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冷太太她深爱不悔

更新时间:2021-04-23 15:45:13

冷太太她深爱不悔 已完结

冷太太她深爱不悔

来源:追书云 作者:糖醋里脊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精致的小脸上浮现出几分苍白。孙佳佳出生孙家,是大家闺秀,当年她父母亲的事情早就闹得沸沸扬扬,可是即便如此,死了的人是应该受到尊重的。“云念离,你在做什么?”耳光落下去的那个瞬间,恰巧被冷厉南看到了。他冲下车来,站在她的面前,双目赤红,脖子上爆出青筋,眼底的怒火已经显而易见,云念离站在原地,她对他失望极了。是啊,冷厉南是不会顾及她的感受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忆成殇

云念离小心翼翼的瞧着他难看的脸色,车速飞驰,她只觉得自己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了,后怕的望着旁边的男人。

“厉南,可不可以慢一点,我……”话音有些颤抖。

听到这话,前面的司机立刻会意,像是故意的,一个急刹车,将车子停在路边。

云念离揉着被撞的额头,再抬头就对上男人那双阴鸷吃人的眼眸。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刚才爬上水塔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害怕?”一想到她有可能会从那上面掉下来,冷厉南就抑制不住的狂躁。

“冷厉南,我说过了,那是我的工作!”

虽然当时的她很害怕,可毕竟那是自己分内的事情,而且,工人们也都拿回了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事情也算告一段落了。

“你的工作?”冷厉南冷笑一声,冰冷手指捏着云念离的下巴不放,细眯的眼眸迸发着危险的光芒:“你说那些事情是你的本分,那么我呢?云念离,你什么时候尽过做妻子的本分?”

她自然清楚他在说什么,咬紧唇瓣,惊恐的瞪着冷厉南残酷的笑容:“不!”

“别忘了,你是我的妻子!那些工人拿的钱可是我垫资的!”他冷冷地提醒着,面上浮现出几分慵懒,隐隐愠怒显而易见。

“你……”云念离惊慌,却无言以对,娇颜满是疲惫。

冷厉南越是这样,她越是不知道如何应对,现在想来,刚才还不如跳下去一了百了了呢。

“云念离,你以为我是做慈善的么?我今天的损失都要由你来还!”扔下残酷的话语,他大掌直接放开她的下巴。

车子一路飞驰,淹没在尘土当中。

云念离双眸迷茫的坐在那里,现在这一刻,她多么希望自己就死在那座水塔上。

至少,那样她就不用这般毫无尊严地活着。

车辆停靠在门前,他才冷冷地开了口:“下车。”

事情到了这一步,不正是她一手造成的吗?

云念离苦笑一声,僵硬的打开车门,麻木的双腿在落地时,踉跄了一下,幸好冷厉南及时上前,接住了她。

“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要投怀送抱了?”邪魅的目光流转在怀中可人身上,充满磁性的嗓音是那样的迷人。

云念离面色苍白,咬着唇瓣努力挣扎,可是却挣脱不开。

“冷厉南,你放开我!”两人之间的资质太过亲密,云念离莫名地一个颤抖,她僵直了背,惴惴不安地看着他。

瞧着云念离茫然无措的模样,男人心下冷笑,其实他也并不是那么恨她,可是……

每每想到是云念离占了心口处那个女人的位置,他就心生愤恨。

他竟然真的想要得到她……

该死的!自己怎么可能对她有感觉?

阴鸷双眸紧盯着云念离的嘴唇,眼底蒸腾起的情欲是云念离再熟悉不过的。

想起冷厉南无时无刻的折磨,她脸色又一次泛起苍白,身躯奋力挣扎:“冷厉南,你放开我!”

女人的奋力挣扎,对他而言形同虚设,环住她的双臂更加用力,脸色覆上一层薄冰:“放开你?想想,你为什么留在我身边?顾成川怎么办?”

挣扎的娇躯蓦然僵直,她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反驳。

抬头控诉的望着王者一般的男人,颤抖的嘴唇吐出一字一句:“冷厉南,你就怎么恨我么?”

狠心忽略娇嫩嗓音中的颤抖。

想到这里,阴鸷的眼神又冷了几分,握着纤细手腕的铁掌猛然用力。

“没错!我就是恨你,云念离,别忘了,这是你自己选择的!”

“我知道了……”她悲凉的嗓音传进男人的耳中,高大的身躯竟有一瞬间的僵硬,看向她的湛黑眼眸赫然涌上一阵冰冷。

冰冷嗓音夹杂着丝丝怒意,冷肃眼眸紧紧锁着身旁的女人:“你想要逃离我?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最后那句话,引来云念离的一阵颤抖。

她怕了,害怕冷厉南会因为一句话,又一次将顾成川推向万丈深渊。

瞧出她的颤抖,冷厉南轻佻的挑起云念离下巴,凄楚双眸霎时对上那双鹰凖眼眸,低沉嗓音说出了对她未来的宣判:“就算逃离了我,你认为顾成川还会要你吗?”

忍受冷厉南对自己的羞辱,云念离攥紧拳头,低头不语,泪水在眼眶中一直打转。

为什么?难道她对他的爱,他都可以视若无睹么?

莫名地落下一滴泪来。

望着云念离落泪的模样,冷厉南心底不由升起一阵怜惜,刚刚伸出的手臂在空中停顿,最终还是收了回来。

男人脸色更加冰冷,握着手臂的温热大掌渐渐松开:“你想站在这里哭到什么时候?”

他冷冷地问,话音落在她的耳朵里。

云念离轻轻地啜泣着,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厉南,好久不见!”恰逢此时,一道娇俏的嗓音自不远处传来。

听到声音,云念离连忙擦干脸上的泪水,以温雅的笑容面对客人,可接下来的场面却让她再也笑不出来。

只见一道妖娆身姿笑着扑进冷厉南的怀中,而冷厉南只是淡淡挑眉,再无其他动作。

他低头,看清了他的面貌。

“亲爱的,几年不见,想我没有?”娇俏的嗓音充满了撒娇的味道,涂满豆蔻的手掌亲昵的抚摸着刚毅脸庞。

冷厉南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碰他的脸,刚想推开怀中女人,眼角瞥见云念离无动于衷,心底砰的涌起阵阵愤怒。

双手环上孙佳佳的腰肢,刻意露出一抹暧昧的笑容:“佳佳?你怎么来了?”

被打扰了雅兴,冷厉南轻轻地蹙了蹙眉,却也没多说什么。

云念离别过头,不愿去看冷厉南搂在孙佳佳腰肢上的手臂,忍受着内心的千刀万剐,可是她却没有说不的权利。

可是,心口一点点地抽痛着。

她一直知道他在外面沾花惹草,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小三会找上门来。

对她是折磨,对别人是宠溺。

冷厉南,你怎么这么残忍,让我看到这一幕!

两人在门前看似畅谈,可是冷厉南的眼神一直都在观察云念离的反应,可她冷淡的面容,让冷厉南忍无可忍,脸色也渐渐冷了下来。

瞧见冷厉南的脸色越来越差,孙佳佳转头看向一侧的云念离,温柔眼神夹杂着讥讽,说话的嗓音也不复方才的甜蜜。

情深难对

“这位就是云小姐吧,你好,我是孙佳佳,我们孙家在电子行业可是佼佼者,您不会不知道吧?”

她是在秀优越。

可此时的云念离哪有心思听别人的自我介绍,她已经被伤的遍体鳞伤,对于再多一点的攻击,又有什么差别?

孙佳佳率先伸出手:“你好。”

云念离刚想伸出手,却见孙佳佳猛然收手,脸上满是谄媚的表情:“亲爱的,我们走吧?听说旁边开了一家西餐厅,我们去试试嘛?你都好久没陪人家吃饭了呢!”

“好,我去开车!”冷厉南冷声,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云念离漠然的收回手臂,也不回话,只是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不管这个女人是谁,她想要的不就是羞辱自己吗?在冷厉南揽住她腰肢的那一刻,她的目的就达到了。

冷厉南眼色赫然变得冷冽,可也只是静静站在一侧,并未开口为云念离维护,他的态度让孙佳佳心中更加得意。

显然冷厉南是不会在意这个女人的。

也是,这么一个破鞋,厉南怎么会喜欢她呢?现在她只需要让冷厉南留在自己的身边,迟早能把云念离扳倒成为他的夫人的。

细细盘算着,孙佳佳看向云念离的眼神越发恶毒:“云小姐,我真是想不明白,想当年顾成川锒铛入狱,你迫不及待的另攀高枝,而现在顾成川出狱了……”

孙佳佳说话的口气越发歹毒:“你该不会在私底下还和顾成川有交际吧?啧啧,那可就真的是人尽可夫了,脚踏两条船的感觉是不是让你很得意?”

一年前她和云念离就有过交集,如今更是对她恨之入骨。

说着,孙佳佳故意装出同情的样子:“不过也是,一个没有母亲教的人,会这么犯贱也是无可厚非。”

“你说完了吗?”这时,云念离略显清冷的嗓音打断孙佳佳的自导自演。

孙佳佳睁大眼眸,不敢置信的瞪着她:“别人在讲话你就插话,连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这样的女人,也配留在厉南身边?”

“呵,礼貌是要对人的,对一条狗……”云念离冷笑着,她不能容忍一个绿茶婊在羞辱自己。

她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

孙佳佳张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在对上那道清冷视线时,心底竟不由自主的升起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样的云念离,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你……”她咬着牙。

“你说谁是狗?”

她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人,目光里多出几分狠厉。

“不,不是狗,是疯狗!”云念离看着她,冷厉南对她遭受屈辱视若无睹,可这并不意味着她要忍受孙佳佳的羞辱。

冰冷的话音落在孙佳佳的耳朵里,她顿时间双手紧紧握成拳头。

恨不能现在就打云念离一个耳光,可是她心知肚明,冷厉南没有走远,不能破坏了自己在他心中温文尔雅的形象!

咬着牙,面上露出了几分冰冷。

“你才是疯狗,云念离,一个连自己的男人都管不住的女人,你真的很失败!况且,你就跟你母亲一样……”

话没说完,云念离一个抬手,耳光重重地撂在了她的脸颊上。

孙佳佳猛地一怔。

“你可以羞辱我,但是不能羞辱我的母亲!”云念离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

她双目赤红,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

精致的小脸上浮现出几分苍白。

孙佳佳出生孙家,是大家闺秀,当年她父母亲的事情早就闹得沸沸扬扬,可是即便如此,死了的人是应该受到尊重的。

“云念离,你在做什么?”耳光落下去的那个瞬间,恰巧被冷厉南看到了。

他冲下车来,站在她的面前,双目赤红,脖子上爆出青筋,眼底的怒火已经显而易见,云念离站在原地,她对他失望极了。

是啊,冷厉南是不会顾及她的感受的。

正因如此,云念离没有解释。

她疲于解释,既然他对她已经恨之入骨了,那么自己做什么他都是断然不会相信的。

“亲爱的!”看到冷厉南,孙佳佳一把扑进了他的怀抱,小鸟依人地靠在他的怀里,小手捂着脸颊,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呜呜,亲爱的……”

“你也别怪她,是……是我不小心说错了话……”

典型的恶人先告状。

云念离站在原地,纵使她是个律师,伶牙俐齿,也断然不会向他解释分毫。

冷厉南阴鸷的目光落在云念离的身上,像是要将她看穿了一样。

“云念离,解释呢?”他理所应当地问道,可是,这话却让面前的人猛地一怔,解释?她笑了。

“我无话可说!”

绝望和憔悴,此时都在她的眼睛里弥漫开来,那心力交瘁的模样,并没有让男人坚如磐石的心融化。

“亲爱的,你别生气……我不疼……”

孙佳佳软软糯糯的话音再度响起,泪水在眼眶里没完没了地打转。

“云念离,给她道歉!”听到那唯唯诺诺的话音,冷厉南更是愤怒不已,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带着命令的口吻。

云念离轻轻地抿着红唇,倔强地开了口。

“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道歉?”她冷冷地望着面前的人,果然,不管青红皂白就让她道歉,冷厉南真是让她失望透了。

眼底浮现出几分苦涩,心口却一下一下地抽痛。

“我的话,不想重复第二遍!”他冷声警告,带着愠怒的话音让她无所适从。

她不语,只是风轻云淡地看着他。

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冷厉南面上浮现出浓浓的怒火,他咬牙:“云念离,我让你道歉!”

冷冷的话音,又一次浮动着她为微微颤抖的心弦。

“不!”她抿着唇,固执地说。

别的事情,她都可以让步,唯独这件事不行!

是孙佳佳先羞辱了她已经故去的母亲,不论如何,这都是无法掩盖的事实,这是她的原则,不能退让。

听到她倔强的话,冷厉南面上浮现出了几分冷漠。

“冷厉南,我今天就是死在这儿,也绝不道歉!”云念离挺直腰板,一本正经地看着他,小脸上带着属于她的倔强,一字一顿的地说着。

男人听到她的话,顿住了,厉色望着她。

“所以,你说什么都没用!”她贝齿咬着下唇,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支撑自己站在原地,几乎快要倒下了。

“你……”冷厉南气急,抬手,只听‘啪’的一声,一个耳光重重地撂在了她白皙的小脸上,云念离始料未及,往后退了两步,一个踉跄甩到在地。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为了别的女人,他打她?

呵呵,果然自己就不该对他抱有任何幻想,冷厉南将她留在身边,不过是为了羞辱她罢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