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一眼山河别君梦

更新时间:2021-04-20 16:30:10

一眼山河别君梦 已完结

一眼山河别君梦

来源:微阅云 作者:四季晨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看着原本拜访奏折的桌案此时却是被两个相叠的人影压在下面,脸上通红一片,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宁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闻声,宁隋的动作停了停,抬眸扫了眼池月见,起身整理了下凌乱的内衫,顺便扯过一旁的外衫盖在木蓝身上。 “寡人自然知晓,不知晓的人是你吧?寡人何时准你踏出椒房殿了?!” 宁隋说这话时,微眯着眼,一双原本因着情动有些微红的眼角,此时只剩下凛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4-你的下场

宁隋的目光随着她的质问落到她手中的环玉上,皱眉思虑了好久。

  “不过一块玉,你何必这般?”

  不过一块玉?

  池月见握着玉的手被咯的隐隐作痛,闻此言只觉得荒唐可笑。

  这何止是块玉?这是她母亲留给她的唯一遗物,也是她给宁隋的定情信物!

  可他现在说,不过一块玉!

  “皇后姐姐,这玉……是君上给木蓝的。”木蓝伸出手握上她的手,轻声说道。

  池月见闻言冷笑了声抽回手,也不看被自己力道带的踉跄的木蓝,冲到宁隋面前低声诘问。

  “你不是不知道这玉代表着什么!”

  “重要么?为了一块玉,这般胡闹!”

  池月见的一系列反应已经让宁隋想起了这玉的来处,可于他而言,并无差别。

  而听到他的回答的池月见此时,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

  对宁隋的失望蔓延满心,她忍着鼻间酸涩哑声问道:“八年,我不曾问你要过什么,如今我既要离宫,你将这玉还给我,此后余生,再不回宫!”

  池月见说这话时,掩在袖袍中的手紧扣着掌心,血顺着玉低落在地。

  若是可以,她当真不愿离开宁隋。

  那是她深爱了八年的男子,更是她春心萌动之际第一个爱上的人!

  “玉不会给你,你必须离宫。”

  宁隋没有丝毫的怜悯退让,冷硬的话语斩断了池月见的希冀。

  眼中挣扎一闪而过,池月见后退了一步,瞧着这个令她倍感陌生的男子,苦涩一笑。

  “宁隋,君上,从以前开始,便是你在逼我,我一步步退让,却不曾想到了这般地步。可今日,我不想让了。这玉是我母亲的遗物,你若不将它还与我,便是离了宫,我也能让她不能安宁!”

  “池月见!”

  宁隋脸上覆满寒霜,抬手便是一巴掌掴在她的脸上,将人打倒在地。

  颊上滚烫的热度烧灼着池月见的心,她踉跄起身,唇舌间一片血腥气息。

  望着出手的宁隋,她终是没能忍住眼中的泪水。

  “皇后姐姐,您没事儿吧……”

  木蓝凑上前来装模作样的扶着她。

  可转目之间眼中噙着的得意笑容,却是刺痛着池月见的心。

  她猛然挥手避开木蓝,却只见她身子一晃,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连带着脸颊上被刮出了一道血痕。

  “木蓝——!”

  宁隋惊呼着将人抱在怀中,起身后狠狠一脚踹在池月见小腹,将人踢倒在地,“若是木蓝有半分差池,寡人要你全府上下偿命!”

  一句话,如同一柄淬毒的刀插进心间,不给她丝毫喘息时间。

  宁隋将木蓝放在了床榻上,召来太医诊治。

  而她这个皇后,则是跪倒在地上,如同丧家之犬。

  池月见看着宁隋担忧的目光,心头一阵闷痛。

  随即眼前一片黑暗,整个人无力的瘫倒过去。

  “皇后娘娘——!”

  那声呼唤,是池月见听到的最后一抹声音。

  悠悠转醒,窗外已然微亮。

  她坐起身,胸口处还有着几分憋闷的疼痛。

  “你醒了?”突然一道声音响起,惊的池月见重咳出声。

  她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的宁隋,满心复杂:“你在这里作甚?”

  “木蓝让寡人来瞧你。”

  宁隋冷着脸说着,眼中尽是烦躁与憎厌,“你也算大家出身,为何必能想木蓝一般温淑恭顺些?!”

  “你喜爱她,自是觉得她千般万般好。若没事,你便走吧。”池月见闭眼赶人道。

  宁隋压抑着的怒气倏然涌了上来:“不知悔改!”

  而后他微抬起手,其中中滑下一抹翠色,正是池月见想要拿回的那块环玉!

  听到环佩声响,池月见睁开眼,眼见着那抹绿,忙出手去拿:“将玉还我!”

  可宁隋却是后退一步避开她的动作。

  紧接着,随着他手一松,那块玉直直的跌落在地!

  “啪——!”一声脆响,满地玉碎。

  池月见瞳孔一缩,悬在床榻外的半个身子摔落在地,不敢置信的仰头望着宁隋。

  “你怎么敢……”

  “再敢伤木蓝分毫,你的下场便如这玉一般!”宁隋冷声说着,负手而去。

  碎玉刺穿池月见撑着地的手掌,道道血痕。

  她凝视着宁隋的背影,只觉得一颗心杂乱无章的狂跳,似是要蹦出来一般。

  在殿门关上的那一刻,池月见一口血从喉间涌出——

5-威胁

气急攻心,这一口血,几乎去了她的半条命。

  也因着一病,她离宫的时间便又往后推了许久。

  养病的时光总是无聊的,池月见靠在窗边的美人榻上,侧目看着窗外的景色。

  冬至落雪,漫天银白。

  “小点声儿,君上说了,废黜怀王这件事定要瞒着皇后娘娘,你若是说错了话,可仔细着你的小命!”

  池月见撑着孱弱的身子起身推开窗,看着被吓的忙跪在地上的宫女哑声问道:“你们刚才说,君上要废黜谁?!”

  “皇后娘娘,奴婢……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欺瞒本宫,可是大罪,本宫再问一遍,君上为何要废黜怀王?!”

  “……回娘娘的话,那日朝上怀王上奏皇贵妃娘娘妖媚惑主,实乃祸国之罪,让君上杀了皇贵妃娘娘,君上大怒之下,便要废黜了怀王……”

  听着宫女的话,池月见只觉得胸口一阵气闷。

  宁隋这是要冲冠一怒为红颜,连皇家的脸面都不要了。

  为了一个女子竟对如此对待同胞兄弟!

  “去告诉君上,就说本宫要见他!”

  “皇后娘娘,君上说了,让您好生养身子,别的事无需你插手!”宫女小声启禀着。

  池月见闻言沉默了一瞬,干脆转身推开了殿门,朝外走去。

  “娘娘,您还在禁足呢?你不能出去,这是违逆君意啊娘娘……”

  身后是宫女的声声阻拦,可池月见置若罔闻。

  无论如何,她都要阻止宁隋如此做!

  她一路疾行到御书房,刚要进去,便听闻里面传来的嘤咛声响。

  她皱了皱眉,看着紧闭的房门,脑中浮现一个猜想。

  而这个想法,则是在走上前的御前总管难言的神色中得到了证实。

  怒火翻涌着,池月见闭眼强压了下去。

  她知道宁隋宠爱木蓝,却从未想过,竟是会荒唐到了这个地步。

  连御书房这等要地,竟然都任由她胡闹!

  一把推开门,池月见甩开身后的宫女太监,一路来到内室。

  看着原本拜访奏折的桌案此时却是被两个相叠的人影压在下面,脸上通红一片,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宁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闻声,宁隋的动作停了停,抬眸扫了眼池月见,起身整理了下凌乱的内衫,顺便扯过一旁的外衫盖在木蓝身上。

  “寡人自然知晓,不知晓的人是你吧?寡人何时准你踏出椒房殿了?!”

  宁隋说这话时,微眯着眼,一双原本因着情动有些微红的眼角,此时只剩下凛冽。

  池月见瞧着这般的他,目光扫过桌案上的木蓝,沉了沉声线道:“我今日不同你说别的,只有一件,你不能废黜怀王。”

  “你是在威胁寡人?”

  “不敢,怀王所言无半句夸张,他更是你的胞弟,为了一个女子,伤及亲情国体,宁隋,你还记得你是个皇帝么!?”

  池月见声声质问,宁隋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池月见,你是在教寡人如何做皇帝?!”

  “月见不敢,只是希望君上能明白,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你这皇位当初便是怀王帮你坐上的,你如今所为,实在叫人诟病。”

  池月见不曾退步,冷声驳斥着。

  宁隋沉默的看着她,眼中氤氲的怒火好像刹那便可点燃。

  这时,一个小太监怯懦走上前,低声道:“君上,怀王求见——!”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