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与挚爱擦肩而过

更新时间:2021-04-23 14:26:44

与挚爱擦肩而过 已完结

与挚爱擦肩而过

来源:追书云 作者:流云若水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他沉默,不语。心底仿佛有什么被深深戳中了,她红着眼眶看向他,“逸之,其实你根本已经爱上她了,是不是?就算她是间接害死小怡的凶手,你也还是爱上她了。你很在乎她,放不下她,所以你今天去拜祭小怡,根本不是为了小怡,而是为了苏绾。苏怡过世才三年,你已经忘掉她,爱上了她的妹妹,是不是?”“不是的!”果断的否认道,江逸之声音发硬,“我恨她,我这辈子都不会爱上她。我只是不想她那么轻易就逃脱,她应该为小怡的死,偿还一辈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与挚爱擦肩而过第11章试读

原本打算去追陈冉,江逸之却只能硬生生的停了下来,转头去接白翩翩。

好在,她只是滚了几个台阶就停在了平台上,但是坐在那里轻声呻吟。

“你没事吧?”他蹲下身来。

白翩翩是苏怡的闺蜜,一直以来,都是她最好的朋友,小怡已经不在了,就算看在小怡的面子上,他也不能这样丢下她不管。

“脚,我的脚。”她低低的说。

江逸之朝她的脚看了一眼,原本穿着的高跟鞋,鞋跟已经断了,看上去脚踝红肿一片,可能是扭到了。

“我送你去医院。”果断的说道,将她抱了起来。

“不好吧。”白翩翩拧着眉,“我知道你还有话跟陈冉说,你先去追她,我不要紧的。”

“没什么,你的脚扭伤了,先去医院。”

他坚定的说道,抱着她很快的往下走。

陈冉走的速度并不快,只是听到了白翩翩的叫声,扭头又看到江逸之抱着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下台阶下的更快了。

不过江逸之人高腿长,步子迈得也大,就算怀里抱着个人,竟走的比她还快,没几步就撵上了她,步子略顿了下,到底还是没停留。

“江逸之!”

看着他的背影,陈冉气愤的叫道,“你要还是个男人的话,现在跟我去我的公司,苏绾有些话,想要跟你说!”

他的背脊挺直了一瞬,接着,脚步毫不迟疑的继续朝前迈去。

依偎在他的怀中,白翩翩的唇角往上翘了翘,垂下眼眸,掩去眼底的光芒。

江逸之的心乱如麻,但他还是本持着道义,将白翩翩送到了医院里。

医生做了检查,确定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扭伤,开了支药膏,也就算解决了。

他松了口气,搀扶着她来到医院门口,“我帮你叫辆车,先送你回家。”

“你……还有事吗?”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来,她原以为,他会送自己回去,再然后……

“有点事。”点了下头,他回答道。

咬了咬唇,她略沉吟片许,抬起头看向他,“是因为,之前陈冉的话吗?”

他沉默,不语。

心底仿佛有什么被深深戳中了,她红着眼眶看向他,“逸之,其实你根本已经爱上她了,是不是?就算她是间接害死小怡的凶手,你也还是爱上她了。你很在乎她,放不下她,所以你今天去拜祭小怡,根本不是为了小怡,而是为了苏绾。苏怡过世才三年,你已经忘掉她,爱上了她的妹妹,是不是?”

“不是的!”果断的否认道,江逸之声音发硬,“我恨她,我这辈子都不会爱上她。我只是不想她那么轻易就逃脱,她应该为小怡的死,偿还一辈子!”

白翩翩小心翼翼,“真的?”

“嗯。”含糊的应了一声,他说,“你的脚受伤了,需要好好休息。你也别想太多了,车来了。”

招手拦了一辆车,又把车费给付了,目送着车子远去,才缓步走向自己的车。

上了车,却没有着急开,他一手把着方向盘,长长的舒了口气。

白翩翩方才的话,就好像一根刺,深深的扎进了他的心底,虽然他是那么坚决而果断的否认了,可,他真的对苏绾,就没有一点动情吗?

从小的青梅竹马,他跟苏怡交往的时候,她就像个小跟班似的跟在他们的身旁,他也习惯了这个总是爱笑爱闹的小妹妹,然而三年前的一场车祸,把这一切都改变了。

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为了自己求活,竟然能狠下心害死自己的姐姐,这三年的婚姻里,不管她做什么,他都觉得她是在做作,伪装,看着她那张脸,总会想到揭开这张假面具,下面是怎样的肮脏恶心!

抬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方向盘,他一咬牙,挂上档,还是朝着陈冉的公司去了。

无论如何,他也需要一个交代!

与挚爱擦肩而过第12章试读

江逸之万万没想到,到了陈冉的公司却扑了个空,她还没回来。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要找人,整个楼层,他几乎里里外外翻个遍。

“先生,先生,您不能进去!陈律师还没回来!”一个小姑娘急急的追着他,也不知道这人怎么那么暴躁。

来律师事务所,紧张焦虑的人多了去了,但也都是见到律师以后,开始陈述案情才会这样,刚来就这样的,还真没见过。

“我知道陈冉没回来,我也未必要找她。”

他转头看向面前的小姑娘,“苏绾在哪?”

“谁?我们公司没有这个人。”想了想,她说,“您是不是弄错了?”

“别跟我装蒜,苏绾藏在哪里,让她出来见我!”耐心已经不够用了,他暴怒的吼道。

这个女人,丢下一份离婚协议书就这样跑了,怎么,这么着急跟苏木双宿双飞了吗?连见他一面说说清楚都不肯了,他怎么能,怎么能让她就这样如愿以偿。

“先生,您真的找错人了吧,我们公司没有这个人。还有,您要是再这样,我就要报警了。”

“好啊,那就报警!等警察来了,我看苏绾还能躲到哪里去!”

他一点都不怕,气势汹汹的。

“你——”小姑娘还想说什么,陈冉已经回来了,“打电话报警,把来扰乱公司的人给抓出去!”

她冷冷的说,脚步轻快的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陈冉,你别给我耍花样!你究竟把苏绾藏到哪里去了?”江逸之很快的追上来,逼问道。

陈冉刚要关上办公室的门,就被他一把给按住了,“你不是让我来公司,说苏绾有话跟我说清楚吗?好,我来了,说个清楚啊!”

盯着他,陈冉的眸光冷得像淬了冰的刀子,眼前的这张脸,的确是帅气而又充满了男人的魅力,可她实在想不通,苏绾到底喜欢他什么。

对一个这样伤害自己,不相信自己的人,早该彻底的放下,远远的离开他,也就是苏绾那丫头,傻的透顶!

就算离开之前,还嘱托她不要去为难他,她真是……

手上的力道顿了顿,就让他抓住了机会,用力的推开了门,“陈冉,苏绾到底在哪里?”

“你找苏绾干什么?”她索性往后退了一步,将公文包放在一旁,“找到她,再欺负她伤害她,虐待她吗?”

“我什么时候虐待她了!”提高了声音,他一脸不悦的说。

“你什么时候没有虐待她了!对她爱理不理,逼她堕胎,这些不叫虐待吗?精神虐待也叫虐待的!要不要我给你普及一下婚姻法啊?!”

陈冉气愤的拍着桌子,如果不是碍于好友的面子,她早就想教训这个渣男了。

江逸之的脸色变了变,“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与你无关。她人呢?是不是跟苏木在一起?”

“她跟谁在一起,都跟你没有关系了。她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书。”

“可是我没签!”他冷声道,“只要我一天不签字,她就一天还是我的妻子,谁也改变不了!”

“你放过她吧!为什么要对她这样咄咄相逼,就算是她死了,你也不肯放过她吗?”

“那就等她死了再说!只要她还活着,她就别想躲开我!”

陈冉的胸口起伏的厉害,看得出在极力压制着情绪。

但,终究还是没克制住,一扬手,桌上的玻璃杯啪的掉落地上,应声碎裂。

“如你所愿!”她厉声道,“她死了!她已经死了,你满意了吧!”

砰!

江逸之只觉得脑子里似乎有什么突然炸了,一片空白,耳朵里嗡嗡的,好像有许多声音,又好像,什么都听不到。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