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赠你别来我无恙

更新时间:2021-04-24 09:45:17

赠你别来我无恙 已完结

赠你别来我无恙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万小烟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看着那抹刺眼的绿,夏篱眼底的光像一滩死水。 “顺便通知一声,一个星期后,我和青青会举行婚礼,你到时候可以来,毕竟当年没有给你婚礼,别留遗憾。” 顾墨桦说话依旧带刺,尽管夏篱已经麻木不爱,但依旧被扎得千疮百孔。 她仰头看着他,眉眼,鼻唇,还有棱角分明的下颌角。 “顾墨桦,结婚三年,你真的没有一点点喜欢过我?” 这一刻,似乎不把这个问题问出,她觉得自己到死都不会瞑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赠你别来我无恙第9章试读

  夏篱不知道自己还能用什么方式联系苏辰,慌张无措下没有任何思绪,只有满心的愧疚。

  若不是因为她,苏辰怎么会被开除!

  焦头烂额之际,偏偏天又下雨,她只能先回酒店,再做打算。

  冒雨从出租车上下来,她匆忙跑进酒店然后上了电梯。

  隐约听到好像有人在喊自己,但探头一看,又什么都没看到。

  刚回房间,外头响起了门铃声。

  她开门一看,是苏辰。

  他脸上带着伤,衣裳湿漉,眼底布满红血丝,样子有些狼狈。

  “我打你电话一直打不通,你怎么了?”夏篱看着他,心底不安。

  “和顾总聊的不愉快,冲动之下动了手。”苏辰笑了笑,嘴角的伤口扯地生疼,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

  夏篱连忙将他拉进房间,然后四处找创口贴要帮他处理伤口。

  苏辰拉住她的手:“小篱,你跟我走好不好?我带你离开这座城市,带你去找更好的医生治病……”

  早在之前夏篱住院时,他就知道了她和顾墨桦的关系。

  前些天在公司看着顾墨桦和徐青青卿卿我我,他想起夏篱一个人孤零零的凄苦样子,气愤之下直接动了手。

  这一动手,不仅脸上挂彩,也丢了工作。

  但他毫不在乎,只要能帮夏篱出一口恶气就行。

  夏篱看着他真切的目光,一点点掰开他的手,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张卡给他。

  “苏辰,这里有五万块钱,是我最后的积蓄……前阵子你照顾了我,就算报酬吧……”

  他是一个好男人,应该与好姑娘长相厮守。

  而不是继续在她这样一个将死之人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

  “顾墨桦对你有多残忍,你便对我有多残忍……”苏辰苦笑着,眼底溢满失望。

  夏篱咬着唇,索性残忍到底。

  “墓地我已经看好了,西郊明月陵园,依山傍水环境不错,就是价格有点贵……我已经给工作人员订了分期付款的套餐,等我死后你把合同单给顾墨桦,让他来付这个钱。”

  “毕竟夫妻一场,离婚财产我一分不要,他也好歹给我负这个责。”

  夏篱轻声说着,一字一句清晰交代自己的后事。

  苏辰眼眶一红,猛地起身将她紧紧搂在怀中,臂弯颤抖。

  “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他声音哽咽。

  夏篱没有动弹,眼神空洞而又木然。

  正在这时,没有关严的房门被人猛地推开,顾墨桦大步走了进来,一把拽开抱着的两人!

  “你干什么?!”夏篱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

  顾墨桦沉默不语,直接将苏辰推出门外。

  “我警告过你,不该碰的别碰——!”说完,他将房门猛地关上,摔得惊天动地。

  “顾墨桦,你出来!”

  门外传来苏辰的吼叫声,但顾墨桦毫不理会,怒目直扫夏篱。

  “不在医院约会,直接来酒店房间了?”

  夏篱觉得这个男人简直不可理喻,她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放在心尖上的徐青青已经回来了,为什么还要揪着我不放?”夏篱问道。

  “你想多了,我来只是给你送个东西。”顾墨桦动了动薄唇,将手中的绿本本甩到夏篱身上,“离婚证,你自由了。”

  看着那抹刺眼的绿,夏篱眼底的光像一滩死水。

  “顺便通知一声,一个星期后,我和青青会举行婚礼,你到时候可以来,毕竟当年没有给你婚礼,别留遗憾。”

  

赠你别来我无恙第10章试读

  顾墨桦说话依旧带刺,尽管夏篱已经麻木不爱,但依旧被扎得千疮百孔。

  她仰头看着他,眉眼,鼻唇,还有棱角分明的下颌角。

  “顾墨桦,结婚三年,你真的没有一点点喜欢过我?”

  这一刻,似乎不把这个问题问出,她觉得自己到死都不会瞑目。

  刚把离婚证送到前妻手中,他就迫不及待要开始下一段婚姻了。

  她的存在,真的就那么毫不留恋吗?

  “你只是青青不在时的消遣玩意儿,别把自己太当回事。”男人的回答,比想象中还要更残酷。

  “啪”

  被病情和绝望交织着情绪,夏篱忍无可忍,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

  “出去。”短短两个字,耗费了她全部的力气。

  顾墨桦揉了揉脸颊,面无表情地转身去开门。

  “这一巴掌,算我欠你的。”他没有回头,声音低沉。

  顾墨桦离开后,一直守在门外的苏辰奔了进来,担忧看着夏篱。

  “他没把你怎样吧?”

  夏篱空洞地看着地上的绿本,还来不及说什么,忽的苍白面色唰地涨红,紧接着,殷红的鲜血从她口中直直涌出,触目惊心地喷落到了地上,盖住了离婚证的绿。

  “小篱——!!”

  ……

  七天后,顾墨桦和徐青青的婚礼如期举行。

  婚礼声势浩大,邀请了各路媒体记者,还有同僚入席贵宾。

  与其说是郎才女貌的结合,倒不如说是顾徐两家的强强联手,垄断了整个桐城商圈市场。

  顾墨桦在来宾席看了许久,一直都没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人影。

  那天他明明对那个女人说了要她来参加婚礼,她怎么还没来?

  远处刚打完电话的助理走了过来,在顾墨桦耳边低语。

  “顾总,酒店那边说,夏小姐早几天就已经退房了。”

  “她跟姓苏的住一起了?”顾墨桦拧眉问道。

  “这个暂时没调查出,苏辰这些天经常在西郊陵园出入,身边没有夏小姐,只有墓地中介所的人陪着。”助理如实答道。

  顾墨桦冷笑:“这么年轻就要给自己买墓地了?堂堂苏氏集团继承人没想到是个短命鬼……”

  若不是调查到苏辰是对立企业的公子哥,顾墨桦也不会大张旗鼓想法子将他从公司辞退。

  虽然不可否认,有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夏篱。

  毕竟是跟过自己的人,短时间内没法忍受她跟其他男人厮混在一起。

  尽管,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看着红地毯那头,身穿洁白婚纱缓缓走来的女人,顾墨桦脑海里竟然闪现了夏篱的脸。

  她穿婚纱会是什么模样?

  面前人步步靠近,顾墨桦看清了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是徐青青,脑子渐渐清醒。

  他正要抬脚朝徐青青走去,酒店大厅紧闭的大门忽的缓缓开启,刺目的阳光晃得他眼睛一眯。

  一身黑衣的苏辰走了进来,憔悴神情中透着一丝清冷。

  “你还敢来,夏篱呢?”顾墨桦看着他的身后,没有熟悉的影子。

  苏辰冷漠看着台上的男人,眸子里的情绪起伏不断。

  “作为你的前妻,她当然……也来了。”

  他侧身站到一旁,让门口的黑衣人抬着一口水晶棺走进来——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