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神秘短信

更新时间:2021-04-20 17:33:26

神秘短信 连载中

神秘短信

来源:微小宝 作者:溜溜大顺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他走到几百米外的站台,等着公交过来。只不过车没来,苏晴雪却先来了。“吃早餐了吗?”苏晴雪眨了眨眼,笑着问道。看着苏晴雪阳光的笑容,顾眠心情也好了不少。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这时正好有辆出租车过来,苏晴雪招手示意停下后,对顾眠说:“要不你先走吧,我的工作室离家不远。”顾眠摇了摇头,有些难以启齿。鸿逸房屋离这里至少有三十公里,打车都得半个多小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成了穷光蛋

顾眠深吸口气,向着苏晴雪走去。

苏晴雪一脸笑意的望着他,瞳孔中有星河闪耀。

顾眠望着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眸,忽然内心一痛。

不行,我不能这样做。

她已经没了母亲,父亲和继母又那样对她。

如果我再伤害她,跟禽兽又有什么区别?

苏晴雪见顾眠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于是关切问道:“你怎么了?”

“哦,没事,你早点休息,我去客房睡了。”顾眠回过神来,说了句后落荒而逃。

他怕自己再待下去,会压制不住内心的欲望。

毕竟苏晴雪和三千万,

都很诱人,

顾眠刚出门,就收到了神秘人的短信。

叮!

“拒绝任务:账户资金清零。”

叮!

“您尾号6089的龙通卡支出金额1550,5000元,余额0元......”

顾眠收起手机,叹了口气。

又成了穷光蛋,还是身无分文的那种。

不过这个选择,他不后悔。

顾眠抬起头,看到穆晴雨正在餐厅收拾着杯盘狼藉的“战场”。

不过他没打算去帮忙。

她能主动给自己泡茶,就说明本性不坏。

只不过是被父母的溺爱给惯坏了。

多吃点苦头,是好事儿。

顾眠刚进到客房,就收到神秘人发来的短信。

“你的选择在我意料之外。”

见神秘人终于肯和自己沟通,顾眠有些激动。

他打字的双手在微微颤抖:“我什么都可以不要,能退出这场游戏吗?”

神秘人很快回复道:“从你收到第一条短信起,就已经无法回头。在这场游戏里,你我都只是玩家。”

顾眠看到神秘人的回答很愤怒:“为什么是我?我只是个普通人,哪怕穷困潦倒,但还有自由。我不想做提线木偶,不想被监视,能不能放过我?”

神秘人很快又回复了:“如果现在放弃,你拥有的一切都会消失,包括苏晴雪。”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顾眠很肯定,神秘人有这个能力。

给他的奖励,很多甚至超越了普通人能够理解的范围。

通过手机,能让一个人瞬间拥有强大的力量。

瞬间能改变一个人的气质。

能一瞬间让人分辨古董的真伪。

还有无时无刻不在监视着他,甚至能读懂他的内心活动。

......

神秘人又发来一条消息:“等你拥有了千亿美金资产后,所拥有的一切才会真正属于你,在此之前,你只能对身边人隐藏身份。”

“不要试图破坏游戏规则,除非你想让他们消失。好好享受游戏吧。”

发完这句后,无论顾眠说什么,神秘人都不再回复。

顾眠只能苦笑一声选择认命,继续着这场神秘的暴富游戏。

第二天上午八点,顾眠穿戴整齐准备去上班。

刚走到门口,就被刘淑芬叫住:“小顾,你过来一下。”

顾眠心生警惕。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那个,你的车能不能借我开下,中午还你。”

刘淑芬一脸的和蔼可亲,如果不知实情,甚至会以为她通情达理。

不过顾眠却不吃这一套:“你不是有车吗?”

刘淑芬叹了口气:“车坏了,还没来得及去修,就借我开开呗,大男人家的,别那么小气。”

其实她车没坏,之所以这么说,是怕顾眠开走。

虽然只是辆三十来万的代步车,但没办法,谁叫她要保持贤妻良母的形象呢。

太贵的车又不敢问穆涵衍要,那样在他心中的形象就会破裂。

那个小贱人替顾眠买车这件事,穆涵衍竟然一声不吭。

那些钱以后可都是晴雨的啊。

真搞不懂他是咋想的。

顾眠冷笑一声,对刘淑芬的鬼话嗤之以鼻。

车坏了?

还不是想借自己车在朋友面前装逼,又不好意思明说。

真以为所有人都是傻子,就她一个聪明人?

不过昨晚小雪让自己收敛脾气......

想到此处,顾眠将钥匙丢给了刘淑芬:“中午之前停到院子里,还不回来的话,以后就别想再开了。”

刘淑芬接过钥匙满脸笑意:“中午之前一定完璧归赵。”

还不是用我家小雨的钱,臭屌丝有什么可牛掰的。

晚上就给穆涵衍说,让他把车还给小雨。

顾眠看着刘淑芬虚伪的嘴脸就觉得反胃。

他走到几百米外的站台,等着公交过来。

只不过车没来,苏晴雪却先来了。

“吃早餐了吗?”苏晴雪眨了眨眼,笑着问道。

看着苏晴雪阳光的笑容,顾眠心情也好了不少。

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这时正好有辆出租车过来,苏晴雪招手示意停下后,对顾眠说:“要不你先走吧,我的工作室离家不远。”

顾眠摇了摇头,有些难以启齿。

鸿逸房屋离这里至少有三十公里,打车都得半个多小时。

可是没办法啊,现在兜里比脸干净,仅剩的一块钱,坐公交也只能有去无回。

向苏晴雪借钱?

顾眠摇了摇头,那还不如杀了他来得痛快。

苏晴雪眼珠一转,就猜到顾眠应该是没钱了。

她拿出钱包,将所有卡和现金都放到了顾眠手中:“我花钱比较手大,总是攒不住,既然结婚了,你就帮我收着吧。”

顾眠知道,这是苏晴雪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故意这么说的。

他突然觉得,这个游戏其实没他想的那么糟糕。

至少能认识苏晴雪,并与她一见钟情,结为夫妻。

恐怕自己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吧!

顾眠不是那种矫情的人,他接过银行卡跟现金笑着说:“行,以后我就是家里的财政大臣,不管你有多少钱,放我这里一个月,统统给你翻十倍!”

苏晴雪也半开玩笑的说:“那就等你的好消息咯,我的财政大臣。”

顾眠赶到鸿逸房产中介时,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刘玛丽正准备开晨会,看到顾眠先是一愣,随后冷声说道:“没想到你还有脸来。”

顾眠轻笑一声,不甘示弱的回击道:“至少我不像某些人一样靠身体上位,到底谁不要脸?”

这句话就差明说刘玛丽不要脸了。

店员们憋着笑,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一个个都脸色古怪。

刘玛丽被揭了短,恼羞成怒的吼道:“给我滚出去,没我的允许你不准踏进鸿逸半步!”

“刘店长好大的官威呐,要不你去叫钱德生,看他什么态度?”顾眠坐到工位上,一脸玩味的看着刘玛丽。

刘玛丽恶狠狠的瞪了顾眠一眼:“你给我等着!”

说完后向着钱德生办公室走去。

昨晚她可是好好伺候了钱德生一番。

钱德生肯定会站在自己这边。

真是不懂那个小逼崽子,又跑来找什么刺激。

办公室内,钱得生激动的挂掉电话。

那可是总公司的大boss,竟然给他这个小喽啰打电话。

这顾眠又是什么背景?

竟然能让孔自珍如此上心。

那可是市首都得礼让三分的大人物啊。

钱德生不敢有丝毫懈怠,立马起身向办公室外走去。

既然顾眠背景如此深厚。

那自己抱紧他这根大腿,高升还不是指日可待。

想到此处,钱德生仿佛看到了豪宅美女在向自己招手。

“老钱,那个小逼崽子又跑来闹事了。”刘玛丽突然推门而入,打断了钱得生的YY。

只能吃软饭

他皱着眉头有些不悦。

要不是看她有几分姿色,早就把她一脚踹了。

现在竟还盯上了副经理的宝座。

也不掂掂自己几斤几两。

钱德生背着手冷哼一声:“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记住你是一店之长,就得有做店长的样子。”

“老钱你又凶人家~”刘玛丽委屈巴巴的靠在钱德生身上说:“副经理的位置,你帮我问公司了吗?”

钱德生推开刘玛丽,义正言辞的说道:“刘店长,还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不然这个店长我不介意换人当。”

刘玛丽心底暗骂了声,脸上却一幅楚楚可怜:“不要生气好不好,大不了今晚人家再多让你试几个姿势嘛~”

“行了,说正事吧,哪个小逼崽子来闹事了?”钱德生双腿一软,想起昨晚的疯狂还有些意犹未尽。

刘玛丽心中一喜,她就知道,钱德生肯定会站在自己这边:“就顾眠,前天晚上撞见我们那啥的那个小逼崽子。”

嘶~

我滴个姑奶奶啊。

你特么可千万别给我捅娄子。

钱德生听顾眠来了,赶紧小跑着向大厅赶去。

刘玛丽跟在身后,一脸的耀武扬威。

钱经理可没那么好惹。

他在这个片区的公差局里,可是有关系的。

那个小逼崽子如果再咋呼,就让钱经理把他送进去蹲几天。

“小顾实在抱歉,刚知道你要来。”钱德生穿过人群走到顾眠跟前,那眼神仿佛是在看一沓沓钞票。

顾眠淡淡一笑。

他对这个钱经理很不感冒。

跟刘玛丽差不多,没一个是好鸟。

刚入职没几天,就明里暗里让自己给他送礼,什么孩子满月啦,父亲三周年啦,要搬新房子啦......

几乎每个店员都被他坑过。

要真像他说的那样,还说得过去,可随完份子钱后,他就没了下文。

两个月不到,随了差不多有一万。

少了还不行,会给你各种难堪。

当真是字如其人,钻到钱眼里去了。

顾眠没有起身,而是淡淡问道:“刘店长让我滚出去,没她的允许不准踏进鸿逸,这件事钱经理怎么看?”

神马?

让我的财神爷滚出去?

刘玛丽你小母牛骑摩托,牛皮轰轰啊!

“你给我,滚!出!去!”钱德生回过头看着刘玛丽,一字一句说道。

刘玛丽在等着看好戏。

她恨不得顾眠能和钱德生干起来。

然后自己在一旁磕瓜子吃爆米花,

完事儿了再帮他们打120

钱德生突然的回头让她楞住了:“钱经理,顾眠在那边。”

“就是让你滚出去,听到没?”钱德生又冷哼一声。

女人没了还能再找,

要是把财神爷给得罪了,

再好的腰也白搭。

刘玛丽一脸错愕的看着钱德生。

她没想到钱德生竟然会拔diao无情。

昨晚还一口一个小宝贝,小心肝。

现在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让自己滚出去。

她捂着脸,呜呜的朝钱德生办公室跑去。

“刘店长,你跑错方向了,门在南边!”

有店员看热闹的不嫌事大,给刘玛丽友情提醒了一句。

“哈哈哈......我不想笑,可实在憋不住。”

“刘玛丽就是个憨憨,蠢到令人发指。”

“还让顾眠滚出去,人家既然能来,会没点准备?”

顾眠轻咳一声:“钱经理还是把她叫回来吧,这么一哭,太影响大家工作了。”

“要让客户听到的话,还以为我们鸿逸在嚎丧呢。”

顾眠这句话把大家给逗乐了。

钱德生点头称是,回到办公室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几分钟后带着刘玛丽重新回到顾眠跟前。

“给小顾道歉吧!”钱德生站在旁边说了句。

刘玛丽乖乖弯腰,

鞠躬。

“对不起!”

嘶~

众人倒吸口凉气。

“我滴个乖乖,能让上怼天,下怼地,中间还能怼空气的刘玛丽低头,这顾眠开挂了吧?”

“上次刘玛丽跟上前城物业干架,公差来了都不带怂的,最后愣是让物业给她道了歉。”

“那是因为钱经理是咱们这片区公差局局长的小舅子!”

“嗨你别说,就顾眠这样貌,这气质,难道......是傍上了富婆?”

“嘘,你小点声,没看见钱经理对顾眠的态度嘛......”

顾眠微微一笑,表示原谅了她。

得饶人处且饶人。

和谐社会嘛。

干嘛要搞得剑拔弩张。

钱德生对众人的议论置若罔闻。

他现在心里眼里全是顾眠。

“小顾,咱们鸿逸还有个副经理的职位,你有兴趣吗?”钱德生弯着腰,一脸的殷勤。

嚯~

众人睁大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

“那个位子,刘玛丽可盯了好长时间,可惜钱经理死活不松口。”

“副经理保底就有五万,加上整店提成,一个月七八万轻轻松松。”

“现在竟然问顾眠有没有兴趣,我的天呐,顾眠这是要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啊。”

说实话顾眠也有些心动,

一个月七八万啊!

在江海都算是中产阶级了。

可他不喜欢坐办公室。

每天出去跑市场,带客户看房,接触更多人和事才是他想要的。

这也是他当初为什么选择干房产中介的原因。

虽然月工资只有一两万,

但他就愿意挣这一两万。

所以,顾眠抬起头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还真没啥兴趣。”

嘎?

众人都是一愣。

这么好的机会说扔就扔?

难道他真傍上了富婆?

就胃不好,只能吃软饭的那种!

钱德生也是一愣,旋即就明白了。

能让孔自珍亲自给他打电话,顾眠会缺那点钱?

他打定主意,一定要抱紧顾眠大腿。

顾眠看了眼时间:“时候不早了钱经理,我们该打电话联系客户了。”

钱德生点头称是,活像个狗腿子:“大家都打起精神好好干,周末晚上江淮楼,我请客!”

众人闻言浑身一震,钱德生这个吝啬鬼竟然会请客?

就在众人发呆的同时,顾眠接到了一个电话:“您好,我是鸿逸房产中介的置业顾问顾眠,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电话那头的声音清脆入耳,一听就是个大美女:“你好,我刚来江海不久,想买套别墅,我看你们有个周公馆,环境挺不错的,能不能给我详细介绍一下?”

顾眠一听有生意上门,貌似还是个大客户,顿时精神一震。

不过这个周公馆,他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这介绍个犊子啊。

总不可能瞎掰吧!

刘玛丽听到有人要买周公馆,赶紧示意顾眠将手机给她。

在正经事上,刘玛丽还是有些能力的。

见她要帮忙,顾眠索性就将手机递了过去。

刘玛丽接过手机就说:“您好,我是鸿逸房产中介的店长刘玛丽,您真有眼光,这套别墅的性价比超高,在江海绝对找不出第二套。您看要不我们先去看看房?”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