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满地月光似海洋

更新时间:2021-04-21 13:41:57

满地月光似海洋 已完结

满地月光似海洋

来源:微阅云 作者:嘉莉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发生什么事了?”祁墨戎走进来,看到一堆人围在那里,淡漠开口。 众人散开,他的目光得以从殷楚身上扫过,波澜不惊,比看一个陌生人还不如。 殷楚心头弥漫开酸涩,什么时候她才能对祁墨戎的冰冷麻木? 贺曼欣喜地扑过去,如藤蔓攀附着他,甜腻地发问:“墨戎,你怎么来了?” 周围模特眼红不已,贺曼竟然攀上了祁墨戎! 他可是律师界的传奇人物,律师费说是“一字千金”也不夸张,至今没有败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满地月光似海洋第2章试读

秀场,后台。

  殷楚一夜未眠,被贺曼呼来喝去的指使着,像个傀儡满脸木然。

  见殷楚时不时咳几声,脸色愈发苍白,模特们掩住嘴鼻,露出嫌恶之色。

  “贺曼,你这哪里找的临时助理?别不是有什么传染病吧?”

  “免费的,不用白不用。”

  贺曼得意一笑,用粉底盖住脖子上的吻痕,命令道:“去,把那双深红色的天鹅绒高跟鞋拿过来!”

  殷楚用力咽下喉间的血腥味,这是抗抑郁药的副作用,不可避免。

  将鞋放在贺曼脚边,她却趾高气昂地翘起脚。

  “给我穿上。”

  见殷楚不动,贺曼拿出手机就要告诉祁墨戎。

  “你也不想打扰墨戎上庭吧?”

  “打得通你就打。”殷楚哑声开口。

  谁不知道祁墨戎上庭的时候是关机的。

  贺曼咬牙,在模特们的窃笑中将脚伸进去,倏地皱眉痛叫。

  只见脚尖冒出血珠。

  她从鞋里倒出几颗图钉,厉声尖叫道:“殷楚!你好大的胆子!”

  殷楚对这种自编自导自演的拙劣把戏没兴趣,转身就走。

  “给我抓住她!我要报警!”贺曼不依不饶,冲上前一把将殷楚推倒在地。

  几个模特一拥而上,混乱中,不知道哪只高跟鞋重重踩在了殷楚的脚踝……

  殷楚额角霎时沁出冷汗,脸色煞白。

  贺曼看着她很快肿起来的脚踝,居高临下地笑。

  “发生什么事了?”祁墨戎走进来,看到一堆人围在那里,淡漠开口。

  众人散开,他的目光得以从殷楚身上扫过,波澜不惊,比看一个陌生人还不如。

  殷楚心头弥漫开酸涩,什么时候她才能对祁墨戎的冰冷麻木?

  贺曼欣喜地扑过去,如藤蔓攀附着他,甜腻地发问:“墨戎,你怎么来了?”

  周围模特眼红不已,贺曼竟然攀上了祁墨戎!

  他可是律师界的传奇人物,律师费说是“一字千金”也不夸张,至今没有败绩。

  “我的当事人身体不舒服,暂时休庭。”

  “是这样的……”贺曼三言两语将事情解释清楚,末了委屈问道:“殷楚不肯承认,那你信她嘛?”

  祁墨戎挑眉:“言出必行是她为数不多的优点。”

  说到这里,他眼中闪过一抹深沉恨意。

  殷楚昂首满脸倔强:“我劝你还是换个不会玩这种幼稚把戏的小三,方显你祁大律师的品位!”

  “你有没有说过要搞砸贺曼的秀?言出必行的殷小姐。”祁墨戎高大的身躯如阴影笼罩着殷楚,骨节分明的手压住她肿胀的脚踝。

  他能感觉到殷楚越发痛得颤抖,却一声不吭。

  祁墨戎俯身在她耳边,恨声质问,恨得几欲咬下她的血肉。

  “正如你当初跟别人打赌,说十天之内一定可以追到阿冀那样。”

  祁冀自杀前的那通电话,无数次在祁墨戎脑海响起。

  “哥,楚楚要跟我分手,我好想死……”

  每想到一次,心就冰冷几分,甚至会有将殷楚送下去给弟弟赔罪的冲动。

  殷楚瞳孔骤缩,祁冀坠楼的画面在脑海中爆开,大片血雾令她顷刻红了眼。

  她低下头,牙齿战战,冷到了骨头缝。

  恍然中,她听到自己说:“好,你说是就是,图钉是我放的,贺小姐,对不起。”

  祁墨戎看着殷楚失了神的呢喃,心里突然掠过一丝烦躁。

  “扯平,算了。”贺曼突然拉起祁墨戎,娇笑道,“去观众席看我,VIP座。”

  走秀即将开始,后台众人忙碌起来。

  殷楚就这么被丢在那里,没人多看一眼。

  感觉僵冷的身体逐渐回温,她慢慢站起来,一瘸一拐朝门外走去。

  另一边,贺曼察觉到四周有意无意投来的艳羡目光,不禁得意,下一刻却被祁墨戎冷冽的目光给看得耸然一惊。

满地月光似海洋第3章试读

“不要做多余的事。”

  贺曼不解,强笑着开口:“这不就是你要的?”

  折磨殷楚怎么就多余了?

  他也看穿了她的把戏,却还是顺着她,不是吗?

  祁墨戎淡淡地道:“我讨厌别人自作主张。”

  贺曼皱眉,不依不饶道:“难不成你心疼了?”

  想到殷楚那张美得耀眼的脸,她眼底闪过嫉恨之色。

  就算明知祁墨戎的弟弟因为殷楚而死,她还是忍不住提防着!

  “心疼?”祁墨戎眉眼的疏淡转为黑沉,唇角溢出嘲讽的笑,“我的字典里没有这个词,有也用不到殷楚身上。”

  贺曼点点头,笑得乖巧。

  医院。

  殷楚的脚踝被踩得脱臼,正骨的时候却一声不吭,像是痛傻了。

  被同事告知的唐迦临赶过来,直接将殷楚的衣袖推上去。

  看着那道新包扎的伤口,他又气又心疼。

  “楚楚,你到底有没有吃药?”

  殷楚眼珠缓缓转了转,反应有些迟钝,呆了一会儿才回他:“吃了啊。”

  唐迦临捧着她的脸颊,强迫她看向自己。

  “楚楚,不要折磨自己了,三年了,够了!祁冀自杀不是你的错!”

  他很想说,至少不全是你的错,是那小子矫情又脆弱。

  如果失恋就要自杀,那世界人口得少一半。

  殷楚眼睛发红地摇摇头:“是我的错,我不该跟别人打赌,不该捉弄祁冀,害得他受不了打击跳楼自杀……”

  血流成河,肢体碎裂!

  无数次午夜梦回,殷楚总是从同样的噩梦中惊醒,崩溃欲绝。

  “学长,我好后悔!”她哽咽道,“人真的不要轻易犯错,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错会让你赔完一世幸福……”

  唐迦临倏地湿了眼,祁冀的死令楚楚无比内疚,因此患了抑郁症。

  祁墨戎的出现令她一度好转,眼看着她慢慢走出阴影,停了药,重新开朗起来。

  可一切好转在他们结婚的那晚戛然而止。

  三年间,唐迦临眼睁睁看着殷楚转为重度抑郁。

  他清楚知道,祁墨戎是她的药,可当那药转为了毒,便是无解!

  “楚楚,你付出的代价够大了……”

  “这是我的报应吧,我觉得我好不了了……”殷楚目露茫然,“你说,死,能不能解脱?”

  “别说傻话!”唐迦临语气严厉起来,“楚楚,听我的,离婚吧!”

  远离祁墨戎,还来得及!

  离婚?

  殷楚陡然一滞,想起祁墨戎说的,离婚是他说了算,她没资格离开!

  “学长,你别管我了……”

  唐迦临恨铁不成钢,气道:“你就那么爱祁墨戎,爱得连命都不要了吗?”

  殷楚怔住,没有血色的唇颤了颤,想说什么,却连嘴里都跟着发苦。

  爱?这种奢侈品她怎么够得着?

  她注定没资格被爱,也没资格爱人!

  她什么都不配!世间一切好东西,都不是她能享有的!

  包括健康地活在阳光下……

  殷楚失神间就被唐迦临拦腰抱起,温润的男人难得强势。

  “住院,我必须盯着你治疗!”

  祁墨戎循着殷楚的手机定位找过来,恰好看到这一幕,眼神一冷,捏紧了手机。

  “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打扰了你们郎情妾意。”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