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逍遥剑

更新时间:2021-04-20 18:30:21

逍遥剑 连载中

逍遥剑

来源:微小宝 作者:家书抵万金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楚况听了楚仁的一番言语,很是欣慰。他告诉楚仁,江湖上就有完全不用内劲,就凭一身使毒的本领就可以威慑敌人的,例如义州的五毒门;也有只凭一身暗器功夫就可以行走江湖的,例如通州的唐门。江湖之大,无奇不有,只要你有一技可以克敌制胜,就得到江湖人士的承认和尊敬。况老介绍了很多的江湖轶事,楚仁听的聚精会神。突然况老话锋一转,由刚才的兴致勃勃变的优点低沉,“以前,但凡是楚家子弟,只要成年都会行走江湖,增加见识,历练经验的。可是,随着近几十年来,神剑山庄的没落,楚家子弟都只是行走在信州境内,很少去其他州看看了。我给讲的这些,就是我年轻时外出历练的所见所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逍遥剑第17章试读

半个月后,楚仁终于完全恢复了健康,在拼杀中突破的内劲十阶境界也完全稳定了下来。也就是说,现在的楚仁已经可以是一个独挡一方的大将了,虽然他才只有十七岁。在上次的拼杀中,楚仁认识到,在江湖争斗中,武力的高低只是决定胜负的一个方面,而其他的各种阴谋诡计、各种毒药暗器也是决定胜负的一部分。

楚仁与况老交流了自己的想法,认为自己现在的实力在同年龄人中已经算是很好的了,在整个十四州地区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小小高手,很多州的中等门派的门主,也不过是内劲十阶罢了。可是,楚仁缺少的是经验,与人实际战斗的经验。如果楚仁稍微有一些经验的话,上次的争斗他不仅可以全身而退,甚至可以用更少的时间结束战斗。所以,战斗的实际经验是楚仁现在急于提高的。

楚况听了楚仁的一番言语,很是欣慰。他告诉楚仁,江湖上就有完全不用内劲,就凭一身使毒的本领就可以威慑敌人的,例如义州的五毒门;也有只凭一身暗器功夫就可以行走江湖的,例如通州的唐门。江湖之大,无奇不有,只要你有一技可以克敌制胜,就得到江湖人士的承认和尊敬。

况老介绍了很多的江湖轶事,楚仁听的聚精会神。突然况老话锋一转,由刚才的兴致勃勃变的优点低沉,“以前,但凡是楚家子弟,只要成年都会行走江湖,增加见识,历练经验的。可是,随着近几十年来,神剑山庄的没落,楚家子弟都只是行走在信州境内,很少去其他州看看了。我给讲的这些,就是我年轻时外出历练的所见所闻。”

听得况老话中的悲伤,楚仁心中也不由的升起了一股悲愤之情。神剑山庄楚家当年威风极盛,却也结下了不少的仇家。在以前楚家鼎盛的日子里,尚还可以威慑其他敌对势力,让楚家弟子安然行走于江湖,进行历练。可是随着楚家的衰落,敌对势力也是蠢蠢欲动,虽然尚不敢明目张胆的进攻到神剑山庄在信州的大本营,可是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出手对付几个楚家弟子还是可以的。神剑山庄的第十六剑和十七剑就是在外出历练的过程中,被敌人使阴谋诡计所害的。这些楚仁都听楚乾说起过。

想到这里,楚仁心中的悲愤之情愈加浓烈,眼泪几乎都掉了下来,右手也紧紧的握着腰间的流云剑剑柄。突然,楚仁口中牙齿一咬,眼中的悲伤之情一扫而空,转而为一片坚定和刚毅,“况老,你让我出去历练吧!”

刚才看的楚仁眼中的悲愤,况老尚还在暗暗自责,悔自己一时说错了话,把少爷的心理负担又加重了一些。现在突然听的楚仁这么说,下意识的就回答道:“万万不可。现在楚家的敌人都盯着神剑山庄的一举一动,如果你再有什么闪失,神剑山庄就真的完了。”

楚仁看到况老眼中的关切和担忧,心中也是一暖,眼中的坚定和刚毅也变得柔和了一些。然后给楚况倒了一杯茶水,接着说道:“况老,我明白你的担心。可是现在我已经有内劲十阶战力,只要不遇到实空境的高手,逃跑还是没问题的。现在十四州,实空境的高手两个手掌都可以数过来。”

原本刚才楚况反对楚仁出去历练,只是下意识的关心和爱护,现在喝了一口茶水,心里也平静下来。仔细想了想,却是回答道:我先和你父亲商量商量。听得楚况如此言语,楚仁高兴的跳了起来,刚才的悲愤和平静全不见了,因为他知道,况老这么说就是他已经同意自己出去历练了,只是还要去给父亲好好说说。看着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的楚仁,楚况心里更加坚定了要绕过楚仁出去历练历练的决心:现在的少爷,完全都还是个小孩啊!

第二天,楚仁就被楚乾叫到了正厅。意识到这是决定自己能否去历练的关键时刻了,楚仁的心中竟然有些小小的紧张。心情忐忑的来到正厅,况叔和父亲都在。楚乾也不废话,只是告诉楚仁,经过他和况叔的商量,同意楚仁外出历练。只是要约法三章,一不准滥杀无辜,二不准趁人之危,三不准结交损友。楚仁慎重的在正厅给父亲和况叔磕了头,立下了约法三章的誓言。立马就准备回房间收拾东西,准备尽快开始行程了。

“少爷,请等一下。”待得楚仁刚要离开,楚况突然把他叫住。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三个大小不一的妖兽内核连同一份名单,一并交给了楚仁。三个妖兽内核各有其用,两个稍小一点的可以帮助解开部分江湖上流传的毒,另一块大一些的可用来快速恢复内劲。这三块妖兽内核都是楚况昨夜连夜在结界森林中斩杀了三头虚空镜妖兽所得,虽然没什么大的困难,却也累的够呛。

而那份名单,却是当年况老行走江湖结下的生死之交,这么多年来都还有所往来。况老的这些生死之交,遍及十四州,各行各业都有。楚仁在历练的过程中如果遇到什么困难,而又来不及通知神剑山庄时,可以寻求他们的帮助。

接下楚况所给的东西,楚仁又是一次跪了下来,朝着上方的楚况和楚乾说道:请况老和父亲放心。孩儿定当努力自强,不负况老和父亲的期望。看到楚仁眼中的坚韧,楚况微微笑了。楚乾也和蔼的点了点头,招招手,意味中楚仁可以退下了。待得楚仁退下,楚乾的脸色一下子由和蔼变成了担忧,朝着身边的楚况问道:况老,真的没问题吗?

楚况的脸色也很严肃,全不见刚才的微笑:不经历江湖历练,就不可能成长为一个真正独挡一面的英雄。少爷现在担负着楚家复兴之重任,这些苦都是他必须吃的。楚乾闻言点了点头,这一切都是为了楚家的将来,这个道理他是明白的。而且况老心中对楚仁的爱护,比起他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点他也是知道的。

说走就走,第二天楚仁就出发了,离开了神剑山庄,开始了他的历练之旅。这次楚仁外出历练,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况叔给的妖兽内核和名单、以及一些银票组成的包裹之外,还有就是一柄流云宝剑,另外就只是他现在身下所骑的这一匹马了。楚仁骑着胯下的高头大马,驰骋在大道上,两边风景不断后退,却是离神剑山庄越来越远。

因为是第一次一个人独自离家,楚仁心里多少是有些欢喜的。看着两边的风景不断后退,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凉风,楚仁心中轻松极了。什么家族负担,什么恩怨情仇,这个时候都被楚仁通通抛到了脑后。如果可以一直这样骑着马,驰骋在大道上,也算是一份难得的幸福吧。楚仁心中不由这样想到。

楚仁的第一站是义州,他想去见识一下不依靠内劲,就凭着一身毒功就可以行走江湖的五毒门,也顺便拜访一下况老在五毒门的一位故交。经过两天的日夜兼程,楚仁终于进入了义州城内。

这个时候的楚仁,早已经没有刚刚离开神剑山庄的欣喜和兴奋了,剩下的全是疲劳。两天来,累了就下马在路旁的树荫下坐一会,困了就找个破庙眯一会,饿了就找个农家讨点米饭吃,渴了就喝山泉溪水。现在的楚仁,是多么怀念家中的大床和家仆啊,曾有几次,他都想调转马头,回到神剑山庄。可是况老和父亲离别时对他的殷殷希冀,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坚持了下来。

来到义州城内,楚仁首先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然后挑着好吃的点了一大桌,饱饱的吃了个够,又回到房间美美的洗了个热水澡,头一挨着枕头,便呼呼的睡着了。楚仁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一根竹管正捅破了房间的窗户纸,一股烟雾顺着竹管喷进了房间。

感觉到刺眼的阳光,楚仁努力的睁开双眼,却突然感到头晕目眩。楚仁随及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这才让脑子清明了一点,顺利的睁开了双眼。当楚仁坐起来,视线接触到房间的地面时,却突然心中一惊,顾不得身子的疲软无力,赶紧站起身来。只见房间的地面上散乱的扔放着楚仁的几样衣服,楚仁赶紧向枕下一看,却发现自己昨晚放在枕下的包裹见了。

楚仁赶紧收拾了在地方的散乱着的衣服,又把屋子角角落落查找了一番。却什么也没找到,这个时候楚仁才一声长叹,在屋子里坐了下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最后,只能找来店家小二,想问一下看看有什么线索。店家小二见此情景,也很为楚仁着急,却又很无奈的向着楚仁说了一番话。

店家小二讲到,在义州之地,因为五毒门的存在,所以用毒之风盛行,几乎人人都会一两手用毒手法。曾经,几乎没有什么外州人敢来义州,迫于江湖舆论,最后五毒门发出了强制警告,不能对外乡人无缘无故的用毒,如果违反,一经查明,五毒门定当严惩,让其生不如死。后面五毒门还真的当众毒死了几个用毒残害外乡人的门众,义州之人才摆脱用毒谋财害命的想法,义州之地也才渐渐安稳下来。

可是,在江湖人士的观念里,迷香并不算是毒药,因为它只是让人昏迷一阵,并不使人致命。所以,义州之地的鸡鸣狗盗之徒,还是会借助迷香盗取外乡人的钱财。义州之地的鸡鸣狗盗之辈,对于外地人使用迷香,虽然谋财,但是并不害命,所以五毒门也就是睁只眼闭只眼了。对于熟知这一情况的江湖人士,在晚上睡觉时都会在鼻中塞一些湿棉花,以防万一。

楚仁昨天晚上的情况,就是被当地的小偷给盯上了,但是又因为没有经验,所以被小偷利用迷香偷去了除衣服以外的所有东西。到现在这个境界,楚仁真的是欲哭无泪了。自己堂堂内劲十阶的高手,却连小偷的面都没见着,就被偷去了所有物品,这真是让人难以接受。在让小二出去以后,楚仁一个人在房间里踱着步子,想让自己先冷静下来,再决定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逍遥剑第18章试读

随着脚步一步一步的踏下,楚仁的心也一点一点的平静了下来。现在急躁也不是办法,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况老在唐门的朋友,争取得到一些援助,后面的路再走一步看一步。想到做到,楚仁立即开始行动起来,快速的收拾起地上的几件小偷大发“善心”留下的几件衣服,然后来到店里,招呼店小二牵来自己的马,便告辞而去。

幸亏自己昨天把房钱一并给了,不然现在还要和店家争执不休,这才是很麻烦的一件事呢!接着,楚仁又想到自己幸亏昨天记下了五毒门况老故交的名号和地址,不然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答了。亏的楚仁这么快就摆脱了消极的情绪,骑在马上还有心情庆幸自己的不幸中的万幸。

骑在马上,楚仁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义州城内的况老的故交住所。拿出况叔的信物,托看门人进内报信。在等待通报的这一段时间内,楚仁打量起了这种府邸。只见这座府邸门宽梁高,大门以上的横梁上挂着一方牌匾,上书李府二字。大门两侧,摆着两尊石雕,却不是平常的狮子,而是两尊癞蛤蟆,因为体型壮大,雕工精细,倒也颇具威武之气。

看着如此景象,楚仁想起了况老对自己这位老友的交代,这位老友姓李,单名一个良字。是五毒门的一位长老,当年与况老在历练途中结识,同甘苦、共患难,一起经历了几次敌家大的追杀,确确实实是生死之交。正当楚仁在回忆之时,却听见一声高呼从门内传来,“楚家侄儿,快快请进。”只见李府大门顿开,一位老人迎了出来。

听的这个称呼,在看到和况叔差不多年龄的老人,楚仁心中一惊,不曾料到这位况老的故交亲自出来迎接自己,虽然心中吃惊。可是,楚仁腿上却没慢着,赶紧迎上前去,来到老人面前,一拱手,口中道到:“小孩楚仁,拜见良老。家中况老托我向良老问好。”听的楚仁言语,李良哈哈一笑,一把抓过楚仁的手,把楚仁往屋里拉,一边答道:“侄儿不用客气,况老哥进来可好啊?”声音爽朗,让楚仁听了很是舒服。

跟随着老人的步子,楚仁来到了李府内院,直至入座。看的出来,李良对于故交后辈的造访,很是高兴,不仅安排家人都与楚仁见了一面,还大谈特谈当年和楚况在一起的陈年旧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看到老人这么高兴,楚仁也说了一些楚况最近的现状,听到老友已经突破成为一名实空境高手,李良更是开心的哈哈大笑,大呼什么时候要去找楚况好好切磋一番。

原本楚仁对于告诉李良自己在义州城内被盗的遭遇还有些疙瘩的,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一来就向别人求助,这不仅关乎到自己的尊严,也关乎到况老的面子。可是看到老人这么爽朗,与况老的感情不可谓不深,对自己也是真正的爱护,于是也就把自己从外出历练和所遭所遇,在谈话中全部告诉了老人。

听得楚仁吞吞吐吐的说完这一番话,李良一抚下巴上的花白胡子,又哈哈大笑起来。楚仁脸色一红,以为老人是在嘲笑自己的无知无能,恨不得在地上找个地缝钻进去。笑完结束,看到楚仁满脸通红的坐在下手,这才赶紧干咳几声,对着楚仁说道:“楚家贤侄,莫要羞愧,当年我和楚况老哥就是这么认识的。他第一次来到义州,也被偷了包裹,然后我帮他找回了包裹,我们就此相识。所以刚才听你说起,我才大笑,冥冥之中,自有巧合啊!”

听的良老如此说来,楚仁才心中一松,羞愧之情也渐渐消去。接着,李良又告诉楚仁,不同担心,在李家先好好的休息几天,三日之内,一定把楚仁的包裹原样奉还。楚仁道谢,然后告退,由一名李家佣人带着他到客房去休息。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李家仆人就来通知楚仁,说是老爷请他到大厅认几样东西。楚仁来到中庭一看,正是自己乾一天晚上再客栈丢失的东西,几张银票、三颗妖兽内核、一封装着况老故交名目的信封,还有那把自己心爱的流云剑。楚仁赶紧道谢,同时也对李良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可以找回自己丢失的东西的能力,啧啧称奇。

原来,五毒门在当地的实力不可谓不深,当地的鸡鸣狗盗之徒都和五毒门有着一些联系,或是五毒门的外围不成器的弟子,亦或者是五毒门的某位弟子的远方亲戚。就算与五毒门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联系,这些鸡鸣狗盗之徒也会定期孝敬五毒门的某位弟子,以便得到庇护。而李良是五毒门的长老,他一声令下,马上整个义州城的鸡鸣狗盗之徒都得到了消息,在一夜之间找到楚仁丢失的物品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找到楚仁丢失了的东西以后,李良还留楚仁多住了几天。在这几天之中,李良带着楚仁见识了江湖上的流行的各种毒药,以及施毒的手法和中毒以后的症状,同时还告知了一些毒药的解毒方法。这些解毒方法,有一些还是五毒门特有的,一般情况下并不外传。

一进入义州就栽了个可大可小的跟头,楚仁现在对于行走江湖的知识当真是求知若渴啊。现在见到李良拿出这么多的五毒门模版,给自己参观察看,楚仁当真感谢的五体投地。同时,看到李良愿意把这么多五毒门并不外传的知识告诉自己,楚仁除了由衷的感谢以外,也在心里暗自佩服况老的交友之慎、之深啊!

这一了解和察看就是半个月,这半个月里,楚仁除了吃饭睡觉以外,都是在李家宅院的书房或者是地下室里待着,了解了大量有关江湖用毒的各类知识。现在,楚仁也算是五毒门的半个弟子了,除了五毒门的精英弟子和一些江湖上的老妖怪以外,楚仁也算是一个用毒的大家了。

半个月后,楚仁不得不出发了,虽然在李家好吃好喝的供着,还有各种关于毒的知识供自己研究,可是楚仁毕竟是出来历练的。在离别拾,作为感谢,楚仁把三颗妖兽内核中用于解毒的较小一颗留给了李家。

在十四州地区,妖兽这个东西虽然存在,不过也最多是内劲三四阶的存在,并不能产生内核,也没有什么实际的效用。所以,在十四州,妖兽大多被当做有钱人家的宠物或者是用来干一些看家、护院、送信的活儿。对于妖兽内核,除了神剑山庄出嫁,估计就没有几个人知道了。所以,在小偷把楚仁的包裹偷去以后,虽然对着几块石头感到好奇,却也没怎么在乎。如果他们知道这几块石头的价值,估计他们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换回来了。

在把妖兽内核送给李良是,楚仁也只是说这是神剑山庄楚家祖辈收集的几块奇异的石头,对于一些毒药,可以起到药到病除的效果。李良原本对于这块不起眼的石头不甚在意,对于楚仁的赠送还有所推辞。不过一听说这块石头尽然有如此功效,马上就眉开眼笑,却之不恭的收下了。

让李良没有想到的是,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对这块石头越研究越着迷,这块石头的神奇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甚至于因为自己仅仅研究没什么效果,当他把这块石头拿出来,邀请五毒门的长老一起研究时,还在五毒门刮起了一阵旋风,对五毒门以后的发展方向都产生一定的影响。最后,这块石头成为了五毒门圣物一样的存在,当然,这是后话了。

背上行囊、挂上宝剑、骑着骏马,从李家出来,楚仁当真是好不爽快。既拿回了丢失的属于自己的物品,又学到了很多的江湖行走的毒的知识,这一次李家之行当真是收获颇丰啊!自己去拜见的第一个况老的老友,就让自己收获了如此之多。对于况老老友名单上的一个个鼎鼎大名,楚仁现在真可谓是充满了无尽的期待。对于以后的历练,楚仁也是充满了向往。

小说《逍遥剑》 第17章 初入义州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