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没入尘埃的爱

更新时间:2021-04-21 14:53:14

没入尘埃的爱 已完结

没入尘埃的爱

来源:追书云 作者:棠梨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楚慕言,你摘除我全身的器官拿去喂狗,我都无怨无悔,但是,我不可能给兰心。”许云兮停顿了一会,抬手抹去了眼泪:“她脏,她不配!”“许云兮你知不知道楚家在凉城想要悄无声息地做掉一个人,有多容易?”楚慕言成功地被她挑起了怒火:“喂狗是吗?好,许云兮,我满足你!”“那老头的命我会留着,到时候给你收尸。看在你把子宫移植给心儿的份上,楚家会厚葬你。”楚慕言推开门,走了出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入尘埃的爱第2章试读

“说话。”楚慕言嫌弃地踢了踢如同一滩烂泥的她。

许云兮倔强地抬起头,泪花氤氲在眼眶,楚慕言微微愣了愣。

“你要我说什么?屈打成招?”许云兮笑容明媚,语气中带着的微微颤音,出卖了她此时的委屈与失望:“楚慕言,你从来都没有信过我,对不对?”

她的慕言哥哥啊,真是绝情得可以。

“自然,心儿不会骗我。”说起兰心,楚慕言的脸上有意无意地泛起一抹笑容。

“好……好。”许云兮忍着肝脏传来的疼痛,点点头:“既然如此,那你把我的命拿去,一命抵一命,放过我爷爷。”

“你的命?我要你的命干什么?你的命又不值钱。”楚慕言嗤笑。

“那,你想怎样?”许云兮不解,楚慕言不是恨她入骨吗?还能大度到留她在这世上苟延残喘?

“冤有头债有主,你当年害死了我的孩子,自然要将他的命还来。”

还?怎么还?

“你想让我怎么还?”许云兮知道他不会相信自己,不如将错就错,吃了这个哑巴亏,兴许他还能救救爷爷。

“心儿被你伤了根本,这辈子都无法生育了,而楚家,不可能断在我的手上,明白么?”楚慕言伸手钳住她的下巴,逼迫她与自己对视。

“你想让我代她生?”许云兮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我怎么可能让你的基因污染楚家的血脉?我要你……”楚慕言微微使力,平静地开口:“把子宫移植给心儿。”

“你说什么?”许云兮的声线骤然下降,全身发冷。

楚慕言,真的会对她狠到这种地步?

“手术在一个月之后,医生看了你的身体报告,需要调理一下。你乖乖地准备,别想跑。”楚慕言理了理衣领,伸手,在她的双腿之间沾染了一抹血迹,轻轻地擦拭在她的嘴角:“别试图让我生气,嗯?”

冷,全身都冷!楚慕言,一定要把她弄死才甘心?

“你真以为,我能活到那个时候?”许云兮淡笑,让楚慕言心中顿生出一股被挑衅的恼怒。

“在手术完成之前,你若敢寻死,我让你死也不得安生。”

“不,我不要,不要。”楚慕言抬腿欲走,许云兮匆忙爬过去,抓住了他的裤腿。

见她这副卑微的样子,楚慕言没由来的,心中一痛。

或许自己只是有点可怜她,不过,他的心儿就善良多了,仅仅要了她的子宫,他可是想要她的命!

心儿可怜她,可她还是不知好歹!

“楚慕言,你连全尸都不愿意给我留吗!?”许云兮哭得不能自已,这是她爱了六年的男人啊!

“许云兮,该还的,总是要还的。”楚慕言嫌恶地将她踢开:“当年做的孽多了,现在装出这副可怜的样子,有什么用?”

“楚慕言,你摘除我全身的器官拿去喂狗,我都无怨无悔,但是,我不可能给兰心。”许云兮停顿了一会,抬手抹去了眼泪:“她脏,她不配!”

没入尘埃的爱第3章试读

“许云兮你知不知道楚家在凉城想要悄无声息地做掉一个人,有多容易?”楚慕言成功地被她挑起了怒火:“喂狗是吗?好,许云兮,我满足你!”

“那老头的命我会留着,到时候给你收尸。看在你把子宫移植给心儿的份上,楚家会厚葬你。”楚慕言推开门,走了出去。

“那我还真是,谢谢你全家。”许云兮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无力地趴在了地上。

肝脏的疼痛如同将她千刀万剐,她明白自己时日无多了,楚慕言想厚葬她,怕是可以提前了。

用尽全身的力气起身,许云兮趴在盥洗台前,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每走一步,似乎都丢了半条命,薄薄的衣服拿在手上,如同千斤重,穿好衣服后,猛地传来一阵眩晕,许云兮意识涣散,直接晕倒在了门口。

许云兮醒来时,爷爷已经做完了手术,被推回了病房,如同往常一样,带着氧气罩,全身都插满了各种导管,面色苍白地沉睡着。

“爷爷,是小兮没用,小兮不该昏倒的!”握住爷爷的手,纵使没什么温度,但这确实许云兮这么久以来,唯一感到贴心的温暖。

瞬间泪如雨下,看着他满身伤痕,自己却无能为力。

“爷爷,等你病好了,小兮就带你去意大利。”许云兮的嗓子已经哭得喑哑:“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小兮知道你爱听曲,院子很大,你从前最喜欢的那把藤椅,小兮给你买了张一模一样的……”

许云兮漫无边际地说着,想到什么便说什么,甚至楚慕言是何时走近的,她都没察觉到。

“你还真敢跑?”楚慕言将药碗猛地放到柜台上,发出一声乍响。

许云兮回头,如同见了鬼一般,挡到了爷爷的面前。

“不要,不要过来!”

楚慕言对她这副视他如洪水猛兽的样子十分不爽,却又无可奈何。

“喝了。”瞥了一眼柜子上黑漆漆的中药,楚慕言冷冷地开口。

“不,不要,我不喝。”许云兮不住地摇头,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鹿,防备地看着楚慕言。

她从小就害怕喝中药,有一次她好不容易端着药见到了楚慕言,想要他鼓励她喝,他却为了去找兰心,将她推到在地上,她更讨厌喝药了,药很苦,偷偷地喜欢一个人也很苦……

“别逼我用强的。”楚慕言不耐烦地瞪了她一眼。若不是要给心儿最好的,他才不会管她的死活。

闻言,许云兮的目光停留在那药碗上,伸手端起,一口闷下。

“满意了?”

“乖乖地呆着,明天会有人来接你。”

“去哪?”

“你的话很多。”楚慕言话音刚落,电话铃声适时响起。许云兮分明看见他冷漠的脸上绽出一抹浅笑,说话的语气柔和许多。

那时她梦寐以求的,确是兰心呼之即来的。

楚慕言没再管她,接着电话就离开了。

许云兮只觉得一阵恶心,转身跑向卫生间,将胃里的药汁尽数吐了出来……

迷迷糊糊的睡梦之中,许云兮只觉得有尖锐的东西插进了她的脖子。顷刻之间,她便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