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神王逝

更新时间:2021-04-21 15:13:11

神王逝 连载中

神王逝

来源:微小宝 作者:杏梁燕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是感觉现在的生活太过空洞,需要找些什么东西填进去。对于张景浩请假这件事,林韵倒是不太在意,随口回问道:“多久?”张景浩所在的组织叫做鬼灯行动组,这是一个十分特别的组织。鬼灯组共有四百九十八位成员,分成冥、眼、梦、魇、凶、闪六个小组,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异于常人的战斗能力,各个小组的组长更是一人便可敌千军。最重要的是,他们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五年前的林家庄园-杏梁燕

林韵银铃般的声音将张景浩从无止境的思绪里拉了回来,他收回自己的视线,转过身,背靠在落地窗上。

“刚刚请了个长假,在想要去做点什么。”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是感觉现在的生活太过空洞,需要找些什么东西填进去。

对于张景浩请假这件事,林韵倒是不太在意,随口回问道:“多久?”

张景浩所在的组织叫做鬼灯行动组,这是一个十分特别的组织。

鬼灯组共有四百九十八位成员,分成冥、眼、梦、魇、凶、闪六个小组,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异于常人的战斗能力,各个小组的组长更是一人便可敌千军。

最重要的是,他们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

不过他们从来不会因为自身的异常强大对各国提出无理要求,他们从不向各国索要什么,相反还自作主张地维持着各国之间的平衡。

他们尊重着各国的法律,同时还充当着各国的执法者——他们会接受来自世界各国的合理委托,并且不收取任何报酬。

在这个组织刚刚出现的时候,各国首脑都很好奇鬼灯组图个什么?

直到某次张景浩约见各国首脑并与其达成某种协议后,各国都不再去管鬼灯组的发展和在世界上的影响,甚至有些国家在暗地里还推上一把。

为什么是张景浩代表鬼灯组约见各国首脑?

因为他就是鬼灯组的主人!

张景浩的权力可以说是世界第一人,可是他却不怎么管事,组里所有事务基本都是眼组组长蝶在安排。

他自己一天到晚都能算是在休假,所以请假也算不上什么稀奇事。

不过这次,张景浩似乎有点不太对劲,他脸上的抑郁神色没有半点缓和,“估计要很长时间吧。”

“怎么?这次外出任务经历了什么?”林韵心中一惊,光洁如玉的俏颜上两道黛眉微微皱起,她有些害怕……

一直以来都是张景浩领着方向走在前头,众人跟在他的身后,可是现在,领头的迷茫了。

张景浩摇了摇头,平淡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双手之上:“任务能有什么?不过是宰了几个早该千刀万剐的罪人罢了,我早就习惯了。”

他的确早就习惯了,他的这双手已经不知道沾染上了多少人的鲜血,其中有多少人是无辜的,开始他还记着,现在…早已数不清了。

不过他还是能想起一些事的。

比如五年前的夜里发生在林家庄园的那场火灾。

约莫五年前,林氏财团的规模虽说不小,可与现在这种程度还是有着莫大的距离。

恰逢林家老爷子过寿,林韵的家人以及一些商业合作伙伴聚集在林氏在深山中的庄园里为林老爷子庆生。

酒足饭饱后,有两道身影趁着客人们离开时的骚乱窜进了林家庄园之中,没过多久,庄园里的建筑物被熊熊烈火点燃。

而那两道人影,则是张景浩与幽雀。

其实烈火燃起的时候,张景浩的任务目标已经达成,但是为了完完全全的将接到的绝密任务藏匿,他选择趁着火光杀戮。

他安排幽雀去解决那些逃出庄园的漏网之鱼,而他自己,正提着刀将自己见到的所有人的生命了结,宛如死神一般。

死在他手上的人是不是无辜的?他哪儿有时间想这些。

他与林韵的初次相遇就是在庄园内的一处楼梯处,当时极度害怕的林韵蜷缩在楼梯上面,而他就站在楼梯下面,他的面前是两具身首异处的尸体。

上一秒,他才刚刚斩下林韵父母的头颅,就在她的面前……

张景浩失神地看着林韵清澈的眸子,他还记得那天夜里这双眼睛里的瞬间消失的恐惧,和填充进去的杀意。

他当时并没有打算放过任何一个人,自然也包括林韵,他正打算走上楼送这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女上路。

才刚走两步,林韵便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她的额头摔破了,一条手臂也像是摔骨折了提不起来。

悲伤和疼痛让她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她却坚持着爬到张景浩的面前,一只手紧紧抱住他的腿,然后狠狠的一口咬下。

确实是有些痛觉,但是林韵不是拥有着獠牙的野兽,这样的痛觉对张景浩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他没有踢开林韵,任由她在自己腿上宣泄着悲伤,愤怒和恐惧的情绪,同时手中的刀缓缓举起,然后无情地落下。

林韵在刀落下之前就因为力竭和悲伤过度晕倒过去,不过张景浩手中的刀却是没有落到她身上——幽雀拉住了他。

被幽雀阻止,张景浩并没有生气,心里反倒有些窃喜。

他收起了长刀,蹲下身抱着林韵离开了庄园,走之前还往庄园里丢了一把黑色火焰。

火焰将林家庄园中发生的所有尽数湮灭,而林韵,成了林氏火灾中唯一的幸存者。

虽然当初是事出有因,林韵也在知道前因后果后原谅了张景浩,但是张景浩还是一直与林韵保持着距离。

毕竟,林韵变成现在这样孤身一人,都是因为他!

“韵儿,如果有一天我要与这个世界为敌,你会站在哪一边?”张景浩伸出手轻抚着林韵的脸颊,目光里满是心疼。

被张景浩这样对待,林韵顿时羞红了脸,“阿浩……”

张景浩这才发觉自己的举止有多么不宜,连忙收回了自己的手。

林韵也不愧是林氏的总裁,纵然现在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表面上却还是如往常一样波澜不惊,“若是真有那么一天,我定会帮你把这个世界的经济搅个天翻地覆。”

她知道张景浩是为了守护好这个世界才建立了鬼灯行动组,一个处处为世界考量的他怎么会变成世界的敌人呢?

她只觉得他在同自己说笑,“行啦,别胡思乱想了,最近别人给我推荐了一个地方说饭菜不错,我们今晚去尝尝?”

“赶紧的赶紧的,我快饿死了!”

约莫一小时后,林韵驾车载着张景浩来到一个停车场。

停好车下车后,林韵兴奋地指着马路对面巷子中的一间餐厅说道:“阿浩,你别看这个小餐厅不怎么起眼,来这里吃过的人都说这里味道不错呢。”

“好吃?跟你抽屉里那些面包比起来哪个好吃?”张景浩的脸色骤然冷了下来。

说起这个张景浩就非常生气,他已经跟林韵说过很多次一日三餐不能随随便便的找些东西垫垫肚子,不说顿顿山珍海味,至少也要吃点热气腾腾的饭菜,可是林韵就是不听。

再这样下去他很担心林韵的身体会出问题。

如果不是经常能在新闻上见到林韵,估计随便一个人看着她都会觉得她像一个发育不良的初中生。

林韵低着头不敢直视张景浩,嘴上却是倔得很,“我有好好吃饭啊,那些面包就是偶尔加班时候吃的,而且我买的都是我喜欢吃的口味。”

张景浩心里默默叹了口气,那面包到底好不好吃他刚刚又不是没尝。

他现在有些后悔了,如果早点知道会是这样子当初他就不会把林氏这个烂摊子丢给林韵。

他对林氏没有任何感觉,更加不想林韵为了林氏财团放弃属于她自己的健康快乐。

“工作那么忙的话,不如把林氏丢掉怎么样?”

“不!”林韵突然抬起头十分坚定地看向张景浩。

她一直以来都很尊重张景浩的决定,但是这件事,唯独这件事她不能答应。

林氏是她最后的回忆,如果她连林氏都失去了,她还剩下什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她想都不敢想。

客上天然居-杏梁燕

“林氏怎么样是你的事,我现在只关心这家店的菜到底好不好吃,我可是好多天都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张景浩撇了撇嘴,漫不经心的说道。

林韵的心思他能摸透几分,所以他基本上能猜得到林韵死守着林氏财团其实是为了他。

可惜啊,他与林韵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是冥界界主!

七年前,他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冥界的冥神,可是,尽管他传承了十分强大的冥神之力,他的这副普通人的身体难以承受那股力量。

否则他就不需要来到人界建立鬼灯行动组了。

“阿浩,我们到了。”

张景浩恍惚间,林韵已经带着他来到一间小酒馆前,这间只有三层的小酒馆虽然装修算得上是精致,可是在这繁华的都市里,倒是有些显得不入流了。

好在张景浩从来就不觉得自己是什么上流社会的人,他抬头看了眼牌匾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天然居。

正准备走进去,门口的接待生快步走到他面前,微笑着将手中的笔和纸递到他的面前。

张景浩满是疑惑的回过头望着林韵,“还没进去就要点菜?”

林韵也是有些不解,她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吃饭,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店家是个什么套路。

“二位是第一次来我们这吃饭吧?”

这种情况接待生倒是习以为常,他轻车熟路地指向门口的玉石对联向两人解释道:“客人们需要对出这副对联的下联,我们才可以给客人安排座位。”

张景浩这才注意到酒馆门口竖着两块玉石,一块玉石上空空如也,另外一块上写着十个字,“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

跟着他转过身准备离开。

什么玩意儿嘛,吃个饭还要对对联?又不是全世界就剩下他一家饭店了,去哪儿吃不是吃!

刚想责怪林韵怎么带他来了这种地方,只见林韵接过接待生手中的笔纸,“唰唰”地写下了十个字。

“人过大佛寺,寺佛大过人。”

接待生收好笔纸,侧身让开了路,脸上还是挂着礼貌的微笑:“二位请进。”

“你还会对对联?”张景浩很是意外。

却看见林韵晃了晃手中的手机,对着他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网上搜一下答案不就来了。”

林韵拉着张景浩走了进去,这家酒馆不算特别大,生意却异常火爆。

接待生领着林韵和张景浩来到一楼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跟着一个服务生走上来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菜单递给张景浩,“先生您好,这是我们的菜单。”

林韵知道张景浩从来不点菜,便主动接过菜单随便勾了几笔。

将菜单交给服务生后,她又拿起桌子上的茶壶将张景浩面前的茶杯倒满茶水,“我们两个人四个菜够了吧?”

“两荤两素,三菜一汤?”

“你怎么这么了解我?”林韵理了理鬓角垂下的青丝,莞尔笑着。

张景浩端起茶杯抿了口茶水,心里默念道:“你哪次出来不是这么点菜的?”

等了快十分钟,菜没等到倒是等来了服务生的道歉:生意太过火爆,菜还要多等会儿才能做好。

见状,林韵从包里拿出平板电脑又开始了她的工作。

张景浩皱了皱眉,显然有些不悦。

不过他也没有打扰林韵,现在不让林韵工作,等她晚上回去很可能又要熬夜。

张景浩的视线透过落地窗落在了马路对面不远处的学校,心里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如果七年前没发生那件事,现在的自己应该也是坐在学校里吧。

可惜没有如果,现在的他已经成了一个怪物。

张景浩还在胡思乱想,突然有人轻轻地拍了下他的肩膀。

“我去下洗手间。”

林韵完全没有搭理他,她就是这样的人,一旦投入工作中便不会去理会周围发生的任何事。

张景浩并没有去洗手间,他快步走到门外寻了处昏暗的角落才轻声发问道:“怎么了?”

藏匿身形呼唤他的通常情况下只有他的神侍:幽雀。

幽雀不会无缘无故的在这个时候惊扰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还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所以此时幽雀依旧没有现身,她的声音也只在张景浩耳边回荡,“有四个修仙者上了二楼。”

“修仙者?你去过二楼吗?”

“楼梯口设有禁制,还有两个应该是处于大乘境的修仙者守着。我怕打草惊蛇,就直接来找主人您了。”

大乘境修仙者?这种境界的修仙者早就晋入天界了,怎么会留在人界给人看门?

直觉告诉张景浩这个天然居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如果今天不是陪林韵一起来吃饭,他定要上楼去查看一番。

“暂时别管,有时间我会让鬼灯去查一查先。”

张景浩回到座位上,四个精致的小菜已经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桌子上,飘出来的香气不断地勾引着张景浩的食欲。

“怎么去了这么久?”林韵早已收起平板电脑,看见张景浩回来了,她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尝了口菜,点头赞许道:“别说,味道还真不错。”

“看到几个人去了二楼,就好奇想跟去二楼看看,不过被拦了下来。”张景浩随便编了个借口,同时他也想从林韵的口中知道这家饭店更多的消息。

“三楼我不太清楚,不过二楼应该是类似赌场的地方吧?”林韵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张景浩不太相信,养两个大乘境修仙者得多少钱?找两个大乘境修仙者给赌场看场子?都这么有钱了还就开这么一家小馆子?

他一边思索着一边夹起菜送入口中,菜的确很好吃,可是他心中的疑惑却更加深了。

这些菜品里夹杂着大量的灵气,灵气不断的刺激着他的味蕾,让他的舌头对食物原材的鲜味更加敏感,这样菜品的鲜美感便会瞬间提升几个档次。

可是他想不通,自人界界主风铃销声匿迹后,人界中的灵气本就十分稀少。

这些生活在人界的修仙者想要从自然之中汲取灵气已经是非常困难,现在却将得之不易的灵气注入菜品之中供他人食用,这到底是图个什么?

看样子的确是要找个时间彻查一番了!

吃完饭后,张景浩陪着林韵在附近的商场逛了一会儿,然后林韵便将他送回了林氏财团的大厦。

没人知道,在那之后林韵又折返回到天然居,并且走上了二楼……

第二天上午,张景浩的身影出现在远山市的一座大型商场内,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黑裙女子。

这女子不是幽雀又能是谁呢?

“主人……”

张景浩连忙将食指竖在嘴边对着幽雀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在这里别叫我主…啥的!”

还好这大清早的商场里还没有多少人,要是让别人听到了幽雀叫他“主人”,他怕是会被别人误以为成有着某种特殊嗜好的变态!

“您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幽雀小声问道,她不是太能理解张景浩现在在做什么。

发现了天然居的不对劲,难道不是因为先查探查探吗?

怎么在与林韵分别后,张景浩便带着她来到这远山市,在路上他还让她不要再隐匿身形。

商场开门后,她就被他拉着走进商场闲逛,她都快觉得自己的主人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张景浩白了一眼幽雀,然后环顾了一圈商场问道:“你看着是哪儿?”

“商场啊!”幽雀越来越感觉自己的主人不对劲了,这种傻傻的问题都要问她了。

她看向张景浩的眼神中,又多了几分担忧。

小说《神王逝》 第5章 五年前的林家庄园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