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她是惊鸿照影来

更新时间:2021-04-20 17:33:27

她是惊鸿照影来 已完结

她是惊鸿照影来

来源:微小宝 作者:优浅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那年顾若影才刚刚及笄,皇帝一纸婚约便将她许给了太子,还昭告天下,日后若是太子登基,她便是皇后。可是整个皇都谁人不知,顾侯爷家的小郡主与六皇子独孤彦廷才是两情相悦。顾若影出嫁那天,独孤彦廷只身一人前来抢亲,却被扣进了大牢,连同顾若影的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便直接被老皇帝扔到了边疆。“娘娘?”见顾若影发着呆,画扇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她轻轻的晃了晃脑袋,这才回过神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是惊鸿照影来第3章试读

独孤漠皱着眉,没有说话。

甄怜儿哭的更厉害,肩膀一抽一抽地,掩面道:“那日怜儿因为胎动,让太子妃娘娘再外殿等了一会儿,怜儿承认是自己的错,可是怜儿也行礼斟茶道歉了,可是娘娘不依不饶,还逼怜儿把那杯茶水自己喝了——”

独孤漠眼神一动:“什么茶水?”

甄怜儿眼中闪过一丝极快的笑意,眼中却还是懵懂的样子:“怜儿宫里的茶,一直放在太子妃娘娘手边,怜儿想着犯了错,就斟茶道歉……”她特意咬重了放在太子妃手边这一点。

果然,独孤漠的眼中划过一丝怀疑,随即道:“那茶现在何处?”

甄怜儿蹙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随即道:“自从那日怜儿被太子抱来了这正殿,那偏殿应当从未有人去过,茶水若是没收拾,应当还在那里。”

独孤漠抬首,示意小厮去把那茶水找来。又命人前去宫中,请来了胡太医。

顾若影心下飞速急转,现在她已经全部明白过来,那茶水之中必定有对自己不利的东西,甄怜儿就是算准了自己不会喝她斟的茶,当时的场景根本就是她早就算计好的,可是事实却是那茶是她递给自己喝的,自己不喝,却是她喝了,这三言两句,根本解释不清楚。再加上自己确确实实也在众目睽睽打了甄怜儿一个耳光。

胡太医来了,轻蘸那茶水,拱手道:“太子殿下,当中含有的分量极重的麝香,乃是极寒之物。若是甄怜儿服用了,加上外力击打,小产乃是理所当然。”

果然,顾若影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挥手屏退了众人,独孤漠一步一步逼近眼前的顾若影,咬牙切齿道:“顾若影,你好,你真的好。”

“若是我真的下了药,为什么不把那茶水带走,要留下把柄呢?”顾若影不甘心,反问道。

“那是因为主子被殿下带走之后,奴婢第一时间就把茶水收了起来。”甄怜儿身后的一个丫头忽然冲了出来,跪倒在地,。接连磕头道:“殿下,若非奴婢当日机灵,察觉到主子被带走之后,太子妃娘娘身边的画扇似乎盯着茶水不愿意离去,奴婢心中困惑,觉得茶水可能有异,才会刻意收好。我们家主子实在可怜,好不容易怀了孩子,为了胎儿安康,吃了不少苦头,如今太子妃娘娘如此辣手,求太子殿下给我们娘娘一个公道啊。”

“你胡说什么,我为什么时候不愿意离去过?”画扇忍不住冲上前开口,还想说话,却被顾若影死死按住,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只会越描越黑。

听到那丫头的话,独孤漠的脸色跟难看,一步一步走近顾若影的跟前,猛地一把伸出手,扣住顾若影的下巴,一字一顿道:“你还有什么话说的,太子妃娘娘?”

顾若影别过头去:“太子殿下还想问为什么,既然心中已经有了定夺,若影说什么都无用。”

“哼——”独孤漠嗤笑一声,随即高声道:“来人,送太子妃回殿,从即日起,若是没有本王的允许,太子妃不得出殿一步!”

一入夏天气就变得很是磨人,顾若影自小便娇生惯养着,热不得也冷不得,盛夏和隆冬对她来说都难捱的很,哪怕寝宫里放了冰块,也依旧整日都打着蔫,再加上如今被禁足,顾若影更是提不起劲来。

“娘娘……”画扇轻轻的给顾若影扇着风,一边开了口,一边又有些欲言又止。

顾若影伸手揉着头,不紧不慢的开口,道:“你要说什么便说罢,当着我的面不必拘着。”

画扇踌躇了许久才说道:“娘娘,侯爷和六皇子要班师回朝了,方才殿下命人来通知,说是今日下午便要到了。”

在六皇子——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顾若影整个人倏然一顿,思绪顿时被拉回了三年前。

那年顾若影才刚刚及笄,皇帝一纸婚约便将她许给了太子,还昭告天下,日后若是太子登基,她便是皇后。

可是整个皇都谁人不知,顾侯爷家的小郡主与六皇子独孤彦廷才是两情相悦。

顾若影出嫁那天,独孤彦廷只身一人前来抢亲,却被扣进了大牢,连同顾若影的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便直接被老皇帝扔到了边疆。

“娘娘?”见顾若影发着呆,画扇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她轻轻的晃了晃脑袋,这才回过神来。

“这么说,哥哥也要回来了?”顾若影避过了独孤彦廷,提起自己的兄长之时,嘴角不知觉的往上扬了起来。

她是惊鸿照影来第4章试读

当年正好边境出现了一些小骚乱,当时镇守那方的,正好是武德侯府的新侯爷,顾若影的兄长顾湘燃,独孤彦廷名义上便是是给顾湘燃做了副将,如今既然是班师回朝,自然都会回来。

顾若影和顾湘燃兄妹俩从小感情便很好,顾湘燃镇守边关,兄妹一别便是五年,如今顾湘燃要回来了,她自然是开心的。

谁知提起顾湘燃的时候,画扇的手却是徒然一抖,整个人都拘谨了起来。

顾若影眉头一皱,抬眸看着画扇,道:“怎么了?”

画扇脸色有点苍白,生生的挤出一个笑,道:“无碍,画扇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

“那你便歇着会。”顾若影从画扇的手中接过扇子,放在一边后起身坐到了旁边的铜镜面前。

桌子的角落里放着精致的红檀木盒,顾若影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装着的是一枚银质的芙蓉花步摇,那是三年前顾湘燃送给她的及笄礼物,是他一刀一刀亲手雕刻的,刀工很是简陋,顾若影却宝贝般的收藏了三年。

三年已经将顾若影对独孤彦廷的爱意消磨了不少,如今再见怕是也不知该如何面对,反倒是自己阔别已久的兄长,想到独孤彦廷要回来,顾若影精神一震,气色也好了许多。。

吃了午膳之后,独孤漠便意料之中的来接顾若影一起去宫门前迎接独孤彦廷和顾湘燃班师回朝。

上上下下打量着顾若影,独孤漠开口道:“太子妃还请谨言慎行。”

顾若影撇过头去,显然不愿意和独孤漠多说什么,心中有几分诧异,今日太子殿下倒是出乎意料地温和。

然而一出东宫,顾若影便看到皇宫四处竟然挂满了白布,看着眼前打的满目素缟,顾若影的心猛地一沉。

宫中并未传出什么人薨逝的消息,又恰逢是将领班师回朝的日子,仔细一想便不难想出是有将领阵亡,镇守边关的将领无非就是顾湘燃和独孤彦廷。

“是谁……”顾若影愣愣的看着宫门上的白布问道。

独孤漠就在顾若影的身边,此刻却是一言不发。

若是有将领牺牲,必然早早就会传来消息,可是这几日,顾若影却没有听到半点风声。

此刻,远处已经传来的马蹄声已经越来越近了,站在在宫门旁就已经隐约可以看到大宣的队伍。

顾若影紧紧的咬着唇,屏住呼吸凝视着前方,视线中倏然闯入一辆拉着棺材的马车,上面简单的雕花楠木棺材上绑着白花,而那棺材旁边,站着一个身披铠甲的男人。

待走的更近了,顾若影才认出,那正是六皇子独孤彦廷。

棺材外的人是独孤彦廷,那棺材内的,岂不就是……

顾若影的身体僵直着往后退了退,用力揉了揉发红的眼睛后,一双眸子不停的流连在人群中,急切的寻找了起来,只是怎么也没看到顾湘燃的身影。

“哥哥呢……我哥哥呢?”顾若影的眼眶中,泪珠子已经打了好几转,却一直强行忍着没有掉下来,她伸手紧紧拽着独孤漠的手,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颤抖。

“阿阳,我哥哥,是不是留在边关了,没回来。”时隔三年,顾若影终于再次唤了他一声阿阳,可是看着顾若影充满希冀的眸子,独孤漠却觉得如鲠在喉。

“若影,你冷静点。”独孤漠紧紧的攥着顾若影的手,却没有肯定顾若影的猜测。

顾若影自顾自的笑了:“我哥哥武功深不可测,不可能死的,他一定是还在边关。”

顾若影一字一句的说着,咯咯的笑着,眼泪却想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往下掉:“真是的,都五年没回来了,怎么还……”

然而独孤漠的目光始终悲悯,顾若影眸子中的希冀也终于渐渐的暗淡了下去。

她僵硬的转身,看着那棺材一点一点的在自己的视线中放大,仿佛行尸走肉般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直到走到那口棺材的面前。

“芙儿。”独孤彦廷见她失魂落魄的模样,眉头一皱,有些不满她的失态道,“顾将军是为国牺牲的,你自当引以为豪。”

独孤彦廷叹了口气,眼中却闪过一丝异样的光。

顾若影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般,呆滞的看着眼前的棺材。

“开棺……”顾若影猛地抬眸,狠狠的盯着独孤彦廷,道:“我不信这是哥哥,开棺!”

“六殿下……这不妥啊。”守着棺材的一个小卒有些为难的将目光投向了独孤彦廷。

小说《她是惊鸿照影来》 第3章 归来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