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欠你半世温柔

更新时间:2021-04-20 14:35:36

欠你半世温柔 已完结

欠你半世温柔

来源:微阅云 作者:步步清风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为什么?”他的语气变得严肃。 “想卖就卖了。”时悦敷衍地回答,眉目间一片萧瑟。 她找他帮忙的时候,他和另一个女人缠绵悱恻,现在有什么资格来质问自己? “时悦,那是我们的婚房……” 厉言深有些愠怒的话传来,时悦不禁好笑,心中涌上一阵酸楚。 这时候想起来这是他们的婚房了,在江南公寓和苏欣瑶巫山云雨的时候,他可有一丝一毫想起过,在这栋婚房里他的妻子在等他回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欠你半世温柔:丢掉它

  他和苏欣瑶连孩子都有了……

  这个消息,像一把利刃插在了时悦的心上,疼得她呼吸困难。

  嗬……那她的孩子该怎么办!

  厉老爷子听到这,脸上笑容尽失,他愤怒地拍了拍桌子。

  “混账!谁允许你在外面乱来的!我们厉家的男儿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对得起小悦吗?”

  厉言深眉眼凌冽,更多的是被激起的逆反心理:“因为她,我已经伤害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两年,现在我不会再让他们母子继续受委屈,这婚我离定了!”

  “你敢!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绝不同意!”老爷子被气得不轻。

  他看得明白,时悦适合厉言深,只要花时间,他们肯定会爱上对方。

  看着爷孙两人争得面红耳赤,时悦急急站了起来,打断他们:“爷爷,我也不喜欢言深,离婚对我们两都好。”

  她再爱他,也经不起他这样的嫌恶,她的心也是肉做的,会疼,会流血。

  “小悦!”见两个人都跟他唱反调,厉老爷子生出深深的无力感,“好,一个两个都不把我这个老头子放在眼里,要离婚就先把我这老头子气死再说!”

  厉言深没想到时悦这么快就松口,但转念一想,这不过是她在老爷子面前演的戏。

  想到这些,他只觉得更应该早点和这个虚伪的女人离婚。

  “爷爷,您别逼我,您知道的,就算您藏着结婚证,我也有办法把手续办了。”

  他眼神如刀,扫过时悦后,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时悦扶着气得站不稳的老爷子安慰道:“爷爷,我和言深不合适,你们不该为此伤了彼此的感情。”

  厉老爷子叹了口气:“小悦,答应我,和言深走下去,别让爷爷失望。”

  老爷子的话让时悦心如刀割。

  和厉言深的婚姻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她其实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她的神情全部落进了老爷子眼中。

  老人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又是一连叹了好几口气:“小悦,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时悦不知如何回答,只默默站着。

  “来,跟我来书房。”

  老人领着她走到书房,打开保险柜,拿出两个红色的小本子,交到时悦手中。

  “这是你们的结婚证,现在我把它交给你来保管,如果……如果你真的不想和言深过下去,爷爷也不想再逼你……”老人的声音哽咽,一双老目,泪光闪烁。

  “爷爷……”时悦捧着结婚证,像是捧着老人的一腔期盼和信任。

  经过这些事,借钱的事,时悦更加难以向老人开口。

  她独自回到海湾别墅,想了很多,最终在心里做下了决定。

  她走到阳台拨打电话。

  对方问了一些问题,她随后回答道:“我对买主只有一个要求,全款付清。”

  这套房子是她和厉言深的婚房,当初结婚厉老爷子买来送给她的聘礼。

  她一直很看重,想在这栋房子里和自己深爱了八年的男人修成正果。

  结果,房子的男主人三五个月都未必回来一趟。

  她急需要钱,厉言深心里只有苏欣瑶,爷爷那又开不了口,她也是没有办法了。

  打完电话,时悦着手收拾东西。

  在衣柜的首饰盒中,有一条缀着字母“S”的手链,静静地躺着,是她高中时期的东西。

  “S”是“深”和“时”的拼音首字母,那时她把对厉言深的爱慕每天戴在手边,以为终有一日,会等来爱情,可结果却并没有如她愿。

  那年夏天,她和苏欣瑶去采风,遇上跌落瀑布被水流冲走的厉言深。

  当时苏欣瑶劝她别管,她没听,毅然追着水流跑了好几里山路,十个脚指头磨得鲜血淋漓才追上。

  又疼又累的她义无反顾地跳下河,直到把厉言深救上来才筋疲力尽昏了过去。

  她以为和厉言深终于有了交集,可等她出院回到学校,看到的却是他和苏欣瑶在了一起。

  一个是深爱的男人,一个是自己的闺蜜,她只能默默退出。

  谁知道后来,她还是会嫁给他……

  造化弄人,时悦把手链拿在手上,摩挲了一会,最终还是扔进了垃圾桶。

欠你半世温柔:如果不爱他

  把房子里的东西全部打包好,自己的东西寄到妈妈和哥哥的家,厉言深的则寄到江南公寓。

  剩下的,时悦让刘姨过来一并处理掉。

  房子很快卖了出去,办完手续,时悦彻底搬离海湾别墅,暂时住到了妈妈家。

  到了约定还钱的那天,她一大早把钱准备好,打车前往医院。

  厉言深昨晚是在公司睡的,他睡得很不好,这两天总是会梦见时悦那个女人。

  早上醒来时,眉心还突突的跳。

  一想到在老宅那天,时悦当着爷爷的面说她不爱自己,说要离婚,厉言深心里就腾起一团莫名的火气。

  如果不爱,为什么非要嫁给他!

  如果不爱,为什么拖着不离婚!

  如果不爱,为什么把他的生活搅得一团乱……

  从洗手间洗漱出来,他直接下楼,开车往海湾别墅去。

  他非要找那个女人当面质问,她怎么敢说出不爱那种话?她有什么资格提离婚这两个字!

  车开到海湾别墅。

  厉言深气势汹汹地上前按密码锁,接连按了几次,密码错误。

  “该死!”他一拳砸在门上。

  这个女人究竟想干什么,居然把密码换了,连家都不让他回了吗?

  咚咚咚!

  响起不耐烦的敲门声。

  厉言深敲了半天,都没有见到时悦来开门,心里更加烦躁。

  最后还是被动静吸引过来的邻居,告诉他,这栋房子在昨天已经被女主人卖了出去。

  听到这,厉言深的心,狠狠沉了沉,拳不自觉握了起来。

  婚还没离,她就把房子卖了?她就这么着急和自己撇清关系?!

  厉言深站在门口,很快给时悦拨了电话。

  时悦刚从出租车上下来,接到他的电话,眉心蹙了蹙。

  她接起:“有事?”

  厉言深立马开口质问:“你把海湾别墅卖了?”

  时悦垂了垂眼睑,随后语气淡然:“嗯,卖了。”

  “为什么?”他的语气变得严肃。

  “想卖就卖了。”时悦敷衍地回答,眉目间一片萧瑟。

  她找他帮忙的时候,他和另一个女人缠绵悱恻,现在有什么资格来质问自己?

  “时悦,那是我们的婚房……”

  厉言深有些愠怒的话传来,时悦不禁好笑,心中涌上一阵酸楚。

  这时候想起来这是他们的婚房了,在江南公寓和苏欣瑶巫山云雨的时候,他可有一丝一毫想起过,在这栋婚房里他的妻子在等他回家?

  “反正你也不住,卖了不会对你有任何影响,况且房子的产权人是我,我有权处理。”

  时悦的语气很淡,甚至带着冷意。

  这样的她,让厉言深不由地心慌:“你在哪,我们当面聊。”

  时悦没有力气和厉言深过多纠缠,抬头的瞬间,正好看到几个染着头发、纹着花臂的男子往医院内走去。

  “我很忙,这些事回头再说。”时悦果断挂了电话,匆匆走进医院。

  厉言深看着暗掉的屏幕,气得差点把手机砸了出去。

  恰好电话又响了起来。

  厉言深才连忙把挥起的手收回来,看到是苏欣瑶的名字时,急迫的感觉消退,心底隐隐爬上失落。

  “言深,时悦给你寄了东西,我先帮你签收。”

  寄东西?

  厉言深的心咯噔漏了一拍。

  时悦卖了他们的婚房,又给他寄了东西,

  除了离婚协议书,他想不到还会是什么东西……

  厉言深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苏欣瑶接着说道:“挺大件的,不知道是什么,要不,你过来看看,顺便……顺便陪我去医院产检?”

  苏欣瑶语气柔弱,好几次让厉言深来江南公寓,他都以公司有事拒绝,接电话的语气也很敷衍,这让她不安。

  不是离婚协议书,厉言深提着心这才放了下来。

  他沉吟了一会,不咸不淡地回道:“我现在过去。”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