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他的爱是暗夜汹涌

更新时间:2021-04-22 16:24:28

他的爱是暗夜汹涌 已完结

他的爱是暗夜汹涌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不许瑶光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他站在陆家门口,脸色越发的阴沉难看,陆庭西竟然瞒着他带着温婉走了!突然,握在手中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看到陆庭西的名字在屏幕上跳跃。划开接听键,那头是他浅笑讽刺的话语,“沈寒默,温桃桃其实是你的女儿,沈语害死了你的女儿,你打算怎么处理呢?”‘轰’——沈寒默只觉得当头棒喝,大脑在刹那间空白一片,深夜的寒风就这样穿过镂空雕花的大门,直直的贯穿他整个心口,凉意肆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必理他

陆庭西自然注意到了沈寒默的车,回到家后,他告诉温婉沈寒默又来了。

温婉面露冷漠,“不必理他。”

陆庭西点头说起正事,“桃桃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你明早就可以走了,过去之后有人接应,公司这里,我最多再处理一周,然后就去跟你汇合。”

温婉收拾衣物的手停了下来,她扭头对上陆庭西柔软万分的眸子,缓缓道:“庭西,我欠你的真的太多了。”

听出她话里的愧疚感,陆庭西伸手在她头上抚了抚,安慰她,“我父母原本就希望我能回国外发展,你不必愧疚,更何况,我当初答应你舅舅会好好照顾你的,我不是食言的人。”

陆庭西握住她的手,“而且……能够和你在一起,我也很开心。”

温婉看着他的手,长睫微闪,眼里划过一丝动容。

从五年前舅舅去世,他突然去监狱找她,无条件的帮她隐瞒和照顾桃桃,甚至将原本在晋城的事业迁移到连城来,定居连城,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她,陆庭西对她有意思。

陆庭西是一个很会把握分寸的人,这么多年从未越过她的底线。

无疑,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

只是她心里还有沈寒默的存在,不管自己是因为沈寒默受到了多少伤害,对过去那段感情,她始终还是不能够完全放下。

她艰难开口,斟酌着要怎么回应他,“但是庭西,我……”

“我知道。”陆庭西打断她,她要什么,他全都知道。

“我不会强迫你,这一切,是我自愿的。但是婉婉,如果有一天,你想要找个人陪你度过余生,我希望那个人能够是我。”

他的声音平缓而温润,让温婉减轻了负担。

“好了,还有多少东西没有收拾的,我帮你收拾。”陆庭西俯身,主动帮她把衣服收进行李箱。

她出狱不到半年,并没有添置多少新衣服,半个行李箱就装满了所有东西。

凌晨三点,陆家的私人飞机准时降落在机场。

陆庭西把温婉送上飞机后立刻去了公司,开启紧急会议。

陆氏不是普通的小公司,因此想要脱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在温婉让他配合演戏的时候就开始策划了,但真正实施起来还是有困难的。

陆氏大楼的灯连续亮了一周,陆庭西看着公司易主,心底松了一口气,现在,就剩最后一件事情了。

他站在落地窗前,拨通了一个电话,“晚上十点,准时把人送到沈寒默的别墅门口。”

那头的男人应道,“是。”

挂了电话,陆庭西靠在办公桌上难得的欣赏着三十楼外的风景。

十一月的连城一连下了几场雨,寒意就这样悄然而至,冻得人措手不及,可这不过是个开始,更冷的还在后头。

沈氏大楼,沈寒默突然接到别墅的电话,说沈小姐被人五花大绑丢在了门口。

沈语?她不是在陆庭西手中么?

沈寒默当下给陆庭西打去电话,但只有机械的女声在说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真相

几乎是一瞬间,沈寒默就明白了他这么做的意义。

他抓了车钥匙直奔陆家,果然,人去楼空!

他站在陆家门口,脸色越发的阴沉难看,陆庭西竟然瞒着他带着温婉走了!

突然,握在手中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看到陆庭西的名字在屏幕上跳跃。

划开接听键,那头是他浅笑讽刺的话语,“沈寒默,温桃桃其实是你的女儿,沈语害死了你的女儿,你打算怎么处理呢?”

‘轰’——

沈寒默只觉得当头棒喝,大脑在刹那间空白一片,深夜的寒风就这样穿过镂空雕花的大门,直直的贯穿他整个心口,凉意肆起。

“你说什么?”

温桃桃是他的女儿?怎么可能?可温婉明明说那不是他的孩子!

似乎猜到沈寒默在想什么,陆庭西不急不缓道:“她骗你的,五年前她入狱的时候,就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只可惜,你当时正为了她父亲挪用公款的事情勃然大怒,根本关注不到她。对了,如果不信,你可以问问沈小姐,她知道的,参与的可一点也不少,或许你已知的,那些她做过的坏事,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陆庭西说着轻笑起来,“很遗憾此刻能没在沈总身边,不能看到沈总你精彩的脸色了。”

“陆庭西,你什么意思?”

“沈总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什么意思才对,最后祝沈总在查探真相的路上,一路惊喜。”

说罢,陆庭西挂了电话。

他要让沈寒默在知道所有事情之后,一点一点地后悔和痛苦。

沈寒默再拨过去时又恢复成了机械的女声,重复着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在冷风中清醒了半个小时,把陆庭西的话想了一遍又一遍,沈寒默才驱车回别墅。

到别墅的时候秦岩已经把沈语带进了别墅,约莫半个月没见,沈语受了一整圈,衣服也脏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可谓狼狈至极。

看到沈寒默回来,沈语开始以泪洗面不停忏悔,企图靠着眼泪重新博取沈寒默的怜悯心,但得到的只有沈寒默的冷漠和疏离。

她不死心,继续哭诉,“哥,我真知道错了,求你不要告诉爸妈,我保证改过自新……”

这些无用的话沈寒默听着头疼,他蹙了蹙眉,开始不耐烦起来,“沈语,我要听的不是这些。”

不要听这些?那她该说些什么?

“她父亲的死,她入狱,你参与了多少?”沈寒默的视线如同锋利的刀落在了她的脸上,让她不敢轻易动作。

她跪在地上,微微怔了一会儿便陡然地笑了起来,“参与了多少……呵呵……怎么能叫参与呢?那些可都是我一手策划的啊……”

她抬头,脸上是愤恨的妒意夹杂着些微的痛快,“我只要一想到她牵你的手,和你接吻,和你躺在一张床上,我就嫉妒的发狂!她夺走了我最重要的人,我自然也不能放过她,所以我找人在他父亲负责的项目上做了手脚,又不惜自断双腿嫁祸她,你果然上套了,和她离了婚,又回到了我身边,你看我多聪明……”

听着她的陈述,沈寒默气息愈发急促,胸腔的每一处仿佛都燃烧着怒火,他气急败坏,巴掌毫不犹豫就落在沈语的脸上,啪的一声,沈语被掀翻在地,嘴角渗出丝丝鲜血。

小说《他的爱是暗夜汹涌》 第17章 不必理他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