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甜妻来袭:傅少的亿万新娘

更新时间:2021-04-20 14:28:16

甜妻来袭:傅少的亿万新娘 连载中

甜妻来袭:傅少的亿万新娘

来源:微阅云 作者:咬一口桃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即便自己上辈子“作恶多端”给每个人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恶劣印象,可是她的父亲依旧选择了相信她。 虞兮宜心里百感交集,感动的吸了吸鼻子,就在她努力思索该如何圆过去的时候,管家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老爷!外面有贵客到!” “怎么回事?”虞富凯一边疾步往外走去一边问管家。 想起自己看到的那串车牌号,管家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这个……属下也不是很清楚,那位贵客始终未曾下过车,但是一直停在大门口,我一时拿不住主意,又怕冲撞了贵客,只好请老爷您亲自过去看看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说着,虞富凯端着一杯热茶从楼下走了下来,看见这幅境况,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怎么回事?吵哄哄的!”

  看见虞富凯,虞兮宜顿时更加头疼了。

  康兰心立刻冷哼一声,控诉道:“还能有什么事?你问你的好女儿吧!”

  虞富凯一愣,下意识看向虞兮宜。

  看见他潜意识的反应,虞心怡的眸子闪过一丝阴鸷,却很好的掩盖了下来,“好意”解释道:“不是的,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妹妹怎么可能做得出这样的事来呢……爸爸,你不要误会妹妹,这条项链一定不是妹妹偷的……”

  “项链?!”虞富凯这才看到二女儿脖子上照耀的蓝宝石项链,心猛地沉了下去,“兮宜……这条项链怎么会在你身上?”

  这条项链虞富凯有印象,毕竟当时的场面如此高调,他所捐拍的几件古董都没能拍出这样的高价,而这条宝石项链却被东远的那位傅总拍走了,且最终成交价惊人!

  可,怎么会在兮宜这里……

  看到虞富凯犹疑的眼神,虞兮宜头疼不已的扶额,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她和傅含章认识是因为一场意外,否则以虞家的背景,是不可能会有机会认识傅含章这样的人物的,无论是上辈子还是如今,虞家人都不知道她和傅含章的渊源。

  而之所以这些人包括虞富凯在内都如此的震惊,并且对她盗窃这一事深信不疑……

  上辈子,她也曾面临过这样的境况,当时是在秦修炎父亲的生日宴上,她被虞心怡设计,让人偷偷把秦夫人的手钏放在她的手包里,最后当着满宴客厅宾客的面,秦家的管家从她的手包里找到了秦夫人最珍爱的手钏……

  有了这样的前科,也难免虞富凯会怀疑她了。

  “爸爸……”虞兮宜舌头像是打了结,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从何解释起才好。

  她从不能跟这群人说,机缘巧合之下她刚好救了傅含章侄子一命,所以他就送了她这条项链作为谢礼吧?

  简直是天方夜谭。

  看她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康兰心面色更加冷厉,用一种厌恶到极致的眼神冷冷的横了虞兮宜一眼,环臂挖苦道:“怎么?想不出借口了?真是丢虞家的脸!你好歹也是个虞家二千金,怎么做出来的事一件比一件丢人!”

  虞心怡急忙解释道:“不是的!妈妈,您千万不要误会妹妹,我相信妹妹一定不是这样的人……”

  虞兮宜始终面色沉静的站在原地,目露嘲讽的看着这对母女在自己面前一唱一和的将她辱没的几乎要沉到地底下。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重生的一世,她都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自己才是康兰心的亲生女儿,她却始终偏袒虞心怡,最难以理解的是,向来自私自利如康兰心居然将虞心怡看的比她的命还重要。

  这件事,她一定要弄明白。

  听到虞心怡的维护,康兰心的语调更加尖利了,“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替这个丢人的东西说话!心怡,你把她当妹妹看待,什么都向着她,可她呢?不仅偷偷换了你的东西,现在丢人都丢到家里来了!我倒要看看,她今天准备怎么收场!”

  虞富凯紧皱着眉头,虽然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可是眼前的画面容不得他不相信。

  “兮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条项链……怎么会在你这里?”

  “呵,还能怎么回事?这不都明白着呢么?难道还能是谁送给她的?要说咱们家心怡还有可能,她?整个上流社会谁不知道她虞兮宜是个什么货色,说是过街老鼠都不为过,这些年她做了多少丢咱们家人的事,外面都传遍了……”

  “够了!”没等康兰心说完,虞富凯已经脸色发黑的打断了她,哪有母亲这样说自己孩子的?

  就算是事实,可这毕竟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听到自家女儿被人这么说,虞富凯的心顿时像是被塞进了一团棉花。

  康兰心大概是第一次被向来对自己唯唯诺诺的虞富凯用这样的语气对待,一时间竟然愣住了没能反应过来。

  虞富凯面色严厉的看着虞兮宜,沉声问道:“兮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爸爸听你的。”

  即便自己上辈子“作恶多端”给每个人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恶劣印象,可是她的父亲依旧选择了相信她。

  虞兮宜心里百感交集,感动的吸了吸鼻子,就在她努力思索该如何圆过去的时候,管家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老爷!外面有贵客到!”

  “怎么回事?”虞富凯一边疾步往外走去一边问管家。

  想起自己看到的那串车牌号,管家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这个……属下也不是很清楚,那位贵客始终未曾下过车,但是一直停在大门口,我一时拿不住主意,又怕冲撞了贵客,只好请老爷您亲自过去看看了。”

  看到早已见惯了大人物的管家如此诚惶诚恐,康兰心母女两对视一眼,也都跟了上去。

  “贵客?妈妈,到底是什么贵客能让周叔都乱了分寸?”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康兰心拍了拍虞心怡的手,牵着她一起跟上虞富凯的脚步。

  “老周,你有认出车牌号么?”虞富凯问道。

  管家摇摇头,但这种车牌号整个港城恐怕都不会有几个人能有,所以他才会一眼就认出车里的人非富即贵。

  “会不会是心怡在拍卖会上认识的人?”康兰心想了想,觉得非常有可能,这些年虞心怡的追求者也能排一个足球队了,多少人家想跟她攀上姻亲?

  “心怡,妈妈问你,最近有没有什么人追你?你别害羞,跟妈妈没什么不能说的,我女儿这么漂亮这么优秀,有人喜欢那也是正常的!”

  “妈妈,您别瞎猜,还不知道是谁呢……”虞心怡羞红了脸。

  那天的晚宴上倒是有几个世家公子和她搭讪,但她一心只想着秦修炎,便也没怎么理会,现下想想,还真是有可能!

  正说着,就到了大门口,虞家雕梁画栋的铁门前,果然有一辆低调奢华的迈巴赫正静静停靠着。

救了我家小少爷!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对视一眼,随即虞富凯主动走到车前,躬身敲了敲车窗,一脸恭敬地询问道:“敢问是哪位贵客?不知阁下来寒舍是……?”

  “车里有人吗?”虞富凯又试探着问了遍。

  话落,等了大概有四五分钟,车内始终没有动静,虞富凯又试探着敲了敲车窗,语气更加恭敬地问了两遍,依旧没有人回应。

  渐渐地,虞富凯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了。

  就在这时,康兰心推了推虞心怡,优雅一笑,“你让心怡去试试吧?”

  虞富凯皱了皱眉,“让个小孩子去胡闹什么?”

  “什么小孩子,心怡已经是大姑娘了,也到了婚嫁的年龄了,这些年你女儿有多受欢迎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看肯定是来找心怡的,最近钱家的那位钱公子追心怡追的正火热呢,我看这车挺眼熟的,上次那个钱公子开的不就是这辆么?”

  虞富凯本想说些什么,可转念一想,似乎的确有这么回事。

  不过……

  他方才瞥了眼车牌号,放眼整个港城敢如此嚣张的没两个人,钱家?绝无可能!

  此时,虞心怡已经娇羞的站到了车前,脸蛋通红的捋了捋耳侧的碎发,风拂过的时候,吹起她飘飘欲仙的粉色纱裙,给整个人增添一抹柔弱可人的清纯感。

  虽然她一心系在秦修炎身上,但并不代表她讨厌被人追捧。

  虞心怡非常享受被人追求,更何况这些追求她的人,大多都是些豪门世家之子,这不仅象征着她的魅力,更是一种炫耀的资本!

  如今连眼前这个神秘的男人都成了自己的座上宾,想到这里,虞心怡的浮起一丝得意,她微微弯着腰,摆出最能体现她媚态的表情,娇笑道:“你好,请问我们之前见过吗?那个……这样说话真的太不方便了,你可以先到我家坐一坐,开一下门好吗?”

  看着这幅画面,康兰心满心欣慰,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然而几分钟过去了,车里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虞心怡和康兰心脸上无懈可击的笑容都渐渐僵硬在脸上。

  “里面是不是没有人啊?”康兰心疑惑道。

  管家摇摇头,“有的,刚好停下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但是门一直没开,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吗?”康兰心走近,轻轻敲了两下车窗,“您好,请问里面有人吗?不知道您把车停在我家门前是否是有什么事呢?还是找人?如果您是要找人的话,我家的人都在这里了。”

  车子依旧不动如山,始终都没有任何回应。

  管家眼珠子转了转,试探着问了句,“是不是来找二小姐的?”

  此话一出,虞心怡的脸色瞬间就黑沉下来,康兰心更是面如寒霜,视线化作一株火花落在管家身上,“你在开什么玩笑,连心怡过去都没回应,怎么可能轮得到她?你还真把她当成什么千金大小姐了?笑话!”

  虞富凯脸色不太好看,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面色不善的瞥了眼康兰心。

  对上管家为难的眼神,他挥了挥手,“去把二小姐请过来。”

  康兰心不屑的嗤笑:“真是可笑,虞家是没人了吗?竟然沦落到让这种名声扫地的货色待客!”

  见虞富凯已经面露不耐,虞心怡立刻拉了拉康兰心的袖子,“妈妈,你不要这样说啦,其实妹妹也有在变好啊,这次的拍卖会上妹妹优雅大方,很多人都夸妹妹呢!”

  虞心怡表面看似是在替虞兮宜说话,实际上则是故意提起拍卖会上的事情,故意激起康兰心的火气。

  果然,一听到拍卖会三个字,康兰心皮笑肉不笑的冷哼道:“莫不是就是为了这件事来找她的吧?呵,我就说她那种丢人现眼的东西,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理由能把贵客引上门来。等着瞧吧,看她今天怎么丢人!”

  说话间,虞兮宜已经在管家的带领下到了。

  “爸爸,管家说您有事找我?”

  “哦,兮宜,你过来……”

  话音未落,一直静默的如同汽车模型的迈巴赫里终于传出了动静,副驾驶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

  紧接着,一个年轻斯文的男人从车里下来。

  甫一看清男人的长相,虞富凯顿时大惊失色,“程、程先生!”

  这不是傅氏那位掌舵人身边的特助吗……

  怎么会来这里,难道真的是为了项链……

  康兰心不关注商场上的事情,并不认识高燃,然而虞心怡却是在拍卖会上见过此人的,知道他是傅含章的心腹。

  虞心怡眼珠子一转,立刻楚楚可怜的说,“程先生,您是来找那条项链的吗?对不起,我妹妹她年纪小不懂事,她并不是有意为之,请您千万不要跟她计较……”

  她话还没说完,虞兮宜咦了一声,“程特助?”

  程进恭敬地对虞兮宜欠了欠身,将手中的一个黑色钱包递给虞兮宜。

  “虞小姐,您的东西忘拿了。”

  “啊……谢谢,还麻烦你特意过来一趟。”虞兮宜伸手接过。

  这时,程进忽然凑近两步,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小少爷和总裁也来了,不过……不太方便。”

  虞小姐向来厌恶总裁插手她的家事,为了不让虞小姐生气,就连到了家门口都只能委屈巴巴的坐在车上。

  但愿这次虞小姐是真的有所改变吧!

  虞兮宜下意识往车窗看了眼,似乎能感受到一道深沉的视线。

  难怪她刚刚总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

  这时,康兰心忽然拧着眉高声道:“这位先生,你是为了克里斯蒂而来吗?没关系,我们家不包庇这种偷鸡摸狗的恶劣行径,该走法律程序就走,没人会护着她!”

  “程先生,小女不懂事,如果真的做了什么错事,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个小姑娘一般计较。”虞富凯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将女儿往自己身后挡了挡。

  看到父亲这个小动作,虞兮宜眼眶一热,“爸爸,没有这回事,您不用害怕。”

  “呵!说的倒是好听,人都找上门来了!真是丢人现眼!”康兰心道。

  “克里斯蒂?”程进好似在回忆什么般,微微皱起眉,“克里斯蒂原本就属于虞小姐,这件事有什么争议吗?”

  “什么?”

  “虞小姐救了我家小少爷,这条项链是我家少爷给虞小姐的谢礼。”

  程进说着,不再多做解释,对虞兮宜欠了欠身,“如此,我便先回了。”

  “好,谢谢。”

  看着那辆低调奢华的车渐渐消失在视野里,虞心怡神色莫测,眼里满是阴鸷。

  这个程进可是傅氏那位总裁身边的红人!

  就算只是一个特助,常人也难得一见。

  而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分给康兰心和虞心怡半个眼神,好似她们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该死的……又让这个贱人逃过一劫!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