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宫斗大佬重生后被狗男人盯上了

更新时间:2021-04-20 15:45:41

宫斗大佬重生后被狗男人盯上了 连载中

宫斗大佬重生后被狗男人盯上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月小隐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大胆!”水花突然溅起,泼了姚思滢一脸,她急忙后退惊觉耳边一阵冷风扫来,再回神时一把长剑已经架在了脖子上,她转头看向持剑之人,唇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兄台,可要拿稳你的剑!”听到这声音水里的男人微微动了动,白净的脸庞似乎透出一抹红霞,开口唤道:“曲箫,过来!”曲箫扫了一眼姚思滢,他能够断定这个姑娘没有武功,在他面前的威胁值等于零,而且他也没有察觉到杀气,便退到了自己主子身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击

姚府门口此刻整整齐齐地摆着几件上好的黄花梨木家具,其实这些家具都是姚明浩自己给淘来的,但荣阳郡主看不上眼,不过对于一般的人家顶好了。

这不收拾整理出来便能瞧见这家具纹理细腻,还透着沉厚的油光。

“你这家具真要拿来卖啊?”姚府所在的这条街上,里里外外地住着好几个官户人家,这不前来过问的正是对门李御史家的仆妇。

青桃看了一眼姚思滢,她正好端端地坐在一旁的圈椅上,见青桃的目光望了过来,她对她点了点头。

青桃立马便如打了鸡血一般,挺起了胸脯,“咱们大小姐说了,价格合适,只要出钱就卖!”

“那位还是你们大小姐呢?!”李家的仆妇扫了姚思滢一眼,这位大小姐长得挺俊,就是人看着有些瘦弱,那一身粗布衣裙太打眼了。

她是听说姚府刚接回来一位大小姐,却也没想到是这般模样,这吃不饱穿不好还弄得要便卖府里的家具换银子,足可见荣阳郡主这位继母心眼有多黑,明着虐待自己的继女啊。

有李家仆妇凑上前去,其他几家的丫环仆妇也都凑了过来,热闹谁不爱看啊,趁着询问家具的机会,打听一点姚府的内幕才是真,回头说给自己主子听,那不又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么?

“这张黄花梨木的三弯腿圆几是真的好,色泽黄润、材质细密、纹理柔美,”张侍郎家的帐房老先生也凑了过来,来回抚摸如获至宝,略带激动地问道:“闻着还有沁人的芳香,这圆几怎么卖,我买!”

“老先生真是好眼力,这圆几不贵……”青桃真的觉得她有卖东西的天赋,这越卖货口舌还越好了,转头见姚思滢给她比了五根手指,青桃立马大气道:“就卖五两银子!”

五两?

姚思滢扶额,她的意思是五十两,算了,贱卖就贱卖吧,反正是姚府的东西,她又不心疼。

只是一般的黄花梨木都不只这个价格,这可是上百年的老木料做的。

黄花梨木心材生长极其缓慢,数十年内基本看不到心材,用于制作家具的心材需要成长四五十年以上,但是木性极为稳定,不论寒暑都不变形、不开裂、不弯曲,有一定的韧性,可以作各种异形家具,如三弯腿,其弯曲度很大,只有黄花梨木才能制作,其他木材恨难胜任。

所以说黄花梨木里的三弯几也是一个特色。

“我买了!”帐房老先生立马便给了银子,好似还怕青桃反悔似的,抱着这圆几便一溜烟地跑没了。

有了张家老帐房老生开口,其他人都在争相挑选好不热闹,还有嘴皮子利索的在和青桃来回砍价。

姚思滢乐得在一旁看青桃收银子。

“姚思滢,你疯了不成?!”平地一声吼,所有人都惊呆了,目光纷纷转向发出声音的少女。

姚思嘉一身的绫罗绸缎珠光宝气,那模样一看就是娇惯跋扈,再看看独自坐在椅子上的姚思滢可不就是一朵小白莲么?

人性天生同情弱者。

已经有人在对姚思嘉指指点点,姚思嘉怎么受得了,她上前就要开撕。

姚思滢眉头一挑,还真敢动手?

趁着姚思嘉向她扑来的那一刹那,姚思滢扭身一闪。

砰!!!

很不幸的,姚思嘉扑了个空脑袋刚好磕在圈椅的扶手上,顿时红肿一片。

“啊……贱人,我杀了你!”姚思嘉又气又恼胀得满脸通红,一把拔下了头上的金钗往姚思滢脸上划去,她就要毁了这小贱人,看她还敢嚣张!

姚思滢目光一凝,伸手便钳住了姚思嘉的手腕,也不知道怎的大拇指用力在她手腕上的穴位一按姚思嘉便痛呼一声,手中金钗应声而落。

姚思滢另一只手顺时煽来,“啪啪”两声脆响将姚思嘉给打懵了。

“还不给我住手?!”荣阳郡主气得七窍生烟,刚才姚思滢打姚思嘉的那两巴掌她看得真真切切,此刻恨不得把姚思滢给生吞活剥。

荣阳郡主眸中喷火,只此刻李夫人和张夫人也听了下人的禀报出来看热闹,瞧见荣阳郡主盛怒的模样李夫人不由劝了一句,“郡主,家和万事兴,您看这位大小姐面黄肌瘦的模样,容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您就算稍稍做个样子也好,不然人大小姐也不会想要便卖家具换银子……”

“是啊郡主,您向来大度慈悲,连街边的乞儿都要赏口饭吃,怎么会容不下自己的继女呢,我听他们这一说就知道有假,忙过来给您正名来着!”张夫人与李夫人对视一眼,眸中俱有着幸灾乐祸的笑意,他们可不怕事大,若是被李御史参上一本,只怕荣阳郡主和姚明浩都要吃挂落。

荣阳郡主一口老血梗在喉间,只觉得胸都快要气炸了,却还得耐着性子安抚张夫人李夫人,“这都是误会,定是有那欺上瞒下的奴才背着我做了昧良心的事情,回头我查出来定不轻饶!”说罢转头对齐嬷嬷道:“这里你来料理。”

荣阳郡主目光定定地看向姚思滢,眸中的怨毒犹如实质。

姚思滢只是挑了挑眉,回了荣阳郡主一个不咸不淡的笑容。

回到府里,荣阳郡主劈头就想打姚思滢,姚思滢只定定看她,“郡主三思,过两日我可就要到书院报道,郡主真想我顶着一张红肿的脸去么?”微微一顿,“不要前脚刚流出郡主苛待继女的流言,后脚又说你虐打我,这可怎么是好?”

“你……好得很!”荣阳郡主咬碎了一口银牙,举起的手却慢慢地放下了,甚至唇角微勾,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来,“还不送大小姐下去!”

姚思滢气定神闲地踱步离开,姚思嘉却气得跳脚,“母亲,不能就这样放过那小贱人,咱们府里的名声都被她败干净了,她还敢打我,我要打死她!”

“放心,我自有对付她的办法。”荣阳郡主冷冷一笑,收拾一个人自然有千百种方法能让她有口说不出。

原本以为姚思滢是一只羊,却没想到是披着羊皮的狼!

再见

姚思滢回到自个院子后,便有丫环仆妇接二连三地送来各种衣物首饰还有一应起居用品,自然是主子们用的上好器料,荣阳郡主本就没打算在这些方面苛待姚思滢,她还是要脸面的。

可今日脸面被人踩在了地上,她自然又要好好回敬一番。

夜深了,姚思滢正在空间里泡澡,听到门边有动静她便闪身出了空间,躺在床榻假装睡熟。

黑夜中,她睁着一双眼睛竟然能够视物,这让姚思滢好不惊喜。

她就瞧见那鬼鬼祟祟进入房里的青芝悄悄地将一块香饼放进了燃烧的香炉里。

青烟飘起,青芝很快捂着口鼻退了出去,姚思滢冷眼看着,等着青芝离开后她转身就进入了空间。

这香味她刚才是吸进了一点,觉得胸口有滞闷的感觉,总之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保险起见她舀了一口井水来喝,井水能治百病她正好先试验一回。

第二日青芝进屋收拾香炉的时候发现炉里燃尽的香灰总算松了口气,荣阳郡主交待的差事她也不敢不办,听说刘嬷嬷就是因为多嘴和大小姐说了要去什么书院读书的事就被郡主给发配到了庄上去了,她可不想重蹈覆辙,所以只能多做少说。

……

春日开学季。

曾经的大长公主与驸马琴瑟和鸣,又同样喜欢诗词歌赋,所以才开办了这家书院,供京城中达官贵人的子女进学,学院分为相邻的两座,女子的松露学院以及男子的松竹学院,学生的年纪在十二岁到十八岁不等。

每个人只能带一个丫环入学,姚思滢自然便带的是青桃,此刻由着青桃在学生寝舍里帮她收拾整理,她自己迫不及待地溜进了后山。

学院建在京城的南郊,一个月只有三天休沐,所以长居在这里是肯定的,这里依山傍水风景怡人,还有一座远近闻名的温泉池。

后山曲径通幽,但姚思滢熟门熟路,很快便来到了温泉池旁,氤氲的雾气中似乎有一个男人正浸坐在水中。

黑发垂落在肩胛骨上,白皙的肌肤犹如上好美玉,气质出尘仿若谪仙。

只一眼望去便让人觉得有种心惊的美,姚思滢一时之间看呆了。

“大胆!”水花突然溅起,泼了姚思滢一脸,她急忙后退惊觉耳边一阵冷风扫来,再回神时一把长剑已经架在了脖子上,她转头看向持剑之人,唇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兄台,可要拿稳你的剑!”

听到这声音水里的男人微微动了动,白净的脸庞似乎透出一抹红霞,开口唤道:“曲箫,过来!”

曲箫扫了一眼姚思滢,他能够断定这个姑娘没有武功,在他面前的威胁值等于零,而且他也没有察觉到杀气,便退到了自己主子身边。

身后响起轱辘的车轮声,姚思滢回头,便见禹宸睿一身墨发青袍,容颜如玉,他静静地坐在轮椅之上,一双黑眸仿若星辰大海,一如她初见时的模样。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姚思滢的唇角微翘,她进入松露书院就是为了见他,她知道因为腿疾他常年在这里浸泡温泉,没想到今日一遇就是一个准。

“你……”曲箫有些恼了,这不知道哪里出现的姑娘看了他家主子不说,眼下还言语轻佻。

禹宸睿却也不恼,唇角带上了清浅的笑意,“不知道姑娘是?”

“我是松露书院的新生姚思滢,你可记住了!”姚思滢歪头看向禹宸睿,又走前几步蹲在他身前,伸手就要揭向他腿上的毯子,“我想看看你的腿。”

“大胆!”曲箫眉毛一竖,伸手就要把姚思滢扔开,这不便的腿脚历来都是主子的忌讳,谁那么大胆敢触这霉头?

姚思滢嫌弃地扫了曲箫一眼,“你好烦,来回就这两个字!”

曲箫是个忠仆,但有时候就是太忠了一点也不灵活,也不知道变通。

“姚小姐莫怪,曲箫是为我着想,也怕我这双残腿吓到了小姐。”禹宸睿的声音很是好听,如同珠落玉盘,就连他这不急不慢说话的口吻都带上了一种沉厚的韵调,如同陈年的老酒,越品越香。

姚思滢定定地看向禹宸睿,在她记忆中他总是清冷少言不假辞色的,对人也总有距离和防备,像如今这样近他的身,恐怕她上辈子都没做到过,但此刻却能如此自然,就像他们真是多年不见的故友。

曲箫也是十分诧异,他家主子历来排斥与人亲近,也绝对没有这般好说话,是不是就因为眼前的这位是姚小姐?

又想到几日前他们到姚府门前等候了一阵恰巧遇到归府的姚家大小姐,曲箫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姚大小姐对他们家主子来说真是特别的存在。

“我不怕,我就是看看你这腿还能不能医好,不然你这样的人才若是一直坐在轮椅上可惜了。”姚思滢眨了眨眼。

禹宸睿也对她眨眨眼,“所以说姚小姐是位医者?”

眼前的姚思滢有趣极了,既不像他从前认识的那个端庄持重的姚太后,也没有那时艳冠后宫的千娇百媚。

也不是说她不美,只是长期生活在乡下老宅养得没有京城中的小姐们肤白细腻,但这一点时间能够改变。

“算是,所以让我治你的腿好吗?”姚思滢静静地看向禹宸睿,池水和井水的功效她是亲自体验过了,所以她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治好禹宸睿的腿。

禹宸睿不说话了,后宫女眷若说对药理有些了解他是信的,毕竟宫中尔虞我诈,一方面要提防着别人的暗害,一方面又要警惕不能轻易着了谁的道,所以姚思滢对药理略通不是难事,但要说她精通医术,他闻所未闻。

“我这腿疾是小时候中的毒,太医都能只能将这毒素逼到双腿之间故而能保我一命,沉年旧疾,不是一时两刻便能治好的。”禹宸睿抿了抿唇,眼前的姚思滢究竟是不是太天真,为什么会对他的双腿有如此的执着?

“我也没想过会一蹴而就,咱们慢慢治,再坏也不会比此刻差了。”姚思滢笑意盈盈地看向禹宸睿,只要他愿意相信她给她尝试的机会,她就有把握治好他。

有风吹过,一片落叶晃晃悠悠地落在了禹宸睿的掌心间,他缓缓握紧了手掌,长呼一口气,“那……就试试吧!”

他喜欢她此刻的模样,也喜欢她明媚的笑容,若这是她所愿,他甘之如饴。

小说《宫斗大佬重生后被狗男人盯上了》 第6章 回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