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分手后我被竹马总裁缠上了

更新时间:2021-04-21 17:33:15

分手后我被竹马总裁缠上了 连载中

分手后我被竹马总裁缠上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三山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她小时候过敏都是孟泽深的母亲看诊的,没想到一来二去,连他都记得了。“谢谢孟总,那我拿下去吃吧。”“你想这副模样出现在别人面前?”也对,她这样就像挨了一顿胖揍,难免会让人误会。她还没想到如何回应,孟泽深便出声道:“再不过来,水就要凉透了。”万般无奈下,梁浅只好挨着一边坐下了,离他远远的。他有这么可怕吗?孟泽深眼睫翕动,将那杯温水挪到了她面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勇敢的小猪仔-三山

接过卸妆水去了卫生间,对镜一照,梁浅着实被吓了一大跳。

连粉底都遮不住的泛红和肿包,密密麻麻地扎在她脸上,看上去十分骇人。

梁浅原本是素颜能堪称惊艳的一类,但现在只剩惊吓。

重新出现在孟泽深眼前,梁浅弱弱出声:“孟总,看来我得请个假,去一趟医院。”

“我这里有药,过来。”

他怎么什么都有?

梁浅顺从地过去,孟泽深将两板药片放到她面前。

“白色一片,绿色两片。”他熟练地说,“还有这管药膏,没错吧?”

的确如此。

她小时候过敏都是孟泽深的母亲看诊的,没想到一来二去,连他都记得了。

“谢谢孟总,那我拿下去吃吧。”

“你想这副模样出现在别人面前?”

也对,她这样就像挨了一顿胖揍,难免会让人误会。

她还没想到如何回应,孟泽深便出声道:“再不过来,水就要凉透了。”

万般无奈下,梁浅只好挨着一边坐下了,离他远远的。

他有这么可怕吗?

孟泽深眼睫翕动,将那杯温水挪到了她面前。

梁浅刚把药片咽下去,孟泽深突然靠近,让她僵住了。

“别动。”

脸上传来微凉的质感,混杂着药膏的香气,孟泽深动作轻柔,让她有些微醺的感觉。

男人的俊颜在眼前放大,梁浅看着他的眼眸出神。

是略深的琥珀色,像是蓄着一汪清泉。

很干净,却看不透。

薄唇的线条堪称性感,若即若离,像是要……亲上去了。

这个距离是不是有点……太近了。

意识到自己竟然对孟泽深有些不对劲的念头,梁浅立刻慌乱地挪开目光。

然而就是这一侧首,棉签上的药膏沾在鼻尖上了。

“怎么了?”孟泽深停下了动作,看着她的鼻尖,有些蠢蠢欲动。

“孟总,要不我还是自己来吧。”

“已经搽好了。”孟泽深说着,自然而然地用指腹拭去了那一星半点。

梁浅的脸,再次不争气地红了个彻底。

孟泽深不仅看到了,还得实诚地点出来:“怎么又红了?你到底吃了多少?”

“半杯。”梁浅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你让我送文件,我就没喝完。”

“你还想喝完?”

“想啊。”意识到不对,梁浅立刻改口,“不,不太想。”

“以后不要随便把手上的工作交给别人。”

“噢……”

“社会上没这么多人能让你信任。”

“知道了。”

看着眼前这失落的丫头,孟泽深的语气缓和了不少:“文件的事,我会查清楚。”

“孟总相信我?”

“嗯。”孟泽深点点头,“但凡是接受过正常教育的人,都不至于蠢到这种地步。”

“……”

好像有点道理。

话糙理不糙……

“你在这里坐一会儿,脸好了再下去。”

孟泽深说罢,回到办公桌前继续工作。

梁浅缩在角落里,尽量刷低存在感。

不过话说回来,孟泽深认真的样子,还真是格外迷人。

尤其是那堪称万里挑一的鼻梁,是令人神往到想在上面滑滑梯的程度。

“梁助理。”

被发现了?

梁浅吓了一跳:“在。”

“你盯着我做什么?”

看破不说破我们还能做朋友。

梁浅尴尬地抽了抽嘴角,立刻搬出毕生绝学。

“孟总风华绝代,年轻有为,学富五车,身先士卒,精明能干,实在是令人佩服!”

看着她竖起的大拇指,孟泽深波澜不惊地开口:“毫无诚意。”

梁浅阴森森地磨了磨牙,感觉自己的獠牙正蓄势待发。

好你个孟泽深,不知好歹是吧,你可别逼我……抱大腿求你…呜呜——

在这里耗上了半天,梁浅重新回到办公室时,所有人的脸上仿佛都写着:你居然还能活着回来?

“小浅,孟总怎么说?”周主任问。

说什么?孟泽深明里暗里地吐槽她蠢算吗?

“没事的主任。”

周主任总算松了口气,这时,坐在一旁的喻颜突然上前挽住梁浅。

“没事就好,我们都很担心你。”喻颜语气温柔,“这一次失误就算过去了,下次记住别这样了。”

虽说喻颜是在安慰她,可这话听进耳朵里,始终让她有些不自在。

梁浅礼貌地点点头,暗下决心一定要揪出那个篡改文件的人。

临近下班,惊险的一天终于要过去。

整理完最后一份文件,梁浅盘算着去打卡一家烤肉店。

电梯门缓缓打开,赫然显出两道人影。

梁浅右眼皮狠狠一跳,直接把“痛苦面具”焊在脸上。

与孟泽深隔空对视一眼,梁浅往后退了一步,皮笑肉不笑地说:“孟总辛苦了,我等下一趟吧。”

电梯里格外安静,孟泽深和林慕不约而同地往右让了一步,她的绝俊上司似乎在说:来吧来吧,我就喜欢你这种勇敢的小猪仔。

救命——

似乎有什么力量在推着她前进,梁浅踉跄一步,寒毛耸立地挪进去了。

旁边两人继续刚才的对话。

“孟总,安小姐因急性阑尾炎入院,我这就帮您联系新的女伴。”

离晚会入场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哪怕他是身经百战的高级助理,也不由得开始慌乱了。

“来不及了。”孟泽深用最平静的语气说出最刺激的话,“等会在路上碰到,随便抓一个吧。”

在一旁装作听不见的梁浅:啧啧,这是哪位壮士这么惨啊,当孟泽深的女伴,她宁愿直接出家。

梁浅在一旁眉飞色舞地脑补着,完全没意识到身旁两人已经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了。

孟泽深没有出声,林慕立刻懂了。

“梁助理,请问你今晚有特殊安排吗?”

梁浅:“!”

半个小时后,工作室里爆发出声声惊叹。

梁浅端坐在一旁,肤如凝脂,眼含秋水,身材曲线十分出挑。

如同静静流淌的暖色。

孟泽深将眼中的惊艳掩饰得很好,看着她提了提衣领。

确实有点低,他心道。

“加一件外套。”

造型师不知作何回答,哪有在礼服外面搭外套的?

“孟总,加外套的话可就把这这位小姐的身材亮点全都遮住了。”

确实如此。

他深谙其中道理,重新找了解决办法。

“那就缝起来。”

众人:“?”

识食物者为俊杰-三山

最终,梁浅穿着这号称“改良版”的礼裙来到了晚会地点。

别扭地挽着孟泽深的手臂,她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那一串数字。

那一串“0”晃得她头晕。

梁浅受不了了,战战兢兢地开口:“孟总……”

“嗯?”男人朝她这边侧首。

“这衣服……要赔吗?”

赔?这是什么字眼?

“不用。”他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

“我的设计完全是点睛之笔,他难道不该感谢我给他提供了新思路?”

梁浅:“?”

妙啊,妙就妙在妙了个寂寞。

“孟总。”

不远处有人迎了上来,梁浅细细一看,原来是江自衡。

此时,江自衡也注意到了她,一双灿然桃花眼染着玩味的笑意。

孟泽深态度冷淡,与他碰杯的动作敷衍得不能再敷衍了。

“难怪连孟总这样的高岭之花都动了凡心。”江自衡看着她说,“梁小姐这般女子,果真是万里挑一。”

“江总谬赞。”梁浅弯着眼睛笑笑,客套点到即止。

江自衡完全完全不在乎他在这二位心中的印象已经跌至谷底,一个劲地往人家跟前凑,一点都没有“外人”的自觉。

“相遇即是缘分,梁小姐,共饮一杯?”

他还没把酒杯伸到梁浅面前,便被孟泽深拦下了。

“嘭——”

一声脆响,江自衡眼里的笑意缥缈,不达心底。

“孟总这是做什么?我让你陪我喝,你又不理我。”

“令尊要是知道江少到这里来是找人陪酒的,估计多年陈疾又要雪上加霜了吧?”

“托孟总的福,家父身子还算硬朗。”江自衡也不客气,低声道,“听说孟伯父和孟总的小妈一同去马尔代夫了,不知近来可好?”

孟泽深母亲早逝,而他父亲孟清川不过一个月就迎娶了新夫人,那女人只比孟泽深大3岁。

整个圈子都知道,这个新夫人就是孟泽深的绝对禁忌,更何况“小妈”这样的称呼。

亲眼目睹这两人在对方的雷区疯狂蹦迪,梁浅深谙“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道理,秉持“老板好,我也好”的原则,直接开始头脑风暴。

在这种情况下,她说点什么才能缓解剑拔弩张的气氛呢?

“咕噜……”

两人同时看向她。

梁浅有一瞬间的错愕,但很快就拿出了“专业素养”。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她乖巧地问。

“梁小姐饿了吧。”江自衡说。

梁浅干笑一下,其实她还是很赞成孟泽深直接上手的!

“那就失陪了,江少自便。”

孟泽深伸手拦住她的腰,梁浅被他往怀里带了一下,让本就弱小无助的她更加如履薄冰。

被他带到一旁的角落里,她终于逃过了孟泽深的魔爪。

“想吃什么,自己拿。”

孟泽深说完后,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交叠起长腿。

他不会要看着她吃吧?这是什么奇怪的癖好。

迫于压力,梁浅最终选择了一块小蛋糕,仅仅吃了一口,就放下了。

“不吃了?”他的表情跟闯了鬼似的。

“嗯,我饱了。”梁浅恋恋不舍地放下那块蛋糕。

孟泽深微微点头,起身朝她走来。

梁浅一脸震惊地看着他拿起了自己吃过的那块蛋糕。

他不会是要吃……

“服务生,打包。”

她走过最坎坷的路就是孟泽深的套路。

不远处的商业大佬们静静看着孟泽深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纷纷让服务生上了同款蛋糕。能让他如此珍视的食物,究竟有什么特别的魔力?

就连江自衡都傲娇地尝了一口,不过内心毫无波澜。

不就是块普通的巧克力蛋糕?

装模做样,切!

这边的梁浅忙不迭地接过孟泽深递过来的盒子,听他说:“不要浪费。”

梁浅跟上他的脚步,意识到他是往门外走的,问了一句:“孟总,我们这是去哪儿?”

“回家。”孟泽深随口说,“我累了。”

鲜少从他嘴里听到如此带有人间烟火气的字眼,梁浅也不由得开始犯困了,紧跟在他身后。

令人惊讶的是,孟泽深这样的大佬竟然也会亲自开车。

“住哪儿?”

“清风苑。”

“房子多大?”

“…哈?”梁浅半天没反应过来,“六十平米左右吧。”

唔……还是小了点。

“喜欢狗吗?”

“看情况。”梁浅煞有介事地说。

“噢?”

“我比较喜欢性感的小狼狗。”梁浅两眼冒光,“简直就是人类进化的终极模板!”

空气陷入寂静。

孟泽深掌握着方向盘,半天没有回话。

梁浅立马收起一副花痴脸,脸色严肃地端坐着。

像孟泽深这样古板、乏味、没有世俗欲望的“仙人”,是不是根本不懂她在说什么?

此时,某位“仙人”正在细细地思索着:他家小乖虽然不是狼狗,也不怎么像人,但是可爱这方面一直可以的。

前方是一场夜市,离梁浅的公寓不远。

她突然觉得肚子里的馋虫又在大肆叫嚣了。

“孟总,我就在这里下车吧。”梁浅勇敢出声,“就不麻烦您了,我可以慢慢走回去。”

她的目的都写在脸上了,孟泽深压根都不用推想就知道她要干什么。

望了一眼那拥挤不堪、烟熏火燎的夜市,孟泽深的眼神就是一场大戏。

“先把衣服换了。”

“啊?”

“你想就这么走回去?”

梁浅低头看了一眼,她简直就是……在逃公主本人啊!

“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吗?”

夜风寒凉,要是吹感冒了就有她好受的。

“知道了。”梁浅点点头,压着声音说,“我真是个该死的美女!”

“……”

孟泽深下车等她换衣服,十分钟后,两人一同出现在了夜市路口。

他怎么还不走?

要不提醒一下?

“孟总……”

孟泽深朝她看了过来,话到嘴边,梁浅秒怂。

“你饿吗?”梁浅的心已经黏在麻辣烫上面了,“识食物者为俊杰。”

“我不吃这些东西。”

不过……

“那您要看着我吃也行。”梁浅忙不迭地接话,转眼就奔至摊前,捡了一大堆食材。

孟泽深话还没说完,多好的机会就这么放跑了,他有些失落。

梁浅十分尽职地将桌子、板凳来来回回擦了五次,这才邀请孟泽深就坐。

他垂眸,迎着她期待的目光,坐在了那张说不上干净的凳子上。

油烟、喧闹、重口味……她怎么还是喜欢这种地方。

“呐~”梁浅递了双筷子给他,“我点了两人份,孟总要吃的话也可以一起。”

小说《分手后我被竹马总裁缠上了》 第7章 勇敢的小猪仔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