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若是微光化作你

更新时间:2021-04-20 17:25:51

若是微光化作你 已完结

若是微光化作你

来源:微阅云 作者:饭饭和荔枝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简然原本就长得好看,她仰头笑着的样子一下撞进了男人的心里,男人微微愣神等他再回神简然已经进了门。 男人微微懊恼,但是也无可奈何,于是每天都在那里等,等到后同简然聊聊花草的事,男人想要一个联系方式的话每每到了嘴边都没能说出口最后还是简然说留个微信方便以后联系。 但是这件事止于一个下午,简然正和男人有说有笑地聊着,陈珏言回来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若是微光化作你:然然,他没我厉害

  陈珏言将简然安排在柳湾的别墅,陈珏言不常来,但每来一次对于简然来说都是痛苦。

  阳光明媚这天是难得的好天气,简然满是阴霾的心情也不由地好了起来,她难得兴致来了拿起花洒来到花园。

  她一边哼着歌一边给花浇水偶尔还会自言自语几句,比如花花你吃饱了要快点长大之类的听得身后的人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简然这时才发觉隔壁的阳台上站在一个人。

  那人穿着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俊朗的脸上满是笑容,他笑着冲简然道,“你这浇法花都要淹死了还怎么长大啊”

  “啊,真的吗?我不知道啊。”被人听到胡言乱语的尴尬因男人善意的话冲淡了不少,简然忙收起花洒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偶尔一两次没关系的。”男人见她的样子笑着说道,“这花还不至于这么脆弱。”

  “那就好,谢谢你。”简然松了口气,她仰头真诚的同男人道谢。

  简然原本就长得好看,她仰头笑着的样子一下撞进了男人的心里,男人微微愣神等他再回神简然已经进了门。

  男人微微懊恼,但是也无可奈何,于是每天都在那里等,等到后同简然聊聊花草的事,男人想要一个联系方式的话每每到了嘴边都没能说出口最后还是简然说留个微信方便以后联系。

  但是这件事止于一个下午,简然正和男人有说有笑地聊着,陈珏言回来了。

  他冷着脸站在那里静静的看了简然很久,然后他一步步走过去,越近他眼瞳的黑就越深沉。

  身旁原本滔滔不绝的男人突然停了下来目光发直,简然奇怪回头就落入了满是冷意的怀抱冻得她打了个颤。

  “你们在聊什么,嗯?”,陈珏言暧昧的咬着简然白嫩的耳垂,他呼出来的气洒在简然脖颈明明是热的但是简然觉得浑身发凉。

  “没聊什么”,简然缩了缩脖子,条件反射的想要挣开,但是手伸到一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一点点放了下来。

  “没聊什么你为什么笑的这么开心呢?”陈珏言在简然耳边轻声问着,“你是不是觉得他比我好?然然,你错了,他没我厉害。”他掐住简然下颌抬起简然的脸让她看着远处正在拼命挣扎的男人柔声道,“然然,你看到了吗,他在我面前就像是一只蚂蚁,我想让他怎么死他就得怎么死,你明白吗?”

  陈珏言贴着简然用最柔和的声音说着让简然不寒而栗的话。

  “你够了,他又没做错什么”,简然很怕,但是入眼的血色和男人惊恐的眼神更让她害怕,她抖着声音求陈珏言,“我们真的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你放过他吧”。

  “然然,你在帮他求情。”陈珏言语气冰凉眉梢眼角都带上了寒意,那边的男人惨叫声更大了。

  “没有。”简然连连摇头“我,我只是觉得他可怜,陈..总,您就放过他吧”。简然哭着哀求,她是真的害怕,如果那个男人死了她这辈子都难以心安。

  “你叫我什么?”,陈珏言面无表情的开口。

  “珏言”,简然忙改口。

  “嗯”陈珏言抱紧她道,“然然,你记住,一辈子都不可以离开我,嗯?”。

  “....好”

  简然垂头轻声答应。

  “还有,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对别的男人笑,知道了吗?”。

  “....好。”

  “答应了我就要做到哦。”陈珏言语气带着诱哄,不然我就折断你的羽翼,拿走你的自由,你这辈子只能呆在我身边。

  简然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她不明白他们之前都不认识为什么陈珏言对自己的执念那么深,深到她自己都觉得可怕的地步,这样的人,她没有勇气一直呆在他身边。

  陈珏言终于满意了,他抬眸,那边的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若是微光化作你:做点别的

  陈珏言带着简然换了个地方,为了防患于未然这一次他将简然带到了自己常住的别墅,放到了自己眼皮子低下。

  “简小姐,这是晚礼服,今天晚上您会跟三爷去参加一个晚会。”佣人将衣服放在桌上简短的说明了之后在一旁等着给简然穿衣打扮。

  “一定要去吗?”。简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她皱着眉问道。

  “是的。”

  佣人说完低垂着头上前要帮简然脱衣服。

  “谢谢,我自己来就行了。”简然微微移步躲开佣人的手,即使同样是女的,她也觉得别扭。

  简然弄好下楼时陈珏言正在看报纸,听到脚步声之后抬头,他眸光中闪过一抹光,陈珏言放下手中的报纸轻倚着沙发邪邪的看着走近的简然。

  陈珏言摩挲着指尖,眸光带着中不言而喻的侵略。

  简然在距离陈珏言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她不敢在往前因为陈珏言眼中的神色她太熟悉了,客厅人太多了,简然害怕以陈珏言为所欲为的性格会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来。

  “过来。”陈珏言哑声开口。

  简然不想过去但是在陈珏言压迫性的眼神下还是缓缓往前挪了几步

  耐性尽失,陈珏言啧了一声长臂一伸将简然带进了自己怀里,简然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她忍不住轻啊了一声。

  即便客厅的人都在眼观鼻鼻观心做着自己的事,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简然还是没法坦然的坐在陈珏言怀里,她动了动想要下去。

  “别动。”陈珏言声音沙哑,他的眸中带着红,简然一顿不动了。

  良久,陈珏言才微微松开她纤细的腰身,他靠着简然的肩膀低声道,“然然,你好香。”

  “是化妆品的味道。”简然干笑了几下,她紧紧的摁住陈珏言的手生怕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陈珏言看着简然紧张的样子忍不住勾了勾唇,他随着简然的话从善如流的道,“嗯,但是我觉得这化妆品用在你身上比别人好闻。”

  “陈..我们什么时候走?”,没法接陈珏言的话简然只好转移话题。

  “走?去哪里?”。陈珏言把玩着她纤细的手漫不经心的问。

  “不是要去参加晚会吗?”,简然疑惑反问。

  “嗯,刚才确实要去,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什么?”

  简然有点茫然。

  “我们做点别的吧,然然”,陈珏言勾起唇角在她耳边轻声诱哄,不知何时客厅已经一个人都没了。

  简然心里一跳,下意识想逃被陈珏言一把捉了回来。

  最后陈珏言还是带简然出了门,但是无论陈珏言说什么简然都不肯离他太近,可能是心情好,陈珏言默许了简然挨着车窗坐着没有去动她。

  转眼他们到了酒店门口。

  酒会觥筹交错,不知道是谁说了句三爷来了,在场的人都默契的停下手中的动作望向大门。

  特别是女生各自拿出随身的镜子检查自己的妆容是否精致,虽然传言陈珏言不近女色但是谁知道会不会有例外呢。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平日里让人闻风丧胆的三爷牵着一个女人众星拱月般进来了,最主要的是他的眉眼带着温柔,丝毫不见了以往阴沉喜怒不定的样子。

  众人被眼前的景象惊到,开始窃窃私语。

  莫名成为了人群的焦点让简然很不自在,特别是那些女人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她敢肯定如果不是陈珏言在她们能把自己撕了。

  简然抽了抽手,纹丝不动,陈珏言回头看了她一眼,她扯起嘴角笑了下,很怂的没敢再动。

  陈珏言一路带着人上了主位,刚坐下就有人俯身同陈珏言耳语了几句,陈珏言淡淡点头,他转头朝简然道,“你在这等我一会,我去去就回。”

  “嗯”

  属于陈珏言独有的清凉味道笼罩着她,简然强忍着后缩的动作点点头。

  陈珏言见她乖巧薄唇微勾旁若无人的俯身在她唇瓣轻触了一下,说了句真乖,才留下一直跟着他的宋潜陪着简然上了楼。

  简然抿唇,如果不是宋潜在她绝对要去漱口。

  他一走,鸦雀无声的酒会又热闹了起来。

  一个人都不认识,简然无聊的只能小口小口的吃着东西,有人蠢蠢欲动的想要通过简然接近陈珏言碍于宋潜没敢有所动作。

  除了那边穿着西装站在角落的男人,他正在不停的打量简然,简然心无旁骛的吃着东西当做没看到,那天惨痛的教训犹在她的脑中徘徊。

  没想到的是男人端着酒杯走了过来,他坐到了简然旁边的位置上,简然微微的拉开的凳子和男人保持着距离。

  “你好。”男人很老套的搭讪,“你也是一个人吗?”他直接无视了站在简然身后的宋潜,也许在他眼里宋潜根本不值一提。

  “我不是。”简然摇头,见男人凑上来又往后退了退,在心底默默为男人捏了一把汗,毕竟,能在陈珏言身边做事的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人,她不止一次见识过宋潜的狠。

  “呵呵。”男人显然不相信,他笑了笑端起酒杯道,“我也是一个人,美女有没有兴趣做个朋友啊。”他暧昧的说着把杯子往简然那边推了推。

  男人是在陈珏言走了之后才进来的,旁人见他作死彼此都心照不宣,商场如战场,废了一个就少一份竞争。

  “我不是一个人。”简然真的无奈,她有些语重心长的道,“我等的人很快就会回来。”

  简然这句话算是警告了,因为她余光瞥见看到一旁的宋潜垂在身旁的手动了动,显然这个男人敢在多说一句他就要动手了。

  “美女,.....啊”,男人话未说完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握着手倒到了地上。

  “强人所难可不是君子所为。”男人声音清润悦耳,犹如泉水听得人心情舒畅,他穿着笔挺的西装,身姿修长,俊脸上挂在笑意。

  “贺少爷。”宋潜收回手微微垂头。

  “嗯”贺亭点点头,他扬声道,“你们是怎么做的安保,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

  主办方的人连连躬身道歉叫来保安把男人拉了下去。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