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此生有悔爱过你

更新时间:2021-04-20 19:11:30

此生有悔爱过你 已完结

此生有悔爱过你

来源:微阅云 作者:嘉莉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亏得付以枫还吃得下去…… “夕欢,不要这么说自己!相信我,我不介意你的过去,我会把你养回去,我会努力治愈好你,让你慢慢爱上我!” 付以枫更加拥紧了她,眼睛也红了,感觉像是抱着一副枯骨,瘦得硌手。 对这番告白,何夕欢心如枯井,平静无波。 也许付以枫对自己是有几分真心的,但她再也不敢奢望,这份真心持续多久。 而她自己的心空了,累了,无所谓治愈,就这般行尸走肉得过且过,走到哪算哪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生有悔爱过你第10章试读

只见陆父的心腹老秘书,陆家前世今生都不会有防备的一个人,戴着手套打开了保险箱。他偷了资料后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拿出个模具,将什么印在了密.码键上……

  监控里的真相跟何夕欢坚定的拒绝,对比起来是那么讽刺!

  而何夕欢在书房做了什么?

  她找出她给自己画的肖像画,撕碎后装在文件袋里。

  因为手腕使不上力,而油画的纸质结实,对何夕欢来说竟有些费力,她用脚踩着,生生拉拽、撕扯……

  陆炎钊拿着手机的手开始发抖,感觉那双手也在拉拽自己的心,令它顷刻碎成血肉!

  此刻,酒店房间的地上,洒满一地碎片。

  何夕欢木木的垂眸看着,十岁到陆家,十二岁学画有所小成,从那之后起,每年陆炎钊生日,她都会亲手为他画一幅肖像。

  如今已经是整整十个年头。

  可惜在书房里只找到这一幅,是第一幅,十七岁的少年陆炎钊。

  也许这就是宿命。

  何夕欢低声说道:“付以枫,谢谢你这几天的收留,明天我就离开,等我安顿下来后,会把钱还给你。”

  付以枫冷冷一笑拿出一叠资料,放在何夕欢眼前。

  “夕欢,你不在乎自己,但你不在乎你陆伯伯吗?这些是陆家早点发家的资料,你陆伯伯手可不干净……难道你忍心看他一把年纪,老死在监狱吗?”

  何夕欢翻看着那些资料,有些触目惊心。

  她实在无法将资料中的陆伯伯跟那个慈爱的陆伯伯联系起来!

  “这不是真的……”

  “你可以试试,我现在就报警,如何?”付以枫没有丝毫心虚之色,拿出手机,作势要拨打。

  “不要!你还要我做什么?”

  何夕欢攥紧资料,她不敢赌,她不能看着陆伯伯坐牢。

  “我要你,跟我在一起。”

  “我怎么知道你会真的把那些资料销毁?”

  “你也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好不容易得到你,怎么可能出尔反尔?况且你没得选择,不是吗?”

  陆炎钊的五脏六腑仿佛倏地被揪到一起,痛得脸色煞白。

  那些资料的确会给陆家造成一些麻烦,但也没付以枫说得那么严重。

  可是对涉世未深的欢欢来说,足以蒙骗过去。

  原来前世他就是这么骗过欢欢的!

  付以枫诱惑道:“夕欢,这样才是真正还了陆家的养育之恩啊!”

  “好……”何夕欢点点头,眼神空洞。

  她真的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如果这肮脏的身体还能有这种作用,没什么不好。

  付以枫欣喜若狂,将何夕欢搂入怀中,笑道:“其实我本来还想要你配合我在陆炎钊面前演戏,打击他。可惜啊……他变心得太快。”

  原来是这样!

  陆炎钊已经是天旋地转,脑子里像是有无数把锤子在敲打,头痛欲裂,恐慌不已!

  他到底做了什么!

  何夕欢听了付以枫这话忍不住笑了出来。

  “是啊,今时不同往日,我就是一件被陆炎钊丢掉的破烂,怎么会对他有影响?”

  陆炎钊被这轻描淡写自轻自辱的话迎面痛击,如同被人当胸狠狠给了一拳,痛得他喘不过气来。

  欢欢,你不是破烂,你是我的珍宝,一直都是!

  倏然起身,高大的身形有一瞬间的踉跄,陆炎钊在父母讶异不解的眼神中,狂奔出门,开车疯狂朝着酒店驶去。

此生有悔爱过你第11章试读

付以枫怜惜地抚了抚何夕欢清瘦的脸庞,“夕欢,陆炎钊不要你,我要。”

  他喜欢夕欢很多年了,可有个陆炎钊挡在那里,她的眼里看不到别人,自己对她再好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现在无疑是雪中送炭,更为可贵。

  何夕欢扯了扯嘴角,眼里却没什么笑意,她直接问道:“你现在就要吗?”

  “可以吗?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付以枫心跳加速,单恋多年的女孩的邀请,说不想要是假的。

  可他想到她之前受过的折磨,就有些踌躇。

  陆炎钊真不是男人!

  何夕欢点点头,“只要你放过陆伯伯,随时都可以。只要不你觉得恶心……”

  之前她住院,终生退出油画界和双手残废的打击太大,尽管有陆炎钊的陪伴,她还是不可抑止的消瘦。

  出院没几天就被……然后是被赶出陆家,何夕欢像是被抽走了神魂,活得浑浑噩噩,消沉不已。

  她照镜子看到自己越发苍白像女鬼,身上也瘦得活似个骨架子,就这模样走出去,根本就是个丢在路边都没人捡的破烂。

  亏得付以枫还吃得下去……

  “夕欢,不要这么说自己!相信我,我不介意你的过去,我会把你养回去,我会努力治愈好你,让你慢慢爱上我!”

  付以枫更加拥紧了她,眼睛也红了,感觉像是抱着一副枯骨,瘦得硌手。

  对这番告白,何夕欢心如枯井,平静无波。

  也许付以枫对自己是有几分真心的,但她再也不敢奢望,这份真心持续多久。

  而她自己的心空了,累了,无所谓治愈,就这般行尸走肉得过且过,走到哪算哪吧。

  如果哪天付以枫不要她了,她也绝不会多做纠缠。

  仍在监听的陆炎钊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飞到欢欢身边。

  他又痛又悔,抖着手拨打她的电话。

  何夕欢看到来电显示,怔了怔。

  付以枫猜测道:“可能陆炎钊发现保险箱的资料被拿走了。”

  何夕欢直接点了挂断键,还将陆炎钊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对不起,把你牵扯进来。”付以枫说:“我可以跟他解释。”

  “算了,不信的,始终是不信。”何夕欢摇摇头,眼里死灰一片,“在陆炎钊眼里,我大概是个死缠烂打的女人吧,以至于他想分手,也要那么糟蹋我,完全不顾多年的情谊。他还让我做他新欢的垫脚石,一举两得。陆炎钊不亏是商人……”

  那是陆炎钊,不是她喜欢的那个钊哥哥了。

  “欢欢,不是这样的……”陆炎钊透过窃.听器,将欢欢低落又带着嘲意的话听得清清楚楚,每个字像是针,狠狠地,密密麻麻扎在他心口。

  他该如何说,自己是因为重生而知道她会背叛陆家,从而先下手为强?

  因为在前世,他也没给过欢欢完全的信任。

  他得知那是她的指纹,就怀疑她。

  再看到她和付以枫亲密,说着一些刺激自己的话,就认定她另投了付家。

  一切的一切,终归是因为他的不信任和自以为是。

  付以枫的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他点开一看,叹了口气。

  那个老秘书偷到的资料是假的,显然陆炎钊做好了防备。

  既然他已经识破,付家可能真的大势已去,破产已成定局。

  陆父的那些资料就算交出去,也不过是付家的垂死挣扎,撼动不了陆家。

  也就只能唬唬夕欢。

  能因此得到夕欢,他已经满足了。

  付以枫释然,温柔地说道:“夕欢,我们一起离开沐城吧,我带你远走高飞,再也不回这个伤心地!”

  “好。”

  何夕欢无所谓,付以枫说什么都答应。

  听到这话的陆炎钊越发焦急,将油门踩到底,在夜色中呼啸而去。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