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娇妻难追:陆少,别来无恙

更新时间:2021-04-21 14:26:31

娇妻难追:陆少,别来无恙 连载中

娇妻难追:陆少,别来无恙

来源:微阅云 作者:焦糖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苏谨棠暗想,难道是陆霆晔又过来了? 她握着扇子朝门口走去,按照习惯没有正对着门,而是朝门右边侧了侧,这才开门。 门一开,她只来得及看清一团黑影,对面的人突然拿着一个喷雾瓶径直朝她喷来! 苏谨棠当即退后,屏住呼吸闪身朝右边最里面躲去。 拉开一个安全的距离之后,她这才发现,来人竟然是纪乌谷! 纪乌谷盯着她的视线像恶狼,仿佛下一刻就要扑过来撕碎他,他“砰”的一下关门落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7-碾碎他第三条腿

敲门声并不急促,还显得很有礼貌。

  苏谨棠暗想,难道是陆霆晔又过来了?

  她握着扇子朝门口走去,按照习惯没有正对着门,而是朝门右边侧了侧,这才开门。

  门一开,她只来得及看清一团黑影,对面的人突然拿着一个喷雾瓶径直朝她喷来!

  苏谨棠当即退后,屏住呼吸闪身朝右边最里面躲去。

  拉开一个安全的距离之后,她这才发现,来人竟然是纪乌谷!

  纪乌谷盯着她的视线像恶狼,仿佛下一刻就要扑过来撕碎他,他“砰”的一下关门落锁。

  随后,一步步慢慢朝苏谨棠走来,他没有继续喷之前那玩意,似乎料定了刚才那一下已经足够对付苏谨棠。

  “苏谨棠,你倒是命大啊!”

  苏谨棠有意示弱,装作害怕后退,却有意朝放了花瓶的木架子那边移动。

  纪乌谷似乎很喜欢她这害怕的神情,阴郁的脸甚至露出一抹笑,只是那笑却透着一股邪气:

  “作为玩具,不仅作死伤了主人,还主动送上门给陆霆晔那个伪君子用,你说,主人该怎么惩罚你好呢?”

  此刻,苏谨棠已经挨到木架子,接着裙摆恶遮掩,她左手背在身后,暗暗抓住第二层的一个长颈花瓶。

  脸上却一副慌张的神态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苏谨棠?你认错人了。”

  纪乌谷嗤笑,“骗鬼呢?你这张脸,化成灰我都认得。”

  苏谨棠已经握紧了花瓶,心中暗暗有了底气,而听到纪乌谷这话,更是觉得纪乌谷蠢得不是自己的对手。

  什么化成灰他都认得?她不过是画一个妆,带上半张面具,不就在暗香把他骗的团团转?

  纪乌谷见她不说话,以为她默认了,当即拉开外套脱下,露出里头的黑色T恤,那T恤上印着一个巨大的骷髅头。

  “玩具,这衣服看着熟悉吗?今晚,主人就让人教你,把四年前没做的事继续做完,”说着,他继续朝苏谨棠靠近,邪气道:

  “不愧是我当初看中的东西,坐了四年牢都还这么前凸后翘,估计伺候十个人都不在话下——”

  “无耻!”

  苏谨棠冷眼轮起花瓶,“嘭——”的一下砸在了纪乌谷的头上,碎片四溅,她自己趁机脱离了那个小角落。

  纪乌谷被砸中,顿时鲜血四流,顺着他的额角,左鬓发蜿蜒而下,衬得他那张苍白的脸更加阴森。

  而且,都这样了他都没喊一声,只是那黑沉的眼眸,眸光杀气凛凛,“你这贱人!老子今天一定弄死你!”

  见他冲来,苏谨棠眼疾手快捡起他仍在地上的喷雾瓶,“噗噗噗——”接连怼着他的脸喷了好几下。

  那白雾浓的苏谨棠都看不清纪乌谷的脸,或许是吸入了雾气太多,纪乌谷踉跄一步,单膝跪在了地上。

  苏谨棠见此,赶紧逃到门边,雾气散开之后,纪乌谷便彻底倒在了地上,不过他却恶狠狠盯着苏谨棠。

  口中含糊不清说:“我迟早弄死你……”

  苏谨棠早就不怕他这拔了牙的老虎,还靠近给了他一脚,冷酷道:“下贱胚子!再多嘴,信不信我一脚碾碎你第三条腿?”

  纪乌谷也不知是不是怕了,果然闭嘴了。

  苏谨棠见这一招有效,便继续威胁,“想护住你那东西,接下来最好老实回话。”

  “我问你,是谁让你来这里的?”

  纪乌谷依旧瞪着她,不答,苏谨棠冷哼一声,抬起脚干脆利落就往他裤裆处踩。

  “我说!”纪乌谷咬牙切齿道,苏谨棠没有抬开脚,只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往下说。

  “大概半个小时前,有人匿名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苏谨棠没死,就在这间房里。”

  苏谨棠收回脚,男人在这种情况下通常不会说谎。

  那么,纪乌谷这话至少可以判定,引纪乌谷来的人就在今天的宴会上,还是个很恨她的人。

  陆霆晔既然答应了让她考察,为了海岛和名声,他没必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害她。

  那又会是谁,恨得要她身败名裂呢?

  思索间,她余光瞥见纪乌谷阴冷的视线,暗想,不管那人是谁,对方利用纪乌谷害自己,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于是,苏谨棠缓和了一些冷意,装作好奇说:

  “我今天是第一次离家进元城,除了陆霆晔谁都不认识,可却没想到一进宴会就摊上一堆麻烦,我和你们口中的苏谨棠真的那么像?这世上,真的有相貌气质都一模一样的人吗?”

  “而且,陆霆晔在宴会上都当众解释过我不是苏谨棠了,你们为什么还揪住我不放?是通知你来的那个人耳聋?还是你眼瞎啊?”

  这时,纪乌谷终于没盯着她了,只是他虽然望着虚空,神情依旧阴鹜,呼吸有些急促。

  苏谨棠勾唇,纪乌谷既然注意到这一点,就绝不甘心被利用,让他们狗咬狗去。

  苏谨棠刚还想补充两句,却发现纪乌谷一脸通红,又盯向了她,还撕扯他自己的衣服。

  这种情况……

  苏谨棠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喷雾瓶,再想想纪乌谷一贯的作风,瞬间明了那东西参杂了什么,

  “啧,自作自受。”

  苏谨棠可没兴趣欣赏纪乌谷的“表演”,她当即关门离开房间。

  歇了这么久,她也该回宴会大厅了。

  她沿着原路返回,可就在即将下楼的拐角处,却见到鬼鬼祟祟的陆柔嘉。

  苏谨棠下意识躲了起来,随后,她便见到陆柔嘉走向了168那间房,还俯身凑近听。

  也不知她听到了什么,似乎很得意,最后开开心心下了楼。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苏谨棠冷眼低喃。

  陆柔嘉是看见她和陆霆晔进168房间的,倘若她知道里面的人是陆霆晔,不可能高兴的起来。

  她是宴会的主角,若是她让人帮纪五谷走后路,纪乌谷可不就是畅通无阻找去168?

  苏谨棠心中嘲讽,陆柔嘉的狠毒比她记忆中要厉害的多。今天房间里若是换个柔弱的人,这辈子就毁了。

  苏谨棠冷着脸走出拐角,礼尚往来,陆柔嘉送了自己这么一份大礼,她可不得——

  好好回礼!

18-假意约见

苏谨棠想了想,又回到了168房间,入目就是纪乌谷涨红的脸,他竟然撑到门口来了。

  苏谨棠抬手就是一个手刀过去,下一秒纪乌谷便“嘭”的倒地,苏谨棠踢了踢他,冷道:

  “这次,就先便宜你。”

  要不是他还有用,以他做的这些事,她废他十次都不嫌多。

  接着,苏谨棠揪住他的衣服,就被人拖进了对面的167房间,随后便进了洗手间洗手。

  做完这些之后,苏谨棠发现耳麦也突然连上了,终于能听清耳麦那头博九恒的话,

  “苏谨棠,纪乌谷去了皇都酒店,你小心一点。”

  苏谨棠一边洗手,一边冷淡道:“博九恒,你准备的这耳麦就这么垃圾?等你传来消息,黄花菜都凉了。”

  “你见过纪乌谷了?”博九恒还不至于听不出她的怒气,疑惑问:“该不会吃亏了吧?”

  “怎么?你要帮我报仇?”

  可下一秒,博九恒却说:“何必舍近求远,这个时候你难道不该去陆霆晔面前哭一哭?多好的上眼药的机会。”

  苏谨棠冷哼一声,关掉水流说:“别说那些没用的,没其他的事就切断通讯,免得影响我。”

  “没问题,苏谨棠,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

  说完,博九恒便切断了通讯。

  苏谨棠吹干手之后,这才拿着扇子离开。

  她在二楼瞟了一眼宴会大厅,并没有发现陆霆晔的身影,倒是沈宓纷已经回到了宴会大厅。

  陆柔嘉也不在。

  苏谨棠回想博九恒给她看的资料,管理高新区开发的领导很喜欢昙花,而皇都酒店的后花园就种了一片昙花。

  于是,苏谨棠朝后花园走去。几分钟后,果然见到陆霆晔几人。

  想了想,她转身朝另外一个入口进去,绕道了他们前方,做出比他们先来的假象。

  她靠在假石边上等了两分钟,在他们靠近时突然低低痛呼了一声——

  “谁在哪里?”有人问道。

  苏谨棠没答,直到陆霆晔冷道:“出来!”

  这时,苏谨棠才从假山后探出了半张脸。

  暗黄的灯光下,花枝半遮,苏谨棠的肌肤比那如玉的花瓣还要白皙干净,饶是见识多广的几位男士也被这一幕震撼得屏住呼吸,生怕吓住她。

  陆霆晔也不得不承认,这张脸确实漂亮。

  回过神来,便问,“你不是在楼上休息,怎么会来这里?”

  苏谨棠去没回答这个问题,脸上却露出一丝难堪,低问:“陆总,你能过来帮我个忙吗?”

  这还是海岛相遇以来,苏谨棠第一次冲他示弱,陆霆晔心下疑惑,和身边几人抱歉道:“先失陪一下。”

  几位男士也看出了苏谨棠的窘迫,自然不干涉。

  陆霆晔走了几步,便到了苏谨棠的身边,“出什么事了?”

  苏谨棠直接伸手将他扯近,整个人差点埋进他的怀抱,陆霆晔一瞬间紧绷,“你——”

  可苏谨棠像没察觉察觉似的,还凑近他的下巴,仰头低说:“我的衣带被花枝挂开了,你能帮我挡一挡人吗?我去假山边重新系上衣带。”

  陆霆晔下意识瞥了下去,只见,她背后的丝带都散开了,衣服有些松垮,他一眼便看见她光洁大的背,窈窕的腰线,甚至……半秒不到,他闭眼扭开头,身体也更加紧绷。

  苏谨棠等得就是这一刻,她迅速滑进他的口袋,掏出他的手机藏在纱裙,等陆霆晔平息异样,睁开眼。

  这些年来,想勾引他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手段也层出不穷。

  他盯着她,视线锐利,她是不是和那些无聊的女人也一样?

  可是,她的眼眸一直很干净。

  接着,她松开他,用很信任的口吻说:“陆总,我在这里只认识你一个,其他人我不放心,拜托了。”

  陆霆晔的思绪一凝,突然有些无法直视她坦荡的眼神。

  又是他想多了?

  “陆总,只是帮忙挡一下人而已,你该不会不愿意吧?”苏谨棠故意激他,话里带着怀疑的冷意。

  陆霆晔这才不自在转身,背对她说:“你忙吧。”

  苏谨棠勾唇一笑,退到假山之后,背对着陆霆晔拿出他的手机,翻到通讯录找到陆柔嘉,随后模仿陆霆晔的冷淡简练口吻,给陆柔嘉发了一条信息:

  【速来167号房!】

  随后,她又删除信息,把手机关机,做完这些,才不急不缓系上丝带。

  五分钟后,苏谨棠才出声,“我好了。”

  陆霆晔回头,而苏谨棠难得冲他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朝他走来,“陆总,谢谢你,啊——”

  话没落音,苏谨棠像是被绊倒,突然朝陆霆晔倒去,两人离得近,陆霆晔没有躲开的道理。

  “这里昏暗,你小心一些。”

  苏谨棠在他扶住她的同时,将他的手机放了回去,之后,她马上起身分开,完全不像那些勾引人的女人一样,非赖在男人怀里不走。

  她还得体退后一步,主动拉开两人的距离,疏离又礼貌说:“陆总,多谢帮忙。”

  陆霆晔觉得哪里不对,可苏谨棠看起来又正常的很,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就算怀疑她的用心也不会打草惊蛇。

  所以,他只点了点头,“不客气,这花园昏暗,你的脚原本受了伤,还是不要多待。”

  苏谨棠心道,他这是嫌她碍事,要赶她走?

  那可不行,她来到他身边的目的,就是搅事呢。

  她微微一笑,朝前走去,还边走边说:“脚痛我可以走慢一点,这昙花盛放的美景难得见到,我想多看看。”

  那边的几位男士见苏谨棠这么说,忙说:“陆总,这位小姐既然这么说了,不如一起?”

  见此,陆霆晔便也没多说。

  之后的观赏,苏谨棠落落大方,无论他们说什么话她都能接的上来,她嫣然成为了主角。

  总之,她是没有给陆霆晔机会提高新区那块地。

  苏谨棠余光瞥见陆霆晔冷淡的脸,含笑勾唇,有些认可博九恒的话,她这张脸确实是一大利器。

  而另一边,陆柔嘉收到陆霆晔的消息很高兴,这还是陆霆晔第一次主动给她发信息。

  简短几个字,她却高兴不已。暗喜道:可真是天助我也,167号房不就是在168的对面吗,要是霆晔哥哥亲眼看到了纪乌谷和那个贱人搅在一起,他一定会当场赶走那贱人。

  越想她越觉得高兴,于是她特地给乔小蜜打了个电话,

  “小蜜,我不太放心谨棠小姐,我先去楼上168号房看看,但是我担心她被训得伤心,我会劝不了她,你晚点带人过来帮我劝一劝好吗?”

  听见乔小蜜满口答应,一副幸灾乐祸的语调,陆柔嘉便满意挂了电话。

  随后,还特地去洗手间整理了两分钟仪容,这才高高兴兴去赶去了167。

  她根本没有想过,这是别人的计中计。

  毕竟,那可是陆霆晔亲自给她发的消息,而这元城,有几个人敢在陆霆晔头上动土?

小说《娇妻难追:陆少,别来无恙》 第17章 碾碎他第三条腿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