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婚然心动:总裁花式宠妻

更新时间:2021-04-22 11:42:37

婚然心动:总裁花式宠妻 连载中

婚然心动:总裁花式宠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尤池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姜念唇边起弧度,笑意满满,说话却撑着一口气,“乖。” 两兄妹亲昵的互动,更是忍得周围惊叹声此起彼伏。 姜念蹙眉,抬头看向姜月凝,正要开口说话,就见她耳朵上的蓝牙耳机闪烁不休。 “一条匿名的信息,连真假都不知道,你就敢往霍家的地盘跑?是嫌当年的教训还不够?!”闺蜜明月用刺破姜月凝耳膜的声音喝斥。 她一阵耳鸣,慌忙摘了耳机拿远,等听不到什么动静才重新戴回,“我不是一时冲动,也知道会面对什么,可事关我母亲的消息,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婚然心动:总裁花式宠妻:救救我的孩子

平城郊外,霍家老宅。

  “这个野种必须打掉!”一道略显尖刻的女声从房间里传出。

  门外,姜月凝紧紧咬住手腕,迫使自己保持清醒。

  她娇小的身影摇摇欲坠,泪眼婆娑地紧盯着霍锦昂,心底无助悲鸣,锦昂哥哥……求你,求你别让我失望!

  “妈,我……”

  孕痛袭来,姜月凝扶着门槛,眼睛发花,耳边一阵阵轰鸣,竟是什么也听不清,什么也看不见了,她缓缓蹲下,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力求镇定。

  这痛提醒着她,必须守住她和霍锦昂的孩子,如果现在倒下去,她和孩子都会落入危险的境地。

  强撑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却不小心触动了门把手,只听“咯噔”一声——

  “谁在外面?!”

  门轰地被推开。

  霍母眉眼微不可见地一紧,看着姜月凝的目光里闪过一丝不可置信,但只有一瞬,下一刻就被冷冽代替,厉声冷喝:“一群废物,连个孕妇都看不住,带走!”

  保镖闻言急忙鱼贯而入,三两下就将姜月凝控制住,任凭她怎么挣扎都于事无补,她求救的目光落在霍锦昂身上,刚要开口呼救,却被人猛地勒住脖颈向外拖,她像只渴水的鱼艰难呼吸,意识逐渐模糊……

  隐约间,她仿佛看见男人复杂难明的目光,但很快被房门隔绝。

  顾不上想那么多,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死死护住小腹,甚至因为动作幅度太大,不小心扯到了背部愈合不久的伤口,嘴角不禁逸出一声闷哼。

  饶是这样,也没有唤起那些人丝毫的怜悯之心。

  被粗暴的捆在大床上,富丽堂皇的顶灯,直射着姜月凝那张泪水满布的脸,她爆发出极大的求生意志,竟挣开束缚带,翻身滚了下来,在一片惊呼声中晕了过去。

  昏昏沉沉中,只听见家庭医生正在交涉着什么“孕囊太大”,“不能药流”,“身体太过虚弱”之类的话。

  姜月凝的嘴角无意识地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等到意识再次清醒,她已经在被押送往医院的路上。

  眼看着霍家的车,被堵塞的交通逼停在跨江大桥上,一个念头从她的脑子里闪过。

  趁霍母担心夜长梦多,叫人下去查看的空子,姜月凝快速跑出车子,穿梭在车水马龙中。

  但是保镖的反应比想象得快,再加上她身体本就虚弱不堪,他们几路夹击,最后将她逼向大桥栏杆。

  摆在姜月凝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被抓回去遭受更加可怕的对待,要么跳江寻求一线生机。

  眼见着霍家的爪牙正朝着自己缓慢靠近,又打量了一下附近地形,电光火石之间,她一咬牙,翻身跳入江水中。

  刺骨的寒意瞬间席卷全身,背上被撕扯开的伤口更是疼痛难忍……

  命不该绝,三个月后。

  富源酒店门前挤满了媒体,很多开着现场直播,就等着正主出现。

  姜月凝压低帽檐护着肚子在人群里穿行,耳边充斥着各种有关霍锦昂和洛云晴的八卦消息。

  有说霍锦昂今天要和洛云晴订婚,有说两人早就已经在国外领了结婚证,还有说两人是纯粹的政治联姻,逢场作秀。

  她想甩开这些话,可一字一句的揣测,在她心里迅速积聚成锋利的刀,一下一下划开心头的柔软。

  不会的,姜月凝!你要相信锦昂哥哥!

  她一边安慰自己一边随着人群往前,势要找个靠前的位子。

  “出来了!”

  一声惊呼落地,就像小石子坠入平静的湖边,立刻泛起涟漪。

  姜月凝被人推人地送到了最前面几排,她伸长了脖子,远远就看见那道熟悉的身影。

  多日不见,他还是那般耀眼,轮廓分明的五官在阳光里镶着金边,扫去了她记忆中最后那个病恹恹的样子。

  真好啊。

  这几个月为了躲避霍母而四处颠簸的苦,仿佛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姜月凝不自觉就扬起了嘴角,随后用力往前探着身子,想向霍锦昂的方向走去。

  来前她就想好了,如果一切都是谣言,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让自己和孩子都暴露在媒体面前。

  只要锦昂哥哥和她统一战线,霍母再怎么反对也无济于事。

  她想着挥手提一口气,高喊道:“锦昂哥……”

  最后一个字没来得及喊出,姜月凝的笑容就僵在了嘴角,一瞬间身边的嘈杂的声线,仿佛顷刻间都消失了,她的眼前一片昏天暗地,瞳孔里只剩下男人低头轻吻洛云晴额头的画面。

  两人在闪光灯下相拥而立,旁若无人。

  撕心裂肺的痛,迅速蔓延到姜月凝的四肢百骸,排遣痛苦的泪水不受控地涌出。

  身边的媒体人像是饿了许久,陡然见到肉的猛兽一般,一股水的扑向霍锦昂和洛云晴,姜月凝被迫与他们肩肘相撞步步后退,成了这人潮里最不合群的那个。

  一个霍家未来的掌门人,一个当红影星,真般配啊。

  是她太蠢了,蠢到以为他会坚守对自己的承诺,无论有谁阻拦,中间经过多少波折。

  原来当时不是她的错觉,霍锦昂真的看见了她的绝望和无助,却选择袖手旁观。

  不甘骤然涌上心头,伴随着满腔的愤怒,她抬手想拨开面前的人,去问问霍锦昂到底把他们的过去当什么,为什么要背叛她们的感情。

  然而,一道锋利的目光朝她的方向射过来,阻止了她前进的脚步。

  越过攒动的人头,她和不知何时出现的霍母四目相撞,对方低头和身边的助理说着什么,助理就通过耳麦通知附近为了维护秩序的霍家保镖。

  姜月凝左右扫看一圈,接到指令的保镖正缓缓朝她逼近,幸而被密集的媒体阻隔,才没有迅速聚拢。

  她的手无意识的放在自己的小腹处,想到其中孕育着一个小小的生命,加上霍母的险恶用心,以及霍锦昂的冷酷无情。

  最终她咬牙转身,迅速抽离出包围圈,挥手拦下出租车逃走。

  这一逃,就是整整五年。

婚然心动:总裁花式宠妻:终究还是回来了

  五年后。

  平城国际机场大厅里,姜月凝一袭贴身裁剪的红裙,勾勒出令人艳羡的曲线。

  根根分明、微微卷翘的长睫毛盛满阳光,阴影洒在白皙的脸颊上,就像黑天鹅的羽毛落在雪地里,美得动人心魄。

  她身旁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家伙,看起来四五岁左右,打扮时髦,说是小童星也不为过。

  男宝宝初具轮廓的五官比例精致,挑不出一点毛病,小小的鼻梁高挺在深邃的眼窝之间,稚气未脱就已经难掩俊朗,未来不知要迷倒多少姑娘。

  女宝宝比男宝宝矮一些,穿着粉色的公主裙,小脸蛋像半熟的苹果,任谁看了都忍不住想去捏上一把,配上两个卷卷的小辫子,仿佛橱窗里最精致的洋娃娃。

  母子三人行走在人头攒动的机场,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引得路过的人争相投来目光,甚至有人驻足偷偷拍照。

  “无聊。”

  虽然在国外也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姜念却还是忍不住吐槽,目光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凌厉,结果却遭来小姑娘的惊呼,按快门的频率反而增加了。

  姜念微眯眼睛,刚要踏步走过去,却被妹妹姜思拦下,“哥哥,思思饿了。”

  看到妹妹捂着肚子撅起小嘴的模样,姜念的眼神瞬间像是被融入一汪暖水,温柔宠溺。

  他拍拍妹妹毛茸茸的发顶,柔声劝慰,“我已经妈咪的信用卡,定了附近餐厅的午餐,还有你最喜欢的草莓蛋糕。”

  “真的吗?”姜思兴奋的两眼放光,抿抿小嘴忍不住咽口水。

  见姜念笑着点头,姜思一把抱上去,埋进颈窝蹭了蹭,“思思最喜欢哥哥了!”

  姜念唇边起弧度,笑意满满,说话却撑着一口气,“乖。”

  两兄妹亲昵的互动,更是忍得周围惊叹声此起彼伏。

  姜念蹙眉,抬头看向姜月凝,正要开口说话,就见她耳朵上的蓝牙耳机闪烁不休。

  “一条匿名的信息,连真假都不知道,你就敢往霍家的地盘跑?是嫌当年的教训还不够?!”闺蜜明月用刺破姜月凝耳膜的声音喝斥。

  她一阵耳鸣,慌忙摘了耳机拿远,等听不到什么动静才重新戴回,“我不是一时冲动,也知道会面对什么,可事关我母亲的消息,已经顾不了那么多。”

  “可是……”

  “最多我答应你,低调行事,不和霍家有交集,行吗?”她打断对方的说教,“况且,有你在,我怕霍家干嘛?”

  当年如果明月没有出国,即便是少了家族庇护,凭着和明氏集团的关系,她和霍母的博弈也不至于毫无还手的余地。

  “那倒也是!”明月情绪缓和下来,转了口风,开始交代她司机的等待地点和安排好的住处地址,还敦促她务必要去明氏报道。

  姜月凝一边答应着,一边在姜念姜思的牵引下往外走,行到机场门口才得空挂掉电话。

  长舒一口气后,她蹲下身,和两个小家伙平视,“对不起,妈咪刚才忙着和明阿姨打电话,宝宝们是不是饿了?”

  姜念垂眸往斜上方的出口看,不咸不淡的说:“明阿姨家的车已经到了。”

  闻言,她微不可见地蹙起眉头,牵着两个小家伙往反方向的出口走,姜念却拉着她停下,“刚才定餐厅的时候,我顺道叫了车。”

  姜月凝微怔,姜念云淡风轻地看着她,“妈咪不是暂时还不想和明阿姨碰面吗?”

  恍惚中,她好像见到总是能运筹帷幄,自信满满的霍锦昂,心里隐隐作痛。

  姜念一下子就捕捉到她细微的情绪变化,安慰式地用手指摩挲她的手背。

  心瞬间像是被裹了一层蜜,她微笑地看着自己儿子,小家伙脸颊泛起一抹红晕,避开目光道:“思思饿了,迟了餐厅位子就没了。”

  “好。”她憋着笑,由着姜念拉着自己和姜思往机场的地下候车区走。

  瞧着那小小的身影,她忽然觉得无比心安,好像不管脚下选的这条路有多难走也不用怕。

  上车之后,姜念给司机规划了一条又近又不会遇到明家的路线,那些岔道小路连姜月凝这个生在长在平城的都搞不清,她瞬间就有种智商被碾压的感觉。

  刚想用“她本来就是路痴”来安慰自己,却听姜念道:“妈咪要去面试的公司就在餐厅附近,吃完饭就去应该赶得上。”

  “你怎么知道的?”姜月凝愕然,换来的是姜念意味深长的笑容。

  再一深想,这孩子向来擅长电子操作,她又不会刻意避讳,想知道她的动态并不是难事。

  这么想过之后,姜月凝不禁有些愧疚,这些事情肯定是提前准备过的,想到自己不管不顾的回国,连累两个孩子奔波,实在是考虑不周。

  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两个孩子,儿子一副小大人模样,女儿则是扒在窗户上欣赏风景,时不时就发出惊叹。

  “妈咪,那栋楼好高哦,里面是不是有好多好吃的?”

  “妈咪,这些车都是叔叔阿姨在开吗?那我是不是会有很多小伙伴?”

  ……

  相比之下,女儿明显活泼很多,说话没有那么多顾忌,对未来的憧憬中,隐隐含带着曾经生活的寂寞和闭塞。

  转而她又隐隐心酸,为了最大限度避免霍家找到自己,两个孩子一直是住在国外的农庄里。

  想着,她抱住女人软软香香的小身体,主动柔声询问,“思思还看到什么,跟妈咪说说?”

  大概是散碎的头发落在姜思的脖颈上弄痒了她,小家伙只顾着咯咯笑,扭动身体往姜月凝怀里钻,报复式地掐她的腰,惹得她也在后座翻滚起来。

  姜念看着母女俩,嘴角的笑容微不可见,眼底一片柔和。

  母女俩闹腾着到了餐厅,吃了饭就马不停蹄去了“腾跃”设计公司。

  “姜月凝。”负责面试喊号的工作人员嗓门不小,惊得快等睡着的姜月凝一个激灵。

  她慌忙简单整理下妆容,应声跟着工作人员进了办公室,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正朝着她的方向疾步而来。

小说《婚然心动:总裁花式宠妻》 第1章 救救我的孩子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