传遍了整个手术室。

  医生捧着刚斩断的手指去了隔壁手术室,秦翰忱看都没看颜汐一眼,直接去了颜昭昭手术室门口守着。

  颜汐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

  她的右手缠上了绷带,整个人像个木乃伊。

  “醒了?”耳边传来的女人嗓音,让颜汐身躯一颤。

  颜昭昭坐在病床边,垂眸看着自己右手,那截色泽不太一样的小指头被白细纱布缠住,有些突兀。

  那是颜汐的手指头。

  “你肚子里的孩子命真硬,这么折腾都不死。”颜昭昭笑着说道,从旁边拿出一根手指饼干递到颜汐嘴边,“来,补补。”

  颜汐侧过头去,不想看这个女人的嘴脸,更没有力气跟她叫嚣。

  “呵,三年不见脾气见长了……没关系,谁让我是你姐姐呢。”颜昭昭也不恼,依旧笑盈盈,“你和阿忱每次亲热不是戴套就是吃药,怎么怀孕的你不想知道?”

  颜汐怔住,有些惊诧地转眸看向颜昭昭:“是你动了手脚?”

  “套被我扎针了,避孕药也被我换成了促进排卵的药,不然你怎么怀双胞胎。”颜昭昭大方承认。

  “为什么?”颜汐越来越摸不清颜昭昭的目的了。

  颜昭昭站起来,弯腰侧到颜汐耳边低语。

  “因为,我想让你给阿忱生孩子。”

小说《相离何必曾相忘》 第2章 违抗我的命令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