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擎苍神帅

更新时间:2021-04-22 15:34:57

擎苍神帅 连载中

擎苍神帅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沈擎苍, 楚幼琳

精彩试读:下午五点,两人从大厦开车出来,径直朝着楚家老宅而去。今天是楚家族会,老爷子也从出院参加,方院长亲自送上车,这让他受宠若惊。“一会去了别乱说话,听说今天晚上,大伯的女婿也会参加,宣布他们的婚事,他可是兵王,你安分一点。”她虽然不怕丢脸,因为已经习惯了。每年族会,他们都是反面教材,本来楚沧海去一个普通女子就没有什么地位了,在加上沈擎苍,他们基本上是楚家边缘人物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要不要一起举行订婚宴

创意风投要起飞了,这一点,谁也挡不住。

擎天集团深度合作,新闻部战略性合作的消息如同春风席卷大地,让平静的杭城掀起波澜。

谁不知道擎天集团不对外合作,谁不知道新闻部是官方势力。

但就是这两大势力,被创意风投硬生生的啃下来了。

一个深度合作,一个战略性合作。

可想而知,有了这两大助力,创意风投若是不起飞,那就真的猪了。

合同,在早上九点就签署完毕。

一般情况下,都会开一个新闻发布会,以显露各方实力。

但他们根本不需要,试问两个王者带一个青铜,还需要宣传一下吗?

创意风投会议室中,前两天扬言要违约的各方老总战战兢兢的坐在座位上,完全没有了嚣张气焰。

钢铁老王一脸死灰,这群人之中,就他跳的最嗨,当然也是最后悔的事情。

沈擎苍坐在一边,神游天外,楚幼琳看着这些人,不悲不喜,面无表情,“诸位已经和我们公司解约,没有关系了,最多也就是我们还有违约金没有清算,诸位老总今日莫非是来结算违约金?”

她的声音没有太大的波动,这让各个老总心里更是忐忑不安。

他们想继续合作,但之前的事情却让他们明白,继续合作的可能性不大。

钢铁老王深吸一口气,厚着脸皮说道,“楚总,你也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们的来意你应该明白。”

“哦,是吗?”楚幼琳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玩味笑容,顿了顿之后,又露出嘲弄的神色,“虽然大家都是商人,以和为贵,可王总,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抱歉王总,我并不是很想挣你的钱。”楚幼琳一句话怼死,既表达了态度,也说明了缘由。

合作可以啊,我没说不合作对吧,但是我就是单纯的不想挣你的钱,就这么简单。

“楚总,希望你三思,毕竟我们的背后还有林少,今天前来也是看在我们以前合作过的份上。”

王总冷哼一声,既然你不吃软的,那就来硬的,直接开始威胁了。

楚幼琳没答话,反而是看着神游天外的沈擎苍,柔声问道,“中午了,要不要先吃饭?”

后者点点头。

她这才转过头来,看着一群人,“诸位老总要不要一起吃个便饭?”

刚说完,沈擎苍就不耐烦的挥挥手,“只准备了两个人的。”

逐客令下的很没有风度,熟悉沈擎苍做事方法的老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额头,还在隐隐作痛。

“哼!”

冷哼一声,一群人直接离开,没有多作停留。

待到所有人离开之后,楚幼琳走到他面前,由衷的说了一句谢谢。

沈擎苍笑了笑,“有没有奖励?”

“没有。”她白了沈擎苍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一天时间,沈擎苍都在创意风投度过,看着她开会,看着她处理事情,心中莫名很满足。

其实他真的想告诉她,你老公我很有钱,富可敌国的那种,你不用那么累。

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免得又说自己吹牛。

下午五点,两人从大厦开车出来,径直朝着楚家老宅而去。

今天是楚家族会,老爷子也从出院参加,方院长亲自送上车,这让他受宠若惊。

“一会去了别乱说话,听说今天晚上,大伯的女婿也会参加,宣布他们的婚事,他可是兵王,你安分一点。”

她虽然不怕丢脸,因为已经习惯了。

每年族会,他们都是反面教材,本来楚沧海去一个普通女子就没有什么地位了,在加上沈擎苍,他们基本上是楚家边缘人物了。

沈擎苍非常认真的看着她,语气很郑重,“我是你的骄傲,不会让你丢脸。”

楚幼琳赏他一个白眼,“给爷爷的礼物准备了吗?没准备的话,就说礼物是我和你一起准备的。”

沈擎苍神秘一笑,“放心吧,早就准备好了。”

楚家老宅位于城北新区,占地四十亩,据说这个院落还是在百余年前楚家先人修建的。

晚上六点,一辆辆豪车停放在停车场,没有低于百万的车,当然除了一辆红色马自达以及一辆银色大众。

这两辆车加起来不超过二十万,着实有些丢人。

红色马自达是楚幼琳的座驾,而银色大众则是楚沧海和李淑芳的座驾。

“今年的总利润算出来了,大哥掌管的楚氏地产利润七千万,二哥的城投也有四千万,这个老三一家简直就是废物,居然还亏损了五百万!”

“别说他们了,简直恶心人,那楚幼琳简直不识好歹,林少不比他那个废物大头兵强多了,都不知道脑袋是不是有浆糊。”

“说起这当兵,我还是服兰儿,找了个兵王,也算是给我们楚家长脸了。”

内院中,听着周围人的议论,楚幼琳有些委屈,要不是楚松和林宇从中作梗,自己公司怎么可能亏损。

一群人毫不掩饰的嘲讽,楚沧海和李淑芳恨不得直接离开。

年年如此,年年如此。

就算他们脸皮在厚,也有些受不了。

“爷爷今天出院,晚辈送上一幅字画聊表心意,此画乃唐寅真迹,价值七百万。”

饭后,张天赐打头阵,朝着主位上的老爷子一拱手,送上字画一副。

“天啊,居然是唐寅真迹,现在哪里还有唐寅真迹啊,很多都是仿的,他这副莫非....”

“哼!头发长见识短,人家堂堂一个华南地区兵王至于送假的吗?”

周围人议论纷纷,张天赐微微一笑,“此画是我托了很大关系才搞到的,的确是真话。”

他这话就没人反驳了,兵王都得托大关系,要是一家假画根本没必要。

老爷子一展开,仔细端详片刻,这才满脸通红的连连说了三个好字。

“爷爷,您今天高兴,我想说一件事情,让您在高兴高兴。”

楚老爷点了点头,根本没看到坐在最后一排的沈擎苍。

“诸位,我和兰儿已经正式确定下来了,三日后,星辰酒店举行订婚仪式。”

“根据华南消息,如今军部扛鼎人,擎天战神也会亲临现场,届时我会邀请战神大人到场。”

张天赐朝着沈擎苍的方向扫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

“不过听说幼琳妹妹的心上人也是军区的人,还未举行订婚吧,沈兄弟要不要考虑一下,和我们一起举行订婚宴?”

麒麟特供,有价无市

人生有且只有一次,那是身为一个女人最高光的时刻。

婚礼。

而订婚宴就已经相当于是小婚礼了。

张天赐的这番话,看似是好心邀请,可实则却是极致的羞辱。

婚礼,从来都是一个人的独场,没有谁愿意分享自己的婚礼。

但张天赐不仅这么做了,还堂而皇之的说了出来。

羞辱的不仅仅是沈擎苍,更是楚幼琳。

“这么巧?我也准备三日后在星辰酒店举行订婚宴,不过可能有些可惜,我订的是顶层!”

沈擎苍站起来,手中端着小酒杯,微微一笑,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他直接将酒倒在地上。

本来他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这么说,这下倒好,他倒是给了个台阶。

嗯,到时候就不让他太难看了吧。

“沈兄弟果然不愧是兵中王者,有魄力,不过,我邀请的是擎天战神,不知沈兄弟邀请了那些?”

张天赐微眯着眼睛,眼中是闪动寒光。

星辰酒店顶层,那可不是说定就能定的,首先得有大身份,而且还得经过背后集团审核,通过批复才能下来,更别说高昂的场地费了。

“战神能来这是一定的,不过似乎他去不了你的订婚宴了,另外,八大战王均会到场我的订婚宴。”

沈擎苍淡淡的语气恍若霸王之音,传遍全场。

他自己就是擎天战神,他要去了张天赐的订婚宴,自己的订婚宴怎么搞?

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

再说了,八大战王敢不来吗?

“哈哈哈!这废物居然说擎天战神会去他的订婚宴?不行了不行了,笑死我了,这个废物,可能连面都见不到吧!”

“笑死我了,楚沧海废物了一辈子,没想到这个女婿这么狂啊!人家是货真价值的兵王,他顶多算个废兵。”

“不,你错了,人家六年前好歹糟蹋了三花之一的冰花,也不废物好吧。”

所有人捧腹大笑,就好像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

就连楚松也笑了起来,就凭沈擎苍这个废物,可能坚持不到三天之后了。

这个消息要是传到了林宇的耳中,呵呵,就够他受的了。

他们看着楚沧海的眼神充满了嘲讽和鄙夷,似乎都能看到他们三天后门可罗雀的地步了。

“混账,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星辰酒店最顶层那是我们能去的地方吗?”李淑芳大力将沈擎苍拉坐在凳子上,声音尖锐。

她气极反笑,忘记了这里是什么场合,被所有人都听了去,结果同样是一顿嘲笑。

“沈擎苍,你能不能别说大话了,别说擎天战神了,就算是星辰酒店最顶层你都进不去,就算我求你了,别在让我们丢人了好吗?”

楚幼琳的话,透着某种心酸,也透露着某种无奈。

可最多的还是对沈擎苍的失望,吹牛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啊!

她有些后悔带他来参加族会了。

“我会去的。”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不知道是谁说的,刚想嘲讽两句,只见老爷子站了起来,面带笑意。

“我会去的,你放心。”

似乎在强调什么,只不过他看着沈擎苍,满目真诚。

傻眼了。

楚家所有人都傻眼了,笑声就好像直接被掐断了,一些呛着的人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

更让人震惊的是,沈擎苍竟然没有站起来,反而稳坐在凳子上,自顾自的饮了一口酒。

“沧海啊!你们捡到宝了,这个女婿或许能给楚家带来转机也说不定。”

楚老爷子什么时候这么和善的说过话?

至少在三兄弟的记忆中,从未有过。

可现在却是这么和善,莫不是说他知道什么?

“老爷子,这瓶酒给你!”

沈擎苍微微一笑,站了起来,将一瓶白瓷瓶装的酒递给老爷子,老爷子也并未在意,直接就收下了。

这是他救命恩人送的酒,就算在这么便宜也得受着。

但当他看见瓶底的印章的之后,拐杖都掉落在了地上。

麒麟军!

这是那位的不败军团。

这酒,S级特供酒!

这......

“这...这...这是...真的?”楚老爷子激动的问道,声音颤抖,结结巴巴的。

这种酒,市面上根本就没有啊!

这其实是经过沈擎苍深思熟虑才送的酒。

他和楚幼琳结缘半块勋章,这块勋章是一个一等功的勋章,后面依稀还能见到是六十九师颁发的勋章。

他也是一位老将,他知道这种酒代表了什么。

“你以后要多少有多少。”沈擎苍很认真的回答。

老爷子深吸一口气,这句话代表了什么或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这种酒就算在麒麟军这种地方也不多,但他却说要多少有多少,这其中涵盖了什么他不清楚,但他却知道,沈擎苍的分量比张天赐重了不知道多少倍。

自己这是因心脏病得福了?

病发的还真是时候啊,要不然自己就像是张天赐这种跳梁小丑一样了。

“好,好啊!幼琳有你,当真是上辈子修了福气啊!哈哈哈哈!”

老爷子开怀大笑,就像是得到了此生最重要的宝贝一般,拐杖都不要了,直接抱着酒。

这一幕再次让所有人傻眼了,老爷子似乎很少喝酒吧,怎么现在一副嗜酒如命的样子?

这特娘的说不过去啊!

谁能解释一下,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本来准备打沈擎苍的脸的,结果坑挖好了,自己却特娘的跳了进去,找谁说理去啊!

“沈擎苍,你真的惹怒我了,若不让你付出代价,我就不叫张天赐!”

张天赐呢喃着,浑身一股惊天的杀意刺破苍穹。

楚松阴沉着脸,看着四人离去的背影,再次握紧了拳头,这两天自己受的屈辱完全可以用桶来装了。

他突然就不想出头了,自己似乎每次和沈擎苍的交锋,都是自己完败。

如果他们订婚的事情被林宇知道了,那么这件事情就有的玩了。

“沈擎苍,你或许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盯着你了吧?”

楚松狞笑一声,望着大门的方向,目光中满是怨毒。

沈擎苍, 楚幼琳完本试读结束。