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唯存空寂漫君心

更新时间:2021-04-20 17:05:37

唯存空寂漫君心 已完结

唯存空寂漫君心

来源:微阅云 作者:四季晨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她沉默的看着重垣,将他的神情都收入眼中,却瞧不出丝丝的情意。 他更像是在完成一个任务一般,冰冷无情,最后,抽身而去…… 花璇躺在床榻上,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一连半月,重垣日日来此,却从不多留。 又是一夜寒风抖擞,重垣再一次甩袖而去,花璇缓缓坐起身,看着四敞的门扇,突然感觉胃中一片翻涌。 “呕——!”她伏着床榻,不断干呕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唯存空寂漫君心:魔尊

“……感谢魔尊好意,可情爱一事本就是人心所向,还是顺其自然为好。”

  闻言,言柏眼神一凛,连着暗室内的空气都凝固了几分。

  可很快,他便又笑了起来。

  “罢了,你既不愿,便算了,不过本尊既答应圆你个愿望,日后你若有何想本尊帮你的,来找本尊便是。”

  花璇不敢再拒,只得应了下来,但心里也明白,她所求的,只有重垣一颗心,此外再无其他!

  而后的几日,两人皆未言语。

  直至花璇离开的那日,言柏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开口道:“丫头,记得本尊同你说的话,不管过了多久,都有效!”

  花璇回头朝他福了福身,什么都没说。

  而言柏,嘴角则是勾起了一个灿烂的笑。

  在这天罚司好吃好喝的住了百万年,他这把老骨头也该出去透透气了……

  昭华殿。

  花璇穿过长长的石子路,朝着崇明阁而去。

  可刚走到半路,便收到了天帝的传召,没办法,她只得转身去往天君宫。

  “花璇见过父君。”花璇行着礼,待天君说话后,才站起身。

  抬眸间,瞧见站在身侧脸色难看的重垣,她心中有些不安。

  “今日正巧你同重垣都在,本君想着,你们二人成婚已有两千年,也是时候该要给孩子了!”

  天君的话一出,花璇和重垣的脸色霎时僵硬。

  一个是面容有愧,一个是烦躁不安。

  “父君,孩子一事还是日后再议,近日儿臣忙于仙官更迭之事,分身乏力。”重垣推拒道。

  花璇听着他的话,心头一涩。

  冠冕堂皇的理由。他明明日日都陪在卿苒身侧,何时忙事?!

  可孩子一事,断不是能儿戏的,以她和重垣如今的关系,便是有了孩子,也不过是受苦的!

  “父君,重垣公务繁忙,孩子一事还是暂缓些时间吧。”

  花璇顺着重垣的话说到。

  可天君执掌仙界多年,什么事不清楚?

  他看着底下的两人,沉声道:“本君听闻,重垣回仙界之时,带上来了个女子,如今更是宿在了昭华殿正殿?!”

  闻言,重垣心中一沉,看向花璇的目光中满是冷意。

  而花璇,感受到重垣的目光,更是心中无奈。

  “回父君,卿苒身子柔弱,正殿的环境好些,是花璇让卿苒宿在那儿的。”

  “本君不想知道,今日起,重垣便同你宿在一处,若是违背本君的话,那个卿苒便送去天河,做个仙婢!”

  花璇眉心紧皱,还想在说些什么,重垣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是,儿臣明白。”

  而后,便拉着花璇的手,将人拽出了天君宫!

  “放手!”花璇甩开重垣的手,揉着作痛的手腕道,“你为何要答应父君,你明明就……”

  “若不是你向父君告状,怎会有今日之事?花璇,既然做了,何必不承认!”重垣寒声斥道。

  花璇心中凄冷,她是爱重垣不假,却从未想过要拿孩子要挟!

  “不管你怎么想,这件事,我并不知情。”

  重垣不置可否,手中仙力捆住花璇的双手,一个闪身直接将人带回了崇明阁!

  后背摔在床榻上,花璇不得发出一声痛呼。

  门口的仙婢刚要进来,重垣手中仙力一挥,将门关上

  “都滚开!”

  花璇蹙眉看着发怒的重垣,沉声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重垣闻言唇角泛着凌厉的讽意:“你不是想要个孩子,那我,就给你一个——!”

唯存空寂漫君心:身孕

花璇怔忪的看着重垣,一时间竟是不能理解他话中之意。

  待她反应过来,却已是无力反抗。

  她沉默的看着重垣,将他的神情都收入眼中,却瞧不出丝丝的情意。

  他更像是在完成一个任务一般,冰冷无情,最后,抽身而去……

  花璇躺在床榻上,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一连半月,重垣日日来此,却从不多留。

  又是一夜寒风抖擞,重垣再一次甩袖而去,花璇缓缓坐起身,看着四敞的门扇,突然感觉胃中一片翻涌。

  “呕——!”她伏着床榻,不断干呕着。

  仙婢闻声进来,瞧见花璇这般神态,眼中满是担忧:“娘娘,您没事吧?”

  花璇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缓了好一阵儿,她才平复了下来。

  “说起来,太子殿下日日来此,连正殿都去的少了,想必娘娘该是很快便能有小天孙了才是!”仙婢说着,将清茶捧给花璇。

  花璇扯了扯嘴角,刚要喝茶,动作却突然一顿——

  “……去,去将药仙请来!快去!”花璇慌忙的将茶盏仍在一旁,抬手推着仙婢让她去找药仙!

  仙婢瞧着她的样子,以为是出了什么急事,忙跑了出去。

  一炷香的时间,花璇却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人抛来抛去,如何都不得平静。

  “药仙,如何?”花璇看着收回手的药仙,连呼吸都屏起。

  “回太子妃的话,您有孕了!”

  猜测的答案成了真,花璇只觉得心脏不断狂跳,欢喜之情从心底涌出,将她埋葬。

  抬手抚上腹部,一种奇妙的感觉升起,花璇甚至说不出话来,只那一双眸子,翻涌着激动!

  “麻烦药仙了,只是此事还请别同太子殿下说起,我想亲口告诉他!”

  花璇的话,药仙岂敢不听,忙应了两声,离开了崇明阁。

  而花璇靠在床榻上,手落在小腹,如何都不敢相信,她竟然真的有孕了!

  而陷入狂喜的她,自是没有瞧到,门外的一个仙婢偷偷的溜出了门。

  昭华殿正殿。

  卿苒满身怒火的看着站在堂间的仙婢怒声道:“她竟然真的有孕了!”

  “是,药仙刚走,奴婢便过来禀告您了。”

  卿苒恨的咬牙切齿。

  近日,重垣守在她身边的时间越来越短,去崇明阁的时间倒是固定,一次不落!

  她本来也没想怎么样,可却没想到,这么快,花璇竟然怀了身孕!

  落在床榻上的手紧抓着锦被,卿苒挥了挥手,示意仙婢离开。

  重垣来的时候,正好同那个仙婢擦身而过。

  他虽是觉得有些眼熟,却也想不出是谁,便也未深思。

  抬步走进后室,瞧着卿苒难看的脸色,重垣忙问到:“发生了何事?”

  卿苒没说话,只是泫然啜泣的望着他。

  重垣被她的目光看的心口一窒,上前一步道:“到底怎么了?说给我听听!”

  “你别过来!”

  重垣脚步一顿,蹙了蹙眉上前,强硬的将人搂住,问道:“今日又闹的什么脾气,竟还是不让碰了?!”

  卿苒推开他,轻咬了咬唇,眸中满是委屈。

  她紧抓着重垣的衣袖,成颗的眼泪滴在他手腕上,激的他心中一软。

  “重垣,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不要谁,也不会不要你啊!苒儿,你身子不好,好好休养,别为旁的事劳心伤神。”重垣劝慰道。

  可卿苒还是难掩心中的嫉妒,她泣声道:“可你每日都去太子妃处,还说要给她个孩子。那我呢?我也想要你的孩子啊!”

  “那是父君的意思,待你身子好了,我们会有孩子的。”重垣温声哄着。

  “可她已经怀上孩子了!我不想别的女子有你的孩子!你说过的,你孩儿的娘亲只能是我!”卿苒哭泣着,望着重垣难看的面色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可是我不想成仙,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所以重垣,答应我,不要那个孩子,好不好?”

  重垣闻言沉默了良久,花璇已经有孕了么?

  他眼底闪过抹复杂,可看着卿苒红肿的眼,心疼的叹了口气。

  “好,你不喜欢,那便不要!”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