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权贵大人的心尖宠

更新时间:2021-04-23 13:38:19

权贵大人的心尖宠 连载中

权贵大人的心尖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冬末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孟公子谦虚了,月影楼的菜肴在京中堪称一绝,让人挑不出毛病。”谈话间,菜肴已经陆续上桌。苏向莞肚子叫得更猛了些,不得不说月影楼的菜色非常绝,光是海鲜螃蟹、红烧狮子头、鹿茸汤闻着就馋嘴。看来贵也有贵的道理。“我开吃了,你也快吃吧。”早上吃了点东西,刚才又消耗了不少精力,现在早已经前胸贴后背了。“嗯。”孟于渊点头。话还没落下,一双筷子就已经在菜肴间夹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权贵大人的心尖宠:几成把握

大夫想跟着走进去,必要时阻止苏向莞的疯狂行为,不然闹出人命医馆可担不起!

然而,他还没走进,碰的一声鼻子险些被卡住。

“我医出有承,不能被小人看了去,从现在开始,任何人都不允许进来。”苏向莞没理会外面一干人脸色。

孟于渊没有说话,任由她折腾,孟无情见状,便拦住了外面想撞门而入的大夫。

但是孟于渊再前一步时,苏向莞上前拦住了他。

“很抱歉,孟公子也请你出去。”

医学研究所的存在太过于超然,她不想被任何人看到,以后出来还是把研究所的东西拿到医药箱中,能帮遮掩一二。

好在这里是医馆不缺药物,不然定然会起疑。

“几成把握?”孟于渊轻挑起眉头,清幽的目光往床上痛晕过去的人看去。

“八成。”

苏向莞本想说十成,可想到这个时代医疗水平太低,急性阑尾炎就能致人死亡,所以还是保守了下。

孟于渊眼底处闪过一抹诧异,八成的几率,比宫里的御医都要高出六成!

苏向莞要是知道的话,估计会说五成,没想到最后低调了个寂寞。

“好,我在外面等你。”

苏向莞哼了声,没注意到他说的话。

“孟公子,你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呆在里面?”刚才还在想着,他在里面也相对保险些。

不会任由苏向莞乱来,可现在看到他也被看出来,大夫额头上的冷汗又多了几分。

孟于渊没有理会他,方才他见苏向莞态度坚定,并且拿手术刀的动作熟稔,这些没有足够把握,足够熟悉是装不来的。

最重要的是,五皇子现在的情况放任不管,他敢笃定不超一个时辰便会死亡。

孟于渊冷声道:“你有医治的办法?”

大夫汗颜,擦了下额头的虚汗,“我是没有,但若是等到那位神医回来,或许还有救。”

孟于渊听罢,没有再跟他扯下去,毕竟那位神医神龙不见尾,八成的几率已经很大了。

“来人,看着不让其他人闯进去。”

说完,他直接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孟无情看着他,有些顾虑,“主子,要是她没有将五皇子医治好,那怎么办?”

他昨天去调查苏母的死因,顺便调查了一下苏向莞的资料,可没看到她会医术。

皇上要是知道了,一定会责罚主子的。

“她不会。”孟于渊摇头,朗声道。

孟无情还是有些不放心,找了个借口来到屋顶想观看里面的情况。

但看到苏向莞面无表情的剥开肚皮,血淋漓的一幕,他被吓了一跳。

他在江湖中经历血雨腥风十来年,杀敌无数,自认为在血淋漓前可以面不改色,可现在却觉得恶心反胃。

苏向莞早就发现了他,听到屋顶传来的动静,面色冰冷的继续做着切割手术。

一个钟后,苏向莞缝合完最后一根线。

大夫的目光一直看着紧闭的房门,看到她出来立马跑上前,“出来了!”

“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要是人出事的话你脱不开干系!”

才不过一个少年,就算在母胎里学习医术,能有他高吗?所以他要在进去之前就洗脱自己的干系。

“这......这怎么可能?”大夫急忙走进去求证,看到五皇子呼吸不仅稳定,面色也缓和了许多。

这是怎么办到的?

苏向莞淡漠的望了一眼大夫,没有理会,而是望着坐在椅子上的男人。

“钱。”

权贵大人的心尖宠:善解人意

孟于渊看着大夫的反应知道手术成功了,他薄唇微扬,从怀里掏出一千两银票放在她手中。

苏向莞的将银票收好,一边说着注意事项:“这几天恙者手术之处避开接触水,保持干燥,每天让大夫换一次药便可。”

孟于渊一一记下,“多谢小医师”

他幽深的眼底闪过一丝烁动,如今遇到她,怎么能轻易放过呢?

下一秒,他话锋突变,道:“不过小医师收了钱,那应该得对患者负责到底,怎能随便转交他人?”

苏向莞眉头轻蹙,怎么感觉这男人似乎认出她了,还暗戳戳说她没有医德!

“请你放心,在他痊愈之前我都会过来一趟。”

孟于渊得到满意的回答,又看到她一闪而过吃瘪的脸,帅气的脸染上几分笑容。

但他再次抬头时,已经变成一脸真诚,道:“我自然是放心得过小医师的,为了表达我的感激,不知道小医师赏脸能否移步月影楼?”

月影楼是京中出名的酒楼,不仅雅致,还有唱文人小曲的添加情调,但价格也贵得离谱。

苏向莞本想拒绝,可这时候腹中传来了一阵饥饿感,她最后改了口,“行吧。”

月影楼距离医馆并不远,中间只隔着一条街道而已。

一盏茶的功夫,两人便已经来到。

苏向莞看着他与掌柜熟稔,调侃道:“看不出来你经常来呀?”

原主以前存了小半年的钱又从苏子阳身上要了五百两,有幸才来过一趟,可想而知多少富家子弟千金们都梦寐以求的地方。

孟于渊却张口就邀请她来月影楼,忽然间,她觉得刚才的诊金貌似要少了。

她得想一下之后怎么从韭菜......咳,从孟于渊身上搜刮点油水。

“算是吧,不过这是我回京后第一次来,一会儿要是饭菜不符合小医师的胃口,还请你见谅。”

这话不假,月影楼虽然属于他的产业之一,但他长期不在京中。

所以他很少来的,很少......

“孟公子谦虚了,月影楼的菜肴在京中堪称一绝,让人挑不出毛病。”

谈话间,菜肴已经陆续上桌。

苏向莞肚子叫得更猛了些,不得不说月影楼的菜色非常绝,光是海鲜螃蟹、红烧狮子头、鹿茸汤闻着就馋嘴。

看来贵也有贵的道理。

“我开吃了,你也快吃吧。”

早上吃了点东西,刚才又消耗了不少精力,现在早已经前胸贴后背了。

“嗯。”孟于渊点头。

话还没落下,一双筷子就已经在菜肴间夹起。

苏向莞虽然吃得快,但吃相并不难看,相反还有一丝优雅跟抬手间的高贵。

孟于渊看着她的动作,眉间轻挑,世人都说苏家千金粗鄙不入眼,现在看来流言不可信啊。

吃了几块红烧狮子头,苏向莞像是响起了什么,清冷的目光瞥了眼顶楼,道:“你的随从呢?”

孟于渊有些不解她为什么忽然问起孟无情,解释道:“他刚才出去拿些东西了,小医师是有事要找他?”

“哦?他忙活了一下午,一会儿等他回来让他也吃点吧!”苏向莞没理会他的神情,“善解人意”道。

“嗯。”孟于渊眉间闪过一抹不悦,他饿也不见她招呼自己多吃肉。

难不成她对无情有感觉?

咳!

顶楼上,孟无情听到动静被吓了一跳,他怎么感觉有一股寒意直通后背?

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就听到里面敲桌子的暗号,他立马出现在了厢房中。

只不过他怎么感觉房间里的寒意更多了几分?

还有主子看他的眼神,似乎不太对劲?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