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我也曾画地为牢

更新时间:2021-04-20 19:22:51

我也曾画地为牢 已完结

我也曾画地为牢

来源:微阅云 作者:余旧默存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她开始不要命的磕头,一声一声,沉闷的让人窒息,也让人绝望。 周宴辰眼神复杂的看向她,她的额头渗出血迹,她却仿佛无知无觉。 他有瞬间的心软,可也只是一瞬,便退后了一步。 冷漠无声的拒绝。 夏陌熙泪如泉涌,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这个男人,竟然就连施舍一眼都不肯。 “医生,孩子快不行了。”护士匆忙道。 夏陌熙这才恍然起身,只是情绪激荡,顿时头晕目眩,却还是跌跌撞撞往手术室门口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也曾画地为牢:最后一面

  她心乱如麻,声音艰涩的厉害。

  “宴辰,你能不能来医院看看小意,她出事了,想见见你。”

  周宴辰却连一点犹豫都没有,冷哼一声:“死了才好!”

  然后干净利落的挂了电话。

  手机“哐”的一声砸到地上,夏陌熙感觉眼前发黑,气血上涌。

  如果可以,她宁愿一开始就告诉小意,她的爸爸死了,也好过心中一直存着期盼。

  可是宴辰,明明之前,你那么期待我们孕育一个孩子。

  “陌熙,你也别太担心,孩子不会有事的。”

  陆博清看着夏陌熙魂不守舍的样子,心中有愧,但一想起那个孩子来历不正经,又有些膈应。

  夏陌熙猛地抬头看向姚悦,眼神带着凶狠。

  “你们给我滚!”

  姚悦脸有些僵,但还是宽慰道:“陌熙,我们现在不放心你一个人守在这里,还是留下来陪你吧。”

  夏陌熙心中愤恨难当:“你少在这里假惺惺!”

  就在这时,护士从里面出来。

  夏陌熙慌忙抢到护士面前问:“我的孩子怎么样了?”

  护士的神情有些严肃:“孩子出现并发症,现在需要和心脏科的专家会诊。”

  夏陌熙顿时吓的身形踉跄,感觉整个人都在崩溃的边!

  原本小意的情况已经稳定了,都是因为姚悦!

  如果不是她,小意不会受伤,也不会引发并发症!

  夏陌熙冷冷看着姚悦道:“若是我的孩子有一点闪失,我一定让你给我的孩子陪葬!”

  陆博清知道她现在正焦急,也不愿意说重话,只能说道。

  “这件事是你不对在前,况且你这孩子实在见不得人,能尽早摆脱也好。”

  夏陌熙难以置信的看着陆博清,实在是诧异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小意是我的孩子,她怎么就见不得人?”

  姚悦语气温柔,却字字挖苦。

  “老陆知道你之前因为钱跟了一个老男人,这孩子是他的吧。”

  夏陌熙怒极反笑:“是陆漫文告诉你们的?”

  “我说了什么?”

  突然传来陆漫文的声音,转头,就看到她快步走来,身后是周宴辰不紧不慢的跟着。

  夏陌熙看到周宴辰,刚才强撑的坚强差点垮下来,心里酸涩。

  宴辰,我们的孩子危在旦夕……

  只是刚想说话,就看到陆漫文挽着周宴辰,娇嗔道。

  “宴辰,你快点,怎么说也是姐姐的孩子,你不来看一眼,也太不近人情了。”

  刚到嘴边的话顿时说不出口了。

  那个男人,从来都不信小意是他的孩子,又怎么会在乎?

  周宴辰只是沉默的站在一边,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夏陌熙。

  陆漫文嘴角勾了勾,故意问:“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母女两一唱一和,将刚才的事添油加醋的讲了一遍。

  周宴辰讥诮的轻笑。

  刚才姚悦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虽然面上不显,但是胸腔里都是隐忍的怒气。

  这个孩子,果然是她背叛的存在!

  她竟然为了这个孩子,什么脸面都不要了。

  下贱至极!

  夏陌熙的目光正好和他讥讽的眼神对上,心中钝痛,险些有些站不稳。

  她现在需要一个支撑,可这里的所有人,不管是说要补偿她的父亲,还是之前说绝不会辜负她的男人,都站在她的对立面。

  可她必须撑着,等着小意从手术室里出来。

  等了好久,才看到手术室的灯灭了。

  夏陌熙抬头,医生对着她说:“抱歉,孩子想见父母最后一面。”

  她顿时脑子一片空白,什么叫最后一面?

我也曾画地为牢:跪求

  看夏陌熙停在原地没动,医生催促道:“尽快吧,孩子撑不了多久了。”

  夏陌熙的眼泪瞬间淌了满面,身体因此噩耗控制不住颤抖。

  她缓了许久,才扭头看向周宴辰,哽咽着哀求。

  “宴辰,我求求你,进去见见小意吧,她一直都想见你。”

  周宴辰看着她,脸色却愈发冷峻起来,吐出冰凉的两个字:“不见。”

  夏陌熙心一横,重重跪下来,扯着他的裤腿:“求求你!看在她已经快离开的份上,就当是可怜可怜她吧……”

  她仰着头,眼泪还是流下来,神情凄惶。

  周宴辰还是头一次看到她哭成这样,心抽疼起来。

  可想起那孩子的来历,他顿时冷下了心肠。

  “我说过,她死了才好。”

  夏陌熙的泪水越流越凶,她泣不成声的祈求:“求求你,就当是施舍她!她一直想要一个父亲,只要你去看看她,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她开始不要命的磕头,一声一声,沉闷的让人窒息,也让人绝望。

  周宴辰眼神复杂的看向她,她的额头渗出血迹,她却仿佛无知无觉。

  他有瞬间的心软,可也只是一瞬,便退后了一步。

  冷漠无声的拒绝。

  夏陌熙泪如泉涌,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这个男人,竟然就连施舍一眼都不肯。

  “医生,孩子快不行了。”护士匆忙道。

  夏陌熙这才恍然起身,只是情绪激荡,顿时头晕目眩,却还是跌跌撞撞往手术室门口跑。

  手术室的小意躺在高高的手术台,她才那么小,却还是坚强的朝她笑。

  在看到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笑容暗淡下去。

  夏陌熙指尖都是颤抖着,想要碰碰她,却不敢。

  “对不起小意,是妈妈没用,爸爸他……”

  后面的话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小意心里该多失望,在最后的时候,她的父亲都不肯来见她一面。

  小意吃力的抬起手,暖暖的小手替她擦眼泪。

  “妈妈,你别哭,小意不想看到妈妈难过,小意不想要爸爸了,有妈妈就足够了。”

  夏陌熙将孩子的手紧紧的贴在脸上,眼泪却怎么都止不住。

  小意虚弱的开口:“妈妈,其实我还想见见尘鄞叔叔,我给尘鄞叔叔买了礼物,可是一直没有机会送给他。”

  “那小意就赶紧好起来,亲自将东西给尘鄞叔叔好不好?”

  小意笑了,只是眼泪却掉下来。

  “好啊,我也很想活下来,照顾妈妈,真不放心妈妈一个人在这个世上啊。”

  夏陌熙脸上湿润了一片,“小意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小意看着夏陌熙,哽咽道:“妈妈,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妈妈,你说小意是天使,小意不管在哪里,都会好好保护妈妈的。”

  “嗯,妈妈知道,小意是天下最善良的天使。”

  “妈妈,我爱你,下辈子,我还要当你的孩子。”

  小意的声音越来越虚弱,直到没了一丝声音,贴在脸上的手也垂然而落。

  夏陌熙眼前茫然一片,只是失神的将小意的手重新贴在脸上,惶然道。

  “小意,你跟妈妈说说话,不要吓妈妈……”

  胸口的疼痛排山倒海般蜂拥而至,压抑的她喘息不得,压抑的哭声带着小兽般嘶吼。

  “小意,你睁开眼看妈妈一眼,妈妈只有你了!”

  小意却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