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麻衣相婿

更新时间:2021-04-22 11:44:19

麻衣相婿 连载中

麻衣相婿

来源:微小宝 作者:烽火连三月 分类:灵异科幻

精彩试读:老天师,这是对道行高深的美称。老这个字是资深的意思,更何况我才几岁,距离老头这个称号还有四五十年要走。“老前辈请起!您这样是折了我的阳寿,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互帮互助,我和林家的关系千丝万缕,目前我在追踪假地仙的事,往后大家多多照顾林家便是对我的最大帮助了。”搀扶着白发狂魔,我解释道。其他人也都纷纷表态,说他们会照顾林家,一些小偷小摸的人要做坏事,他们绝对会在暗中悄悄地解决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麻衣相婿第17章试读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今天你必须给我留下!”

不除掉假地仙,林家和我都没有好日子过,它蛰伏在暗中蓄力一击,这只会给我们带来无限麻烦。

假地仙看准了地面一处阵眼,它朝那里而去。

轰!

假地仙钻入了泥土中,但是又被遁甲第一层入海轰了出来。

假地仙仍然不死心。

又碰到了第二层遁甲,一直看到第三层封死门时,假地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

但是为时已晚,第三层封死门的源纹印在假地仙身上。

源纹覆盖了假地仙原来的花纹肤色,紧紧地束缚住了它。

一条假地仙就落在了院子当中。

“成功了!”

我摇了摇头道:“还没有,这假地仙虽然被困住了,你看它的眼神,明显没有慌张的意思,之前我说了今天是给他个下马威,绝对无法斩杀他。”

假地仙吐着蛇信子。

它那双蛇瞳冰冷刺骨,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只听到轰隆一声!

假地仙自启本体,化作了一颗滴溜溜的圆珠子飞到了外边。

“啊!”

门外有人惨叫一声,他的身体也被这枚珠子卷走。

等他们反应过来以后,人死了,假地仙也变成了圆珠子逃离城中。

我看着月下的那道黑影,心中惋惜。

如果我的道行高深一些的话,今夜布下了奇门遁甲,又设下了封死门,刚刚那一下假地仙肯定会死掉。

“可惜啊。”

朱远山道:“白蛇,你做得很好了,相信假地仙已经元气大伤,短时间内对我们构不成威胁。”

我点了点头,然后把奇门遁甲都撤掉了。

假地仙的躯壳仍在地上,我拿起祖辈传下的伏妖罐,对他的躯壳进行了收服。

然后我又拿出一张符箓,咬破拇指,以血符封了罐口。

这时,从门外近来不少人。

“高手,您可真是相当于天字号风水师了,我们这些人藏匿于城中,等着林家遭遇,没想到有高人相助。”白发狂魔第一个走了进来,呵呵笑道。

有个大胡子道:“前辈!我是木偶派的唯一传人,金龙叁,请您务必收我为徒!”

“还有捆仙门的传人,易泽梅、行天宫拜见老师!”

许多人来到了朱远山面前,向他朝拜。

朱远山被吓了一跳,因为他根本算不上什么老天师,再说这奇门遁甲和伏妖罐,以及封死门等等,这些都是旁边的白蛇所为。

“你们这是何意?”

“天下之大,江湖之事以强者为尊,适才我们看到老天师道术深厚,以封死门吸引蛇妖,这可是天字号风水师所为,您做我们的老师,收留我们这些独门独派之辈,也算是一种阴德。”

江湖兴起,上古的奇门遁甲门派,纷纷开花。

有的门派门徒无数,也有的门派形单影只,这就是风水文化的全面开花了。

要在江湖中生存下来,第一是本身要有强大的实力,第二是有所依靠,门派是江湖的根基和信仰。

也不怪他们认错了朱远山,因为白蛇的年纪也才不到二十三岁,看起来是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怎么也和老天师这个老字搭不上边。

“你们错了,我身边这位才是布阵的高手,刚才的一切种种,包括你们之前在暗中观察,都是白蛇兄弟预测到的。”

指着旁边的人,朱远山笑道。

我无奈地摊了摊手,今天告诉他们我的身份,主要是为了今后林家不被他们打扰。

同时对有能力的人,我不妨可以和他们做个朋友,先稳定一下人脉资源,日后或许我也会复兴白家道术!

“怎么可能?看起来很年轻啊!”

“不错,如此年轻的天字号风水师,说实话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莫非是我们都搞错了不成?!”

白发狂魔跪了下来,抱拳道:“老天师,您才是我们江湖的领头人,弟子白无法叩拜老天师。”

老天师,这是对道行高深的美称。

老这个字是资深的意思,更何况我才几岁,距离老头这个称号还有四五十年要走。

“老前辈请起!您这样是折了我的阳寿,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互帮互助,我和林家的关系千丝万缕,目前我在追踪假地仙的事,往后大家多多照顾林家便是对我的最大帮助了。”

搀扶着白发狂魔,我解释道。

其他人也都纷纷表态,说他们会照顾林家,一些小偷小摸的人要做坏事,他们绝对会在暗中悄悄地解决掉。

我抱拳道:“如此,我白蛇多谢了。”

这帮人纷纷的离开了林家,也有不少人在林家宅院墙壁上,刻画了符箓,方便他们第一时间过来支援。

我心情很好,看来行走江湖要多几个朋友。

他们看中的是我们白家秘传,另外我这个年纪有了天字号风水师的能力,他们自然知道我的前途无限。

林家,哪怕是县城,都只是一粒灰尘。

真正的大舞台依然在外边,而我要先解决林家的矛盾,我爷爷也说过,在我没有成家立业之前,我是不允许离开这座城市的。

其中原因我爷爷没有深说,可自从我来到了城里,所见所闻,我才明白爷爷的良苦用心。

“白蛇,我们下面怎么办?假地仙逃窜了,是否追逐那山阵的布阵者?”

朱远山向我走来。

我看了他一眼,然后道:“朱叔,有件事我没告诉你,那就是在我们发现红藕人时,我还感觉到在灌木丛三公里外,有一处坟地。”

“哦?那里有什么?”朱远山震惊了。

“具体不太清楚,但是要揭开山阵的话,我们要先去那里实地调查一下,或许在那里才能发现要找的线索。”

当时发现红藕人时,我的心绪全部在山阵身上,我更清楚的是有人要害我。

普天下,大阵无数,有好有坏,而这坏的则是钻了风水的漏洞。

以阴作阳,倒冲日月,所带来的便是坏处。

一般叫这些人作邪师。

无论是正派风水师,亦或者是邪师,每一门学问都需要长期耕耘。

“好,那我们就去那座坟地看看!”朱远山点头道。

麻衣相婿第18章试读

我和朱远山赶往后山。

但是需要辨明方位,那坟地阴阳飘忽,上次去可能在三公里外,这次去说不定又变了方位。

我拿出一粒朱砂丹。

又在外边抓了一条菜花蛇,喂它服下朱砂丹,这蛇就变成了百里蛇。

“去吧!在前面带路!”

百里蛇呲溜游了出去。

我和朱远山跟着百里蛇来到了后山。

今天是个乌云累积的阴天,使得后山的能见度不高,隐隐约约像是来到了晚上。

百里蛇突然速度放慢了,它停在了分岔路口判断了一分钟左右。

随后,百里蛇朝着右手边的山路而去。

我和朱远山紧随其后,我们就来到了一片空地之中,前面孤零零的突出一块坟包。

白雾缥缈,那坟包显得格外刺眼。

满地的白纸随风飘散,坟包前面立着一块不起眼的墓碑,由于隔着一段距离我也看不见上面的字。

“就是这了,朱叔,我们过去看看。”

“好。”朱远山点头。

我来到了坟包跟前,看到这墓碑上写着三个字:青妖坟

我瞬间察觉到情况不对劲,这青妖坟是什么东西?

以前听说过蛇妖、尸妖、但从未听说过青妖,莫非是我孤陋寡闻了。

“白蛇,你看前面!”

在我愣神的功夫,朱远山指着青妖坟后面的空地。

那里,却是传来了马蹄声,还有马匹吃力的嘶吼声,一层白雾中,猛然之间显现出五匹马来。

这五匹马被一条绳索紧紧锁住了,马眼通红,马蹄用人骨头包裹着,发出刺耳的声响来。

而让我更为惊讶的是,在这些马匹后面拉着的是不是马车!

而是一具棺材。

空地之上,五匹怪马拉着一具漆黑的棺材,由于棺材是直接挨着地面的,所以在后面压扯出极长的弧线。

“哈哈哈!”

漆黑棺材中,传来了令人发凉的孤傲笑声。

随后,砰的一声!

棺材盖被揭开了,一道红色身影直勾勾的立了起来,飞到了青妖坟石碑上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和朱远山。

我这个高度,我只能看到她那红唇和尖尖的下巴,这正是之前我看到过的红衣女人。

没想到她是青妖坟的主人。

“是你?”我震惊道。

“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让我意外的是,你们居然跟着找到了青妖坟,也罢,今日便是你们的死期了。”

红衣女人伸出右手,一团鬼火在手掌中升腾起来。

我看着这团鬼火,立刻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这青妖坟并不是红衣女人的墓穴,而是她霸占了人家的坟墓。

“这不是你的坟,你为何要装神弄鬼,我们没有瓜葛,更何况你说要杀了我们,恐怕你还没这个能力。”

我不可能被她吓唬到,我一身紫薇道术冲天,哪怕是十几个红衣女人一起来我都不怕!

“小子,你的眼光倒是毒辣!不错,这青妖坟是我霸占来的,那你可知道这坟中埋着的是何人?”

我不知的摇头。

“哼!青妖坟,本身是一只狐狸的坟墓,她在百年前苦修成了人,结果错把真心给了负心郎,反而被他请来的风水师所杀,怀恨在心之下,她的冤魂不散,后被那风水师葬于此地……”

红衣女人发出怪笑,她指着我。

“若不是你的爷爷白九成全,我怎么可能修炼到最高境界,红莲合一,什么奇门遁甲,在我眼前都是小孩子把戏。”

我爷爷白九,和她有什么关系?

莫非,这红衣女人说得风水师是我爷爷,不可能吧,百年前我爷爷不可能活着。

“那个风水师是谁?”

“风水师啊……”红衣女人红唇掀起一个弧度,纤细的手指指着身后的坟包。

“出来吧,既然他们想见你,何必躲躲藏藏。”

轰!

一声脆响,这坟包突然炸裂而开,居然从中飞出来一道身影。

这具干尸穿着晚清官服,带着凤翎乌纱帽,血肉已被时间蚕食一空,只有一副白森森的白骨面容。

“巫奴,还不见过两位客人?”

“属下巫奴,见过两位高人……”低吼嘶哑的声音传来。

我眉头一皱,百年前的风水师被杀了,并且埋在了青妖坟之中。

那死去的狐狸,尸体莫非……

“你吞了狐妖的尸体,你这幅皮囊是青狐妖的,并且你说得那个门派早就灭亡了,你到底是谁?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突然想到了这一系列的变卦,只是红衣女人计划中的一部分,她要做惊世骇俗的大事!

前天,红衣女人来到了林家,和我见面只是为了吸引我来青妖坟罢了。

“比你爷爷更聪明,我知道你叫白蛇,你爷爷白九苦心栽培你不容易,我们的事等你结婚了再说,现在你还没资格和我斗。”

我眉头一皱。

当下问道:“这么说,你算是我的前辈了,有什么是不能直接告诉我的?你既然认识我爷爷,你肯定知道我是紫微星命数吧!”

“紫微星……紫微星又如何,我天生克制紫微星,说出来你不信,也好,我让你知道什么是控局!”

“巫奴,还不把那废物带上来?”红衣女人吼道。

巫奴赶紧飞了出去。

下一刻,巫奴手里抓着一条大蟒蛇,还有一具尸骨。

“这是……”朱远山看得目瞪口呆。

我解释道:“这好像是昨天晚上,被假地仙抓走的那个人,现在已经变成了尸骨,这证明假地仙已经转化形骸,又找了一条蛇转生了。”

“这都是你安排的?”

红衣女人笑了笑,默认了。

嘶,我不由得倒吸凉气,这红衣女人到底是什么妖孽存在,不仅知道我爷爷的身份,连我是紫微星命数都全局掌控。

假地仙是她安排在我家附近的。

这一切都是红衣女人在安排,而她现在不会伤害我,因为我还没有成家立业,这里面的说道我就不清楚了。

“白蛇,你的道行太低了,对付其他妖邪,或者是斗法你肯定能大获全胜,你目前的实力算得上天字号风水师。”

红衣女人说罢,漂浮在半空中,居高临下,她那红布头缓缓地落了地。

小说《麻衣相婿》 第17章 伏妖罐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