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此笙不言欢

更新时间:2021-04-24 11:45:41

此笙不言欢 已完结

此笙不言欢

来源:微阅云 作者:苏白沅谷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这枚钻戒被他珍藏了三年。 起初,她以为这是晏淮为她准备的惊喜,可随着时间过去,他却从未当着她的面提起过这枚钻戒。 反而不止一次,她撞见晏淮拿着这枚钻戒怔怔地发呆。 渐渐的,她便明白了,这枚钻戒不属于她。 而今天,她看到了它的主人。 陆苡笙盯着他们出神,回过神来却刚好撞上一双冰冷诧异的双眼。 是晏淮!他看见她了! 陆苡笙急忙收回视线,低垂下脑袋,何天若见她面有异色,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的订婚宴-苏白沅谷

  下班后。

  陆苡笙回租房换上了她曾经买的一件大牌礼服,买的时候为了遮后背的疤选择了这件款式颇为保守的。

  因这个款式和稍稍过时的缘故,这衣服只能低价卖出,她觉得实在不值,便留了下来。

  如今要陪何天若参加宴会,这却是她最好的一件衣服了。

  她本不想去宴会上抛头露面,可何天若在她最危急时伸出援手,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他的请求。

  陆苡笙换好衣服后,何天若的车刚好停在了楼下。

  过了半小时,便到达了一家富丽堂皇的会所门口。

  陆苡笙在车内看清这家会所时,面色骤然一白。

  何天若所说的宴会竟然好巧不巧就在众庭举办。

  众庭对于陆苡笙来说有太多不愿想起的回忆,她咬紧下唇,身子都不禁微微发颤。

  何天若见她不下车,疑惑地看向她,夜间灯光不够明亮,他未曾看出陆苡笙的不适,只当她又在发呆,好笑道:“到地方了,下车吧,你先进去,我去停车场停好车再来找你。”

  陆苡笙呆呆地应了一声,颤抖着拉开了车门。

  何天若笑着打转方向盘,经过她身边时,忽然想到了什么,摇下车窗道:“忘了告诉你了,今天宴会的主角你也认识,是晏淮和顾安怡,今天是他们的订婚宴。”

  闻言,陆苡笙只觉一阵寒意从脚底涌上头顶,接着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

  这居然是晏淮和顾安怡的订婚宴!

  何天若难道不知道她和晏淮曾经是夫妻吗?为什么要特意带她来这里!

  究竟是别有用心还是无意为之?!

  她僵立在原地,脑海中闪过无数思绪,最终只能咬紧牙关看向众庭的大门。

  身边已经有了不少前来参加宴会的人聚集,陆苡笙感觉到无数道视线落在了她身上。

  还有许多不加遮掩的窃窃私语在四周响起。

  “呀!这不是陆苡笙吗!”

  “天哪,晏总的前妻居然出现在这里!”

  “听说她和顾安怡还是姐妹吧?”

  “啧啧,好丢人啊,她身上那件礼服是上半年的款式了。”

  陆苡笙茫然无措地站在人群中,额间不住地冒出冷汗。

  这时,突然有人挽住了她的手,她往旁边一瞥,发现是已经停好车上来寻她的何天若。

  何天若面上依旧带着礼貌的微笑,但在她看不见的时候,金丝边框的眼镜后却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神色。

  他贴在陆苡笙耳边道:“放松,别紧张。你和晏淮已经离婚了,如今只是陌生人,别害怕,你今天只是作为我的女伴来参加这个宴会。”

  陆苡笙在他的安抚下慢慢冷静下来。

  何天若拍了拍她的肩:“抱歉,我向你发出邀请时还不知道你曾经和晏淮结过婚。”

  “我也好奇过为何安怡没有宴请你,但想着是你们的家事便没有询问,直到晚些时候才从朋友口中听说了你和晏淮的关系。”

  “我没事。”陆苡笙假装不在意地摇摇头,略有些别扭地抽回手,勉强笑了笑,“进去吧。”

  何天若点点头。

  今夜的众庭装饰得十分不同,一改以往灯红酒绿的氛围,换上了明亮的灯饰,还多了许多浪漫华丽的装潢。

  这正是顾安怡所喜欢的风格。

  陆苡笙踏入大厅,便看到从不远处楼梯上款款走下的晏淮和顾安怡。

  他们穿着统一款式的礼服,亲密无间地挽着手。

  陆苡笙甚至能看到顾安怡与晏淮交叠在一起的左手无名指上带着的钻戒。

怀孕-苏白沅谷

  陆苡笙认得这枚钻戒。

  她曾无意间在晏淮的私人物品中看到过。

  这枚钻戒被他珍藏了三年。

  起初,她以为这是晏淮为她准备的惊喜,可随着时间过去,他却从未当着她的面提起过这枚钻戒。

  反而不止一次,她撞见晏淮拿着这枚钻戒怔怔地发呆。

  渐渐的,她便明白了,这枚钻戒不属于她。

  而今天,她看到了它的主人。

  陆苡笙盯着他们出神,回过神来却刚好撞上一双冰冷诧异的双眼。

  是晏淮!他看见她了!

  陆苡笙急忙收回视线,低垂下脑袋,何天若见她面有异色,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

  这一幕刚好都落在晏淮眼中,他不由沉下了脸。

  何天若和晏淮没什么交情,如今来参加宴会也是因为作为高中同学收到了顾安怡宴请。

  晏淮和顾安怡身边此时都围满了喝喜祝福的朋友和一些生意上有所往来的合作伙伴。

  何天若插不上话,便同几个认识的朋友攀谈在一起,只剩陆苡笙一人站在大厅角落,要了杯果汁饮品。

  四周往来的男男女女不断对她侧目,她被那些赤裸裸嘲讽的目光刺得抬不起头来。

  这时,她忽然听到身边的人在低声讨论八卦。

  “哎,我听说是因为顾小姐怀了孕,晏总才会这么快摆订婚宴。”

  “我说呢,晏总离婚才两个月,怎么就那么迫不及待地再婚了。”

  “嘁,你是不知道,我以前和他们一个高中的。那时候晏淮就喜欢顾安怡了,某个姓陆的是自己死皮赖脸贴上去,结婚三年也没怀上孩子,人家顾安怡一回国就有了。”

  她们的声音犹如一道道尖刺扎入她的身体,陆苡笙拿着酒杯的手微微颤抖,拔腿离开了这片区域,只想离这些人远些。

  她满脑子都是“顾安怡怀上晏淮孩子”一事,明明已经决定把伤痛抛诸于心底,可如今依旧感觉到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她和晏淮的孩子因为顾安怡的谎言胎死腹中,而害死她孩子的凶手却即将孕育一个新的生命,何其不公!

  她埋头向前走着,不注意和一名男子撞了个满怀。

  大厅中喧闹的氛围静止了一瞬。

  陆苡笙抬眸,对上一张冷如冰霜的面孔。

  晏淮面上的笑意早在撞上她的那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厌恶地理了理衣服,就好像陆苡笙是一个恶心的垃圾。

  陆苡笙愣了愣,才连连后退几步,面上的血色褪了个一干二净。

  一旁的顾安怡皮笑肉不笑道:“苡笙也来了呀,我刚刚看到你是陪何天若来的吧,你们关系什么时候那么亲密了。”

  她话音刚落,陆苡笙心头一跳,下意识去看晏淮的反应,男人神色无甚变化,但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捏紧了拳头。

  正在这时,何天若谈完了事情前来找她。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笑着搂住了陆苡笙的肩膀,同晏淮打招呼:“好久不见啊,老同学。”

  晏淮却丝毫不给何天若面子,阴沉地瞥了他一眼,冲陆苡笙羞辱道:“一段时间不见你又给自己找了个新的男人,不过这眼光品味也太次了些。”

  闻言,何天若笑意盈盈的脸骤然一僵,尴尬地推了推眼镜,隐在镜片后的双眼闪过一丝恨意。

  陆苡笙咬紧下唇,长睫一颤,忍气吞声道:“晏淮,天若和我是朋友,你犯不着说那么难听的话羞辱我们。”

  她说完,别看眼睛不去看晏淮面色有多么难看,拉过何天若的胳膊,和他一起走出了宴会中心。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