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少主,天尊又去打架了

更新时间:2021-04-23 17:49:35

少主,天尊又去打架了 连载中

少主,天尊又去打架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我是小白白了个白 分类:玄幻奇幻

精彩试读:幻影莲花全部炸开,鬼怪们似乎感觉到了这些莲花的恐怖,惊叫着想要逃离,奈何只有这方寸之地,只能被这莲花炸的魂飞魄散,月影重现,栖荷翻手持剑,灌注法力后直接插在地上,那月白长剑半没在地里,四周沙石震成了粉沫,强横的力量四散开来,将她的银发吹起,红色嫁衣猎猎作响,凤清心抱着莲花,挡住了那波恐怖的力量,地面塌陷,魔域昏暗的天空露了出来,栖荷拉着凤清心出了浑天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栖荷的婚书二-我是小白白了个白

见凤清心看向她,栖荷向他微微一笑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上前,

有仙侍上前将挽好的红花递给了两人,凤清心呆呆的接过红绸,跟着栖荷向喜堂走去。

刚刚栖荷的那一笑,让凤清心的心神晃了晃,换上喜服的天尊,少了往日的威严,多了几分妩媚,

头上那展翅的赤色凤冠让绝色的容颜多添了几分艳色,垂下的流苏落在眉间,掩去了眉间的威严眸中波光流转,朱唇微启,

凤清心第一眼见天尊就觉得她比阿姐的容颜更胜一筹,今日更是如此。

看着凤清心那呆愣的模样,以为被幻境迷了心智,唤了声凤清心,只见凤清心一个机灵看到天尊有些疑惑和问询的眼神心道

这天尊怕是活久了忘记了自己的模样,给栖荷行了个礼道了声无碍,

两人握着红绸,并肩走向喜堂,仙侍端着托盘走来,托盘上放着婚书,栖荷看着婚书,握着红绸的手又紧了紧,提笔写下了大名,凤清心看着栖荷面无表情的签了婚书,自己也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婚书上栖荷与凤清心的名字闪着金光,一息过后变成一对比翼鸟,挟着金光飞向九霄。

仙侍现在侧位唱喏

“大礼以成,夫妻对拜!”

两人转身面对着对方,凤清心心里紧张极了,而对面的天尊依旧面无表情,对着他拜了下去,连忙给栖荷回礼。

他都要跪了,天尊给他行礼,若是平时他要折寿的,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起身后,就见天尊伸出手来,抬头看到天尊正在用眼神示意他一起走,凤清心把手颤巍巍的放在天尊手上,第一次被天尊牵着手,心砰砰直跳。

栖荷牵着凤清心往寝殿走去。

九重天上的众仙不淡定了,最不淡定的是司命,走在八卦最前线的他看到尊神喜结连理的天象就没了踪影,

一对金色的比翼鸟携着金光飞入九霄,飞向三生石上,化成一对名字,正是栖荷与凤清心,空中五色鸟儿翩翩起舞,祥云汇聚,紫气降临昆仑山巅,仙乐飘飘,上古尊神大婚天降祥瑞。

凤凝霜和凤宸飞出了天阙殿,九重天祥瑞漫天,一脸茫然。

司命飞向三生石处,就看到栖荷和凤清心的名字闪着金光,连忙向天阙殿飞去,不到几息就到了天阙殿前,拉着凤宸激动的说道

“战神,天尊成亲了,新郎是你家侄子,你不知道吗?”

司命的话像晴天霹雳,炸的凤宸僵在原地,也炸住了凤凝霜,后面跟出来的尊神更是一脸茫然,天尊自上古活到现在,怎么会突然动了凡心,天尊大婚,让新飞升的神仙们就吃了个大瓜,众神议论纷纷。

远在魔域幻境的栖荷牵着凤清心回了寝殿,挥退了四周仙侍,揉了揉突突跳起的太阳穴有些无奈的问

“凤清心,你可知道今日所做之事会有什么后果么?”

“尊上,幻境发生之事,凤清心以心魔起誓,绝不向外透露半句,否则天诛地灭!”凤清心以为尊上问他的意思

看着凤清心认真起誓的模样,栖荷无力的挥挥手,示意他坐下

“已经晚了,我们被影魔摆了一道,婚书是真的,这会儿怕是已经上了三生石了”

“什么?”凤清心被惊的噌的下站起身来

“上了三生石,也就是真的夫妻,居然是真的”

“倒是打算的好,不过千影,既然你说戏演全套,那本尊也不会搏了你的好意,最好给你的阿姐看清楚了”栖荷咬着后槽牙说完这句话后就挥灭了蜡烛,房间里只有夜明珠发出银白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栖荷慢慢卸下了凤冠,褪去喜服,身着一身大红的里衣,凤清心不知道天尊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敢轻举妄动,乖乖的坐在床上,看着天尊卸下发冠衣袍,心中更是紧张,手不自觉的握了握衣角,看着天尊向他走来,吞了吞口水颤巍巍问道

“尊,尊上,这是做何,你。。”

因为紧张,凤清心连说话都有些结巴,这时栖荷的声音传入耳中“莫怕,脱了外衣,陪本尊演出戏”

“啊?”

栖荷看凤清心还愣在原地,也失去了耐心,一挥衣袖,凤清心的外衣被扯去,转眼就到了床边,看着凤清心不敢置信的眼神,栖荷觉得有些好笑,只是时间紧迫,抓住凤清心的里衣轻轻一扯,漏出胸口的花苞,花苞已经快要开启,栖荷嘲讽的笑了笑,掐了个诀点向那花苞,就见那花苞化作点点星光散去,凤清心眨了眨眼睛看向栖荷,只见栖荷对他一笑,眸中金光闪过,凤清心跟着笑了起来,然后晕了过去。

栖荷揽住凤清心,头靠着他的颈窝轻轻把他放在床上,从远处看去倒像是两人依偎在一起,慢慢躺下……

夜明珠应声碎裂,化成片片星光飞向上空,不知何时,栖荷重新回到了衣架旁,拿起那身嫁衣穿好,把凤清心抱起,唤了声月影

洁白的流光从身上飞出变成一把长剑,悬立在栖荷身侧

一路走到了主殿处,把凤清心放下并唤醒

悠悠转醒的凤清心睁眼就看到自己又到了主殿,天尊依旧是那身新娘打扮,不同的是身侧多了把长剑,见栖荷向他递来一朵六瓣莲花,连忙双手接起

“这是从西方佛国处得来的妙品莲花,克制一切阴邪之气,等下本尊劈开这幻境时你用莲花护住自己”

天尊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天尊,凤清心看着眼前的尊上,已经没有了方才柔媚的样子,就算穿着嫁衣,依旧是统领群仙的尊上

凤清心乖巧的应了一下,站在边上

栖荷持剑飞到空中,淡金的法力流转,汇聚剑中,只见其手起剑落,月白的剑气狠狠的撞上了山洞的穹顶,穹顶破裂,化成点点星光幻境破碎,两人落在了一处灰蒙蒙的地界,四处有煞气凝结的煞鬼游荡,冤魂,厉鬼,无处不在,活似那冥界的无间地狱,鬼火时起时灭阴风阵阵,那些鬼怪们感受到了生人的气息,

破子母钟,栖荷受劫-我是小白白了个白

一拥而上,仿佛要活撕了这二人,只是还未接近栖荷一丈远就被绞杀干净凤清心看这情形,立马又往栖荷身边挪了一点,

栖荷周身气息冷的吓人,将月影剑甩到空中,一道万剑归宗把凝聚的鬼怪杀了个干净,只是那些鬼怪只是凝结之物,杀不干净,栖荷汇聚法力,淡金的法力逐渐变浓,眸中红光闪烁,巨大的莲花幻影从栖荷脚底显现,渐渐地开满了整个地界,

栖荷手中金光依旧闪烁,三息过后,朱唇轻启道了声

“灭!”

幻影莲花全部炸开,鬼怪们似乎感觉到了这些莲花的恐怖,惊叫着想要逃离,奈何只有这方寸之地,只能被这莲花炸的魂飞魄散,

月影重现,栖荷翻手持剑,灌注法力后直接插在地上,那月白长剑半没在地里,四周沙石震成了粉沫,强横的力量四散开来,将她的银发吹起,红色嫁衣猎猎作响,凤清心抱着莲花,挡住了那波恐怖的力量,

地面塌陷,魔域昏暗的天空露了出来,栖荷拉着凤清心出了浑天仪。

破碎的浑天仪摔落在地,从里面钻出一缕淡金色的光,慢慢想栖荷飘去,

看着一缕金光慢慢向栖荷靠近,凤清心下意识的挡在了栖荷面前,让栖荷意外的挑了挑眉拍了拍他的肩膀

“无妨,这缕金光本尊有种熟悉的感觉,它不会害我!”

看着凤清心,栖荷觉得这孩子着实不错,心中默默夸了老凤凰一次,金光飘到了她的面前,直接钻进了她的眉心处。

栖荷闭上眼,一抹不曾有的记忆重新闪现在了脑海中,她需要消化一会,

凤清心看着栖荷站着不动,有些着急,唤了她几次也没什么用,看着自己仅仅上仙的境界,他再次叹了口气,他太弱了,拿着传音石给凤凝霜,

九重天上,凤凝霜还没有从天尊大婚的事中缓过来,就看到凤清心的传音石有了消息,听到凤清心说他无大碍,只是尊上出了些麻烦,凤凝霜与凤宸连忙往魔域赶去。

过了大概半柱香左右,栖荷睁开双眼,眼中金光闪过,这一缕金光原来是她早就丢失的一魄,世人有传,昆仑天尊是掌管天道的母神,也有传言说昆仑天尊是掌管灵药的魔头,

她看不破心境,就是因为她魂魄不全,神魔两魂不相容,她可以是九天的尊神,也能是魔域的魔神,万万年来,人们只知道东华帝君法力无边,震慑天地,却不知天尊与帝君一样不相上下,以前她神魔两身不能控制,这次她的一魄回归,看破心境更是简单,

栖荷笑了笑,看着凤清心都更加顺眼了几分,开了空间法门,带着凤清心往忘川河去了

凤凝霜顺着血脉气息寻到了魔域,只见到一片狼藉和碎掉的浑天仪,凤宸把浑天仪碎片收起,又向凤清心追去,

忘川河边,白光闪过,身着嫁衣的栖荷带着凤清心落下,

河边站着黑衣的千影,二人相视一眼,千影向河边走了走,看着那绿油油的河水

“栖荷,多少年了,我都忘了你的样子了,今日一见,你依旧那么让人讨厌!”

千影阴诡的声音里充满了嫌弃

“无妨,你也那么讨厌,把本尊引到这里,不会就是来说这些话的吧?”

“我想见见我阿姐!”

“千影,你的本事本尊还是知道的,你想见她不是很简单吗?本尊大婚的场景估计你阿姐已经看到了吧。”

“可她还是不信,她觉得我在骗她,为什么,我是她亲妹妹,她却信你。”

千影抬着头,苍白的脸上划过一滴泪挥手弹出了一道术法,河上出现了一副影像,正是琉璃殿里,一身红衣的千心依旧倚坐着那张华丽的贵妃榻,妩媚的脸无一丝血色,双眸紧闭

“阿姐,你醒醒,阿姐我是影啊!”

千影呼唤着千心,画面中的千心缓缓睁开了双眼,赤红如琉璃般的眸子闪过一丝不耐烦

“我说过,不要再来烦我,阿荷不会成亲的,你也只会用幻术骗我,若是阿荷她讨厌我,就不会留我到现在,也不会把她的本命莲花给我,我们一起那么久了,我了解她的!”

千心的声音格外的好听,带着丝魅惑,挠的人心痒

千影被千心的话打击的往后退了几步,正想转身嘲讽几句栖荷,却见栖荷早就不见了踪影,就连那个小凤凰都没有了

“千心!”

栖荷的声音从那画面中传来,千影慌忙回头,就看到栖荷牵着凤清心到了琉璃殿

琉璃殿中,千心看到栖荷向她走来,高兴的跑到了她面前,抱住栖荷激动的说道

“阿荷,影是骗我的对吧,你不会成亲,也不会爱别人,你是爱我的,对吗?”

千心软糯的声音带着些小心翼翼,眸光垂下,刚好看到栖荷牵着的手,瞬间放开了栖荷,这才看清楚栖荷穿的是一身大红的嫁衣与身后的男子衣服的样式都是一样的

千心颤抖着手指着凤清心

“阿荷,为什么,他哪里好了,才上仙的修为,若是为了男色,我也可以,一定是他迷惑你的对吗!”

说着抬手就要掐凤清心的脖子,一只素手抓着千心的手腕,将她甩到了贵妃榻边

“千心,本尊今日大婚不想动手,他是本尊的夫君,本尊也从未爱过你,你别在自欺欺人了,哼!”

栖荷冷冷的说完抬手摸了摸凤清心的耳垂,一起消失在了琉璃殿,只留下千心不甘心的哭嚎着

忘川河边,千影看着阿姐哭的撕心裂肺,心中松了口气,一阵风吹起千影瞬间移动到了三丈外,月白的长剑破空而来,又回到了栖荷手中栖荷持剑站在空中,单手向前翻手为云,催云化手向千影抓去。

千影祭出法器,向那大手砍去,墨色的长剑散发着黝黑的煞气,挥舞间似有万千修罗厉鬼鬼哭狼嚎,

栖荷看着那把长剑脸色更加阴沉,素手遮天,狠狠向千影压去,那千影持剑向天劈向云手,剑气化成万千罗刹鬼头咬着那大手

“诛邪!”栖荷的声音自九霄传来,飘渺清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