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离婚后我成了豪门圈团宠

更新时间:2021-04-22 14:44:06

离婚后我成了豪门圈团宠 连载中

离婚后我成了豪门圈团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笠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季安莲急得跺了下脚,“不行,我得去找老爷子讨个公道,不能跟那个女的扯上关系。”“你去了也没用,老爷子现在拿她当救命稻草,是不可能放弃她的。而且,你在游轮上丢了他老人家的脸,现在还在气头上呢。”“那是我的错吗?是他不顾父女情分在先,现在又不打一声招呼就把我的股份转给别人,他拿我当女儿看吗?”说着,季安莲越发觉得委屈,眼泪涌了出来。季穆拿她当枪使就算了,现在还夺走属于她的股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离婚后我成了豪门圈团宠:不愧是白月光

办公室外,季安莲把门敲得震天响,“哥,你在干嘛啊!快点给我开门!”

“咔哒”一声,门锁解开。

刚看见门缝,季安莲还没反应过来,里面窜出一个身影,还听见低低的哭声。

季安莲回头看,只觉得背影熟悉。

季安重追了两步,不甘心地往地上啐了一口,“你这个时候跑来干什么?坏了我的好事!”

“在公司你都这么胆大妄为,就不怕老爷子罚你吗?”

“老头子管个屁。”

季安重往回走,“你这么急来找我,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季安莲着急忙慌跟上去,“老爷子把我股份给了那个女人?这事……”

“嗯,是真的。你招惹的祸事,就得自己承担。”

想起那晚见到的女人,季安重刚下去的火,又蹭蹭往上冒。

现在想来,那女人可比宋漾带劲多了!

“明明是老爷子让我出最高价的,现在全成我一个人的事了?哪有这样的道理?”

而且,对方可是姜绰!

还扬言要整个季家给她的孩子陪葬!

季安莲急得跺了下脚,“不行,我得去找老爷子讨个公道,不能跟那个女的扯上关系。”

“你去了也没用,老爷子现在拿她当救命稻草,是不可能放弃她的。而且,你在游轮上丢了他老人家的脸,现在还在气头上呢。”

“那是我的错吗?是他不顾父女情分在先,现在又不打一声招呼就把我的股份转给别人,他拿我当女儿看吗?”

说着,季安莲越发觉得委屈,眼泪涌了出来。

季穆拿她当枪使就算了,现在还夺走属于她的股份!

在陆家,她本就不受陆柏原待见,这下连点撑腰的东西都没了。

让她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季安莲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掩面大哭,“造孽啊!造孽啊!”

堂堂季家的大小姐,哭得跟个市井泼妇一样,引来不少员工围观。

季安重一边喊她别哭,一边驱赶员工,“你要哭回家哭去,别在这丢人现眼!”

……

宋漾离开季氏珠宝后,一路哭哭啼啼地开车,双手抖得差点连方向盘都抓不住。

她想见陆司谨,疯了似的想见。

顾不上自己衣衫不整,抵达陆氏大厦后,直奔总裁办公层。

秘书拦都拦不住她,眼睁睁看着她闯进会议室,扑进陆司谨的怀里,很快便泣不成声。

陆司谨眸色一沉,伸手关了视频会议,顺便吩咐下去:谁敢乱传,滚出陆氏。

他一只手搭在桌上,另一只手悬在半空中,拢着眉看向怀里的宋漾。

她身上的连衣裙破损,已经不成样子,露出胸口大片的雪白,因着哭得用力,泛起粉色。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陆司谨挪开视线,直直地看向墙壁。

“怎么回事?”

听见问话,宋漾哭得更厉害了。

见宋漾确实说不出来话,陆司谨就没再问,耐着性子等她消停。

不料,宋漾一哭就是半个小时。

陆司谨直挺挺的腰都有些酸了,皱起的眉头足以夹死苍蝇一家老小。

宋漾哭累了,双手还舍不得松开陆司谨的腰,闷声闷气地开口:“季安重……他不是个东西……”

“是他做的?”

宋漾点点头,又急忙补充:“他……他没有得逞,我逃出来了!”

她怕陆司谨误会,可他哪会在意这些?

“你去找他做什么?”

陆司谨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宋漾仰起头看他,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情绪起伏,可,那双桃花眼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季氏珠宝撤了我的代言,我想去要个说法,我也不知道季安重这么混蛋,大白天还敢对我动手动脚。”

宋漾咬了咬唇,嗓音染上哭腔,“他说他是你的舅舅,你不敢对他怎么样……”

隔着朦胧泪水,宋漾终于看见他眼里一簇怒火。

“这件事我会找人去处理。”

“司谨,你为我出气,会不会让陆家和季家……”

“没事,季安重做得出来,就得承担后果。”

什么时候轮到季安重这废物踩在他头上叫嚣了?

……

晚上,花繁酒吧。

卡座里,季安重喝了不少,搂着两个美女闹得正开心。

“哟,季经理很逍遥嘛!”

盛思行一脚踩在桌上,随手拿起一杯冰水往季安重脸上泼去。

“你谁啊!”

“我是你爷爷!”

话落,盛思行抄起酒瓶,磕掉瓶身,锋利无比的玻璃尖直冲季安重面门。

季安重当即怂了,酒醒大半,讪笑着开口:“原来是……盛少,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懂?”

“我……我怎么了?”

盛思行见他装傻,低低地嗤笑一声,“既然我能找上门,就肯定是知道了,季经理何必跟我装呢?”

“宋漾也是你能碰的?”

这句话,吓得季安重两腿发软。

“这事你得听我解释,我……”

“小爷没功夫。”

盛思行扔了酒瓶,往后退,招呼身后的兄弟们,“拖出去打,别引起注意。”

“盛思行!我可是陆司谨的舅舅,他不能这么对我!他……呜……”

季安重吵得盛思行耳朵疼,直接往他嘴里塞了个橙子。

站在原地,目送季安重被两名大汉驾着往后门走去。

那场景,像极了过年杀猪。

围观人群里,方旖拽了姜绰的胳膊,凑过去小声说:“看情况,是陆司谨让盛思行来找麻烦,为的就是替宋漾出气。”

姜绰兴趣缺缺,“是吗?”

“我这的小道消息,可是全洛北市最快最准的!有人说,看见宋漾哭着从季安重的办公室跑出来!”

方旖“啧”了一声,“季安重那老王八蛋,不知道糟蹋了多少无知少女,你以后跟他打交道可一定要小心。”

“嗯,多谢提醒。”

今晚是方旖非拉着她出来蹦迪,没想到还能看场热闹。

陆司谨生性淡漠,却能如此护着宋漾。

不愧是白月光,真是跟他人不一样。

收回思绪,姜绰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我明天还要赶飞机回南临。”

姜老爷子八十大寿,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她去做。

离婚后我成了豪门圈团宠:好日子到头了!

姜老爷子姜怀的八十大寿,是近年来,姜家唯一一件大喜事,自然要办得风风光光。

早早就把请柬送到各个亲朋好友手里,也邀请了不少豪门圈内有生意往来的伙伴。

宴会当天,姜家别墅前所未有的热闹。

宴席设在后院草坪上,每桌放着今早才空运到的鲜花,主舞台鲜花围绕,端坐着知名乐团,为这场宴会增添几分高雅。

姜家佣人个个穿戴整齐,端着盘子在客人间穿梭忙碌。

姜怀站在三楼落地窗前,看着后院的景象,乐得眼睛眯成缝隙。

“爷爷,满意吗?”

姜怀连连点头,“满意!满意!我的小孙女真能干!”

“您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姜绰歪着脑袋靠在姜怀肩上,看着姜怀这么开心,这大半个月来的辛苦,也是值得了!

这时,姜绰看见有一处客人围起来,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

“爷爷,我下去看一眼。”

来到后院,姜绰走近才听清季安莲的声音。

“你长没长眼睛?我女儿这条裙子可是高定,你赔得起吗?”

“对不起,对不起……”

佣人埋低脑袋道歉,手足无措地想要帮陆司清擦裙子。

陆司清嫌弃地避开,“别碰我!”

“拿开你的脏手!碰什么!我告诉你,今天要是坏了好事,我跟你没完!”

“裙子而已,何必闹得这么难看?”

姜绰走出来,扫一眼陆司清的裙子,是ElieSaab的高定,白纱裙摆染上大片红酒渍,格外刺眼。

“陆小姐要是不介意的话,我让人给你找身裙子换上。”

“换什么?我们就要这条一模一样的裙子!”

季安莲轻蔑地睨了姜绰一眼,“你又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是姜家,有你说话的份吗?”

自以为跟姜翊有一腿,就摆起姜家人的架子,真是可笑。

“我只是想帮忙解决问题。”姜绰看着陆司清,“今天可是姜老爷子的大寿,这点小事闹大了,对你们没有好处。”

“你以为你是谁啊?用得着你来教训……”

“妈!”

陆司清喊了一声后,答应姜绰的提议,“你把裙子找来给我看看。”

“好。”姜绰转头向佣人吩咐:“带她们去客房换衣服。”

临走前,季安莲绕过姜绰身边,还不忘低声嘲讽一句:“装得再风光,你也就是个破鞋。”

等她们母女走后,佣人上前询问要送什么裙子过去。

姜绰正犹豫着要不要让陆司清裸奔,不经意间瞥见一角明黄色的裙摆。

好巧不巧,她的衣柜里就有这条裙子。

“你去我衣柜里找找。”姜绰悄悄伸出手指,“就是那条裙子,一模一样的。”

佣人领了吩咐离开。

姜绰回头,冷不丁对上陆司谨审视的目光,心跳漏了半拍。

“你有病?站在人身后,一点声都不出。”

“你怎么会在这里?”

“跟你有什么关系?”姜绰坦然反问。

陆司谨脸色一沉。

以前的姜绰,在他面前乖得像只小白兔一样,三年不见,白兔变刺猬,摸一下都扎人。

“我在好好问你话。”

“有哪条法律规定,你陆总问话,我就得给个满意的答复?”

眼看着姜绰要走,陆司谨握住她的手腕,二话不说带着她离开人群。

“陆司谨,你松开手!你要带我去哪啊!”

姜绰喊了几句,索性低头一口咬住陆司谨的手背,使上吃奶的劲儿。

陆司谨吃疼,这才松开手,“你是狗吗?”

远远看见宋漾朝着他们走来,姜绰小脸一拉,“陆总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坏毛病,还真是半点没改。”

“你……”

陆司谨还没反应过来,脚上挨了狠狠一下,疼得他倒抽一口凉气。

姜绰甩头就走,背影十分潇洒。

桃花眼底映着那抹娇俏身影,凝起几分阴翳和疑惑。

比起上次见面,姜绰的攻击性强了很多。

平白无故的敌意,却给他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陆司谨想起了,游轮上那个女人。

像,真的很像。

……

客房里,陆司清换上新裙子,站在穿衣镜前转了一圈。

明黄色的布料,衬得陆司清皮肤更加白皙,整体看起来比原来那条多了些许明媚和俏皮。

只是,一想到裙子是姜绰送来的,还有刚才她那指使人的样子。

季安莲双手抱在胸前,是怎么看都觉得不舒服。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姜绰是姜家的女主人,那些佣人竟然那么听她的话,都是些不长眼的东西。”

“妈,你少说点吧。”

自打季安莲告知她,姜绰是“Dusi”的创始人,陆司清就对姜绰刮目相看。

虽然“Dusi”的成功,很有可能是依仗姜翊的帮忙,但是姜绰有魄力创办珠宝品牌,已经打破了她对姜绰的印象。

以前在陆家,姜绰待人处事都小心翼翼,根本不起眼。

与现在看到的姜绰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陆司清走到季安莲跟前,“你别小瞧姜绰,她能走到今天,肯定不简单。”

“嘁!”季安莲翻了个白眼,不屑道:“勾搭男人上位的贱货能有什么本事?”

“姜绰才回国多久?就能让你跟季家翻脸,还拿走你股份。你再不听我的,迟早要栽在她手里。”

“清清,你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可不能早早认输,我现在能依靠的只有你。”

为了股份那事,季安莲还上季家闹了一通,气得季穆翻脸不认人,还威胁要跟她断绝父女关系。

季家是靠不住了,季安莲只能指望陆司清。

“清清,姜绰再怎么样也是个二婚了,姜翊堂堂姜家大少爷,怎么可能跟她有未来?传出去,姜家的面子往哪里搁?”

季安莲早有打算,今天是姜老爷子的大寿,来的客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当着这些人的面揭穿姜绰的真面目,姜老爷子颜面尽失,就会迁怒于姜绰。

到时候,姜家哪里还有姜绰的立足之地?

“行了,你别操心这些,多想想怎么讨姜翊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季安莲眼里闪过淬了毒的恨意,“姜绰的好日子到头了!”

小说《离婚后我成了豪门圈团宠》 第13章 不愧是白月光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