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分手后我被病娇大佬缠上了

更新时间:2021-04-21 13:15:56

分手后我被病娇大佬缠上了 连载中

分手后我被病娇大佬缠上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缓缓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向正东在心里翻个大白眼,尽量委婉:“连总难道不想搞明白那晚的事?”连臣握笔的手一僵。“这么多年,你一直控制的很好……”向正东思索着,“我在想,会不会是有什么特殊诱因?”连臣沉默不语,向正东松了口气,“下午五点,只需要连总十分钟时间。”……纪冰蓝提前近一小时到达连氏集团楼下。刚下出租车,抬头就见集团正面大大的电子广告屏上,正在播放连臣的专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总裁大人-缓缓

“什么绝招?”

问出口,纪冰蓝马上就后悔了。

果然,楚蔓在那头很猥琐道:“pregnant!”

“啥玩意儿?”

“扑来个男的啊!过英语八级的人,连这种英语梗都不懂?”

“……”

“要姐说,你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摸回去!勾引他!把罪名给他坐实!”

纪冰蓝默默挂断电话。

交友不慎,是件后果很严重的事。

“天无绝人之路,大不了,姐为友献身!”楚蔓发来语音。

纪冰蓝笑了一下,礼貌地回:滚!

接下来一个星期,风平浪静。

纪冰蓝默默将投出去的简历取消,暗想,还没将她开除,说明这事已经过去了。

至于反告……回头想想,那晚发生的事更像是一个梦。

连臣这个名字,随便一搜,标签很多,五花八门。

比如雷厉风行,铁面无私。

不到二十岁,接手集团执行总裁一职,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那些,在其位不谋其事的蛀虫全数清除。

包括他的几位叔伯。

比如狂傲不羁,不解风情。

曾有女明星借慈善晚宴的机会,想接近他,于是当着记者的面套近乎,热情地挽上他的手臂,像多年未见的好友。

谁知,他只是对记者说:“我不认识这位小姐。”

当然,更多的还是来自颜控一族的评价。

比如容貌清隽,气质卓然,为人内敛,思想清悟,笑容迷人……总之,像连臣年纪轻轻就成就非凡的男人,无论呈现那一面,都是无数怀春少女的痴梦。

这样一个神一般存在的男人,会对她做出不轨之事?

纪冰蓝看着镜子里自己蜡黄的脸,枯草一样的头发,干扁扁的身材……除非他眼瞎!

幻觉,肯定是幻觉!

说到底,都是酒精惹的祸!

纪冰蓝往嘴里灌了一大口白酒,凶狠狠地想!

……

十天后,纪冰蓝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收到了一封律师函。

前面列举了她的罪行和触犯的法律条例,比如诽谤,盗窃,恶意报复……只差没说她非礼了!

最后,她将目光聚集在赔偿金额上。

足足数了十遍,才相信五的后面确实有六个零……

是的,她造成的损失无法估算。所以,结合她的收入与承受能力,综合考虑,很仁慈地只要她赔偿五百万。

纪冰蓝呵呵两声,将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

五百万,她把命给他好不好?

呆坐了半小时,她又从垃圾桶里将律师函找出来,照着上面的电话打过去。

“你好,我是向正东。”

对方声音轻快而温暖,应该就是那天和连臣女秘书一块儿来的那个男的。

纪冰蓝尽量平静道:“向律师你好,我是纪冰蓝。”

“哦,纪小姐,你收到律师函了,这么快?”

这语气,搞得好像寄给她的是神秘礼物,而不是定时炸弹。

纪冰蓝忍:“向律师,我记得那天我解释的很清楚,这件事就是个误会……我已经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已道歉,有必要弄得这么夸张吗?”

向正东很客气:“我非常理解纪小姐的心情,但职责所在,抱歉。”

纪冰蓝压在心底的火苗开始蹭蹭往上窜:“这年头,有钱有势的人,都这么胡作非为吗?分明是连总……动手在先,我都没计较,他凭什么不依不饶?”

向正东很客观:“作为一名律师,我鼓励纪小姐行使自己的追责权利。”

“你……”纪冰蓝气结。

现场没有监控,没有人证,他们这是吃定她势单力薄了?

见她半天不哼声,向正东语气柔和:“我很同情纪小姐,但实事求是,因为你的疏忽,确实给集团告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情急之下,纪冰蓝音量拔高:“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怎么能是盗窃和恶意报复呢?”

“天地良心,谁能想得到,堂堂集团总裁,居然会用‘TD’这样亲民的包?”

陈旧程度和她的还不相上下……

纪冰蓝语气软下来:“向律师,你看这样行吗?你帮我约个时间,我想给连总当面道个歉,再解释解释。”

“这个……”

“听声音就知道你是个为正义而生的好律师,帮人一忙,大富大贵。”

向正东笑:“既然纪小姐这么明事理,下午五点可以吗?”

“太可以了!谢谢你,好人一生平安!”

希望她这个‘英雄’也能劫后余生吧。

……

向正东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就见连臣立在窗前,右手夹烟,半眯着眼睛正在打量自己的左手。

眸光漠然而危险,仿佛下一刻就会手起刀落。

向正东咽咽喉咙,若无其事地走过去,“连总,有份文件需要你过目。”

“起诉的事,进行的如何?”

连臣掐掉烟,接过文件,一目十行。

没想到他会主动问起,向正东摸摸鼻头,说道:“对方上午有打电话来,请求面谈和解。”

连臣头也不抬,“我的字典里只有输赢,没有和解。”

“是……”向正东拖着嗓音:“但纪小姐毕竟也算是集团员工,态度又很诚恳,我认为连总应该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如果解释有用的话,还要律师做什么?”

向正东在心里翻个大白眼,尽量委婉:“连总难道不想搞明白那晚的事?”

连臣握笔的手一僵。

“这么多年,你一直控制的很好……”向正东思索着,“我在想,会不会是有什么特殊诱因?”

连臣沉默不语,向正东松了口气,“下午五点,只需要连总十分钟时间。”

……

纪冰蓝提前近一小时到达连氏集团楼下。

刚下出租车,抬头就见集团正面大大的电子广告屏上,正在播放连臣的专访。

男人侃侃而谈,一手插在裤袋里,另一只手跟着语境做一些简单又帅气的动作,利落合体的西装,衬托得他衿贵逼人。

谁能想到啊!

这么一个比钻石还要闪耀的男人,居然……

居然被她纪冰蓝独特的气质所吸引,情难自禁。

纪冰蓝长叹,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总裁大人!

突然,后摆衣角被人轻轻扯了下。

纪冰蓝心里咯噔一下,猛然回头……

长相普通的女人都比较善良-缓缓

纪冰蓝呼吸一滞。

天啦!好漂亮的小男孩儿!

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一脑袋乌黑卷曲的头发,脸肉肉的,还有两个小酒窝。

关键他五官很立体,显得可爱又俊气。

纪冰蓝死寂多年的少女心,像被电击抢救似的,扑腾了一下。

“小朋友,你好。”她弯下腰,听见自己的声音甜得像喝过蜜。

“我迷路了。”

小家伙嘴一瘪,纪冰蓝的心又扑腾一下,忙安慰说:“别害怕,没事的,我可以帮你。记得家里人电话号码吗?”

小家伙歪着脑袋想了会儿,低下头,“忘了。”

“那你记得家住在哪里吗?”

“华灵山。”

纪冰蓝愣愣,华灵山是雅市有名的半山别墅区。

再一看小男孩简洁但感觉很贵的穿着……

了然,样貌这种东西,和人一样,就挺嫌贫爱富。

纪冰蓝才着了有钱人的道,心有余悸,热情减了半。

“这样,姐姐帮你找警察叔叔好不好?你将家长名字告诉他们,他们肯定能送你回家。”

“不要!”

小男孩果断拒绝,小声说:“爸爸说过,如果走散了,就在原地等他。”

纪冰蓝僵住,心脏好似抢救无效,裂开了。

有细细密密的疼痛传来……

曾经,也有人这么对她说:如果走散了,就在原地等我。

于是,她已经等了五年。

小孩仰着小脸,可怜巴巴:“姐姐陪我等好不好?”

“不是每个人都能等到的,别傻了……”

这话纪冰蓝是对自己说的,结果, 小家伙‘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于是,十分钟后,他们一起坐在集团大楼对面的哈根达斯。

看着近三百块大洋,一口一口慢慢融化在小男孩嘴里,纪冰蓝的心在滴血。

她在微信上对楚蔓说:我得找个大师算算,我今年是不是有点招烂桃花?

“真好吃!这是我第一次吃冰淇淋哦,谢谢姐姐!”小男孩吃得满足又幸福。

纪冰蓝哼哼,果然是十个有钱人九个抠!

“街上那么多人,为什么要找我帮忙?”她问。

小男孩嘴唇冻得通红,想了想,说:“东东叔叔说,长相普通的女人,一般都比较善良。”

纪冰蓝:“……为什么?”

“没有外在条件,她们只能更加注重内在,否则会被这个社会淘汰的。”

纪冰蓝沉默,就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y。”

“安迪……名字还挺洋气。”纪冰蓝看了下时间,“你确定你爸爸五点前会到?”

“嗯。”

纪冰蓝叹一声,“行叭!”

为了不被社会淘汰,她可不得往内在努努力。

透过玻璃窗望出去,连臣的采访已接近尾声,记者不知问了句什么,男人展颜。

瞬间,整个世界仿佛黯然失色。

孰不知,笑起来可令世界失色的男人,若是动怒,也可在瞬间令世界坍塌

“家俊不见了!”

听到这话时,向正东大脑瞬间死机:“啊?”

连臣的声音冰冷到了极点,“他将阿姨锁在顶楼洗手间,避开所有人,独自离家已经快五个小时。”

“别担心,家俊很聪明,他也许……”

向正东的话被连臣厉声打断:“还不快报警!”

“是!”向正东拿电话的手在发抖,“十岁以下儿童失踪不受时间限制,马上就可以立案,别担心……”

连臣按下内线,对立即进来的穆森和陈茜说道:“十分钟内,将全城广告屏上的内容换成寻人启示。吩咐公关部,全网悬赏!”

穆森不由看向正东,向正东刚打完报警电话,苦道:“家俊不见了。”

穆森二人脸色一变,“是,马上处理。”

“等等。”连臣寒声道:“打出五千万悬赏金……不,一个亿!十个亿!”

“连总。”向正东不得不阻止:“别!这样反而会威胁到家俊安全。”

他吩咐陈茜:“打上重金二字就好。”

……

见时间差不多了,纪冰蓝领着安迪出了哈根达斯。

许是小家伙长得太漂亮,沿途收获了不少奇怪的打量。

过马路时,纪冰蓝抬头一看,发现大屏幕上正播放着一条寻人启示。

像是谁家孩子走丢了。

她眯着眼睛看了会儿,扭头再看看身侧这个。

“觉不觉得你俩长得很像?”

安迪仰着小脸,眼睛湿漉漉地,“嗯。”

再然后,纪冰蓝就被紧急赶来的警察叔叔,以及连氏集团整个安保队,‘请’进了连氏法务部。

她一脸懵地坐在那里,听向正东对警察叔叔说:“连总的意思是坚持立案,我们保留追责权。”

接着,她被警察叔叔带回去做了笔录。

折腾到家已是晚上,纪冰蓝开了瓶啤酒,木然地坐在沙发上。

楚蔓不知什么时候回了消息:烂桃花也是桃花,先蹂躏了再说!

纪冰蓝一口气喝完整罐啤酒,打了个长嗝,笑得森然。

她的人生啊!

就他娘的处处是冷笑话!

……

这次,向正东的电话比律师涵来得快。

“纪小姐,是这样的,我以代理律师的身份通知你一声,我们会以‘诱拐儿童’以及‘人身伤害’罪,对你提起控告。请你作好应诉准备,我希望你能找个好点的律师……”

纪冰蓝酒还没大醒,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含糊不清道:“诱拐儿童也就算了,人身伤害是什么鬼?”

对方沉默了一下,“小朋友急性肠炎,现在还在医院。”

纪冰蓝反应了会儿,“那是哈根达斯冰淇淋伤害的呀,你们怎么不去告它!”

告告告,一天到晚就知道告,法院你家开的啊!

对方等她呼吸平稳了些,又慢条斯理道:“另外,上一次的事,连总不接受任何调解。其实这样也好,纪小姐请一次律师,可以解决两个案子,挺划算的。”

“你大爷的!”纪冰蓝扔了电话。

连家俊,英文名y,安迪?

这又是他娘的什么英文梗啊!

微信提示音响了好几下,催命鬼叹似的,纪冰蓝气极败坏地按开。

是向正东发来的几条语音,还有一段视频。

纪冰蓝双手颤抖着,点了好几下,才将视频点开。

瞬间,呼吸和心跳都停了……

小说《分手后我被病娇大佬缠上了》 第3章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总裁大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