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影后前妻太难追

更新时间:2021-04-23 11:18:48

影后前妻太难追 连载中

影后前妻太难追

来源:追书云 作者:凡尘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跟叶朗聊了一会儿,叶桉走进以前常去的蓝贝壳酒吧。进去之后,跟酒保点了几杯舒缓的红酒,找了个卡座坐下,按照记忆中的号码拨了出去。“喂?哪位。”熟悉的声音传来,叶桉鼻头一酸,“小郁,是我。”电话那头的人听到她的声音安静了一会儿,随后一道颤抖的声音不敢置信地问:“是……予欣吗?”“嗯,我在你店里,B11卡座。”“等我,我马上来。”叶桉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摇头叹气,方郁还是那个风风火火的性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只有名分

封远州答应了跟阮冬在一起。

一屋子的人都松了口气,封衍盛和阮宏华两个老狐狸已经开始以亲家相称,阮冬的开心也写在脸上,封远州背对着她,看不清表情。

叶桉却有些发愣。

这明明是她算计来的结果,可真的达成了,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兴。

心里有些空落落。

叶桉按捺住不断涌动的情绪,违心的道:“既然促成了一件喜事,我也替你们高兴,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人相聚了。”

打完招呼,叶桉转身就走,这个地方她一点都不想多待。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叶桉回过头,却发现封远州追了上来。

他身上的衣服还浸染着点点血迹,脸上有着清晰的五根手指的青紫痕迹,显然是被人用力打过脸。

都说打人不打脸,看来封远州在封家的处境也没有那么好。

这偌大的封家,吸着封远州的血,长成如今的庞然大物,却还将封远州隔绝在外,怪不得他急不可耐地建立新公司。

看来他也想逃出这个牢笼。

封远州一身狼狈,他快走几步,挡在叶桉身前,想抱一抱她,可想到自己浑身鲜血,又害怕弄脏了她,只得把手在身上蹭干净,抓住她的手腕。

叶桉像是被他手心的温度烫到了,使劲甩开他的手嘲讽道:“封先生,都有未婚妻的人了,还跟我拉拉扯扯的这样好吗?你不在意,我还怕被人误会呢。”

封远州低着头,眼睫低垂,瞳孔隐在阴影中,让人看不清情绪:“这样的结果是你真的想要的吗?”

叶桉不知道怎么,有点心虚,可她不后悔。

“当然是我想要的,不然我干嘛大费周章?再说了,这是我和阮小姐的约定,自然要做到。”

“真的吗?”封远州看着她的眼睛,像是看到了她内心的动摇,“你真的这么想吗?”

“封总,你是阮家的女婿,阮冬的男朋友,她不会把你怎么样,我可还想活着,别给我找麻烦。”叶桉控制不住自己冷言冷语。

“那你为什么突然改口叫我封总。”封远州失笑,“听起来更疏远了,是紧张了吗?”

叶桉冷笑:“紧张?封先生,你配吗?”

封远州低低地笑。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冷静自持的模样,以前她总是跟在自己身边,就算对她冷言冷语,她也不会记在心上,一天到晚的围着自己转。

没想到有一天,竟然颠倒过来了。

“合同已经签了,我这些天会让经纪人把资料传过去。”封远州提起她们的合约。

“封先生放心,我答应的事,自然会尽力去做,不劳封先生费心。”叶桉掏出手机看看时间,“阮小姐还在等你,我就不奉陪了。”

说完,也不管封远州的反应,镇静自若地离开。

只是等走出发封家大门,才轻轻松了口气。

封远州远远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已经在旁边等了他好一会儿的阮冬走过来。

“远州,我不管你和叶桉有过什么过去,多看看眼前的我,好吗?”阮冬泪光盈盈,我见犹怜。

封远州却对她的示弱没有给出任何反应,反而一改刚才的温柔,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气。

“阮冬,我答应和你在一起,也只是给你一个名分罢了。”封远州声调没有起伏,像是述说着一件跟他毫无关系的事。

“刚才我已经说得很清楚,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以后也不会喜欢你。”

阮冬一瞬间踏入地狱,甚至忘记了维持脸上无辜的表情,“你说什么?封远州,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从你无所不用其极,算计我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我们之间是这个结局。”封远州眼神冰冷而残忍,唇角勾着冷笑,语气充满鄙夷不屑:“你嘴里说爱我?你爱我什么?你爱我的方式就是算计我?不惜一切拿资源拿合作来当拿捏我的条件?阮冬,你很让人恶心。”

封远州嫌恶的语气,使阮冬脸色变得惨白。

叶桉在屋里直接播放了她算计封远州的来龙去脉,当时她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在高兴封远州终于要答应跟她在一起了。

却没注意到,封远州得知了她一直在算计他,又该多么失望。

阮冬睚眦欲裂,叶桉还在这里摆了她一道!

这个女人也太心机了!

“远州,你听我说,她的录音只放了一部分,我只是找她帮我告白,灌醉你真的不是我的主意,都是叶桉让我这么做的,她说一套做一套,在你面前表现的那么单纯,其实都是在骗你,你要小心她啊!”

阮冬快要气疯了,两只眼睛通红。

封远州只是嘲弄地看着她:“阮冬,你说话不过脑子吗?到底是谁在我面前表现的单纯无害啊,你真的认为除了你,别人都没有脑子,看不清你的小伎俩吗?”

阮冬被他一句话说得脸色煞白。

她追了封远州两年,一直认为只是时间问题,封远州早晚会看到她的好喜欢上她跟她在一起。

她在他面前努力维持小白花形象,没想到封远州早就看穿了她,在他眼里她就是个小丑!

“可是真的是叶桉的计划!”阮冬委屈的掉眼泪,为什么不相信她!就算她做了错事,也不能什么脏水都往她身上泼!

“不用再说了。”

封远州绕过她,从兜里掏出车钥匙,“你的目的都达到了,最好不要再去找她的麻烦,如果让我知道你还给她使绊子,我们的约定作废。”

说完坐上他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绝尘而去。

不知道叶桉有没有回安家别墅。

不过他不急,签的这部戏正式确定了剧名,叫做《时间与你皆过客》,是一个温情的爱情剧,选址也定在了榕城,一部剧拍下来少说三个月,只要剧拍不完,叶桉就只能待在榕城。

他这次借着公司剪彩的时机,原本是向封家和阮家公布叶桉就是安予欣,然后把叶桉纳入嘉星娱乐的翅膀下,为她之后的路遮风挡雨。

没想到叶桉这么决绝,不给他一点机会。

封家和阮家也联合施压,使他不得不答应和阮冬在一起。

可在他心目中,只有叶桉才是那个和他共度一生的人。

神秘的信

叶桉已经六年没回过榕城,这个城市对她来说多了一点陌生感。

现在终于解决了这些天来压在心头的大事,于是她没有直接回去,而是转道去了一家以前常去的酒吧。

回来的事已经瞒不住了,她想去找以前的闺蜜,聊聊天,放松一下。

手中握着的手机响了,叶桉看到是叶朗打来的,开心地接通:“喂,叶朗!”

“听起来很开心啊,怎么,事情解决了?”叶朗很了解她。

“对啊,还是你了解我。”叶桉此刻心情很放松,撅着嘴小声撒娇。

叶朗敏锐地察觉到她跟以往有点不同:“是不是接到了好剧本?当初你拒绝我家的帮助,决定一个人去闯娱乐圈的时候,我跟我妈就说过,以你的能力不管去做什么都会很优秀。”

“没想到你还挺相信我的嘛。”叶桉眯着眼睛,笑得很开心,叶家是她可以放心依靠的港湾,“你什么时候来榕城?”

“也就这两天了,来之前我给你打电话,这下到了你的地盘,可要好好带我转转啊。”也要去看看,那个胆敢伤害桉桉的前夫。

“说来榕城的变化真大,之前一直忙着折腾一些事,现在闲下来转一转,跟以往大不相同了。”叶桉感叹。

说到这里,她情绪有点低落。

榕城飞速发展的这几年,她都不在。

如果当年封远州没有骗她,她跟封远州没有离婚,安家不会破产,她也不会缺席这些年,安家会在她手中达到新的高度。

而她走过的这一段路,不少新建的大楼都有封氏地产的标志。

看来封家抓住了机遇。

之前在封家产生的动摇,在这一刻彻底清醒。

过去的安予欣已经死了,她是叶桉,不能动摇,她也没有资格代替死去的母亲原谅封远州。

跟叶朗聊了一会儿,叶桉走进以前常去的蓝贝壳酒吧。

进去之后,跟酒保点了几杯舒缓的红酒,找了个卡座坐下,按照记忆中的号码拨了出去。

“喂?哪位。”

熟悉的声音传来,叶桉鼻头一酸,“小郁,是我。”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她的声音安静了一会儿,随后一道颤抖的声音不敢置信地问:“是……予欣吗?”

“嗯,我在你店里,B11卡座。”

“等我,我马上来。”

叶桉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摇头叹气,方郁还是那个风风火火的性子。

“小安,真的是你!”不过两分钟,惊喜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叶桉惊喜地转过头去,方郁穿着吊带亮片长裙,还喘着粗气,显然是一路跑下来的。

“你这个没良心的,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方郁带着哭腔抱住她,“害我伤心好几年,今天必须给我赔罪。”

“好好好,我赔。”叶桉眼眶微微发红。

方郁这个人,在她人生中最低落的那段日子一直陪着她,给她生的勇气,可惜她最后还是选择了自杀。

眼看她要落泪,方郁什么脾气都没了,拉着她坐下。

等叶桉跟她讲述了这几年的遭遇,方郁点点头,“我说怎么一直没你的消息,原来是被叶家救了。”

说着她顿了顿,“那我以后岂不是要叫你叶桉?我不要,那太奇怪了,我还是叫你小桉吧。”

“好啊。”叶桉点点头,她不在意这个,再说了,她起叶桉这个名字,本来就是在缅怀安家。

方郁又朝喊过来服务生,让酒保调了几杯店里的招牌酒,“来,不醉不归。”

“你这个酒鬼。”叶桉笑骂,把酒接过来,小口啜着。

喝了几杯之后,两人都有点上头。

叶桉靠在方郁怀里,头在她柔软的腹部蹭来蹭去:“你怀里还是这么舒服。”

“那是当然。”方郁有一搭没一搭的撩着她额前的刘海,“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你走之后那两年,封远州经常垮着个脸来我店里,就坐在这个卡座,后来就不来了,结果前几天又来了一次,我还以为他怎么了,没想到是你回来了。”

“他来过?”叶桉哑然。

“嗯,来了什么都不说,坐这儿就开始灌酒,他一晚上能喝十万块的酒。”方郁夸张地比划,“十万啊,那两年生意不景气,我就指望着从他身上挣钱呢!”

“听你这语气,为他打抱不平呢?”叶桉斜睨她。

“开什么玩笑,就他那个渣男,我为他打抱不平?太阳从西边出来我都不会同情他。”方郁白眼快翻到天上去了,“我只是看他最近又来,很高兴的样子,以为他有了新欢,没想到是你回来了。”

说到这里,方郁作势掐叶桉的脸:“好啊,你回来不先告诉我,先去找那个渣男!”

叶桉笑着躲过去:“我也不是故意去找他的。”

说着她把跟阮冬封远州之间的恩怨说了一遍。

“那这么说,你要在封远州手底下拍戏?”方郁蹙眉,“这个渣男肯定不安好心,你一定不能再重蹈覆辙。”

“放心,我前半辈子那么惨都是被他害的,这次答应他拍这部戏,主要原因是得罪了阮冬。”叶桉解释,“等拍完这部戏,我就会离开榕城。”

“那我岂不是很难见到你了。”方郁撅嘴,“我不管,你要去哪里我就跟去哪里开店,等你红了,就让你天天来我的店里坐镇,哼!”

叶桉哭笑不得,安抚她:“行行行,等我安顿好,就叫上你,我给你投资,咱们俩一起开店。”

两个人畅想着以后一起开店的日子,喝得东倒西歪,还好卡座够大,两个人躺在上面也不显得拥挤。

又过了一会儿,方郁去洗手间,叶桉一个人窝在卡座里。

前台拿着一封信走过来,:“小姐,有人让我把这封信给你。”

“谁啊?”叶桉诧异地问,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写信呢?

“不知道。”前台把信递给她,就回去了。

叶桉喝的迷迷糊糊的,拆开信,抽出一张纸来,上面的内容让她瞬间清醒。

只见上面写着:【安氏破产元凶:封衍盛,姚千桦。】

看着信上的内容,叶桉的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