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宠婚撩人:傅爷的心尖宠

更新时间:2021-04-22 10:04:57

宠婚撩人:傅爷的心尖宠 连载中

宠婚撩人:傅爷的心尖宠

来源:微阅云 作者:落雪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黎四平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随后从台阶上走了下去。夏清欢回到宴会厅的时候就看到黎四平一个人站在一旁手里还拿着一杯酒。见傅老爷子走了过来,黎四平立刻走了过去。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肚子又开始不争气的痛了起来。他将酒杯放下冲着傅老爷子讪讪的笑了笑,就立刻提步慌忙的往洗手间的方向跑去。看着黎四平慌忙逃跑的背影,她轻哼了一声随手拿过服务员递过来的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宠婚撩人:傅爷的心尖宠第19章试读

夏清欢经过一栋别墅的时候,一只黑猫跑到了她的脚边,还用脑袋在她的脸上使劲儿的蹭了蹭。

她眉头一皱低头看着在她脚边蹭来蹭去的黑猫。

她弯腰将黑猫给抱了起来,目光不经意间的瞥见了急急忙忙的向她这边走来的年轻男人。

男人的脸庞和傅锦辞有些相似,但傅锦辞的脸的确比他更出众。

想必他就是傅锦辞同父异母的大哥傅瑾年吧。

夏清欢心里暗暗的想着,她嘴角一扬看着向她走过来的男人。

“这猫是你的吧?”

“对。”男人嘴角噙着一抹弧度,他的目光落在了被夏清欢抱在怀里的猫身上。

夏清欢摸了摸猫的脑袋便将猫递给了他。

“谢谢。”傅瑾年接过猫,将它抱在了怀里:“你是阿辞的媳妇吧?”

“是,我叫夏清欢。”

“哦,原来真的是弟媳呀。”男人嘴角扬了扬,他说话的语气很温柔:“你怎么跑这儿来了?阿辞没有跟在一起吗?”

“我觉得里面闷,所以就出来转转。”夏清欢瞥见了向这边走过来的傅锦辞。

“他来了。”

夏清欢装作一脸娇羞的模样低头笑了笑,随后向傅锦辞走了过去。

傅锦辞看着向他走过来挽住他胳膊的小女人,他的目光又落在了傅瑾年身上。

兄弟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傅锦辞就带着夏清欢离开了。

“你跑这儿来做什么?”

“路过。”

“路过?”

“不然你以为我来干什么?”夏清欢松开搂着傅锦辞胳膊的手,她伸手拨了拨垂在肩膀上的头发。

晚宴正式开始了。

夏清欢站在宴会厅的角落里,目光越过人群落在了站在对面的傅白还有黎四平身上。

傅锦辞走过来的时候就见她一直盯着一个方向看,他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夏清欢见傅白他们往二楼的方向走去了,她那双狭长的桃花眼眯了眯。

她说:“傅锦辞我们过去和二叔他们打个招呼吧?”

男人听到她说的话,以为她开始接纳自己了,他的嘴角都控制不住的向上扬了扬。

“好。”

夏清欢拉着他的胳膊快步的向傅白他们走了过去,就在两人准备踏上台阶的时候。

夏清欢开口叫住了他们:“二叔表叔!”

傅白和黎四平纷纷停下脚步歪头,看向了向他们这边走过来的傅锦辞还有夏清欢。

傅白和黎四平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从台阶上走了下来。

“二叔表叔你们这是要上哪儿呀?”夏清欢笑眯眯的看着两人:“我和锦辞还想和你们喝一杯呢。”

忽然被甩了锅的傅锦辞一脸茫然的看着站在他身旁的小女人。

既然夏清欢都已经开口了,所以他也只好顺从了夏清欢的话。

“不知道二叔和表叔是否能赏个脸?”

“好啊。”

十分钟后。

傅白和黎四平不约而同的放下了酒杯。

“我们还有事,就不在这儿打扰你们小两口了。”

黎四平说完就和傅白一同离开了。

夏清欢将酒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她将酒杯放下,抬起眸对上了男人那双深沉的目光。

“傅爷您何必这么神情款款的看着我呢?”

“夏清欢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能搞什么?”女人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我想去洗手间补个妆,傅爷您自个儿在这儿待着吧。”

说完,她就哼着小曲扭着腰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傅锦辞捏着酒杯的手紧了紧。

夏清欢从莫南栀身边走过去的时候,莫南栀侧眸看了一眼夏清欢扭得像水蛇一般的腰。

她放下酒杯立刻跟了上去。

夏清欢前脚刚进洗手间,莫南栀下一秒就跟了过来。

只不过她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前面醉了酒的男人推开洗手间的门口走了进去,她勾起唇诡异的笑了笑。

随后大步的走道洗手间门口直接将洗手间的门口给反锁了起来。

“夏清欢我让你今天打我,我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刚才进去的那个男人可是王老板那个风流成性的败家子王坤。

这洗手间那么小,这一男一女待在这么小的空间里。

到时候就算王坤真想做什么那么夏清欢也逃不了躲不掉!

想到这里,莫南栀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将门口给锁好之后,她就立刻踩着高跟鞋提着裙摆往一口宴会厅走去。

她刚走到宴会厅门口就凑巧碰见了傅锦辞。

她心花怒放的向傅锦辞走过去。

“阿辞你是在找清欢吗?”

傅锦辞没回答她的话。

“我刚才看到清欢和王坤一起往楼上的洗手间走去了,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去干什么。那可是洗手间唉…这孤男寡女的…”

莫南栀欲言又止,她看了一眼冰冷得如同寒冰一般的傅锦辞,顿了顿又说道:“他们该不会是背着阿辞你……在做什么苟且之事吧?”

傅锦辞垂在身侧的手因为攥得太过用力而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刚才夏清欢离开的时候,就和他说去洗手间补妆。

而莫南栀又说看到夏清欢和王坤一起进了洗手间,他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他薄唇紧抿,立刻迈着大长腿大步的往楼上的洗手间走去。

莫南栀得逞的扬起唇笑了笑,立刻提着裙摆跟了上去。

傅锦辞大步的来到了洗手间门口,他伸手推了推洗手间的门却发现门口是从里面被关了起来。

“他们还真的进去了呀?”莫南栀跟上来的时候,傅锦辞拧着门柄想要开门。

傅锦辞脸色阴沉的瞥了一眼莫南栀,他往后退了几步抬起脚就用力的将门口给踹开了。

当门口被踹开的刹那,傅锦辞的瞳孔猛然一震。

“你们在这儿干嘛呢?”

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轻佻的声音。

傅锦辞扭头看着站在他身后的女人,莫南栀一脸惊愕的看着忽然出现在他们身后的夏清欢。

“你…你不是在洗手间里面吗?”

夏清欢冷笑岑岑的走到她面前:“怎么的,我不在里面,莫小姐你好像很失望呀?”

“我……”莫南栀心虚的避开了夏清欢那双布满寒意的眼神,她的目光轻飘飘的看了一眼被吓坏的王坤。

她顿时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刚才见你和王坤一起进了洗手间,我怕…怕他会对你做什么。所以就去叫了阿辞。”

傅锦辞半眯着眼睛盯着被惊魂未定的王坤。

宠婚撩人:傅爷的心尖宠第20章试读

“莫小姐您可真会说笑,我刚来这儿就看到你们。我怎么可能会和他在里面?”

王坤有些醉了酒,他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还打了一个酒嗝。

咒骂了一句:“我…我也不知道是那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把我给关在里面了,还多谢傅爷您把我给…给放了出来……”

王坤看了一眼胡说八道的莫南栀,他王坤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绝对容不得别人这般污蔑他。

况且这个该死的女人,还胡说八道的把他和傅锦辞的女人给扯在一起。

这若是累傅锦辞当了真,那吃不了兜着走的人可是他王坤。

他用手指着莫南栀:“我别给我从这儿胡说八道啊!老子进洗手间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怎么可能和二少夫人在一起?!”

“对啊,我很想知道,莫小姐你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我和他一起进去的?”

莫南栀皱了皱眉,故作委屈的说道:“可我刚才明明就有看到你们一起进的洗手间……”

听到莫南栀的话,夏清欢忍不住冷嗤了一声。

她两手抱在胸前,扬起下巴:“要不调监控出来看看吧?这样也能证明我的清白。”

“不行!”

一听说在里面调监控,莫南栀吓得当场炸毛。

如果真的去调监控,到时候傅锦辞就会知道将洗手间的门口关起来的人是她莫南栀。

她满脸慌张的看着傅锦辞:“我刚才是看错了,是我看错了!”

她万万没想到她偷鸡不成反倒蚀把米,本想带着傅锦辞来捉奸,却没想到热闹没看成反而还把自己搭了进去。

“是你看错了?”夏清欢冷笑着走到莫南栀面前:“可你说得那么理直气壮的模样,也不像是随口胡说八道的,我觉得还是调监控吧,我怕待会有人张着一张嘴四处去诋毁我名声。”

“不,我刚才真的看错了。”莫南栀心里慌乱得像是打了鼓,她咬着唇可怜巴巴的看着傅锦辞:“阿辞我真的是看错了,清欢这么咄咄逼人的真的有点过分了。”

“过分?”夏清欢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我只是说调监控而已,怎么就过分了?”

莫南栀因为紧张手心里都出了很多的汗,她一脸无辜:“阿辞我给她道个歉,你就让她别和我计较了。”

“那也得看她接不接受。”傅锦辞不着痕迹的避开了莫南栀伸过来的手。

“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没有弄清楚情况就乱说…但人家那也是关心你。”

前半句话,莫南栀认错的态度格外的诚恳,而后半句说的话,却说得格外的理直气壮。

仿佛做错事的人不是她一般。

“你的道歉,我不接受。我夏清欢从来不喜欢被人污蔑。

刚才的事情到底是蓄谋已久还是故意为之,我想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若是再敢把什么歪心思打在我身上,那就可别怪我没有警告过你。”

夏清欢的话掷地有声,看着莫南栀的眼神像X光一般将她里里外外都看穿了。

莫南栀那里受过那么大的委屈呀,而且她压根就不是夏清欢的对手。

说不过夏清欢她就气急败坏的提着裙摆就离开了。

看着莫南栀离开的背影,夏清欢的嘴角扬了扬。

事情回到十分钟前。

夏清欢来洗手间的路上就已经发现莫南栀跟在了她后面,她进了洗手间后就爬上洗手台从墙壁上的小窗口爬了出去。

所以这才躲过了莫南栀的算计。

与此同时。

傅白脸色苍白的从台阶上走了下来,黎四平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傅白忽然脚步一顿伸手捂住了肚子,随后他转身就往回跑。

黎四平皱了皱眉看着傅白狼狈的背影。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晚上吃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光是在短短的半个小时里,两人就一直往洗手间跑。

眼看着宴会马上就要结束了,而傅白还在闹肚子。

黎四平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随后从台阶上走了下去。

夏清欢回到宴会厅的时候就看到黎四平一个人站在一旁手里还拿着一杯酒。

见傅老爷子走了过来,黎四平立刻走了过去。

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肚子又开始不争气的痛了起来。

他将酒杯放下冲着傅老爷子讪讪的笑了笑,就立刻提步慌忙的往洗手间的方向跑去。

看着黎四平慌忙逃跑的背影,她轻哼了一声随手拿过服务员递过来的酒。

傅锦辞歪头看着站在他身旁脸上有几分得意的夏清欢,他的眼神顿时暗淡了几分。

夏清欢觉察到有人在看着自己所以立刻板正了小脸瞪了他一眼。

散场后。

云锦微笑的看着傅锦辞:“那我先回去了。”

“嗯。”男人神情冷漠得回答了云锦。

云锦看了一眼站在傅锦辞身旁的夏清欢,最后就转身坐上了黑色的宾利离开了傅家老宅。

“啧啧啧,真没想到云小姐喜欢你啊。”

“你别胡说,我和云锦之间不是那种关系。”

“你或许觉得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光明磊落,可人家云小姐看向你的眼神可都是藏不住的爱呀。”夏清欢撩了撩长发转身就踩着高跟鞋往回走。

“所以你是在吃醋吗?”傅锦辞跟了上来,伸手搂住她的细腰。

“吃醋?”夏清欢抬起头看向他:“你也不看看你配吗?”

夏清欢甩掉傅锦辞的手就立刻往前面走去,傅锦辞倒也不恼,反而更想要快速的将夏清欢给驯服了。

夏清欢回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就瞥见了站在他们房间门外的傅礼之。

傅礼之一听到脚步声就立刻回头看向了夏清欢,他赶紧跑到夏清欢面前:“我爸比呢?”

“喏,他在后面。”夏清欢往旁边一站,傅礼之就看到了许多天都没见到的傅锦辞。

他原本紧绷的小脸也因为在见到傅锦辞的那一刻绽放起了一抹笑容。

“爸比。”

傅锦辞面色清冷的看着傅礼之:“这么晚了,你不睡觉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我想你了,所以就过来了。”傅礼之仰着小脸看着高大的男人。

夏清欢觉得这父子俩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凝重,也觉得傅礼之挺可怜的。毕竟有那么一个冰冷得像一座冰山一样的男人当父亲。

小说《宠婚撩人:傅爷的心尖宠》 第19章 夏清欢背着你找男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